端午节 他们的亲人以泪洗面(图文)

23
对失去亲人的家庭来说,端午节临近之际,也是家人痛苦之时。(fotolia)

杨宝森,警察用铁管子将他的10个脚趾甲全打得翘起来,还用冷水将他浑身上下浇透,然后把他推到冰天雪地的室外挨冻,并给他灌上白酒。在狱中他受尽了9年的折磨后,于2018年4月7日被迫害离世。

82岁的老父亲终于在辽宁省女子监狱见到自己时时担心牵挂的女儿。女儿的身体非常瘦弱,双腿已不能行走,被人背着出来见面。那是在今年2月7日,没想到这一次却是父亲和女儿孙敏的永别。

李德成,辽宁省盖州市法轮功学员,陷冤狱13年6个月的他在最后的5年多里,全身瘫痪,身体没有了知觉,只有一只眼睛能动,看到昔日的亲人朋友,常常流出泪水,于2018年3月22日晚含冤离世,终年72岁。

对失去亲人的家庭来说,端午节临近之际,也是家人痛苦之时。

截至6月17日,据明慧网不完全统计,在2018年里至少有19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他们中有十位超过60岁。

杨淑文,女,65岁,大连市金州区人,多次遭警察绑架,被冤判4年6个月,在辽宁女子监狱被迫害致结肠癌,保外就医后不久,于2018年1月1日凌晨离世。

崔海,女,69岁,武汉市居民,遭5年冤狱折磨,从武汉女子监狱出来时头发枯白、骨瘦如柴。19天后,于2018年1月1日含冤离世。

范金萍,女,64岁,河南南阳市人,被非法关押共达11年,被停发退休金,十几万元人民币被抢,2018年1月初,凄惨离世。

吴业凤,女,55岁,辽宁省沈阳市人,2009年2月,被冤判5年,后被关押在辽宁女监;遭受电棍电击,被灌下不明药物,多个器官衰竭;2018年1月7日上午不幸离世。

王文中,男,43岁,山东省沂水县沙沟镇于沟村人,2012年10月,遭非法判刑7年半;2018年1月12日,被山东省监狱迫害致死。

色桂容,女,58岁,黑龙江大兴安岭地区韩家园林业局居民,曾两次被冤判共8年,被关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出狱半年后,于2018年1月23日晚含冤离世。

王彩云,女,52岁,哈尔滨道外区居民,遭受了3年的冤狱,于2017年10月30日走出了黑龙江省女子监狱。回家时,身体虚弱至极,于2018年2月24日离世。

冷冬梅,女,49岁,辽宁凤城市人,历经10年冤狱折磨;2015年12月,又被绑架、秘密诬判3年;2017年7月,保外就医,于2018年2月25日晚离世。

高素贞, 女,64岁,石家庄市长安区肖家营村人,为营救法轮功学员被冤判4年半,被关押在河北女子监狱受尽了折磨,于2018年3月5日被迫害致死。

成海燕, 女,江苏省南京市人,曾被非法判刑10年、被关押在精神病院里遭受迫害两个半月、被非法刑事拘留三次、抄家五次、被关押洗脑班多次,被逼迫与军人丈夫离婚等。2018年3月28日,她含冤离世,终年63岁。

孙根罗, 男,南京市人,曾十次被非法抄家、两次被非法刑事拘留、两次被非法劳教,多次被关洗脑班遭受迫害。2018年3月上旬,他被迫害致离开人世,时年近70岁。

杨宝森,男,吉林松原市乾安县人,被非法判刑10年,在吉林省公主岭监狱遭受近9年折磨后,于4月7日凌晨3点含冤离世,终年61岁。

刘金玉,女,大连市人,在辽宁女子监狱被非法关押期间,被迫害导致患肠癌晚期,直到她生命垂危时,才被放回家,半个月后,于2018年4月15日悲惨离世。

罗井山,男,黑龙江省鸡西市虎林市云山农场居民,被非法判刑两年半,在狱中身体受到严重的迫害。2018年4月1日,出狱时,不会说话,不能行走,浑身浮肿,于5月3日含冤离世,终年65岁。

蔡莉莉,女,天津市西青区人,2017年11月1日,被非法判刑2年10个月、勒索罚金15,000元人民币,于2018年5月15日含冤离世,时年69岁。

吕树彬,男,黑龙江省牡丹江市东宁市人,于5月17日被呼兰监狱所谓“保外就医”放回家时,已经完全不能自理。在经历了12天极度的痛苦后,于5月29日凌晨含冤离世,终年56岁。

