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左模式破产 华西村负债累累 官方密谋“纾困”(图文)

30
这张航拍照片展示了号称“天下第一村”的中国江苏华西村耗资4.7亿美元修建的龙溪国际大酒店以及外观统一的村中房舍。(STR/AFP/Getty Images)

中国江苏华西村曾是中共宣传系统大肆宣扬的所谓“天下第一村”,曾经号称家家户户住别墅、开豪车、存款千万。然而,这个靠“极权主义”发展模式打造的村庄没风光多久便陷入了累累债务之中。日前有陆媒披露,该村所在地政府举行了一次“闭门会议”,秘密商议如何为才能让这个极具政治符号意义却危如累卵的村庄“不倒下”。

据《中国经营报》报导,曾经号称“中国最富有村庄”的华西村负债已高达369.3亿元(人民币,下同)。该村所在地无锡市的市政府3月14日召集该市审计局、国资委等政府部门,举行了一此“闭门会议”,据称会议的议题上如何为打造华西村的华西集团“纾困”。

报导称,无锡市政府内部传出的一份题为《听取关于江阴华西集团流动纾困有关情况的汇报》的文件显示,这次特殊的闭门会议在江阴市政府常务会议室召开,汇报人为副市长赵强,应邀出席会议的有审计局、国资委、地方金融监管局、市国联集团、产业集团、市建发公司等单位,而当地银行等金融机构却“没有资格参与”这次会议。

据报导,华西集团近年来的债台高筑。公开的财报显示,截至2018年第3季,华西集团已负债369.3亿元,与其总资产相比,负债率高达67.4%。这些债务中,短期借款为56.6亿元,应付票据92亿元,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债28亿元,长期借款60亿元。

上述消息别陆媒披露后,迅速在微博上引发中国网民的围观,网友们纷纷留言嘲讽中共打造的“天下第一村”政治样板已经破灭。有一些网友分析认为,中共一贯“死要面子”,估计为了不出丑,正密谋动用政府的权力和财力(其实都是纳税人的钱)给华西集团输血。但这些评论不久即遭中共网管删除。

据了解,华西村始建于1961年,在前村官吴仁宝40多年的治下,以特殊的“极权主义”模式去发展经济,“70年代造田、80年代造厂、90年代造城”,至1996年让全村人住进了统一样式的“别墅”之中,被中共官媒宣传为中国最富裕的村庄。2005年吴的仁宝还作为封面人物登上美国《时代周刊》。2011年8月华西村更以100万美元买下纽约时代广场的广告播映权,大力宣传自己是“天下名村”。

然而好景不长,一度无限风光的华西村为何如今竟然沦落到将要资不抵债的境遇呢?华丽的外表背后究竟隐藏着怎样外人不得而知的秘密呢?

早在2007年,大陆自由撰稿人温克坚就已经在题为《天下第一村的秘密》一文中,揭露了村民“富有”的内幕,揭示这个标榜以“毛泽东思想”为意识形态指导、打着 “公有制”的旗号建立起来的“华西模式”,其实只是个人极权、家族控制和世袭制结合起来制造的一个“骗局”。

据文章介绍,陆媒《南都周刊》的记者2012年曾经去华西村明察暗访,发现华西村最大的特点就是坚持“公有制”,以毛泽东思想作为意识形态的标准。村民们被要求每天要唱“红歌”读“毛主席语录”,即使文革早已结束,该村还是坚持“人民公社”制度,只不过换了一个新名词,称为“共同富裕”,但实际上普通村民与村官吴仁宝家族的待遇是天壤之别。

根据复旦大学社会学系教授周怡的研究数据,吴仁宝的4个儿子可以支配资金占华西村总量的90.7% ,而普通村民仅月入千余元。而且村民和企业里的工人几乎没有节假日,周六日也要上班,只有新年两天假期,村民外出要向工厂请假。村民被集中管理,严禁与外来人接触,连出入村子都要请示。如果村民要使用自己股金中的钱,也必须向村委会提出申请,经村委会讨论通过后才能支取。村民除了有限的零花钱,其它开销都要村里批准才能拨款。一旦有村民选择离开这个村子,其一切财产都要留下,什么也不能带走。

温克坚2012年在《华西村的败像》一文中写道,华西村的经济繁荣已经不可持续,华西集团旗下诸多产业板块,原来的成长更多依靠的是“政治资源的转换”,缺乏市场竞争力。随着政治资源的耗散,随着市场竞争的加剧,华西村的这些企业便日益走向衰败。

吴仁宝的继任者、他的小儿子吴协恩以发展观光为名,斥资30亿元在华西村盖起328米摩天高楼,虽然外表壮观,但其实是一个成本黑洞,不断的侵蚀华西其它产业本来就有限的利润。事实上这栋高楼建成后却门可罗雀,每天的管理花费就成了华西村的庞大负担。

文章说,华西村更象是个人造景点,村子被围墙包起来,街道上冷冷清清,进出华西村都有门卫看守,万米长廊空空荡荡。华西村有几千居民,但是你不太可能随意碰到他们。而一旦碰到那些村民,他们显然在应对媒体和参观者方面已经“非常专业了”,你会发现村民们的回答都象“标准答案”。

有中国民众受访时表示,“华西村看着真吓人,那远景,就跟骨灰堂里摆的整整齐齐的骨灰一样慎人,远处的塔,也跟陵园里的镇邪宝塔一样阴气森森。住这种地方真的幸福?”

温克坚在文中指出,华西村的衰败已成为了社会主义和集体主义衰败的象征。文章写到,“华西村的存在,本来就是对那些尚存幻象的老旧灵魂的安慰,如今这种安慰符号也不再可靠,对未来,人们必须作出选择。”

来源新唐人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