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玉文:中共为何不推“政改”推“政审”?(图文)

465
中共对大学招生重拾文革政审政策。 (Photo credit should read STR/AFP/Getty Images)

日前《重庆日报》报导,重庆教育考试院在2019年高考报名过程中,重拾“政审” 文革遗风,在社会上掀起轩然大波,民意一面倒地痛斥中共开历史倒车,制造新的社会不稳定因素。一篇网络奇文《政审你大爷》更是鞭笞中共党政官员不知道自己是谁。重庆当局立即展开“救火”纠错,称记者用词不当,民众存在误读。

但据苹果日报11月12日文章报道,福建省日前公布规定,参加高考考生的学校或单位,“应对考生的政治态度、思想品德作出全面鉴定”,同时要将审查结果归入考生的报考资料。至于审查的条件,规定列明“有反对宪法所确定的基本原则的言行或参加X教组织,情节严重的”,及“触犯刑法、治安管理处罚法,受到刑事处罚或治安管理处罚且情节严重、性质恶劣的”两项条件。

“政治审查”是中共在毛时代的产物,是身份论制度化的重要手段。毛时代的各种政治运动打击了社会各个层面的人,贴上各类标签诸如“地富反右坏”等,中共为了继续打击和压制他们的后代,以防翻身“反攻倒算”。出炉政审一策,给中共对立面的人贴上标签,划为异类,高考中这类人靠边站,意味着他们永远无法进入社会主流阶层,并背上世世代代的耻辱,成为社会的下等人与受侮辱受歧视者。

受中共政审之害比较典型的一例就是北京的遇罗克,他虽成绩优秀但因出身问题而不被中共把持的高校录取,后他写出了著名的《出身论》,抨击中共“老子英雄儿好汉”的血统论,被北京当局逮捕关押,最后执行死刑,死时年仅28岁。

1977年7月17日,邓小平第三次复出上台,主管教育与科学。邓小平上台一个月内恢复了文革期间中断了的高考制度,并删除了有关政审的繁琐手续。并说招生抓住两条就可:第一是本人表现好,第二是择优录取。

其实,作为竭力维护中共统治的邓小平,名义上结束了“政审”,恢复了高考,但此举并不是否定“政审”错误,而是淡化“政审”,用“表现好”进行宽泛的考量和使异类分子重新“改过”归队,这就如同他搞改革开放一样,从目的和手段上都做大了中共自身,改变了毛时代面临经济贫血的崩盘危险,使中共迅速占有了全部社会经济资源、掌握经济话语权。

中共当下叫嚷的“政审”制度其实是从二零零零年就已经恢复了,是出自于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对打压法轮功信仰的需要,中共并没有从八九六四开始恢复高考政审制度,而是从九九年打压法轮功后开始恢复的,这说明中共是把对宗教信仰的打压放在首位的。其实十八年来,有很多法轮功学员家庭的子女、异议人士子女被中共剥夺了受高等教育的权利,甚至有的连九年义务教育和高中教育都被剥夺。海外明慧网上对此经常有真实报道。

当前,中美贸易战势头正猛,全球反共意识徒增,各国形成遏制中共格局。中共无政改之意,反而重祭“政审”鬼旗,核心原因仍是出于保党。

中共此举昏聩,倒行逆施,反倒透中共面临的三个局面:

第一、打压学术自由、钳制言论走向失败

中共在十八大以后,越发收紧言论自由,打压学术自由。前教育部长在全国高校推广“红七条”制度,强力压缩教师的科研与教学空间,惟马列论至上。同时中共在学生当中大力培养千禧一代的“信息员”,为中共充当学生间谍,破坏师生之间的道德伦理关系,打击敢言教师,在学术环境中制造恐怖气氛。近几年,高校教师因发表不同于中共意识形态言论而遭解职、降级、处分和关监迫害的比比皆是。

