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产主义黑皮书》:谎言开道 子弹穿颈(图文)

《共产主义黑皮书》第二部分 革命、内战和恐怖(25) 作者:史蒂芬‧库托伊斯(Stéphane Courtois)、让-路易斯‧潘尼(Jean-Louis Panné)

218
大纪元获得授权翻译、发行《共产主义黑皮书》中文版。(大纪元制图)

“谎言开道,子弹穿颈”

1936年4月被苏联释放的比利时俄裔作家维克托‧塞尔日(Viktor Serge),于1937年与朱利安‧戈尔金会面时,就是使用了“谎言”和“子弹射穿脖子”(bullets in the neck)的概念,向他诠释共产党政策的。西班牙共产党人面临两个严重障碍:不受共产党左右的、庞大的无政府工团主义全国劳工联盟(CNT),以及根本上反对共产党政策的POUM。由于在西班牙政治中处于边缘地位,POUM成为一个容易受共产党利用的目标。它也被认为在政治上接近托洛茨基。1935年,安德雷乌‧宁和朱利安‧戈尔金试图说服加泰罗尼亚当局,应允许被赶出法国的托洛茨基在巴塞罗那定居。在苏联搜捕托派的背景下,共产国际书记处于1936年2月21日(西班牙人民阵线胜选5天后)开会,允许西班牙共产党开始“大力打击反革命托派”。另外,POUM于1936年夏公开发声,为莫斯科首次审判秀的受害者辩护。

1936年12月13日,共产党人把安德雷乌‧宁逐出了加泰罗尼亚总理事会(General Catalan Council)。他们以他侮辱过苏联为由,要求开除他;他们威胁称,如果不能为所欲为,他们就中断武器交付。12月16日,《真理报》针对反对苏联政策的每个人发起了一场国际运动:“在加泰罗尼亚,对托派分子和无政府工团主义者的铲除行动已经开始。将以和在苏联同样的力道和投入进行下去。”

在共产党看来,政治上的偏离相当于叛国,无论在何处,都会遭到同样的惩罚。对POUM的诽谤和谎言蔓延开来;其前线部队被指控放弃了阵地,甚至当共产党军队拒绝支援他们的时候。法国共产党日报《人道报》的攻击尤其恶毒,重印了路易‧阿拉贡和爱尔莎‧特奥莱(Elsa Triolet)的密友米哈伊尔‧尔佐夫的一系列文章。这场运动的中心主题不断重复:POUM是佛朗哥的帮凶,与法西斯事业相勾结。共产党人采取了以特工渗透POUM队伍的预防措施。这些特工的任务是,搜集情报并草拟黑名单,以便他们可以在相关激进分子被捕时识别他们。一个特别有名的案例是列弗‧纳维奇(Lev Narvich)的案例。他在联系了宁之后被POUM自卫小组揭穿并处决。处决发生在宁本人失踪和其他领导人被捕之后。

1937年5月和肃清POUM

1937年5月3日,共产党人领导的突击部队对巴塞罗那中央电话局发动袭击。该机构是由全国劳工联盟和社会党人工会──劳动者总工会(UGT)掌控的。这次行动由警察局长、加泰罗尼亚统一社会党(PSUC)成员罗德里格斯‧萨拉斯(Rodríguez Salas)领导。共产党此前通过加大宣传和骚扰力度,并关闭POUM的电台及其机关报──《战斗报》(La batalla),为这次袭击做好了准备。5月6日,以共产党领导人为首的5,000名警方密探抵达巴塞罗那。共产党军队与非共产党军队随后的暴力冲突,造成近500人死亡,另1,000人受伤。

利用这种混乱,共产党人抓住一切机会肃清其政治对手。意大利无政府主义哲学家卡米洛‧伯纳里(Camillo Berneri)及其同伴弗朗西斯科‧巴尔比埃里(Francesco Barbieri),被12名男子组成的一小队人马绑架并杀害;次日,他们的尸体被发现布满了弹孔。就在几天前,伯纳里还在自己主办的期刊《阶级战争》(Guerra di Classe)中预言:“今天我们攻打布尔戈斯(Burgos,译者注:西班牙北部城市,西班牙内战时期为佛朗哥的根据地),明天我们必须攻打莫斯科争取自由。”加泰罗尼亚自由青年(Free Youth of Catalonia)运动的秘书阿尔弗雷多‧马丁内斯(Alfredo Martínez)、激进托派人士汉斯‧弗洛伊德(Hans Freund)以及托洛茨基的前秘书埃文‧沃尔夫(Erwin Wolf)均遭遇了同样的命运。

