伦敦中使馆前 法轮功学员曝中共邪恶暴行(图文)

214
2018年7月21日上午,英国部分法轮功学员在伦敦中使馆前举行集会呼吁停止迫害法轮功。(唐文舒/大纪元)

7月21日,英国部分法轮功学员在伦敦中使馆前集会,揭露中共对法轮功长达十九年的残酷迫害的恶行,要求中共停止迫害法轮功。

先后从中共劳教所、监狱走出来的三位法轮功学员李勇、宋女士和吕女士也在平和静坐的队伍里呼吁结束迫害。她们用自己的亲身经历做历史见证:法轮大法好,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是非法的、灭绝人性的邪恶暴行,中共的暴力和谎言压不垮法轮功学员对真善忍的坚定信念。

2018年7月21日上午,英国部分法轮功学员在伦敦中使馆前举行集会,呼吁停止迫害法轮功。(唐文舒/大纪元)

李勇:要让所有人都知道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

2018年7月21日,英国部分法轮功学员李勇在伦敦特拉法加广场展示法轮大法美好,呼吁停止迫害法轮功。(唐文舒/大纪元)

“‘七‧二零’那天我们大家全都哭了,就是对政府一点希望都没了。就在炼功点上,大家都哭了”,“ 每个人就像天塌下来了的感觉,就像失去了最好最好的东西的感觉”,说到这里李勇眼中涌出泪水,似乎进入十九年前的现场感受。

“不让炼了,真是天堂到地狱的变化,每天回到家,(原来学法组的)人没有了,只有打坐垫堆在那儿。原来大家每天一起学法后切磋交流,都向内找,像一家人一样。”

中共瞬间颠倒黑白抹黑法轮功,李勇说他们刚听到时都不相信:“我们家有学法小组,每个人都很吃惊,是不是传达错了,我们都是做好人怎么能不让炼呢,后来真的开始抓人了,这才相信他们开始打压了。”“前面也有些内部消息说要禁止,大家都说不可能,做好人不做坏人,国家应该支持不应该反对呀。”

“法轮功教我们做好人,修真善忍,我就想啊这么好的功法它要打压,好人都不让当,那它不就是邪的嘛。不管发生什么,我就认定真善忍是好的,我就坚修到底了。

“第二天我们就想去当地市政府反映情况,都想把自己的亲身经历去说法轮功怎么好,可等第二天去的时候警察就在那围着不让你过去,连马路边都过不去。有人在那拉人说‘上车上车你们不是要反映情况吗’,有的人就被骗上了车,结果被拉到体育场圈起来了,问姓名,然后被街道办事处领回去,再以后就被监控了。

“后来想去市政府请愿,市政府门前停了一排大铲车,有人告诉我们那是为对付法轮功而准备的,提醒我们小心,千万别在这请愿、别靠近。”

但是,李勇充分认识中共迫害法轮功的邪恶是2000年她去北京上访被抓之后,软的欺骗,加上硬的威胁,再有非人的酷刑折磨,李勇很快熟知了中共的这套流氓把戏。

2000年12月23日,李勇在北京天安门打横幅时被非法抓捕,因她坚持不报真实姓名和地址,两天后被非法押送到北京清河监狱,这是她人生中第一次入狱,在那里被逼迫按手印、照相。2000年12月25日半夜,李勇遭恶警提审、打骂侮辱折磨。

她回忆道:

“……半夜走在阴森的过道里,我真的有头一次经历‘人间地狱’的感觉。到了审讯室,那个恶警像做贼一样,四下瞅瞅,然后把门反锁上,把我锁在门口的铁椅子上,我合计这是遇到流氓了。他说:‘你叫啥名?你还炼,国家不让炼你还炼?告诉你,你说不炼就放你回家,你说炼,今天我就把你折腾到天亮,你信不信?’我没吱声,他接着威胁说:‘我把你的衣服扒光,折腾你到天亮,你信不信?’他一这样说,我立刻想到十八位女大法弟子在马三家被脱光衣服投入男牢的事儿,我于是回答说,‘我信’。一会儿,他开始气急败坏找东西,用牛皮纸袋卷成桶型抽我脸,一边抽一边叫喊著‘你说!你说!’接着,他开始用打火机烤我的脸,头发都烧着了,嘶嘶地响。我不怕,我心里想着反正我要坚修到底,我不理会他,眼睛看着地面,心里不断背诵师父的诗和经文……