林世华,四川省德阳市什邡市居民,遭受被非法劳教、关洗脑班、看守所、拘留所等迫害,直到2017年9月14日晚10点左右,70岁的他还被骚扰、监控,被劫持一天。于2018年4月4日含冤离世。

冤狱9年 受尽酷刑

终年61岁的杨宝森是吉林省松原市乾安县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10年,在吉林省公主岭监狱遭受了近9年的折磨。

2008年12月23日,杨宝森在家被当地宇宙路派出所警察杜学明带领一伙人撬门入室后绑架、抄家、抢劫,并在派出所里遭受酷刑折磨。

2009年3月末,在不通知当事人和家属请的律师的情况下,乾安县法院秘密庭审杨宝森和法轮功学员宋生。在非法庭审中,杨宝森为自己辩护,审判长王木坤等称自辩无效,草草收场,分别枉判杨宝森、宋生10年和12年。

5月6日,杨宝森被劫持到公主岭监狱后,遭受“死人床”、电击、浇冷水、往嘴里灌白酒等迫害。

中共酷刑迫害示意图:浇冷水。(明慧网)

杨宝森曾被六监区教导员李哲关到严管队,受尽百般折磨70天,后被送回六监区。他仍然每天炼功,20天后,又被关进严管队。

严管队队长王继东等用4根电棍同时电他,电没了,又取来了两根电棍继续电。杨宝森的前胸、后背、大腿惨遭电棍的肆虐。

中共酷刑迫害示意图:电棍电击。(明慧网)

9月20日,杨宝森再次被铐在“死人床”上一个星期,之后就被送进公主岭监狱医院。10天后,他被押回监区,因不屈服,不久又被关进严管队。当时,他身体已虚弱不堪,无力说话。

中共酷刑迫害示意图:死人床(明慧网)

2018年2月10点半左右,家属接到通知,赶到公主岭市中心医院,看到杨宝森正在输液。监狱里的三名警察把守着他,其中一名是他所在监区的警察。

医院给杨宝森诊断的结果为:脑白质疏松、小脑萎缩、肺结核、多发空洞、肺化脓、肺叶多发炎症、二型糖尿病酮症等。

在住院期间,曾来过一个穿便衣的男人,态度强硬,要把杨宝森带走。家属要求他拿出带人的书面文件,此人说:“什么都没有,带走!”还过去拎着杨宝森的耳朵质问:“能不能听见?回去吧!”就强行把他带走了。

3月7日,杨宝森被允许保外就医,当时他已奄奄一息、不能走路,说话困难,回家一个月后含冤离世。

对八旬父亲沉重的打击

2018年3月8日上午10点20分左右,狱方打电话给孙敏的父亲,说孙敏吃完早饭后晕倒过去,正在监狱医院里被抢救。

中午12点50分,孙敏的父亲赶到医院。然而,孙敏已经辞世。父亲见到了女儿的遗体,摸了摸她的手和脸,已经是凉的。

父亲被医生告知,女儿被转来时,已经处于死亡状态。

孙敏的离世对父亲是个沉重的打击。女儿虽近50岁,但看上去不过30几岁,总是一副笑眯眯的可爱模样,爱帮助人,是个聪明、善良的女子。

孙敏是鞍山市一名德才兼备的优秀中学教师,拥有哲学学士学位及省级的科研项目、国家级科研论文。从1991年到2000年,她的科研项目、论文、教案、课件等获得一等优秀成果奖、一等奖等十多项殊荣。

孙敏生前照片。(明慧网)
孙敏获得的各种奖项、证书。(明慧网)

孙敏遭到绑架、洗脑、劳教、判刑等迫害,以及被迫流离失所15年多。2016年6月,她再次被绑架,被非法判刑7年;2017年10月10日,被转到辽宁省女子监狱。

女儿遭受过残酷的迫害,她的手曾被绑到背后,头和脚被按到一起,身体被压平;被抬起来往水泥地上摔、被抓住头发撞墙,致使颅骨二处断裂、后脑勺被打碎一块,并且没有得到医治。

辽宁女监有个十二监区,也叫“集训矫治监区”, 是2010年增加的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监区,被称作是“魔窟中的魔窟”,女儿最后的日子就是在那儿度过的。

女儿到那儿不到一个月后父亲就接到监狱的电话,狱警称,她时刻有生命危险,还找她父亲要钱,说是给她治病。父亲断然回绝:“你把人放了,我给她治。” 孙敏的父亲要求见女儿,被拒。那时孙敏被迫害得出现多种疾病。

