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纯清:光明与黑暗的较量

93

要学会与黑暗和解,

网红老师如此开导:

当你与黑暗和解的时候,

黑暗已经不那么黑了①。

听像被奸污脑残者,

自干五式学哼老鸨调。

黑暗方有多么黑暗,

恐怕人很难想像到。

若这样与淫棍和解,

强奸变成温馨做爱。

共产共妻超限性福,

痛苦转为纵欲痛快。

人不过是高级动物,

何不解开道德腰带?

尽管黑暗越发黑暗,

却再也感觉不出来②。

若这样与强盗和解,

抢劫变成领导理财。

共产主义天堂梦美,

失落转为渴盼期待。

财产只是由其分配,

你享受主人的慷慨。

任由黑暗越发黑暗,

自拔之念却被深埋③。

而光明与黑暗之间,

和解根本就不存在。

只有黑暗冒犯光明,

才会玩弄和解之牌。

红魔末日所言和解,

无非任由黑暗吞埋④。

然而不过是在哀鸣,

因为已看不见未来。

若反向将黑暗排解,

教强奸者赎罪从良。

让浪子真的回过头,

那将会是什么景象?

但前提是良知苏醒,

自己返回正常路上。

如此黑暗更显黑暗,

而光明则更显明光。

若反向将黑暗排解,

教抢劫者洗手金盆。

让非人真从新做人,

那将会是什么气氛?

但前提是还清欠的,

自己动手克俭克勤。

如此黑暗更显黑暗,

而光明则更显光明。

这并非不可能之事,

在美国已经是现实。

罪犯被教化成圣徒,

毒贩被提升为牧师。

那是相信救赎之国,

永远不搞社会主义。

特郎普的国情咨文,

信仰之本神采奕奕⑤。

光明黑暗间的选择,

问题本来非常简单。

与黑暗和解意味着,

黑暗多么贪婪凶险。

光明看似柔弱软绵,

而黑暗却难久遮掩。

创世主正扭转乾坤,

光明在前永远灿烂⑥。

注:
1、据大纪元2019年02月05日讯,日前,复旦大学网红教师一段“与黑暗和解”的视频在社交媒体上引发网民声讨。随后,这名教师发表声明,指出网民断章取义,把“黑暗”狭义化。那么,为何一句“与黑暗和解”引起轩然大波?

2月1日,网民阿麒在推特上发布一段视频,视频长段10秒钟,内容是复旦大学副教授陈果在给她的学生上思想政治理论课时讲到的一段话,她说:“学会与黑暗和解,当你与黑暗和解的时候,黑暗已经不那么黑了。”

阿麒在对陈果这段话的评论中写道:“学生会干部出身的陈果,使用柔性维稳手段,让大家跟奴役、剥削、迫害、腐败等黑暗和解。”

2、《九评共产党》之九:“正是这种为了党的利益不顾一切的原则,中共以邪教的运作方式扭曲了中国社会,在人类社会造出了一个真正的另类。这个另类和任何国家、政党、团体都不一样。它的原则是无原则,在它的微笑背后没有诚意可言。不过善良的人们理解不了中共,因为他们按人类通行的道德标准推测中共,无法想像竟有那么流氓的一个东西,代表着一个国家。党以这样的‘中国特色’跻身于世界民族之林。‘中国特色’是‘中共流氓特色’的缩写。”(大纪元2016年05月19日)

3、“粪坑文化”:“中共在破坏传统文化的同时,代之以国教化的邪教,在封闭环境下给中国人洗脑。八十年代以后,国门打开了,但是中共并不想把海外的主流文化展现给中国人,反而引进了大量西方、日本、港台不好的东西。中共通过对网络、卫星电视、出版物的封锁,控制什么样的东西让中国人看到,什么样的要屏蔽在外。性解放、黑社会、西方的变异生活方式等等被有目的地引进中国,加上中共的党文化,各种污秽肮脏的“文化”开始沉淀在一个相对封闭的环境之内。这造成了党国的文化环境如同一个很久没有清理的粪坑,进的都是秽污。这个粪坑文化是一个封闭的体系,随着时间的流逝,沉淀了原教旨共产主义、经过多次混合变形的党文化、中共有意搜集散播的中国历史文化中的各种糟粕、西方的变异生活方式等等,这些秽物随着时间的沉淀和发酵越来越厚重,使人更难以摆脱。”