“几天后,李勇和其他十四位女法轮功学员一起被分配到沈阳市第五看守所,进入看守所,法轮功学员马上受到提审。李勇发现提审的人主要是来自省城的公安和610人员,在提审过程中,这些人与北京监狱里的警察做法一样,先带着假面具用软的哄说:“你说吧,说实话,叫啥儿名,哪里的,从哪里来,你说你写保证,你说不炼就放你,放你回家。”

李勇不被这些谎言所动,提审者立刻翻脸,在半夜里开始对她打骂折磨。李勇继续回忆说:

“提审时,你不站着嘛,他们一踢你、一下绊儿,你就扑倒在地上,这时他们就用皮鞋踩你的手,碾你的手指,你不努力挣扎站起来手就被碾烂了。他们专门踢你的膝盖骨,把脚踩踏在你的背上。你不讲真相嘛,他们拿东西打你的嘴,桌子上有什么拿什么,用筷子抽我的嘴。他们还踢我的两肋,用带尖的衣服挂扎我的两肋。这样造成的伤痛外面看不出来。还有一次,我给他们讲法轮大法好时他们竟然用筷子蘸上痰盂里面的痰强行往我的嘴里抹。”

参加十九年反迫害活动,李勇这样表达她的心愿:“希望所有人都知道法轮功在中国被迫害、被活摘器官,还有人不知道,听到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罪行很惊讶。要让所有人都知道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还没有停止。”

前北京律师:中共迫害好人无法无天、是流氓行为

宋女士曾是一位大陆律师,因为坚持法轮功修炼,于2010年5月7日凌晨在家中被五名警察非法绑架,并被中共当局非法劳动教养两年,被关押在北京市女子劳教所进行非法迫害。两年劳教所经历让宋女士进一步认清,中共与良善为敌,是出于其邪恶本质。

2018年7月21日,法轮功学员宋女士(右三)参加在伦敦特拉法加广场参加烛光夜悼,呼吁停止迫害法轮功。(唐文舒/大纪元)

假法律之名迫害法轮功 中共荒唐可笑

“共产党就是法律,共产党让你干啥你就干啥”,这是原住北京的宋女士在她被劳教迫害过程中经常听到的叫骂。宋女士指证:每当我质问恶警我违反中国哪条法律时,他们马上不再谈法律,明确表明共产党不允许的事情,就是违法。“在看守所第一次非法‘提审’我时警察直接赤裸裸地说:‘你不要跟我谈法律,现在是共产党统治,你就说是炼还是不炼。’”

在英国法轮功学员反迫害十九周年集会现场,宋女士说:“法轮功让人身心受益的高德大法,所以中共绝不敢(把迫害法轮功)放在刑法里,我认为如果立法的话就会直接成为它无端迫害法轮功的证据。”

“用所谓的“刑法三百条”来给法轮功学员判罪,完全是可笑的、不合逻辑的事情”,“只是中共操纵的人在利用这个东西”。“而且刑法规定走司法程序必须有律师,请不起律师会有指定律师,前些年根本不允许律师给法轮功学员代理,中共治下的律师协会曾受到过通知。”

抓法轮功学员就是黑帮绑架

法轮功学员没有违反任何法律,警察抓捕法轮功学员就是非法的,属于黑帮绑架行为。中共专制体制无法无天,无端迫害良民,对此,宋女士举例说:

“2010年,我熟识的一位老阿姨被警察绑架迫害,她电话里有我的电话号码。2010年5月7日凌晨,我起床给女儿取牛奶,开门的一瞬间,五名朝阳区警察强行闯入,非法抄家,将我家里珍藏的法轮大法书籍、手机、MP3和MP4全部抢走,并作为非法绑架、劳教我的依据。”

“2011年,在我被迫害期间,遇到一个来自东北的老人,67岁,陪孩子去北京旅游,因以前被中共迫害过,身份证记录了信息,就在住酒店的当天,被恶警找上门来非法绑架,仅仅是因为老人身上带着一个法轮大法的护身符,就被非法劳教两年半。”

非法机构610办公室指使打手行恶

610办公室是个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凌驾在宪法和法律之上,具体策划、指挥、实施迫害。宋女士见证说,在劳教所,警察以610办公室的名义对她施加压力和行恶。

