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晓辉:毒害人类灵魂的共产主义理论(中)(图文)

--由马、恩两《言》的荒谬理论所感

10
从人类社会发展的历史和现实都证明了共产主义理论其漏洞百出、相互矛盾。图为在乌克兰的去共产化当中,马克思和其他共产主义者的雕像,被扔弃在树林中的垃圾场。(rustamank / Shutterstock)

作为马克思主义理论中最重要的两篇文章,即所谓两《言》:一是指1848年马、恩合著的《共产党宣言》(以下简称《宣言》),二是指1859年马克思为他的《政治经济学批判》写的《序言》。两篇文章用“混乱的逻辑”和对共产主义“相悖的定义”,着实写出了共产主义的本质特征和邪灵毁灭人类的途径同时包含了“暴力共产主义和非暴力的共产主义。” [1]

(续前)

三、两《言》的写作环境

《宣言》的第一自然段以阴森而激昂的语言进行了形容和描叙,换成平实的语言就是:十九世纪中叶的欧洲,一些想不劳而获者以共产主义为名到处闹事,搅得刚刚跨入还很不成熟的新兴工业时代的整个欧洲社会不得安宁。当时的主流社会对于这股恶势力进行了一系列“神圣”的围剿。马克思、恩克斯意识到:有一股强大的幽灵正在把这些打、砸、抢者凝聚起来,并形成一股势力。1847年底,马克思、恩格斯受“共产主义同盟”第二次代表大会的委托,开始起草《共产党宣言》。

马克思和恩格斯在《宣言》中罔顾当时欧洲、特别是英国社会发展的的真实事实,以尖刻、辛辣的语言,谩骂和诅咒资产阶级,以挑起仇恨。同时对工人极尽鼓动之能事,号召“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用暴力推翻全部现存的社会制度” [2]  。于是一部震惊世界的共产主义毁灭人类的宣言书——《共产党宣言》出炉了。

《宣言》发表十一年以后,于1859年1月,马克思为他的《政治经济学批判》一书,写了一篇《序言》。对于这篇《序言》中马克思关于历史唯物主义的表达感到十分的满意,在《马克思、恩格斯生平事业年表》一书中,称之谓是“对唯物主义历史观原理作了经典性的表述”。根据马克思的建议,1859年6月,该《序言》先在德国的《人民报》上率先发表,随后又在美国的许多德文报纸上陆续发表,直到《政治经济学批判》一书出版时,才正式成为《序言》收入该书一并出版发行。共产主义的御用文人们把这篇所谓的学术性的文章,吹嘘为它的历史作用和政治理论意义是划时代的。

四、两《言》理论的相互冲突

《宣言》提出“共产党人的最近目的是和其它一切无产阶级政党的最近目的一样的:使无产阶级形成为阶级,推翻资产阶级的统治,由无产阶级夺取政权。”“ 无产阶级将利用自己的政治统治,一步一步地夺取资产阶级的全部资本,把一切生产工具集中在国家即组织成为统治阶级的无产阶级手里,……。” [3]实行无产阶级专政,用暴力手段消灭资产阶级所有制,还提出了十条消灭资本主义的具体措施。

但是十一年之后,马克思在他为《政治经济学批判》写的《序言》中关于实现共产主义的描述却是:“无论哪一个社会形态,在它所能容纳的全部生产力发挥出来以前,是决不会灭亡的;而新的更高的生产关系,在它的物质存在条件在旧社会的胎胞里成熟以前,是决不会出现的。” [4]换言之,资本主义在它所能容纳的全部生产力发挥出来以前,是决不会灭亡的;而新的更高的生产关系—共产主义,在它的物质存在条件在旧社会的胎胞里成熟以前,是决不会出现的。

马克思还称:“所以人类始终只提出自己能够解决的任务,因为只要仔细考察就可以发现,任务本身,只有在解决它的物质条件已经存在或者至少是在生成过程中的时候,才会产生。……资产阶级的生产关系是社会生产过程的最后一个对抗形式,这里所说的对抗,不是指个人的对抗,而是指从个人的社会生活条件中生长出来的对抗;但是,在资产阶级社会的胎胞里发展的生产力,同时又创造著解决这种对抗的物质条件。” [5]

至此,人们在惊讶之中看到,《序言》对《宣言》来说,虽然只仅仅过了十一年,可是其理论的表述却是相悖的。

上述两者的提法也是不同的。前者《宣言》是无条件地要求无产阶级用暴力“夺取政权”,用无产阶级专政的手段消灭资产阶级所有制;而后者《序言》则认为社会主义或共产主义是物质的,它需要的“物质条件”必须在“旧社会的胎胞里成熟”,否则是“决不会出现的”。