“这个封闭的粪坑文化对人侵蚀力很大,只有极少数有条件的中国人能够亲身体验外面的世界,或者通过各种手段了解各种真相,能够相对污染得轻一些。大多数的中国人不可能摆脱这个粪坑文化,从出生到成年的漫长岁月中,都被迫在这个粪坑文化中生活,不能接触正常的人类社会和真正的传统文化。”

“这使得很多中国人的判断力、智慧、思想以及视野,都跳不出这个粪坑文化的范围。没有普世价值和传统文化的参照,使很多中国人丧失了分辨是非的能力和从道德角度进行独立思考的勇气;其一切思想行为价值观等等,都以粪坑文化里的标准为参照,不知道人还有作为人的真正生活方式。他们一旦跨出国门,面对揭露中共邪恶、鼓励中国人退党、团、队的义工,甚至无法理解这些人的动机,不相信有人不为名利,冒着严寒酷暑、甚至被人白眼地传播真相是完全出自良心和信念。”

“当代中国人身上的种种恶劣习气,很大程度上是被中共创造的这种封闭的粪坑文化所反复循环薰染造成的。‘如入鲍鱼之肆,久而不闻其臭。’因为长时间浸泡在这样的环境中,很多人对此浑然不觉,甚至乐此不疲,根本无从想像不同的社会文化,更不要说清洗破除中共的粪坑文化了。”(《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中国篇》第六章以“恨”立国国已不国(下),大纪元2017年12月05日)

4、“人类走过了漫长的岁月,创造了无数的辉煌,也经历了数不清的挫折和灾难。回顾历史,人们会发现,社会道德高尚会带来政治清明、经济发达、文化繁荣,民众安居乐业;而道德堕落则会带来国家的衰亡甚至文明的毁灭。”

“今天的人类再一次走向了物质文明的高峰,但也面临前所未有的考验,这就是共产主义的兴起和肆虐。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不是建立地上‘天国’,而是毁灭全人类。共产主义的本质是一个邪灵,它由恨和低层空间的各种败物构成。出于恨,它屠杀了超过一亿人;出于恨,它破坏了几千年的辉煌文化;出于恨,它肆无忌惮地败坏人类道德。共产邪灵在东西方同时布局,在不同国家里采用了不同的策略。在东方暴力杀戮、强迫世人不信神的同时,它魔变、渗透西方,引诱世人远离神、背叛神,走的是另一条毁灭人类之路。”

“共产邪灵集合了人世间的各种负面因素,通过共产政权、共产党组织、魔鬼的同盟军、同路人、代理人等等,形成了一股强大的势力,操控和渗透了社会的各行各业、各个层面。政治、经济、法律、教育、媒体、艺术和社会、文化等诸多方面,不知不觉间都沦陷于邪灵的魔掌,令人触目惊心。人类处在极其危险的境地。”(《魔鬼在统治着我们的世界——共产党的幽灵并没有随着东欧共产党的解体而消失(28)》结束语,大纪元2018年12月27日)

5、“中共几十年的洗脑和镇压,已经把它的那些思维方式、善恶标准压入了中国人生命的深层中,以至于我们都在一定程度上接受并认同了它的歪理,并成为了它的一部分,由此向中共提供了其存在的意识形态基础。”“从生命中清除中共灌输的一切邪说,看清中共十恶俱全的本质,复苏我们的人性和良知,是平顺过渡到非共产党社会的必经之路,也是必要的第一步。”“这条道路是否能够走得平稳、和平,取决于每一个中国人发自内心的改变。虽然中共表面上拥有国家一切资源和暴力机器,但是如果我们每个人能够相信真理的力量,坚守我们的道德,中共邪灵将失去存身之处,一切资源都将有可能瞬间回到正义的手中,那也就是我们民族重生的时刻。”(《九评共产党》之九结语)

