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编第三章 “两奸两假”登台后的中共(七)

84
党官的高级病房

《中共正史简明教程》第六编第三章 “两奸两假”登台后的中共

 

第九节      以德治国而越治越腐的医务

 

          医务界仁术的全面崩

世界上几乎所有的国家和地区都有个风俗:在做一件重大事情之前都要举行一个向神作出保证的仪式,此仪式被中共称为宣誓,民间则说它是罚咒或赌咒。医护学校的新生,作为未来的“白衣天使”,一定会在进校的某一天举起右手作出今后行医时的医德保证。未来医生是在入学典礼上诵读《希波克拉底誓言》,未来的护士则在毕业典礼上诵读《南丁格尔誓言》。但在中共建立了“党委”的医护学校则取消了这一“迷信”。

希波克拉底誓言是希波克拉底警诫人类的古希腊职业道德的圣典、是约二千四百年以前向医学界发出的行业道德倡仪书、是从医人员入学第一课必学的重要内容、也是全社会所有职业人员言行自律的要求,而且要求正式宣誓。全世界没有一个医学院毕业生会不知道希波克拉底这位历史名医的名言。誓词的主要内容如下:

“我要遵守誓约,矢忠不渝。对传授我医术的老师,我要像父母一样敬重,并作为终身的职业。对我的儿子、老师的儿子以及我的门徒,我要悉心传授医学知识。我要竭尽全力,采取我认为有利于病人的医疗措施,不能给病人带来痛苦与危害。我不把毒药给任何人,也决不授意别人使用它。尤其不为妇女施行堕胎手术杀害生命。我要清清白白地行医和生活。无论进入谁家,只是为了治病,不为所欲为,不接受贿赂,不勾引异性。对看到或听到不应外传的私生活,我决不泄露。如果我能严格遵守上面誓言时,请求神祇让我的生命与医术得到无上光荣;如果我违背誓言,天地鬼神一起将我雷击致死。”

希波克拉底和《希波克拉底誓言》

大陆部分医学院在二十一世纪初恢复了入学第一课,背诵《希波克拉底誓言》。这个誓言经过了中共多次“改良”。尤其是其中一句“不为妇女施行堕胎手术杀害生命”,改得影踪全无。连庄严的“誓言”都能改动,所以,《希波克拉底誓言》在无神论面前显得特别的苍白
湖南中医药大学学生在宣誓。不知面对现实的环境,此时此刻,她们心里究竟在想写什么。

“提灯女神”南丁格尔

护士的授帽仪式是护生成为护士的重要时刻。在护理学创始人南丁格尔像前,伴随着《平安夜》的庄严乐曲,护生直跪在护理前辈面前,前辈为护生戴上圣洁的燕尾帽,护生接过前辈手中的蜡烛,站在南丁格尔像前宣读誓言:

“余谨于上帝及公众前宣誓,愿吾一生纯洁忠诚服务,勿为有损无益之事,勿取服或故用有害之药,当尽全力以增高吾职业之程度,凡服务时所知所闻之个人私事及一切家务均当谨守秘密,予将以忠诚勉助医生行事,并专心致志以注意授予护理者之幸福。”

护士学校的毕业生授帽仪式,庄重而神圣。所有见证这一神圣时刻的人们都禁不住热泪滚落。(照片选自二十一世纪的大陆医学院校,只取其形式而非内涵)。

由于对神的敬畏,宣誓者一辈子恪守誓言和承诺。

中共的理论基础是无神论和唯物主义,因此,在它掌权以后,毅然取缔了这种仪式。

唯物主义在义务界所造成的恶果显而易见,只举一例就能说明。自从列强侵犯中国,在中国开设了西式的护士学校开始,上海和苏州培养出来的护士小姐闻名遐迩。她们的美貌、素质和教养,她们得天独厚的吴侬软语,在护理界独树一帜。然而,被“解放”了几年后,她们竟然成了最不受欢迎的医务人员(之一)—-男性化的嗓门、咄咄逼人的架势,对患者的轻蔑,使人望而生畏。

一九二三年时上海的护士小姐
帝国主义在中国创办的医学院校的白衣天使

帝国主义在中国创办的医学院校的白衣天使

 

帝国主义在中国创办的医学院校的白衣天使

也许,中共现在意识到,按照目前中国医务界的乱相,可能是由于取缔了这样一种极其庄严、对护士和医生的成长和尊严有着举足轻重的仪式而导致的,所以在文革后,一些学校又恢复了传统。

