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过中间人 川普与中共直接对阵 (图文)

13
自川普在白宫掌权后,川普渐成为与习近平、甚至与中共直接沟通的人,在近期更是明显。(Photo by Joe Raedle/Getty Images)

美国总统川普(特朗普)正越来越频繁地与习近平互动,包括通话、通信等。川普还多次在推特上直接发表指责中共的言论。之前靠中美之间的中间人来联系双方的做法已经越来越被弱化。

川普直接与习近平沟通 指责中共

自川普在白宫掌权后,川普渐成为与习近平,甚至与中共直接沟通的人,在近期更是明显。

去年12月1日,川普和习近平在阿根廷会晤,双方达成为期90天的贸易战“停火”协议。

12月29日晚间,川普致电习近平。随后川普在推特上说,“刚才与习近平主席通电话,进行了很长时间且非常好的对话。”川普表示,“我珍视同习近平主席的良好关系。”

“交易进展得很顺利。如果达成协议,它将会是非常全面、涵盖所有主题、领域和争议点的协议。正在取得重大进展!”川普写道。

在中美建交40周年当日,2019年1月1日,川普与习近平互致贺信。

自2017年2月9日以来,川普与习近平通话至少有十多次,谈话重心多是朝鲜与经贸问题。

同时,川普也不断在社交媒体推特上指责中共。

2018年9月26日,川普在推特上表示:“中国(中共)实际上是在《得梅因纪事报》和其它报纸上刊登其宣传广告,看起来像新闻。那是因为我们在贸易上正在击败它们。打开市场,(美国)农民将在这一切结束后获得财富!”

9月18日,川普发推说,中国(中共)多年来在贸易上一直占美国的便宜,“他们(中共)也知道我是那个知道如何阻止它的人”。“如果我们的农民,牧场主和/或产业工人成为(中共的)攻击目标,(美国)将会对中国(中共)进行大规模的快速反击!”

8月29日,川普用推文的形式发出“白宫声明”,强烈指责中共暗中向朝鲜施加巨大的压力,才使得朝鲜无核化进程受阻。

7月25日,川普发推说:“ 中国(中共)的目标是我们的农民,它们(中共)知道我喜欢并尊重他们(农民),以此(针对农民)让我继续允许它们占美国的便宜。它注定失败的做法是邪恶的。”

2017年12月28日,川普发推说:“逮个正著,对中共允许石油输往朝鲜感到非常失望。如果这种情况持续下去,将永远无法以友好方式解决朝鲜问题。”

1月2日,川普在推文写道:“中共通过完全单向的贸易,从美国攫取巨大的金钱和财富,却在朝鲜问题上不帮忙。真行!”

中美联系人角色发生变化
在川普与习近平、中共直接打交道前,多年来,华尔街金融大佬在中、美关系间一直有着特殊的影响力。如黑石集团(Blackstone)创办人兼执行长苏世民(Stephen Schwarzman),一度被指是中美之间的联系人,但川普对此并不买账。

据FT中文网报导,苏世民在中国有着长期的商业利益,同时与川普有着密切的私人关系。

报导引述三位知情人士透露,尽管有人批评其中存在利益冲突,但苏世民于2018年9月初在北京度过了繁忙的一周,他试图重启川普和习近平政府之间陷入停滞的贸易谈判。

不过,熟悉苏世民的四名人士称,此事是一年多来苏世民第三次没能兑现承诺,即撮合他的北京朋友跟他的白宫朋友会面。

2017年7月,苏世民曾帮助安排川普和汪洋会面。汪洋在白宫等候之际,川普取消了那次会晤。

据两名知情人士透露,随后在2018年3月初,苏世民试图安排在华盛顿与刘鹤到椭圆形办公室会晤总统。川普拒绝会面,并在刘鹤尚还未离开华盛顿,他就宣布将对全部进口钢铝加征惩罚性关税。

自中美贸易战以来,华尔街精英已经开始无法左右川普政府的对华政策。

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教授时殷弘此前对《纽约时报》说,中共官员在华府熟悉的都是川普的敌人,川普很讨厌这些人。为此,王沪宁、王岐山、刘鹤(副总理)都亲自出马频繁接见美国商界摸底。

报导说,包括王沪宁、王岐山在内的几个中共高层领导人,都对川普的迅速决策和贸易威胁感到惊讶和困惑。他们似乎很迷茫,急切地在美国政坛寻找中间人。

“中共曾经感到他们也许可以利用基辛格、苏世民、鲍尔森等人稍稍控制一下川普,但是中共现在意识到,这些人对川普的影响力没有预期的那么大。”前美国驻华大使鲍卡斯说。

基辛格落选“中国改革友谊奖章”
此外,被视为中共历届领导人称为“中国人民的老朋友”的前美国国务卿亨利·基辛格,在去年11月中共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之际,落选“中国改革友谊奖章”。

在美国人看来,基辛格是政界头号亲共派。在40年当中,他游走于中美之间,被认为是双方的头号联系人。

在川习去年G20峰会会晤前,95岁的基辛格在离开北京前的最后一晚的晚餐上对中共官员表示,“两国关系回不到川普以前的状态了。”此前在彭博“经济论坛”上,他也告诫中共领导人,美中关系正在从合作转为对抗。

华尔街作用受限
在中美贸易战火持续升级之际,中共再次透过华尔街精英向白宫游说,以期美方在经贸问题作出让步,但作用不彰。

在川普宣布实施总额达2,000亿美元的第二波对华进口实施关税前夕,包括高盛、摩根士丹利和私募股权公司黑石集团等高层,获中共邀请出席去年9月16日起一连两天在北京举行的中美金融圆桌会议,并与中共国家副主席王岐山会晤。

《纽约时报》报导称,长期以来华尔街的银行希望帮助中国,以求在中国向外资银行开放金融市场的过程中得到更多业务,包括为中国企业在美国的收购提供更多咨询服务、借贷和出售金融服务等。

沃顿商学院(Wharton School of Business)管理学荣休教授马歇尔·W·迈耶(Marshall W. Meyer)表示,在川普和北京的贸易战正在加大力度之际,华尔街的话可能不会起什么作用。“过去行之有效的关系、过去行之有效的公式,现在行不通了。”

而美中贸易鹰派人物、白宫贸易顾问纳瓦罗(Peter Navarro),曾警告华尔街不要插手美中贸易谈判,并称他们是试图向川普施加压力的“未注册的外国代理人”。

就在川习会后两天,美国宣布,未来90天内,将由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负责美中双边的贸易谈判。此前负责贸易谈判的一直是美国的财政部长姆钦。

在律师出身的莱特希泽眼中,中共是当前全球贸易体系的最大破坏者。

姆钦则有浓厚的华尔街背景。在担任财政部长之前,姆钦是高盛的投资银行家,在高盛工作了17年,并曾官至高盛的首席信息官(CIO)。

去年5月3日至4日,在北京举行的中美贸易第一轮谈判中,纳瓦罗与姆钦爆发了激烈争吵。《纽约时报》报导引述熟悉中方谈判立场的人士的话说,中共官员极力试图争取姆钦和美商务部长罗斯的支持。#

来源大纪元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