即便这样,高校中反对中共的呼声有增无减,最近,中山大学博士毕业生、留校研究员李保阳因在微信上发表了这些言论,被中山大学除名,定性为“反党”,并被不明身份人员绑架,目前他已安全逃离中国。美国之音11月2日报道,网名为“子慕予兮”的张盼成,是一名来自山西的23岁青年,他刚刚辞去北京大学保安工作,“异常大胆地自拍了一段视频,表明了自己的政治主张”。 视频中张盼成抨击了中共的无法无天,和滥用纳税人的钱海外大撒币。

越来越多的反抗,表明中共打压言论自由正在走向彻底失败。

中共还把这种对学术自由的打压延伸到海外,美国马里兰大学杨姓中国女留学生因学术报告受中共威胁的遭遇引起美国朝野的关注,从而成为彭斯演讲批评中共的有力证据。

第二,政治全面左转,强化恐怖主义,引民众强烈反弹

大学教育本应是精英教育,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初,中共教育部长陈至立强调教育要产业化,高校出现扩招潮,提前十几年完成了由精英教育向普及教育的转化。这样一来,控制住教育和高校就等同于控制住了社会的精英阶层与中坚阶层,对孩子的政审实际是完成对父母的恐怖主义威吓。中共如想实现政治全面左转,高校是首要的堡垒和阵地。

高校经过中共几十年的“经营”,早已不是人们想像中的学术象牙塔了。官僚作风,贪污腐败,学术造假,教师性侵,学生不务学业,在高校中都已蔚然成风。即便是这样,五湖四海的家长们也都是含辛茹苦,交了钱来让孩子接受教育的,以便毕业后能有个找工作的敲门砖,糊口饭吃。然而“政审”重新开张,意味着谁都有可能随时被莫须有的理由被剥夺了受教育的权利。

无怪乎民众说:“恶心的政审。”“一群丑陋不堪的另类!”。《政审你大爷》一文作者直抒胸臆:“当官的吃的是老百姓的饭,要知道感恩,欺负老百姓狠了,是要遭天打雷劈的。”

第三、拒绝“政改”推“政审”,经济铁幕下慌不择路

美国中期选举后,中共贸易战翻盘希望落空。外界称美国是反共国会加强硬白宫,中共的日子更不好过了。在刚刚结束的美中第二轮安全与防务谈判上,美国国务卿彭佩奥和防长马蒂斯在南海、台海和人权问题上对中共毫不留情面的进行反击与抨击。尽管中共在经济议题上姿态放软,但国际社会已经不再相信中共。白宫经济顾问纳瓦罗表示,中共即便签了协约,也很难相信北京会认真执行。

珠海的航展,与其说是展览,还不如说是中共偷来主义大曝光。俄罗斯航空专家当场揭秘中共偷窃其技术,打脸中共没商量。对中共企业在俄罗斯滥砍滥伐的行为,俄资源部长要求中共出钱建设俄罗斯的生态林业,吓坏了中共。而在南海石油开采上,俄罗斯直接协助越南进行开采,显示中俄关系处于紧张状态。

当前无论是美中关系、俄中关系,都显示中共已经不受待见。在出席新加坡彭博创新经济论坛时,美前财长保尔森表示,“美国对华态度变得强硬,部分是因为中国对外资开放不足导致的”。美中之间正在落下一道“经济铁幕”。

“经济铁幕”下,外界看不出北京当局进行实质性改变的迹象。北京当局在会见基辛格时希望美方要尊重各国不同道路与制度选择,表示“妥善管控分歧,探索新形势下两国相处之道”,“推动中美关系在下一个40年取得更大发展”。这些含糊之词,透露北京当局仍不想放弃中共制度。

中共第三季度国际收支数据显示,自2016年以来中共首次出现投资净流出,这表明,过去四个月里中国的投资环境明显恶化。中共第三季度GDP达十年来新低。外资纷纷撤离。

面对经济下行压力,中共不推“政改”,推“政审”,实在是慌不择路,穷途末路,徒作挣扎。

来源大纪元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