但在“无神论”的国度里,这一“传统”蜕变为东施效颦,纯属多余。因为,它既然不相信神灵的存在,也就无所谓誓言的庄严、神圣以及不可侵犯。所以,即使宣誓了,他们仍可能会为所欲为。

党媒中新社说:“黑龙江省当地民众体验来自台湾顶级医疗专家的顶级医疗服务。”就是说,在台湾,不只是当官的才能享受”顶级“医疗服务。

  “看病难成了痼

看病,历来都不是什么“难题”,不管是扁鹊、华陀时代还是孙思邈、李时珍时代还是大清和民国时代。只是到了共产党统治中国特别是取缔私人行医和“医疗改革”之后,才变为一个无法解开的死结。在此只追究它表面的原因:

一、胡耀邦和赵紫阳时代提倡的“创收”。

        以输液为例。  “一年人均输液八瓶”,是国家卫计部门公布的数字。这几十年里,输液几乎成了打针、吃药的代名词。“全民输液”的背后,是一条条利益链。这个恶性循环的怪圈危害的则整个中华民族是这个民族的健康。

一位患者自称因感冒发烧在一家三甲医院就诊,大夫先得知他是公费后,为他做了一系列检查,随后建议开三天青霉素输液和其他很多没有必要的药。患者需付费一千八百一十二元,其中输液就占了一千三百多元。

最常见的病诸如感冒、气管炎、痢疾等,医院的治疗方法就是输液,而且主要是输抗生素类药物,少则三天,多则六天,其花费从三百至八、九百元。

医务界有一条不成文的行规:住院病人“每人一瓶”,急诊病人“先来一瓶”。中国医生收入的一半要从药品里获得,所以专开大处方、输液。

抗生素在医药市场的利润率为二十倍,而医生从抗生素中拿到的回扣点数一般都高于30%。一些重点科室的重点医生每月仅拿药品回扣就超过万元。 一种抗生素只要能进一家三甲医院,一个月最少也能卖个三千盒,销售代表一个月就能赚三千元。

国际抗生素原料市场价格在不断下降,而在中国,价格却一直居高不下。中国现有大输液生产企业年生产能力一百亿瓶,而市场需求约为四十亿瓶。

党国所有医院特有的被输液大军、输液森林。

二、“新时期”出现的商业贿赂。

从一九九一年到二零零五年,外资企业天津德普诊断产品有限公司,向中国国有医院医生行贿现金共一百六十二万三千美元。这家企业被美国相关机构处以四百七十九万美元巨额罚金。

二零零五年十二月二十日,中共政治局决定把治理商业贿赂作为二零零六年反腐败工作的重点,其负责单位包括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监察部、财政部、国土资源部、建设部、交通部、信息产业部、商务部、卫生部、审计署、国务院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等单位。大家负责,就是大家不负责。

三、权药交易。二零零四年,中国药监局受理了一万零九种新药申请,而同期的美国FDA(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 ,仅受理了一百四十八种。”

党国第一部《中国公立医院成本报告》中指出,医院最赚钱”的科室不是临床科室,而是为检验科和放射科。
医学检验科以高达89%的成本收益率,位居各一级医技科室之首,收益率远超临床科室。

国家药监局每年受理的“万种新药”中,绝大部分属于二类到五类新药即各种仿制或仅改变剂型的药。“新”批准后,价格立即扶摇直上。一例感冒药针剂,成本仅六角钱,价格狂升到一百五十元到六百元一支。

广东省江门市新会区人民医院本部,两百名医疗人员中有一百四十多人拿回扣被查处,院长被刑拘。

江门第二人民医院是家小医院。不到两年的时间,两任院长先后被检察机关批准逮捕——原院长韦启善收受药品、器材供应商送的回扣十六万元和港币四万元,继任院长赵战峰涉嫌收受医疗器材供应商送的十五万元。

医疗贿赂已经到了堂而皇之的地步。为此,安徽省出台一脚行业收受商业贿赂处理办法规定,医生索取、收受商业贿赂价值在五千元以上的,其处分可直至开除、解聘并吊销执业证书。并在各大医院醒目出张贴”谢绝红包“字样
重庆某医科大学医学院放射科副主任曾某收取巨额贿赂,其中但一家锐珂公司就贿赂其六十七万