“我被抓以后从派出所到看守所再到劳教所,我感受到背后有‘610’人员鬼影幢幢。”“我后来发现劳教所里的警察直接就是被610人员指挥的。”

“劳教所的警察经常威胁我的话就是,‘你要是继续炼法轮功,就是牢底坐穿,不转化就休想回家,劳教期满,也别想回家,610办公室警察会办理延期,他们还会把你从劳教所再送到转化班。’当我拒绝放弃修炼时,每一个负责强制我放弃修炼的警察都威胁过我,称我在劳教所的表现被610办公室警察动态掌握,我说的话、写的东西,劳教所都会提供给610办公室,不放弃法轮功就会‘牢底坐穿’”。

劳教制度及洗脑班是不经法律程序的中共的邪恶工具

“尽管我是执业律师,却无法通过法律程序保护自己”,宋女士这样声讨邪恶的中共劳教制度,“起先是前苏联发明用以迫害知识分子的制度,被中共拿来迫害法轮功”。

宋女士回忆到:“2010年6月8日上午,我被非法送到北京市女子劳教所严管队。在劳教所医务室强行体检后,我被强行要求双手夹紧垂直下落,五指并拢贴于裤缝,不得抬头,始终只能看自己的脚尖,当我拒绝这样的羞辱时,就被几名警察手持电棍强制做这样的动作……”

“劳教本身就不经过任何法律程序,本身就是个非法的制度,是违反人权、违反法律的。劳教制度剥夺人身自由随意性极大,不需要走检察院和法院的程序,在劳教制度中没有律师会见制度。政府可以单方面决定,没有制约。作为被劳教者,没有辩驳、拒绝、反抗的余地。”

宋女士认为中共迫害法轮功采用更为普遍的“黑监狱”,就是所谓的法制中心、洗脑班,“各种形式的洗脑班、转化班存在于各个不引起注意的任何地方,有可能是宾馆、有可能是学校、有可能是在居民区,数量非常之多,里面有各种洗脑教材和各种刑具,完全是法外之地,关押时间没有明确的时间限制、标准。”

“这让我思考流氓和暴徒的区别,暴徒一般是赤裸裸的,而流氓呢,它是一边使用暴力,一边使用谎言,用谎言去洗脑,谎言达不到目的马上又换上暴力,轮番使用暴力和谎言。”

“事实上,中共实施的是国家恐怖主义”,宋女士说。

软硬兼施是中共打压摧残信仰者的惯用流氓手段

“为达到逼迫我们放弃修炼,谎言加暴力不择手段、从最初的谎言、伪善,到最后的摊牌,撕掉伪善的面具,从谎言到暴力,从流氓到暴徒,不需要时间上的过渡,完全取决于流氓手段用尽时,法轮功修炼者是否放弃信仰。”宋女士与李勇对此“转化”手段同样体会深刻,她举例说:

“恶警于欣悦在强制逼迫我放弃修炼时,首先是伪善,当时是夏天,她看到我的脚、腿都是肿著的,就伪善的表演说:‘你把袜子往下拽一下,舒服一些。’可是当我从法律层面反驳她,她无话可说时,就马上厉声呵斥我:‘我代表国家和你谈话,你要记住你的身份,你不是律师,你是劳教人员,劳教人员规范你没有学过吗?你不知道该怎么回答队长的问题吗?不许反驳队长,按照规范坐好……’”

中共侵犯法轮功学员基本人身自由

中共劳教制度及洗脑班完全违反中共制定的宪法,没有法院、检察院的程序,非法剥夺法轮功修炼者人身自由。

“按照中共《宪法》第三十七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的人身自由不受侵犯。任何公民,非经人民检察院批准或者决定或者人民法院决定,并由公安机关执行,不受逮捕。禁止非法拘禁和以其他方法非法剥夺或者限制公民的人身自由,禁止非法搜查公民的身体”。

宋女士对劳教所内经历的侮辱性清监记忆犹深:“从被迫害到劳教所到重获自由,每月至少两次淸监,没有任何法律依据,我们所有被非法劳教的人,都被强制要求一丝不挂的接受检查。同时要把我们在监室中的所有物品翻的一塌糊涂。如果赶上劳教所护卫队的恶警抽查淸监,我们会被带到厕所脱得一丝不挂,动作略微慢一点,全副武装的护卫队恶警,歇斯底里的叫骂。”