所谓“成熟”,如果按照恩格斯在《共产主义原理》一文中写的就是:“共产主义革命将不是仅仅一个国家的革命,而是将在一切文明国家里,至少在英国、美国、法国、德国同时发生的革命,在这些国家的每一个国家中,共产主义革命发展得较快或较慢,要看这个国家是否有较发达的工业,较多的财富和比较大量的生产力。因此,在德国实现共产主义革命最慢最困难,在英国最快最容易。共产主义革命也会大大影响世界上其他国家,会完全改变并大大加速它们原来的发展进程。它是世界性的革命,所以将有世界性的活动场所。” [6]也就是说,上述的“物质条件”如果不具备,想超前用暴力手段夺取了政权、没收了资产阶级的财产、消灭了私有制,结果反而会阻碍或破坏生产力的发展,欲速则不达。至此,所谓两《言》的理论完全是相互矛盾的。

在国际上关于马克思主义的研究普遍认为:“马克思主义作为一种思想到处都充满着冲突,从其概念特征、理论性质、到分析方法和功能上,都存在着‘虚假与真实’、‘科学与伦理’、‘非社会学分析与社会阶级理论’、‘批判与辩护’等‘冲突’。” [7]

在这方面马克思似乎早有预感,但还是一意孤行走下去,如同马克思在《序言》的结尾写道:“……这只是要证明,我的见解,不管人们对它怎样评论,不管它多么不合乎统治阶级的自私的偏见,却是多年诚实研究的结果。但是在科学的入口处,正像在地狱的入口处一样,必须提出这样的要求:

‘这里必须根绝一切犹豫;

这里任何怯懦都无济于事。’” [8]

这也真是给现代中共马克思主义的御用文人们出了“无解”的难题。在中国国内这倒算不上难题,因为就是中共一言堂,怎么解释都是对的,“指鹿为马”便是。其所有的关于基本理论相悖的讨论,其结果也一定是“伟大、光荣、正确”。可是,在所谓“改革开放”后这些御用文人们在国际上硬要把“白”的证明成“黑”的,那就要看谁的本事大了,看谁湾子绕起来最圆滑、最能忽悠外国学者、欺骗世界人民……。

五、闭环的共产主义绝路

《宣言》明确指出:“到目前为止的一切社会的历史,都是阶级斗争的历史。”这就是说“阶级斗争”是社会发展的原动力。可是“原始共产主义社会”没有阶级当然也就没有阶级斗争,那么这个社会是怎么发展和进化的?!后来虽然恩格斯加了注释:“确切地说,这是指有文字记载以来的历史”,但仍然解释不了上面的疑问。

马克思为《政治经济学批判》写的《序言》却明确地把生产关系和生产力矛盾、统一的辩证规律当作了社会发展的动力,而且说成是任何社会的进化规律。《序言》说:“社会的物质生产力发展到一定阶段,便同它们一直在其中活动的现存的生产关系或财产关系(这只是生产关系的法律用语)发生矛盾。于是这些生产关系便由生产力的发展形式变成生产力的桎梏。那时社会革命的时代就到来了。” [9]从马克思这段概括中,把社会发展进步的动力又说成了生产关系、生产力矛盾统一的辩证规律,是一切社会进化发展的基本规律。与《宣言》对照,“阶级斗争”是社会发展的原动力,到底让信徒们如何适从呢?

我们知道《宣言》中把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描述为两大对立的人群,声称其阶级矛盾是敌对的、你死我活的、不可调和的、一定是无产阶级成为资产阶级的掘墓人。可是《序言》这里马克思加进了唯物主义的辩证分析方法:一是生产关系和生产力是一对矛盾的统一体,两者永远不可分割;二是两者不能错位,生产力永远是决定的因素,生产关系永远是服从和服务于生产力的。两者是矛盾的又是统一的,因此可以认为:从《宣言》的把阶级斗争看成社会进化的动力,到《序言》的把生产关系和生产力的矛盾、统一的辩证规律作为社会发展的动力,这是有意搞乱人们的正常认识事物的逻辑。

既然把生产关系和生产力的矛盾、统一的辩证规律作为社会进化的动力,否定了“阶级斗争”是社会进化的原动力,似乎解答了原始共产主义社会没有阶级当然也就没有阶级斗争,那么这个社会是怎么进化的问题。可是如果进入了共产主义,也没有了阶级和阶级斗争,但是生产关系和生产力的矛盾依然存在,对于唯物主义者来说,人类生存所需的物资不可能从天上掉下来,必须经过生产才能产生,那么对于依然存在的矛盾又如何解决呢?毫无疑问社会发展的“原动力”也依然存在,难道说又进入到另一种形式的“阶级”社会或者静止在共产主义的美好状态,岂不荒诞无稽?