全球著名的葛兰素史克(中国)投资有限公司部分高管被立案侦查(左)。大陆假药泛滥。这是假药”得堡松“(Diprospan)悬浊注射液(右)。

江门市台山广海镇中心卫生院和那扶镇卫生院是最基层的医疗单位,集体收受药品回扣二十多万元,两个院长分别收受药品公司回扣使万三千元和五万一千元。

从二零零四年底起,广东省共查处医疗卫生系统二十一起违法违纪案,涉及二百二十三人,其中县处级干部八人、乡科级干部四十二人。

深圳市宝安区卫生局原副局长吴裕发在任宝安公明人民医院院长期间,在采购进口CT机过程中,一次性收受供货商四十万元人民币;江门鹤山市雅瑶镇卫生院原院长张福林与副院长黄某、陆某,将收取的镇鞋厂医务室管理费不入账。一九九八年七月至二零零二年六月间,共私分管理费二万二千八百元。

珠海市妇幼保健院陈德成等六名医生收受江苏济川制药有限公司药商代表的好处费二千元后,便在临床中大量使用该公司生产的某种药品。

汕尾市海丰县鹅埠镇卫生院副院长沈维豪,在二零零三年“非典”时擅自提高“来苏水”等药品的价格,一种药品就可非法获利四百七十四元。

单安徽一省,在二零一四年就有十六家医院院长因医药腐败而落马。被查处的医院院长包括阜阳市人民医院高学中、六安市人民医院朱德昌、蒙城县中医院丁怀顺等十六人。

四、药品和器械的采购中的漏洞以及假药泛滥。

一支“诺可”针剂,内科主任每给病人开出一支就可得四元五角的回扣;一瓶“左氧氟沙星”的回扣是十五元;“青霉素V钾片”每盒回扣是三元;“冠心丹参滴丸”每盒回扣为六元;“复方丹参滴液”每用一瓶回扣一元。

五、法律的漏洞。

六、零星的不统一的执法起不到法律的震慑作用。

四川省检察院公布,在为期半年“专项行动”中,查办医药卫生系统一百二十八人,涉案金额近千万元。治标不治本的头通医头、脚痛医脚式的疗法根本无关痛痒,至多吓死胆小人而已。

七、“医药不分家”。

八、医疗资源分配不公。

医疗腐败与特权有直接的关系。数量庞大的党政干部、特权阶层的豪华病房和各种各样的休假式治疗。80%的医疗费用为八百五十万党政干部群体服务,而其他十几亿普通平民只能共享剩余20%的医疗资源。全国党政部门四十万名干部长期占据干部病房、干部招待所、度假村等,一年开支约五百亿元–这些只是二零零五年前的统计数据。

全国80%的医疗费用只为八百五十万党官群体服务,而其他十几亿普通平民只能共“享”剩余20%的医疗资源。左图为党官的高级病房。右图是贫困人群的住房,百姓长叹一声:“这个党国叫我如何去爱它?”

九、医疗机构和医务人员的“异化”。医院应该公益性组织,如今,不少医院异化为“追逐私利”的营利性组织,医务人员蜕变成“追逐私人利益”的“理性经济人”。

医疗事故的频

毛泽东插科打诨的一句混话成了医务界的金科玉律。他说:“救死扶伤,实行革命的人道主义。”人道主义只是对革命者实行,对“不革命者”,看需要,不想救的,则随时可纳入不革命的范畴。文革中的张伯驹和彦福庆之死就是最好的证明。

从耶鲁毕业的青年颜福庆(末排左三)决心报效祖国,却屈死在自己亲手创办的医院里(左)。颜福庆创办的诸多医学院校之一的“湘雅医学专门学校”(右)。

中国大陆上每年因医疗事故造成约四十万人非正常死亡,其总数是车祸死亡人数的四倍。另有调查数据估算,多达三十万名失聪儿童,就是因错用抗生素而后天耳聋。

有资料表明:假如没有医生,可能病人还更健康一些。一九七六年,美国洛杉矶,医生因对医疗事故保险涨价不满而罢工,结果,全市病人死亡率下降了18%;一九七三年,以色列全国医生罢工,为期长达一个月,根据耶路撒冷埋葬协会的统计,该月的全国死亡人数下降了50%。一九七六年,哥伦比亚的堡高塔市医生罢工五十二天,当地死亡率下降了35%;一九八三年,以色列医生再次举行罢工,时间长达八十五天,期间,死亡率又下降了50%。目前中国每月的死亡人数是一百万。如果全中国的西医罢工三个月,就可少死亡一百五十万人。

庸医、政治医、职称医、党医、“爱国医”、“卖国医”都是这种现象的制造者。

魏则西事件和莆田系

西安电子科技大学学生魏则西因犯滑膜肉瘤,在百度上搜索到党国武警北京第二医院有生物免疫疗法可治,随即去该医院治疗,耽误了正确的治疗时间而去世。此后了解到,该技术在美国已被淘汰。