奥地利人、共产党反对派库尔特‧兰道(Kurt Landau),曾是德国、奥地利和法国的一名激进分子,之后移居巴塞罗那并加入了POUM。他于9月23日被捕,随后失踪。他的妻子卡蒂娅(Katia)本人也被囚禁。对于这些清洗,她写道:“包括‘米拉之家’(La Pedrera)和‘格拉西亚大道’(Paseo de García),以及‘卡尔‧马克思’(Karl Marx)和‘伏罗希洛夫’(Voroshilov)军营,简直是死亡陷阱。目击者们上次在米拉之家看到来自电台的人还活着。年轻的无政府主义者被带到这些军营里,以最邪恶的方式遭到酷刑折磨,被残害并杀害。后来,他们的尸体偶然间被找到。”她引述了无政府工团主义报纸《工人团结报》(Solidaridad Obrera)的一篇文章:“可以确定的是,他们死前受到了可怕的折磨。从胃部存在严重挫伤和瘀伤就可明显看出这一点。胃部似乎肿胀和变形了……很明显,其中一具尸体曾被倒挂过,头部和颈部严重擦伤。这些不幸者中另一位的头部显然被用枪托殴打过。”

吉多‧皮切利(Guido Picelli)等很多激进分子,索性永久消失,无影无踪。曾作为志愿者加入POUM的乔治‧奥威尔(George Orwell)经历了这些日子,被迫躲藏起来并逃离。对1937年5月他在巴塞罗那的情况的描述(译者注:1937年5月,他在西班牙参战期间被一名狙击手开枪射穿喉咙,待在巴塞罗那疗养),存留在《向加泰罗尼亚致敬》(Homage to Catalonia)一书的附录中。

共产党警察分队所策划的暗杀并不局限于巴塞罗那。5月6日,在托尔托萨(Tortosa),来自瓦伦西亚的政府军所逮捕的20名全国劳工联盟激进分子,从市政厅地下室的牢房被偷偷带走并屠杀。次日,在塔拉贡(Tarragon),又有15名自由斗士被无情地处决。

尽管共产党人无法杀光其所有的对手,但确实设法剥夺了他们的政治权力。西班牙共产党总书记何塞‧迪亚斯(José Díaz)于5月宣称:“POUM应从本国的政治生活中予以剔除。”政府首脑拉尔戈‧卡瓦列罗拒绝屈服于共产党解散POUM的要求。5月15日,在巴塞罗那那些事件发生后,他被迫辞职。其继任者胡安‧内格林是一位受制于共产党人的“温和”社会党人。因此,共产党政治接管的最后障碍被消除了。内格林与共产党人站在同一战线上:他写信给《纽约时报》驻伦敦记者赫伯特‧马修斯(Herbert L. Matthews)称,POUM“是由此类分子所控制的:他们是一盘散沙,各自为战,拒绝遵守任何共同纪律”。不仅如此,内格林还批准将恐怖用作一种政治控制的手段。朱利安‧戈尔金见证了这一激烈变化:“在胡安‧内格林政府成立几天后,奥尔洛夫就已表现得好像西班牙成了某种共产主义卫星国。他出现在安全部门的总部,要求见安东尼奥‧奥尔特加(Antonio Ortega)上校(现在奥尔洛夫把他视为是自己的下属之一),并要求对POUM执行委员会成员发出逮捕令。”

1937年6月16日,内格林正式取缔POUM,并命人逮捕了执行委员会全体成员。这一决定使共产党特工得以在合法的伪装下行事。6月16日下午1点,安德雷乌‧宁被警方逮捕。他的同伴们没人再见到他,生不见人,死不见尸。

根据共产党人的命令,来自马德里的警官接管了《战斗报》和POUM的各个建筑。200名激进分子被囚禁,包括朱利安‧戈尔金、霍尔迪‧阿切尔(Jordi Arquer)、胡安‧安德拉德(Juan Andrade)和佩德罗‧博内特(Pedro Bonet)。后来,为了使肃清POUM合理化,共产党人捏造了叛国罪指控,声称POUM成员一直在为佛朗哥从事间谍活动。6月22日,一个特别法庭成立,宣传运动启动了。很巧的是,警方调查找到了有关间谍活动的文件。“马克斯‧里格尔”(Max Rieger)(该名字要么是一个集体假名,要么是一名按照特定命令工作的记者之假名)把所有这些伪造文件搜集在一起,以“西班牙的间谍活动”(Espionage in Spain)为名发表,并以多种语言同时发表。

依照奥尔洛夫的命令,在维达利、里卡多‧布里略(Ricardo Burillo)和格罗的监管下,宁遭到酷刑折磨。但他既未承认任何可用来证明对其党指控合法的事情,也未签署任何声明。共产党人因此不得不整肃他,并利用其失踪来败坏其名声,声称他已经投向佛朗哥一方。暗杀与宣传再次相伴而行。莫斯科档案的开放证实了宁的朋友和支持者一直以来的猜想。#

(编者按:《共产主义黑皮书》依据原始档案资料,系统地详述了共产主义在世界各地制造的“罪行、恐怖和镇压”。本书1997年在法国首度出版后,震撼欧美,被誉为是对“一个世纪以来共产主义专制的真正里程碑式的总结”。大纪元和博大出版社获得本书原著出版方签约授权,翻译和发行中文全译本。大纪元网站率先连载,以飨读者。文章标题为编者所加。)

来源大纪元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