这里暂且不说一直在欺骗所有共产主义信徒的马克思主义社会发展五个阶段的荒谬,就连所谓的社会发展的阶段的闭环都无法跳出,怎么就成为了“真理”?原因只可能是:共产主义为了斩断人和神的联系,有意弄出许许多多貌似深奥的理论和学说来欺骗大众。就如同《宣言》里鼓励人们成为不劳而获者、号召他们可以任意“打、砸、抢、烧、杀”去把属于他人的东西据为己有,首先从物质上去彻底的毁灭现存社会的一切,让“行恶”变成“正义和神圣”……。

无论从人类社会发展的历史和现实都证明了共产主义理论其漏洞百出、相互矛盾。我们把《宣言》和《序言》组合起来进行对比和参照来看,所描述的共产主义完全就是一个“闭环”的社会形式,也就是闭环的共产主义绝路。然而这一明显“相互矛盾”的“闭环”的共产主义理论被一直供奉在共产主义的“神坛”之上绝不是偶然的,其实其中蕴含着魔鬼毁灭人类的全盘计划和创世以来最大的阴谋。

六、两《言》的理论虚假而荒谬

《宣言》指出:“共产主义宣言的任务,是宣告现代资产阶级所有制必然灭亡”,因而号召“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用暴力推翻资产阶级而建立自己的统治”。《宣言》认为随着资本主义生产力的发展到一定程度,就会生产过剩,周期性的经济危机频繁发生,工人罢工、破坏机器、阶级冲突不断加剧,同时资本主义还为自己的灭亡“铸造了置自身于死地的武器”及“运用这些武器的人——现代的工人阶级即无产者” [10]来埋葬资本主义制度。可是,马克思根据新的研究,在《序言》中却说:资本主义“在它们所能容纳的全部生产力发挥出来以前,是决不会灭亡的” [11]。这两种截然不同的表述使得两篇“雄文”成了相互对立的共产主义理论。

人们普遍认为,生产力是一个归类于共产主义和马克思主义的相关经济理论的概念。“马克思关于生产力内涵的论述归纳为以下几点:生产力三要素是劳动力、劳动资料、劳动对象,其中劳动资料和劳动对象构成生产资料;人是首要的生产力,工人、劳动力是生产力,且强调最强大的一种生产力是革命阶级本身;科学技术是重要的生产力,马克思认为生产力中科学发展即物质和精神财富发展所表现的一个方面一种形式;知识也是生产力,体现在劳动者的智力素质上;分工、协作是提高生产力的主要形成,社会生产力的发展以大规模的分工、协作为前提,分工协作不仅提高了个人生产力,而且创造了生产力,这种生产力本身必然是集体力。”[12]

从马克思关于生产力内涵中得知,生产力的发展不可能停止,而是毫无止境,除非人类社会不复存在。只是马克思在此预设了一个不可能发生的前提,认为当资本主义生产力的发展已强大到资本主义制度“容纳”不下自己的地步时。而这个前提本身就是不存在的,美国的制度依然“容纳”了当今世界最强大的生产力,而且还会更强大。所以马克思关于生产力内涵的理论与共产主义的荒谬如出一辙……。套上马克思在《序言》中,被自己认为“最经典的” [13]表述来看,资本主义在其充分实现其生产力之前“是绝不会灭亡的” [14],那马克思在《宣言》中反复煽动“工人罢工、破坏机器、阶级冲突不断加剧……。资产阶级的掘墓人—-无产阶级” [15]等等这一切又是为了什么呢?!

这一切只能说明一点:共产主义理论虚假而荒谬,为的是毒化人类的灵魂。 (未完待续)

[1]   《九评》编辑部:《魔鬼在统治着我们的世界》https://www.epochtimes.com/gb/18/5/19/n10410036.htm

[2] 《共产党宣言》人民出版社 1995年版《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一卷 248-307页

[3] 《共产党宣言》人民出版社 1995年版《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一卷 248-307页

[4] 《马克思、恩格斯选集》Ⅱ卷83页

[5] 《马克思、恩格斯选集》Ⅱ卷83页

[6] 《共产主义原理》人民出版社 1995年版《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一卷 230-247页

[7] 侯惠勤,《析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理论的“冲突”》(下)https://www.cqvip.com/qk/87667x/200702/24234979.html

[8] 《共产主义原理》人民出版社 1995年版《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一卷 230-247页

[9]  《马克思、恩格斯选集》Ⅱ卷82页

[10]  《共产党宣言》人民出版社 1995年版《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一卷 248-307页

[11] 《马克思、恩格斯选集》Ⅱ卷82页

[12] 《维琪百科》https://zh.wikipedia.org/zh-cn/生产力理论#cite_note-1

[13]  《马克思、恩格斯生平事业年表》208页

[14] 《马克思、恩格斯选集》Ⅱ卷82页

[15] 《共产党宣言》人民出版社 1995年版《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一卷 248-307页

来源大纪元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