武警二院的该科室属莆田系违规承包。莆田系是一家靠一个偏方起家的庞大的医疗集团的总称。它的”医生“大多没有受过正规医学教育和训练,甚至大部分人根本没有行医资格。它的总后台是江泽民的马仔、姘妇和党国曾经的教育部长陈至立。

 

在中共国内,即使比较“正直”医生,也会经常生出医疗事故,究其原因,不外乎以下几个方面。

一、责任性差。一位原告辛莉莎在诉状书中称:二零零零年九月,其父在进行一次常规体检时,发现转肽酶较高,于是转入北京协和医院检查。二零零零年十月六日,病人由内科转入基本外科,原告称“该科大夫在没有任何其他典型症状和理化检验结果支持的情况下,确诊患者辛秋枫患的就是胰腺癌,要求立刻进行胰腺癌切除手术。

胰腺癌切除手术被称做“Whippie手术”。术中将要把病人的胃的大部分、十二指肠、胆囊和胰腺脏器这四个器官切除。手术完毕后,病理检查报告却不是癌,而患者却发生腹腔感染、多脏器功能衰竭,经治疗无效于二零零一年一月十一死亡。

二、涂改病历。山东省医学会对近两百起医疗纠纷进行鉴定的过程中发现,院方涂改甚至伪造病历现象非常普遍。

二零一二年三月十三日凌晨,北京朝阳区妇儿医院的救护车将孕妇某送至医院剖宫产,娩出一活男婴,婴儿出生有啼哭,尸检鉴定证实,婴儿除心、脑灶性出血等继发性改变外,未见其他原发性、致死性疾病。二级甲等医院应具有通过脐静脉穿刺、脐静脉切开的两种方式给新生婴儿输血的条件、能力和经验。如果采取这两种方式的任何一种及时输入全血,可能挽救婴儿生命;且六个小时是有上转机会的。

孕妇陶某入广东云浮罗定罗城医院两天半,无任何特殊不适症状,医护医师无建议剖腹,严重失职导致惨案发生,一尸两命。

江西万安县医院给患者行膀胱切开取石术时,未见膀胱内有结石,就对罗某谎称结石已取出。市医学会鉴定为:外科医生与放射科医生读片错误,将膀胱区的阴茎影误认为结石影,以至错开一刀,构成三级戊等医疗事故,十级伤残。

二零零五年,吴某在瑞昌市码头中心卫生院做剖腹产。因术后疼痛至九江妇幼保健院,经查为盆腔异物(内存纱布一块)感染。取出后仍不适,于是再剖腹,见里面还有一块纱布。

王某于二零零三年十一月三日在江西省吉水县一家乡镇卫生院进行双侧输卵管结扎手术。经管医生在手术中用丝线缝扎止血时过深,致王膀胱损伤,术后,出现血尿、尿频等症状。经检查诊断认为膀胱裂伤为丝线缝合。

一九九九年九月六日,村民董妹华河北省廊坊市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中心医院进行产前诊断,医院在出具的诊断报告中称“胎心规律,外形完整,脊柱排列整齐“,没有明示董必须复查。女婴出生后,后背有一鼓包,经诊断为先天性脊柱裂,腰骶部脊膜膨出。保定市残联批准其为肢体残疾一级。

二零零四年三月,“综合类一级残疾、重度脑瘫痪患者“魏某入广州市儿童医院继续康复治疗。其父母从医生私下议论中得知,魏某所患缺氧性脑病是十四年前在该院进行先天性漏斗胸矫形手术时,患者仅二十一个月,不适合手术治疗,因而在术后监护过程出现差错导致的。缺氧的原因在于,未明原因情况下注射了肌肉松弛剂,导致患者自主呼吸停止,同时,呼吸机输氧管插入过浅无法供氧。

二零零四年,糖尿病患者谷某到北京航天总医院就诊,医院给其开了高糖药物,两天后她出现神志不清、昏迷等症状,经抢救才脱离危险。

二零零四年九月,一女大学生,因患上常见的肠梗阻而被送往南京一家知名三甲医院。这家医院却把它当成罕见的成人斯蒂尔病和系统性红斑狼疮来治疗,导致这位学生生命垂危,还好,家乡县医院抢救成功。由于这家三级甲等医院的误诊,女生耽误了学业、失去了恋人,父母也为她丢掉了工作。

 

