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经济放缓祸根 专家:中共咎由自取(图文)

7
中国经济放缓,有人认为部分原因来自中美贸易战,然而专家认为真正的肇因是中共的咎由自取:压抑私营部门,支持僵化的国有企业。图为浙江省杭州市的一个超市。(STR/AFP/Getty Images)

中国经济放缓,有人认为部分原因来自中美贸易战,然而专家认为真正的肇因是中共的咎由自取:压抑私营部门,支持僵化的国有企业。

彭博社1月12日的评论文章指出,中国目前的经济发展程度正处于进入“中等收入陷阱”的风险,在城市化和工业化“低果易摘”(low-hanging fruit)的目标再也无法实现时,就会掉入这个陷阱。

亚洲四小龙摆脱中等收入陷阱

文章称,从过去的历史来看,拉丁美洲、前苏联和中东国家的经济发展,最终都无法摆脱掉入“中等收入陷阱”的命运。唯一真正成功实现经济转型的国家是石油生产国、欧盟成员国以及少数几个出口导向的亚洲经济体──新加坡、香港、台湾和韩国。

“中等收入陷阱”是指一个国家的经济,因为某种优势而高速增长,但是在达到了中等收入水平后停滞。有些发展中经济体因劳动力成本上涨和成本竞争力下降,不仅无法与高技能创新的先进经济体竞争,也无法与低收入低工资的经济体竞争。

世界银行对中等收入的定义是人均国民总收入在1,000至12,000美元之间,按2010年物价计算。

为摆脱中等收入陷阱 中共推出“中国制造2025”

文章认为,中国经济经过数年的高速增长,近期出现放缓现象。中共领导层看到了“中等收入陷阱”的风险,推出“中国制造2025”计划,试图建立高附加价值的出口产业。

中共的“中国制造2025”计划,采取补贴国营企业及其它掠夺性产业政策等方法,试图主导全球先进技术行业。美国等西方国家指责中共以不法手段强制技术转让及窃取知识产权,以各国产业利益为代价,满足其掠夺他国经济的野心。

根据亚洲开发银行2017年的一项研究,中共推出“中国制造2025”计划的目的之一是避免掉入中等收入陷阱。不过,中共领导层似乎走错方向,因为据亚银2012年发表的一篇论文,想要摆脱中等收入陷阱不能单纯依赖大量出口,必须鼓励技术发展的良性循环,以使产品更多样化、精致化和专业化。

中共所犯错误:压抑私营部门支持国营企业

报导称,发展中经济体想要建立这种高附加价值产品出口导向的行业,最佳的策略是尽可能地发展各类型的私营企业。然而,中共领导层一直以来都是在压低私营部门的利益,支持僵化的国营企业。

中共官方的数据显示,去年1月到11月,中国私营企业的固定资产投资达到人民币37.8万亿元(5.5万亿美元),比三年前增长了18%。同期间国营企业这个项目的增长率为36%(为私营部门的两倍),达到人民币21.6万亿元。

对于以出口导向为主的中国经济来说,中共当局倾向帮助国有企业的固定资本投资的政策是反其道而行。据统计,2013年,中国的出口仅11%来自国有企业,39%为私营企业的贡献,47%来自在华运营的外商。

此外,中国2017年公共固定资产支出虽然较五年前增长了88%,但是国有企业在同期间的利润仅增长了17%。对中国来说,这是个警讯,因为这种令人侧目的落差,通常是使某个国家长期处于“中等收入陷阱”的另一个关键因素。

中国经济发展优势耗尽 面临艰难时期

过去二十年,中国经济快速增长,以至于很容易忽略潜伏的弱点。中国城市经历过劳动力的大幅增长,现在几乎没有发挥作用。中国去年的失业人口几乎和日本一样多。

经济学家乔治·马格努斯(George Magnus)认为,中国过去的发展优势即将耗尽。中国经济放缓的负面效应已逐渐浮出水面,中国农业银行(Agricultural Bank of China Ltd.)前首席经济学家项松佐上个月在北京发表讲话时说,中国经济可能在2018年几乎没有增长,正面临“长期且艰难的时期”。

领导层必须相信其人民的生产能力

目前,北京最需要的是在各个领域中努力推动开放改革,以促使其增长引擎的持续运转。然而,中共领导层倾向自力更生的政策,很类似战后拉美国家所青睐的进口替代工业化政策。这个政策虽然可以在一段时间内创造惊人的增长,但是最终将掉入长期的债务困境及中等收入陷阱。

彭博社的评论文章在最后说,面对经济发展的逆转,北京领导层必须相信其中国人民的生产能力(而不是国有企业)。

来源大纪元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