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功学员致法官:请把枪口抬高一厘米(图文)

137
蒋立宇的姐姐写给妹妹二审法官杨亮的劝善信。图为劝善信示意图。(明慧网)

(编者按:北京市法轮功学员蒋立宇因2016年5月11日在石景山区张贴法轮功真相贴纸,随后被非法抓捕,现关押在北京市石景山看守所,于2018年7月12日被石景山法院秘密宣判4年。目前已经上诉至北京市第一中级法院。其二审法官是杨亮。下文是蒋立宇的姐姐蒋炼娇发给杨亮的信。)

杨亮法官:

您好!我是蒋立宇的姐姐蒋炼娇。了解到妹妹一审被宣判4年,二审是您作为承办法官。

虽素未谋面,但期许您仍保有善良。每个人在自己的那个位置上,都有自己的难处,我理解。

不过,在这个节骨眼上,如若您能善待妹妹,把“枪口抬高一厘米”,自然功德无量,也同样是您善良之心的体现。

一个人做过什么,或许在我们看不见的世界里都有记载的。您若善举,必有福报,或是升官发财,或是逢凶化吉……

妹妹是个年轻人,从小就接触了法轮功,所以她到现在仍然能做到与同龄人不一样的事情——无谓风险,告诉他人真相。

蒋立宇(左)和姐姐蒋炼娇(右)。2010年摄于蒋立宇家乡。(蒋炼娇提供)

您心里可能不同意我这个观点。不过,相较于现在社会中长大的女孩子,妹妹能以“真、善、忍”要求自己,把善意留给别人,这正是当下社会的需要,也是未来中国人的希望:道义。

法轮功学员,他们是一群与世无争、为他人考虑的人,并不是大陆媒体、教育、司法等宣传中的那样。

您是明白人,也有基本逻辑思维。试想一下,如果天安门自焚是真的,那么为什么除了天安门自焚,大陆为什么其它地方没有自焚?为什么世界(全世界都有人修炼法轮功)其它地区没有自焚?

再请您想一下,如果法轮功真如大陆媒体宣称的那样不好,为什么这么些人会奋不顾身?您要说,他们是被蛊惑了,可是有谁能在长达19年迫害中,还“执迷不悟”?难道那些专家教授、在社会各个行业的精英们(社会各个阶层都有学法轮功的),都被蛊惑?或者,不是中国人的,在国外的,那些外国人、那些外国的专家学者、富豪、明星等各个阶层的人也是被蛊惑?他们也是没有理性思考的人?

台湾。(大纪元)
香港。(潘在殊/大纪元)
纽约。(戴兵/大纪元)

肯定不是。这一点,我想,在您的心里也多少会画一个问号的。

为什么这些人要这样做?

理由很简单: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

来自全世界上万名法轮功学员倾听李洪志师父讲法。(戴兵/大纪元)

就拿我们家来说,我们从小接触法轮功,所以即使在父母双双被关押期间,我们这些小孩子们(妹妹当时8岁,我9岁)没有学坏;我的家庭因为法轮功而一直存在,没有修炼法轮功前,父亲打母亲,两人关系很不好……但是修炼后,不仅他们关系改善了,互相考虑了,而且妈妈曾说:“要不是修法轮功,我早跟你爸离婚了,根本过不下去。”

我想这是母亲的真实体会。

当然对于我们家或我个人,我妹妹个人,都还有其它更多受益的地方。

我们受益了,可是我们的师父被抹黑了。

您说,作为一个有道德底线的人,是否应该站出来说句实话,是否应该替我们的恩人做点什么?

我想,如果换了您,也会如此,也会选择站在正义的一面:舍身取义。

华盛顿。(Mark Zou/大纪元)
加拿大渥太华。(明慧网)

其实,修炼法轮功,他们只是按照李洪志师父讲的“真善忍”去要求自己做个好人,遇到问题先想是不是自己做错了,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再加上习炼五套柔美祥和的功法,仅此而已。

法国。(章乐/大纪元)
德国。(明慧网)
英国。(明慧网)

可是他们的遭遇,却是其他人无法真正知道的,至少是中国大陆人无法全面了解的。

数千万个家庭因为中共迫害,而妻离子散;数千万条善良的生命因为中共迫害,再也没有回来;数千万个孩子因为中共迫害,失去应有的母爱父爱;数千万人因为中共迫害,失去养家糊口的基本工作……

法轮功学员被迫害。(明慧网)
法轮功学员手捧烛光,手持被迫害致死法轮功学员照片。(明慧网)

这场浩劫,不得不让人颤栗,似乎回到了文革。

可是,就算是红极一时的二战德国纳粹,他们拥有极高的权力与残暴的手段,可是结果呢?

您知道“把枪口抬高一厘米”这句话的来由吧。

1992年2月,柏林墙倒塌两年后,守墙卫兵因格‧亨里奇受到了审判。在柏林墙倒塌前,二十七岁的他射杀了一位企图翻墙而过的青年,克里斯‧格夫洛伊,二十岁。几十年间,在这堵“隔离人民的墙下面”,先后有三百位东德逃亡者被射杀。 ……亨里奇的律师辩称这些卫兵仅仅是为执行命令,别无选择,罪不在己。然而法官西奥多‧赛德尔却不这么认为:“作为警察,不执行上级命令是有罪的,但打不准是无罪的。作为一个心智健全的人,此时此刻,你有把枪口抬高一厘米的主动权,这是你应主动承担的良心义务。这个世界,在法律之外还有‘良知’。当法律和良知冲突之时,良知是最高的行为准则,而不是法律。尊重生命,是一个放之四海而皆准的原则。”

最终,卫兵亨里奇因蓄意射杀格夫洛伊被判处三年半徒刑,且不予假释。

这也是我想劝诫您的因由,虽然我们不曾见过,但是真诚地希望您能选择良心道义,选择一条不会后悔的路。

澳洲悉尼。(明慧网)

您是知道的,石景山法院的牟法官(牟芳菲),也就是我妹妹蒋立宇一审法官(她一直不敢接电话),已经在追查国际上有她的名字,包括其他仍旧不听劝的您的同事也好,公检法参与其中的其他人员也好,都会被列入其中。

追查国际关于牟芳菲的追查纪录。(追查国际截图)

等到大气候变了,等到一切都变了,中共的残暴被中国人全面揭开,推倒的时候,所有迫害法轮功的人被清算的时候,您怎么办?

墨西哥。(明慧网)
秘鲁。(明慧网)

其实现在的局势,您也看到了,都在变。有多少法官、检察官、警察不再愿意参与其中,或是害怕参与其中,因为他们知道,或者亲身经历过恶报,或者是很有智慧,明白了时局的变化,或者是为了自己的孩子、亲人,不愿意干这惨无人道的坏事。

非洲。(明慧网)

我相信您,会是那些不再参与其中的一个人,或者是会转变成他们其中一员。

因为您有家庭有亲人,有大好前程,期盼得到健康身体,期盼得到正常人有的一切。

那就请您“把枪口抬高一厘米”,善待所有法轮功学员。

此致
敬礼

蒋立宇姐姐:蒋炼娇

2018年9月17日

来源大纪元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