  全世界医疗犯罪最多的地方

一般医疗犯罪大都是行医者医术的低下或行医时的心不在焉所致。但还有不少是故意致残致死所为。

在接受了良性肿瘤的切除手术后,北京师范大学附中高三学生小路(化名)在术后十八天猝死。路母刘女士介绍,去年初,小路因左腿疼在积水潭医院查出患有良性肿瘤,不久,小路在此手术。术后住院期间,小路左腿肿胀,出院后,腿仍然肿痛。小路的代理人卢女士说,他们在寻找证据时发现,医生不仅在术后开了大量的止血药,还给小路用了胰岛素等药物。而根据医嘱单上的签名,先后约有十名护士开了处方药。经查询,这些护士无医师资格证,即没有开处方药资格。

二零零三年一月二十七日,王洪明母亲胡伏娣因为心脏病,住进上海华东医院,二月八日,胡因抢救无效死亡。医院安排的值班医生是一名毕业不到半年的医学生,还没有取得执业医师资格证和医师执业证。

二零一二年三月十日,广东东莞塘厦蛟乙塘社区五十五岁的赵连芳因喉痛去社区卫生站看病。卫生站医生给他口头开了“先锋”和“头孢”,而没有开处方单。不久赵连芳脸上发青,无法应答。事发后,塘厦公安、卫生部门表示一定还他家公道。可过了三个多月,警方一直以东莞市医疗事故鉴定委员会的报告没有出为由拒绝立案。

 

罪孽深重的计划生育政

中共的计划生育政策也应该归入医疗犯罪项,这里单列。

一九五七年二月二十七日,也即毛泽东在号召中国妇女争当光荣妈妈(按,指生得越多越光荣)后没几年,毛就在 最高国务会议第十一次会议上发表讲话说:“人类要控制自己,做到有计划地增长,有时候使他能够增加一点,有时候停顿一下”;一九六二年十二月,共党中央和国务院发出《关于认真提倡计划生育的指示》,提出“在城市和人口稠密的农村提倡节制生育”;一九七三年十二月,第一次全国计划生育工作汇报会确定了“晚、稀、少”方针,要求晚婚、一对夫妇生育两个孩子、间隔四年左右。一九七八年十月,共党中央批转国务院计划生育领导小组会议报告,“提倡一对夫妇生育子女数最好一个最多两个,生育间隔三年以上。”

一九七八年,大陆党国竟把计划生作为“基本国策”。

一九七八年的《宪法》第五十三条还规定了“国家提倡和推行计划生育”。于是,从一九七九年起,一胎化在全国城乡全面实行。一九八三 年创下上环、绝育、人工流产手术数量的多项记录。

于是,各种把谎话重复一千遍的措施即刻跟上——


 

         

  

    

    

全国到处是罪恶的口号:“宁可血流成河,不准超生一个”;“宁可多添千座坟,不准多生一个人”;“该扎不扎,房坍屋塌”;“该流不流,拆屋牵牛”;“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没有新中国,就没有性生活”;“打出来,堕出来,就是不能生下来!”;“一胎生,二胎扎,三胎四胎——刮!刮!刮!”

截至二零零零年,中国共少生二亿五千万人。据统计,全国每年人工流产至少一千三百万例,按三十年计,中共共虐杀了三亿以上的生命。若继续维持现行生育政策,中国的人口在二一零零年将降至四亿七千万(每下一代相当于上一代人口62%)。

计划生育的唯一好处是出生人口的大幅度下降。但计划生育对中国的长远影响是人口结果、人口总量、生育文化、国民经济、社会保障、国家安全都造成了极其不利影响;而短期最直接的影响则是妇女的无比痛苦。

计划生育的措施有85%以上是由妇女来完成的。所以,最近期、最直接的影响则是妇女的无比痛苦。

产妇冯建梅怀孕七个月,被计生党国强行拉去医院引产,生下一个死婴(左)。就这样,全国有四亿个这样的孩子被中共掐死在出生之前(右)。

江苏某女,自生育一孩做完上环手术后,小腹部总是时常疼痛,又不敢私自将环取出,因为村里每三个月就进行一次检查,如果节育环不见了,还要加倍罚款。所以她就把希望寄托到将来四十九岁过后,能恢复正常。
一九八五年五月,南方某男想生个男孩。要生育,必须先将女方的环取下。公家不给取,丈夫用丁烷贮气炸环,把妻子的盆腔和腹腔炸穿,阴道撕裂。输血三千八百毫升血,接着是阴道修补术,子宫切除术。
一九八三年,某村在社员家里给妇女做了结扎手术,一天做了十三个,有八个术后因严重感染而住院。

