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师父 感恩大法

621

我与妻子都生长在农村。妻子年轻时就有严重的哮喘病,七十年代末女儿刚出生不久,镇计生办人员和村里的妇女主任等人就到我家里给我妻子带上环。半年后他们又强行把妻子带到镇上检查,说环平了,又给带上一个环。从此妻子年轻轻的月经也停了,而且两条腿整个是紫茄子色,从此身体更加虚弱,肚子发胀,走路得推着走。

我为此找村里,找镇里,找县里,他们都相互推诿,没人管。我因为上火生气,胃痛难忍,去医院检查,医生说必须做手术了,我因此做了胃的手术,我们俩从此常年跑卫生所抓药吃,为妻子的事我也不间断的上访,身体病痛折磨再加上生气上火、憋闷,那日子苦不堪言。

一九九九年底,嫂子就让我们学法轮大法,正赶上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大法,我知道邪党整人没底线,害怕不敢学。

二零零零年时,我带妻子去医院检查,医生都说没法治,回家后我跟妻子说这样我们整天过的活着不如死,反正都是死(我当时认为学了法轮功就会被邪党抓去整死),我们就豁上吧,就学法轮大法吧!这样住在另一个城市的嫂子给我们请了一本《转法轮》,我与妻子开始学法轮大法了。

我们村大约三百户人家,只我们家和另一家俩口子修大法,他们的地、果树多,整天忙。

我只上了两年半学,妻子因为身体的原因一天学没有上,我们好多字不认识。所以从二零零零年到二零一七年夏天,我与妻子共读了约三遍《转法轮》,炼功动作没有人教我们。嫂子就给了我们一本《大圆满法》书,我们也看不懂,炼功都是想象着炼。可就这样,学了法轮大法不久,我与妻子的病都好了,再也不用吃什么药了。师父为我们净化了身体。

李洪志师父在《转法轮》里告诉说大法弟子要按照真善忍做,我记住了。

师父还多次保护我们。一次我开着三轮车,开到一个半坡处三轮车翻了,车上还拉了一扇门板和一些棉条筐,妻子被甩出去了,门板和筐也紧跟着翻下去了,可妻子一点事没有。神奇的是三轮车也没有继续翻下去,我们一点都没有受伤。感谢师父!

还有一次,我去折带叶的树条给羊吃(因为学法少,师父讲的不杀不养和杀生的法我也不明白)的时候,手脖的骨头断了,女儿、女婿把我拉到医院,医生给打上绷带。我回家炼功,两、三天后就把绷带解了。神奇的是,在医院我没有吃药,回家医生给的药我也没有吃,情况这样严重我却一点也不疼。上山干活手脖肿的老高,回家睡一宿觉就消肿了。第二天去干活又肿了,睡一宿觉又消肿了,这样约一个月左右,全好了。是师父替我承受了,感恩师父呀!

我用白色粉笔在我家墙上写上师父的《洪吟》诗,满屋到处挂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的标语。村书记到我家里来说:“你还搞这个呀?”我说:“以前俺家里的(妻子)腿你看见的,你看现在的她,真善忍不好吗?”书记没有说什么走了。

师父给我们的太多太多,我与妻子只能说一句:感恩师父!感恩大法!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