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通过外商投资法 外商为何仍忧心忡忡(图文)

23
中共3月15日匆忙通过《外商投资法》,但外商仍担忧,这项法律只是种意图,而非一套具体的强制性法规;且即便有法,也仍可能被任意解读。(NICOLAS ASFOURI/AFP/Getty Images)

中共人大会议周五(3月15日)如预期的通过《外商投资法》,但外界认为,中共匆忙做出的让步并不足以达到美国的要求。

为期11天的第十三届中共全国人大第二次会议周五9时21分投票通过外界关注的《外商投资法》草案,该法律将于2020年1月1日实施,取代过去的三项关于股权合资企业、外商独资企业和合作企业的现行法规。

在美中两国进行贸易协商的同时,该法案的通过被视为中方的重要原则表态,涉及外商尤为担忧的议题,包括窃取知识产权、外商与中国国内企业合作的条件,以及中共当局对中国公司的不公平补贴等。

尽管中共政府超常规地快速通过法案,但外商仍戒慎恐惧。他们担忧,这项法律只是一种意图,而非一套具体的强制性法规;同时因法案本身采用的笼统与含糊措辞,商界担心,即便有法、恐仍被中共任意解读。

美国商业人士回应:不足以达标

“它试图解决一些(美中贸易谈判中)提出的问题,”律师事务所Hogan Lovells的合伙人安德鲁·麦金蒂(Andrew McGinty)周五告诉美国财经电视台CNBC,“这是朝着正确方向迈出的一步。但贸易紧张局势比这更广泛,它们是历史性的问题。”

麦金蒂表示,这只是中方的一种表态,将美方关切转化为立法,表示“我们听到你说的话”。

中国美国商会政策委员会主席莱斯特·罗斯(Lester Ross)周四在接受CNBC电话采访时表示,中共的《外商投资法》是被“仓促通过”的。

“没有为中国美国商会(以及外国企业)提供足够的公众评论时间。法律以相当笼统的格式起草。”

罗斯更提出新的担忧,《外商投资法》草案赋予了中共当局新的权力、允许其对限制中国公司的特定国家进行报复。

“法律提供了更广泛的报复,”罗斯说,他是律师事务所Wilmer Cutler Pickering Hale和Dorr的合伙人。

对瞄准中国市场的外国企业来说,中共刚刚通过的法律也许给了他们进入中国的更多动力,但罗斯补充说:“它正朝着一个好的方向发展,但还远远不够。”

新法仍涵盖48项负面清单

《外商投资法》有一份外商投资准入负面清单,列出48个不对外国投资开放的,或者在某些情况下有特别条件或许可才能开放的行业。例如,完全禁止投资渔业、基因研究、宗教教育、新闻媒体和电视广播。

石油和天然气开采、核电、航空、机场运营和公共卫生等部门中则允许部分外商投资。

不在清单内的行业,原则上是外商将获得与中国公司相同的待遇。

外界认为,中共政府是在试图对外释放信号——它也考虑外国公司的利益。但就新立法本身,就远未达到“对等”对待外国公司的地步。

CNBC报导说,《外商投资法》这样的限制条款是在强化在彼此的市场准入领域,外国公司和中国公司的不对等地位。而美国公司一直抱怨,他们在中国获得的市场准入低于中国公司在美国的市场准入。

外商仍忧心忡忡 执法问题是关键

在中共人大橡皮图章大会投票前的最后一刻,《外商投资法(草案)》的三审稿临时作出7处改动,包括政府采购从过去的产品扩大到产品以及服务、简化办事程序、追究侵犯知识产权的法律责任、调整有关商会、协会条款,要求外商组织活动规则也适用中共相关法律。

同时,新增一条保密规定,明确行政机关及其工作人员(官员)在履行职责过程中应当对获知的外国投资者、外商投资企业的商业秘密予以保密。

总部位于北京的美中贸易商业委员会副主席彭捷宁(Jacob Parker)表示,理事会对法案的新变动感到“高兴”。

但他告诫说,“执法将成为评估成功的关键指标,(美国)商界多年来一直主张中国(中共)政府对(知识产权)侵权行为进行刑事处罚,我们需要确认这一积极进展确实能达到目的。”

此外,《外商投资法》中还有一项规定要求国际公司的中国子公司,需要向中共官员报告其运作细节,可能包括与劳动关系、总体人员编制、污染记录等相关的绩效指标。

英国BBC报导说,这字面听起来不错,但是外商的要求是,需要从法律上保障上述数据不会传给他们的中国竞争对手手中。

《华尔街日报》曾报导说,中共审查外资的专家小组成员经常与中共官员以及中间人(将外国公司的专有信息传递给中国竞争对手的人)聚在一起。

甚至有美国公司表示,这些专家的工作事实上令他们成为中国竞争对手的盟友和代言人,因为在专家评估信息后不久,中国当地的竞争对手就会有类似的技术出现。

新法亦承诺,如果发现任何违法行为,可以投诉。但外界普遍认为,如果新规是通过中共法院处理,而中共法院通常只保障对中国共产党有利的结果,那么对许多外商来说,在中共法庭对中共政府提告显然不具现实操作性。

博钦律师事务所(Perkins Coie)北京办事处的合伙人詹姆斯·齐默尔曼(James Zimmerman)表示,如果外商投资法的最终版本是要求在中共法院审理这类案件,那几乎没有一家西方企业会想要走这一程序。

来源大纪元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