据二零零七年年的调查,中国十五万计划生育技术服务人员中,有五万人不具备医学执业资质,导致手术后遗症大量增加。
某女,一九八六年十月被强制在临时卫生棚实施结扎术时伤及膀胱并发尿漏症,致使腹痛频繁,躁气不绝,丧失劳动能力和性生活能力,因无任何证据证明自己是因此而引起的疾病,只能自认倒霉。
某女,一九八五年四月在镇计生站取环并结扎,由于长期腹痛,被确诊认为取环致子宫穿孔,结扎引起肠粘连。多年治疗花费近十万元未愈,丧失劳动能力和性生活能力,招致丈夫离弃,并因病致贫。
某女,一九八九年某夜,一群人潜入她家,从被窝将其强行拉走,第二天对关押一夜的她施行女性输卵管结扎手术,术后两天三夜昏迷不醒,第三天醒来即患上精神病,成了“疯子”。
某女,二零零三年十一月二十六日,在指定的区计生指导站做了“双侧输卵管结扎术”,三天后,感觉腰痛、腹胀并有呕吐、血压下降。被诊断为“急性弥慢性腹膜炎,空腔脏器穿孔,麻痹性肠梗阻,感染性休克”。当日施行剖腹探查术,术中见腹盆腔大量粪便性积液,且腹腔内大量脓水,距回盲部三十厘米处有回肠系膜侧直径一厘米半裂孔。
对妇女身体伤害最大的,必然是计划生育中强制引产流产。
二零零九年六月十二日,河南某女己,怀胎九个月,因是计划外怀孕,被数十位计生办干部强行引产,导致母子双亡。

二零零九年二月二十六日,湖南某少女被强制注射引产针,第二天下午流血不止,抢救无效死亡。
二零零九年,广西博白县在全县二十八个乡镇突击计划生育,两个月内,全县成功迫使堕胎、结扎、放环为三千九百六十四人,平均每日强制堕胎四十八人。
二零零二年一月三十一日,郑州某女被强迫其做药物流产。结果是:胎盘组织有残留,必须做清宫手术。住院一周,后一直有妇科炎症。
用药物直接杀死胎儿。每年有几千万精灵还没来得及出生,就被计生干部送回了另一个世界。即便引产出来的婴儿还活着,刚出生就被计生人员以及折磨致死。
一九九九年四月五日,宁波某女产下“死胎”,从此不育。二零零九年七月二十四日,从宁海第一医院找到她十年前病例。病历显示,分娩一成熟男活婴,因无准生证,故未予清理呼吸道分泌物处理,两分钟后新生儿死亡。
从一九八零年起至二零零九年,全国共有妇女上环二亿零八千六百人次,人工引流产二亿七千五百例。这些节育手术中如按5 %的后遗症发生率计,就有三千三百名妇女背负着一生的痛苦。

因为计划生育是中共国的“国策”,所以,想控告就是控告共产党,当然是上告无门;即使受理也没有胜算。
某妇女本已采用节育措施,在村妇联主任的哄骗下来到“镇计生部门专门制定的卫生院”做了“完全取环”并结扎绝育手术。此后经常感到小腹莫名的疼痛,肚子越鼓越大。原来,她的子宫里有一个长达十五厘米的钢丝T形避孕环,一个足球大小的血瘤把避孕环紧紧地包裹在里面。又到省院检查得知,是当时手术医生没有将避孕环完全取出来。省医院医生取出避孕环血瘤并将其子宫和卵巢一并切除。该女将镇计生办、当时主刀医生告上法庭。开庭前,黑社会势力扬言如不撤诉,就要把她的两个孩子“搞掉”;法官如此关照:“你一个农民既不懂法律,又没有钱打官司,吃亏是肯定的,自认倒霉吧。”
以上只举了女性受害的例子。其实,在“计划生育”中,男性也同样不可幸免。
官方说最理想的是男性的绝育,但它的宣传完全是一派谎话。
全世界六千两百万例男性绝育手术中,中国占三万两千万例,且占95%都是被强制结扎的。

从重庆到深圳的打工者小伙黎某于二零零五年五月被居委会被强迫结扎留病根,丢饭碗失性福,甚至工作都不能做了。
陕西清涧县村民吴某于一九七三年八月二十日做了结扎手术后,他感觉腰部疼痛且浑身乏力,小腹一直伴有疼痛。五年后被诊断为“扎管后神经官能症”。术后基本不能做重活,只能蜷缩在榆林城区的一个角落里,和妻子一起以收破烂为生。
造就了庞大的新官僚群。至二零零五年底,全国人口计生系统共有工作人员五千零八十七万,单纳入国家行政编制的就有一千零四十八万人。此外,全国还有计划生育协会专职干部一千一百四十二万人,兼职干部五千七百二十七万人。这对纳税人又是一个极其沉重的负担。