“就在几周前,两党共同开创刑事司法改革。去年,朋友告诉我爱丽丝·约翰逊(Alice Johnson)的故事,我深受感动。1997年,爱丽丝被判终身监禁,成为首位非暴力毒品罪犯。在接下来的二十年,她成了监狱牧师,激励其他人选择更好的人生道路,她对囚犯有着巨大的影响,而且还不仅止于此。”

“爱丽丝的故事突显了刑事判决可能存在的差异和不公平,以及纠正这种不公正的必要性。她服刑将近22年,并且她的余生可能都将在狱中度过。”

“去年六月,我减轻了爱丽丝的判决,她今晚和我们在一起。爱丽丝,谢谢你提醒我们,我们总是有能力改变自己的命运。”

“当我看到爱丽丝美丽的家人在监狱大门迎接她,大家在一起拥抱、亲吻、流泪及欢笑时,我知道我的决定是对的。”

“受到爱丽丝故事的启发,我的政府与两党议员密切合作,最终将《第一步法案》(First Step Act)入法。这项立法改革了刑事判决法律,这些法律不当且不成比例地伤害了非裔美国人社区。《第一步法案》给予非暴力犯罪者重返社会的机会,使其成为有用且守法的公民。现在,全国各州都在仿效我们,美国是一个相信赎罪的国家。”

“今晚来自田纳西州的马修‧查尔斯(Matthew Charles)也和我们在一起。1996年,时年30岁的马修因为贩卖毒品及其它相关罪行而被判处35年徒刑。在接下来的二十年里,他完成了30多个圣经研究,成为一名法律助理,并且还教导其他囚犯。现在,根据《第一步法案》,马修成为第一个被释放出狱的人。我代表所有美国人向马修致意:欢迎回家。”

“支持委国人民追求自由美国绝不会成为社会主义国家”:“两周前,美国正式承认了委内瑞拉的合法政府以及临时总统胡安‧瓜伊多(Juan Guaido)。”

“我们支持委内瑞拉人民对自由的崇高追求,我们谴责马杜罗政权的野蛮行径,他们的社会主义政策使这个国家从南美洲最富有的国家转变为赤贫和绝望的国家。”

“在美国,我们对在我国实行社会主义的新呼声感到震惊。美国建立在自由和独立的基础上,而不是政府的胁迫、统治和控制。我们生来就是自由的,我们将保持自由。今晚,我们重申我们的决心,美国将永远不会是一个社会主义国家。”——美国总统川普(特朗普)第二个国情咨文演讲(摘自2019年02月07日大纪元)

6、“中国虽然集中了共产邪灵最主要的力量,但千千万万中国人在坚持信仰和普世价值,和平抵抗共产暴政;在《九评共产党》引发的‘三退’(退出共产党、团、队组织)运动中,三亿多人勇敢选择从精神上脱离共产枷锁。这种个人发自心底的选择,正在解体共产党于无形。神安排了中共最后的解体。中国的执政者和其他掌握权柄的人,如果有意解体中共,神为其安排好了所有的一切,包括未来天赋神授的真正权柄;相反,如果死抱中共不放,必定会在最后的过程中遭遇中共解体所带来的一切灾祸、魔难。”(《魔鬼在统治着我们的世界——共产党的幽灵并没有随着东欧共产党的解体而消失(28)》结束语,大纪元2018年12月27日)

“2004年,《大纪元时报》发表的《九评共产党》开启了中国的“三退”大潮,数亿人退出了中共的党、团、队组织,这是中国人驱除共产邪灵附体的自救之举。人只要主动“三退”,神就会将邪灵附体瞬间清除,这个生命就将属于未来!”(《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中国篇》结语)

有关资料显示,截止到2018年3月23日,在大纪元退党网站(http://tuidang.epochtimes.com/)声明“三退”总人数突破三亿。截至2019年2月9日,三退人数已超过三亿二千六百多万。

来源大纪元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