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顽固党员终于退党了(图文)

72
Colorful sky and sunrise. Natural landscape

我们村子里有个老党员,很顽固,我印象中做什么事就看中共说了什么,与中共保持一致才能体现出他的党性强。

他上世纪五十年代入伍当兵,在部队入的党,参加过抗美援朝战争。退伍回到村里后,成了积极分子。参加过五十年代及其之后的中共各种政治运动,还都是积极分子,出谋划策的整人,搞批斗。

我的邻居几代贫农,属于有红又专的类型,心肠很好,虽然不是党员,在文革中还是担任了革委会主任。他不愿意整人,每天想的是怎样叫老百姓过上好日子。但是村里的几个党员却处处生事,想尽办法整人耍威风。他给我讲了一件事:村里某妇女说了一句“吃不饱饭”的牢骚话,传到了革委会副主任的耳朵里,他就避开革委会主任,私下里和几个党员密谋怎么整她,其中就有那位老顽固党员。一天晚上,革委会的大喇叭突然宣布开会,会场上有几张桌子摞起来,三米高,几个党员把说“吃不饱饭”的妇女弄到最高的桌子上跪着,副主任问:“你能不能吃饱饭?”妇女疼的两眼含泪说:“能吃饱。”那个老顽固党员逼着她大声连说几遍“能吃饱”。

八十年代发生过一件事,我记忆深刻。那时村里很多妇女信基督教,他当众提出反对,说什么信那东西能吃饱饭等。一次在大庭广众下说了一句:“如果能叫我家的母猪下的小猪都死掉,我也信教。”十多天后,他家的母猪下了十二头小猪,结果个个都死掉了。从那以后,再没说过这样的狂话。

村里有个老人和他关系很好,很能说的着话,给他讲过很多善恶报应的故事,后来这个老人在山上某寺庙剃度出家当了和尚,每次回来都送他佛教书籍看。我和他的儿子是好朋友,每次去他家玩,他都给我讲佛教故事,还介绍佛教书籍看。一次,他给我看一本佛教书,我随手一翻,看到一个很有名的和尚讲了这么一句话:“杀人是杀生,杀反革命不是杀生。”我当时浑身起鸡皮疙瘩。“反革命”不是人吗?能把歪理讲的这么理直气壮,谁给他的胆啊?这个和尚不怕报应吗?我什么也没说,把书一还,就离开了他家。

我是在大学里学的法轮功。大学毕业后,我回到村子里,给他讲过法轮功的特点。我说,法轮功也是佛家功法,教人按真、善、忍做好人。他也认同,不反对,只是表示自己的党员身份不适合修炼法轮功。

九九年七月,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报纸、电视连篇累牍的污蔑法轮功,栽赃陷害师父的清白。他每次遇到我,都很严肃的说:“胳膊拧不过大腿,共产党不叫炼,就不炼了,与共产党作对没有好下场。”

二零零五年,我送了他一本《九评共产党》。他看后说:“净说共产党不好的事。”我问他:“书中说的是不是事实?”他说:“是事实,可是儿不揭母丑,中国人能过上今天的好日子,不是共产党带来的吗?跟上国民党能有今天的好日子吗?” 我说:“台湾人过的啥日子你知道吗?比中国人自由幸福的多。中共没打算叫中国人过上好日子,一个靠说谎和暴力起家,又靠谎言与暴力维持的政党不就是邪党吗?”谈到退党保平安,他说:“不能退,死了也不能退,都宣了誓,说话不算话,那以后还怎么做人。”

二零一零年,我因为传播法轮功真相,刚从中共的黑窝(监狱)里回来。在家门口碰到他,我说:“入党宣誓把命卖给共产党,是个毒誓,卖身契约,对你是个欺骗,共产党最怕你知道真相是啥,怕你觉醒脱离它。”他马上不理智大声说:“共产党没把你教育过来,整你的太轻,我要是江泽民,我也镇压法轮功。”我心里很沉痛,不知道该如何做才能救了他。

今年(二零一八年)七月份,他已经九十多岁了,半夜在家睡觉,突然听到有人敲门喊他,说要带他走。他起床出门,走到院子里,就是走不到门口,在院子里急的直转圈,又喊又叫的。几个儿子听到后,赶快起床问究竟,都说他是老糊涂了,哪有什么人敲门啊,我们都没有听到,赶快回去睡觉。几个儿子把老父亲劝回去睡觉了。

第二天,我听说了这件事后,感到中共邪灵真的在害他,百般的折腾他,不死不休。八月底的一天,他到我家说:“不知道咋回事,天天头晕,血压忽高忽地。”我说:“您的党员身份折腾的。”他困惑的看着我。我说:“搞运动时,共产党忽悠您冲在前面整人,害人;现在您老了,共产党不利用您了,但是它败坏人的道德,搞出假大米、地沟油、毒豆芽,环境污染的地下水都有毒了,把你身体折腾坏了,共产党也不管您了。”他一想也是,就问咋办。我说:“退出您的党员,转变成炎黄子孙。”他问:“咋退?”我说:“您对着天退党,老天爷认可就管用。”他低头想了想,真的抬头对着天说:“我发自内心的愿意退出共产党组织,希望神佛保佑我。”我问他入过共青团没有,他说在部队入过。我说
那就把共青团也彻底退掉吧,他痛快的答应了。走的时候,他担心的问:“明天我会不会成为批斗的对象?”我说:“神佛都保佑您了,谁还敢批斗您?!”他很开心的拄着拐杖回家了。

(注:三退一定要到大纪元上的三退网站上去退。不能只是对着天退)

来源正见网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