由于中共采取“连坐”的办法,所以,全体“计生人员”对计生对象的手段无所不用其极。中共明确提出计划生育要由各级党政一把手亲自抓、负总责,并实行“一票否决制”,而强迫各级官吏为所欲为,荒唐事情层出不穷。
河南某村支书如此披露:“市、县计生办制定一项新的规定:各村每年按全部育龄妇女的2%比例,送到县卫生院进行流产。”就是,全村即使没有超生者也必须找两个人去流产。他说:“前年,我村只有一名妇女超计划怀孕,按指标还缺一名,结果只得到邻村去借,实际上是出钱去买的”。县卫生院有专门出售《流产证明》,每份证明一千七、八百元。“我们只得花钱买了两张。你说荒唐不荒唐。”

二零零四年三月十六日,河南省伊川县的韩女士在街上被抓去做了引产顶替别人的指标。
二零零四年三月,河南宜阳某乡给某村分了两个妇女引产任务。村长认为他们村告状人多,最好别在他们村搞。乡计生办的人说:“你村小煤矿外地打工人多,抓两个顶替完事,但你村五户对象,每户掏五百元费用,共掏二千五百元了事。”

党政干部制定了各种土办法来对付农民。比如,超生交不出罚款,他们就带着人来搬粮食、牵牛羊,甚至破门拆屋。又发明了象秦始皇一样的株连办法:沿街百米之内,或一石之内(向外扔一石,以丢石人与该石下落处的距离为半径的范围之内),若有一户超生,其余各户都要分担超生罚款。

一听到工作队要来,等于听到了当年的“鬼子进村”,怀孕妇女闻风而逃。要是整家都逃走,工作队便取走家中值钱的用品,带回总部,并扬言三日内不去领回这些东西,便将它充公。
二零一零年,广东省普宁市官员以‘节育学习班’的名义拘留了一千三百多名超生夫妇的亲属,说只有当超生夫妇做了绝育手术后,他们才会被释放。

湖南省安仁县一位中年军妻李春玉,由于其儿媳妇婚前怀孕,被乡计生办官员追讨罚款,据称期间遭到计生官员登门围殴及抢走家用电器,自尽身亡。

计划生育使大陆的男女比例严重失衡,因而会出现蔚为壮观的相亲场面(左)和“征婚启事”(右)。

    关于“失独者”

失独者,是指当年为了响应中共〝计划生育〞号召,只生一个孩子,而后失去独生子女,年龄已大而又很难再生养的夫妇。在大陆,失独家庭每年以约七万六千户的速度增长,据中共卫生部二零一零年统计年鉴透露,大陆的〝失独〞家庭已经超过一百万户。


吴瑞的十二岁的独生女儿故去后,失去了未来的唯一依靠(左)。又一个失独家庭(右)。

              

           

百万失独家庭的诉求:“政府不能言而无信”。

当年欺骗百姓的宣传口号是“只生一个好,政府来养老”,党国言之凿凿;后来变成“相应党号召,政府帮养老”,二零零五年又说“养老不能靠政府!”。把政府养老改为全民的负担,党国之言再次掷地有声;现在又说可以用自己的房屋抵押养老。二零一二年,更说“推迟退休好,自己来养老!”让百姓忘掉一九八零年时的“承诺”,但历史是不会忘记的。

党国的再次食言逼得失独者在北京计划生育委员会前,喊出〝失独无后我悲惨!政策风险谁来担〞、〝要想实现中国梦,首先解决失独痛〞,〝当年只生一个好,如今谁为我养老〞等横幅;身穿印有〝计划生育,断子绝孙〞的衣服,要求中共实现〝计划生育好,国家来养老〞的承诺。


拓展阅读   影人张艺谋超生事

      二零一三年五月, 大陆媒体曝光影人张艺谋至少有七个孩子或面临一亿六千万的超生罚款。江苏省无锡市计生委说对张超生事已开展调查;六个月后却表示无法联络到张艺谋及其老婆陈婷本人,调查没有任何进展。张则通过其小舅子强词夺理、为其辩护

       作为江泽民的御用导演,为帮江泽民身上背负的六四血债开脱,为其镇压法轮功辩护,按照江泽民的意思拍摄了赞美中国历史上的暴君秦始皇的大片《英雄》。所以,张享受着无与伦比的特权。在江泽民大势已去之后,张因失去了靠山不得不于几个月后乖乖地缴上了七百多万元的罚款了事

 

刚开始实行一胎化时,因百姓,特别是退休后没有收入的农民担心养老无着,中共就信誓旦旦拍胸保证:“只生一个好,政府来养老!”