自2002年女儿被迫流离失所后,十多年来父亲没过过一天安生的日子,整日为女儿提心吊胆。因长期思念女儿,父亲整日闷闷不乐、唉声叹气,如今女儿被迫害致死,父亲更是悲痛不已。

悲惨离世 家人生活无依

李德成,2001年被非法劳教1年6个月,2003年被非法判刑7年,2011年被非法判刑6年,累计被非法判刑达13年6个月。

李德成被迫害致全身瘫痪在床5年4个月,于2018年3月22日晚出现生命危险,送到医院抢救无效而离世。

李德成(明慧网)

他曾是退役军人,修炼前,在盖州市东关副食品厂工作,多年患有腰椎间盘突出、严重胃病等。当这两种病痛起来时,他的腰弯著不敢动弹,几乎丧失劳动能力。

1997年9月,他开始修炼法轮功,按照“真、善、忍”做好人,改掉了喝酒的恶习,疾病全不治而愈,身体恢复了健康。

2011年10月12日晚,李德成因到盖州东城办事处线沟村散发法轮功真相资料,被人构陷,被当地国保大队、派出所绑架到看守所,之后被冤判6年,被送往大连南关岭监狱八监区。

一个多月后,家属接到通知,赶到医院。医生说李德成活不过三四天。监狱长说,李德成是在洗脸的时候摔倒的,但是家属知道那是在撒谎。

家人看到李德成时,他一直昏迷不醒,他的手依然被戴着手铐。家属要求摘掉,警察拒绝,说如果摘了,他们就得被处罚,因为检察院的人三天两头去那里查。

看到警察这样没有人性,探视的两位亲属跟警察吵了起来,拍的照片被警察抢去删掉了,并被停止探视。

在医院中的李德成。(明慧网)
李德成骨瘦如柴。(明慧网)

2013年1月17日,李德成被送到当地医院治疗。当时他骨瘦如柴,左侧脸已萎缩,左眼塌陷失明,右侧身体没有知觉,喉咙处有管,不能说话,需要鼻饲及特别护理。

后来,家里承受不住高昂的住院费用,把李德成接到家中护理。

李德成的身体继续恶化,平时身上插著导尿管,带着尿袋,喉管是被切开的,常常被喷出的脓痰堵塞。家人必须24小时护理,就这样他瘫痪在床5年多。

李德成的家人无一幸免于迫害。那是2003年1月29日半夜(腊月廿七半夜,那年腊月廿九是除夕),全家五口被秘密绑架,包括没有修炼法轮功的80多岁的老岳父和小儿子,在鲅鱼圈租的住处被洗劫一空。

在万家团圆之时,家里三人被关押,只有老岳父和小儿子在极度恐慌与孤独无助中,度过除夕和大年。一家人一别就是七八年。

因为信仰“真、善、忍”,他妻子被非法判刑7年;大儿子李广被非法判刑两次,一次8年、一次4年。

李德成的大儿子李广。(明慧网)

岳父无依无靠,被亲属接走后,被送到老年公寓;小儿子无人照料,到处流浪,过早承负起养家糊口的重任。

这场迫害给李德成一家人及其亲属身心所造成了巨大伤害。如今李德成又悲惨离世,一家人居无定所、生活无依。

求公道的艰难之路

为了给女儿讨回公道,还女儿清白,孙敏的父亲决定,无论时日长短一定将女儿的死因查明。家属聘请了律师将向有关部门控告辽宁女子监狱草菅人命。

2018年4月12、13日,孙敏的父亲和家人及聘请的两位律师来到辽宁女子监狱讨个说法。当问监狱方面是否收到《关于孙敏死因调查的申请及诉求》时,监狱说收到了。家属让监狱在文件收到的凭证上签字,对方说让领导看看再说,但家属接到的是一份空文书,没人签字。

父亲最后一次见女儿时,孙敏说:“别人不冷我冷。”家人从这句简单的话语中知道她遭受了怎样的折磨。

父亲针对申请和诉求的内容让狱方做出答复,对于孙敏的死因有个说法,狱方变着法说不能提供,或说要请示监狱领导,或说要么向上级机关申请等等,不断推卸责任、拖延时间。

据知情人透露:辽宁女子监狱十二监区有个叫李晓芳(音)的犯人,是专门从事“转化”(强迫放弃修炼)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犯人。她曾对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说,她有的是办法让法轮功学员死了都查不出原因,“把你衣服全脱了,泼上水,然后开窗吹你……”

来源明慧网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