非法注销律师证 中共对法轮功学员实施全面人权迫害

“司法局无法以我被非法劳教为理由注销我的律师证(因为就是按照中共的劳教制度,也是不能注销我的执业证),就以我2010年没有注册为由注销我的律师证,而事实上我的律师证已经注册了,但是已经注册的律师证被骗交回去。中共当局非法注销我的律师证,直接导致我恢复自由之后,再也无法继续执业。”

前北京医生:我们信仰真善忍,告诉人真相没有错

2018年7月21日,法轮功学员吕女士在伦敦特拉法加广场讲真相反迫害。(唐文舒/大纪元)

吕女士曾是北京某家医院的中医师,修炼法轮功让她身心受益。中共自一九九年七月开始全面打压法轮功后,吕女士因坚持信仰并向政府讲真相而多次被非法绑架拘留。2005年,因为通过邮寄信件向民众讲法轮功真相,吕女士被非法绑架,并被非法判刑五年。

2018年7月21日,在伦敦特拉法加广场上,吕女士自由地给民众特别是中国人讲真相,说起当年因为邮寄真相信而遭受的五年非法监禁,她说:“根据宪法我们公民有信仰自由,我们信仰真善忍,中共按“刑法三百条”给我们定罪是荒唐的。”

“我现在能够经常面对面给中国人讲真相,希望他们了解天安门自焚伪案、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罪行以及中共的杀人历史。”

发八百多封信被判五年

吕女士描述中共对她非法迫害的过程:

“第一次去看守所的时候,他们拿出了一大麻袋,全是信。”

“大概一年吧,邮局里有专门的机器,可以监控你,发现有法轮功的字样它就可以扣(下信),找到人以后它就开始跟踪。”

“我是发八百多封信被判五年,我在监狱里还碰到发一千多封信被判了七年、八年的。”

“我发的就是真相资料,打印的明慧周报,当时他们给我看我的卷宗里都贴着我发的信,他们拆了信。”

监控、跟踪到绑架,整个过程都非法

吕女士还记得当年自己被非法绑架和判刑的过程:

“从对我监控、跟踪到绑架,整个过程都是非法的。我发信是正常的公民权利,而他们(中共)秘密跟踪,这是对公民权利的侵害。抓的时候是五、六个便衣到我的工作单位里,一大早,拉我进电梯,就强行带走了。”

“接着他们就非法抄家,到我家里,老公公一人在家,抄家后就关押著,我表示接着炼后,他们又把我送到七处关三个月,七处是关政治犯的地方。回头才走所谓的‘法律程序’。判的时候没有任何律师到场,而且不通知任何家人,它自己就宣判,等于是秘密审判。”

“抓我的时候我小孩才五岁。”

罗杰斯:中共凌驾于法律之上镇压异己

英国人权活动家、记者本尼迪克特·罗杰斯(Benedict Rogers)上周曾表示:

“中共作为一个党、一个系统根本也不善,是一个很残酷的体制,我认为是根本不讲宽容的体制,它的理念与真、善、忍价值是相对的。” “事实上中共在中国打压所有宗教和精神信仰,不同程度的打压,包括基督徒、西藏佛教徒等等都在遭受迫害,中共这样做的目的是要控制人民,如果它觉得自己控制不住了,它就要打压。法轮功在短时间内吸引成百上千万学员让中共感到紧张,只要是它控制不了的信仰,它就要打压。

“我认为中共歪曲了我们所说的‘法制(rule by law)’原则,法制是指每一个人,包括政府本身,都要遵照法律、尊重法律。而在中国,中共所为是利用法律去统治,而不是遵守法律。他们泛用法律,甚至凌驾于法律之上来镇压异己。

“我看不到法轮功修炼有任何需要被禁止取缔、被判罪的地方,相反,我看到法轮功的方方面面是积极的、是好的,是健康的生活方式和有责任感的公民,中共根本没有任何依据给法轮功定罪。”

 

本尼迪克特·罗杰斯(Benedict Rogers)于7月17日来到英议会大厦出席“法轮功反中共迫害十九年”研讨会,谴责中共非法迫害法轮功。(唐文舒/大纪元)
来源大纪元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