但到了一九九五年,眼看第一批响应号召的人员步入老年行列了,中共迅即矢口否认先前说过的话,把口号修改为:“只生一个好,政府帮养老。”虽然百姓心有怨言,但话里毕竟还有个“帮”字,也就默认了。

到了二零零五年,干脆破罐破摔,直说“养老不能靠政府”。

又过了七年,更厚颜无耻地扬言:“推迟退休好,自己来养老。”朝令夕改、言而无信。

难怪老百姓说:“以前我们是不相信人民政府会做错事,现在是不相信共产党政府会做好事。”

看图,了解什么是无耻之极,什么是无耻之尤。——

一九八五年时:“计划生育好,政府来养老!”(左)。一九九五年时:“计划生育好,政府帮养老!”(右)。

 

二零零五年时:“养老不能全靠政府!”(左)。二零一二年时:“推迟退休好,自己来养老!”(右)。

二零一三年时:“以房养老。”

从以上五图,看中共是如何明目张胆的引诱百姓上当受的。到最后,不但不“政府来养老”,还看中了老人最后的也是唯一的家当——房子。

一胎化的影响遍及中国的经济、社会各个层面;对世界来说,其后果在今后几十年内仍然难以预测。

西方过去超过两代人才走完的老龄化过程,正在中国快速发生。目前中国在职员工与退休者的比率是五比一,但在不到二十年内将变成八比五。未来十年内,中国退休金短缺将相当于全国GDP的30%,每年新增退休者一千万人,同时失去七百万适龄劳动力。

第一代独生子女现在长大成人,选择性堕胎导致人口性别严重失衡,农村出现了光棍村。

伴随而来的,就是令人发指的拐卖婴幼儿现象的层出不穷。还导致十二万名中国女孩被外国人领养。

每年,大陆有上万名儿童被拐卖。为了 寻找孩子,一些家长想进了办法。其中一个是:将失踪儿童的照片印制成扑克,此处散发。

计划生育政策注定了中国经济无法超越美国

中共邀请美国威斯康星大学麦迪逊分校(University of Wisconsin-Madison)的科学家易富贤参加博鳌论坛。易富贤在论坛上提出这样的观点:因为中国从一九八零年开始实施计划生育政策,所以中国经济无法超越美国。

中国的经济学家、企业家一直坚称,中国经济将在二零二五(或二零三零)年的某个节点超越美国。中国领导人对此也只是一知半解。不少人认为,中国的经济规模可以达到美国的两到三倍,这完全是不可能的。因为劳动力减少和人口老龄化,中国的经济永远不会超过美国。

其实,政府也在担忧,所以,决定把大多数夫妇可以生育的子女数量提高到了两个,但这是没用的。随着育龄妇女人数减少,长期的生育趋势也会下滑。与此同时,人口平均年龄的提高,也会带来严重的财政负担。

二零一三年,中国政府就开始放宽了政策:如果夫妻中一方是独生子女,就可以生育两个孩子,政府预计生育率会有所上升。

结果二零一五年出生的婴儿,比二零一四年还少了三十二万。二零一四年的生育率是每名女性1.25个子女。

中国人口总数正在下滑。目前中国人口规模为13.5亿人。

到二零六零年,中国人口会是十亿。到二零八零年会是七亿。其结果就是——老人太多。

 

提前阅读  中共取消一胎化政策后“计生干部”没有了出路

中共终于在二零一五年决定取消实施了长达三十多年的一胎化生育政策。因此,曾经“权倾”一时的一大批“计生”干部成了多余人员。中共卸磨杀驴,要求他们有的下岗,在岗的也要取消事业单位编制。于是,又出现了新的“不稳定”因素。

湖北荆州公安县的部分原计生干部在计生局门前“维权”
退休计生员梁长富通过上香来安抚自己的良心。供桌上,放着一只与杀生之源毛泽东像同宽的计生医疗箱。

画家王鹏建议,应该设立一个《中共计划生育政策堕胎胎儿之灵位》,以沉痛悼念如右图所示的四亿被中共戕害的亡灵。

 

来源全球退党服务中心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