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退党服务中心

明白人:“纪念”“烧木炭”而死的张思德(图文)

Share on facebook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
LinkedIn
Share on google
Google+
正文
毛澤東貼身警衛張思德,在南泥灣燒鴉片時被砸死在窯洞裡,毛為此還親筆題詞悼念。那題詞就是在北京中南海南門影背上那五個大字:爲人民服務。張思德究竟何許人也?他在南泥灣幹了啥?(公有領域/大紀元合成)

以前年龄小,不懂事,人家说什么就相信什么,也不用动脑子多想。中共叫背什么书就背什么书,叫唱什么歌就唱什么歌。现在细想一下,有很多疑问都无法解答,比如说张思德“烧木炭”这件事。

官方档案显示,张思德1915年生于四川省仪陇县韩家湾。1933年参加红军,1935年到达陕北后,担任中共警卫营通讯班班长,1937年加入中共。1943年担任中共前党魁毛的警卫战士。1944年,参加大生产运动,在安塞县烧木炭,9月5日,因窑洞塌方身亡。

一、为什么毛要高调召开张的追悼会?

从张思德的履历看,并没有什么过人之处,一个普普通通的士兵,为什么要高调召开追悼会呢?尽管毛称:今后不管谁死都要给他送葬,开追悼会(毛为此写了一篇《为人民服务》),此后毛很少参加中共党徒追悼会,难道这有什么特殊原因吗?

二、“烧木炭”干什么?木炭又不值钱。战争年代,购买枪支弹药需要很多钱,这是为什么呢?

三、张思德是否真的烧了炭?烧的炭都哪去了?

八十年代后期曾有一位大学教授,专程到了延安,找到了张思德当年住的地方。经调查,得出的结论是:

1. 当地没有木柴,不可能生产“木炭”。

陕北地处黄土高原,树木极少,站在宝塔山上往下望,一片光秃秃的,见不到几颗树木。没有树木就烧不了炭,当地人煮饭烧菜用的多是草,部分柴草还得从外地担来。延安根本就急缺木柴,还生产木炭,不可能。

2. 炕床最暖和,不需要炭火,张思德没有“烧木炭”。

教授还说延安人也不需要炭火,延安降雨量少,住在干燥的窑洞里,加上炕床就足矣。不但普通人家没有炭炉,连中共高层也没有用炭炉的记录,都是烧炕,炕床是最暖的。因此该教授得出结论:当时张思德没有烧木炭。

3. 烧另外的东西,不便透露。

教授说当地的老农告诉他,当时张思德是烧另外的东西。具体是什么,这位教授表示不便透露。

4. 众多士兵忙碌,生产规模很大。

只说如果是烧炭,肯定用不了这么多人力。当时烧炭规模很大,不但众多士兵参与,连张思德这样的“毛身边的警卫”,都要抽出来日夜钻进炭窑里,可见是大规模生产。

试问他到底做了什么?

四、张思德是个制毒者(烧制鸦片)。

1. 贩毒:毛密令做贩卖鸦片生意

1941年初,中共借新四军军部奉命北上之机,挑起皖南事变,国共翻脸,国民党停止拨发经费,中共经费陷入极大困难。为了解决面临的这个难题,毛示意财政厅长南汉宸做贩卖鸦片的生意。鸦片价值特别高,小米一斗125元(法币),鸦片一两1400元,从鸦片入手解决中共的经济困难,这是毛策划已久的。

根据毛密令,南汉宸亲自带领武装缉私队到保安司令部军需处缴获“肥皂”(鸦片)十三箱。这批毒品一出售,中共财经困难一下子就解决了。

1942年2月,毛召见南汉宸。南汉宸很自负地说:“我们眼下是栈道已毁,只剩下暗渡陈仓一条小路了。不走这条小路我们就得憋死,困死,饿死,除此之外,不会有第二种结论。”

南说的“明修栈道”是指运盐。南说:“当时尽管已经想尽了一切办法,1941年财政收支还是亏空40%,现在会计手里一个钱也拿不出来。边区5万多部队,机关、学校要正常地工作学习下去,只剩下一条我们不能不走的陈仓小路。这就是种植鸦片、贩卖鸦片。”毛表示:“你的意见很好。”他拍板同意大量种植鸦片,两人畅谈了四个小时。

2. 种毒、制毒、卖毒:

中共从做贩卖鸦片生意中尝到了甜头,延安的鸦片生产也就不难想像了,由鸦片专员任弼时领导,三五九旅王震具体布署实施生产。

—-中共党内统一认识,形成决议。

共产国际联络员、《延安日记》作者彼得?费拉基米洛夫披露,毛在一次政治局会上说:“种植、加工和出售鸦片到蒋管区,毒害那里的人不是好事”,为了中共的生存顾不得那么多了。“在目前形势下,鸦片是要起打先锋的革命作用,忽视这一点就错了。”,政治局支持毛的看法,形成了一致意见。

—-统一部署,全面铺开,付诸实施。

制贩鸦片全面铺开,从此中共过上了“丰衣足食的好日子”,却毒害了不知多少国统区人民。(后期传唱的“南泥湾”那是罂粟花,没有庄稼牛羊,倒是唱出了中共当时的那份得意)

政治局任命任弼时为鸦片问题专员。随后任弼时召开会议传达政治局会议精神,在会上说,政治局讨论了经济困难问题,找出了一个相当别出心裁的办法,批准发展公营的鸦片生产与贸易。同时决定,作为紧急措施,要在一年内为中央政府所辖各省的市场(叫作对外市场)至少提供一百二十万两鸦片。鸦片的种植与加工,大部分将由部队来管。任弼时宣布中央鸦片交易的命令,把鸦片运到延安或其它特区指定地点。从那里运往中央政府所辖各省,以高价出售。中央决定成立西边财经办事处,统一领导陕甘、晋绥两区财政,任命贺龙为主任。

在这次会议后,延安地区大量生产鸦片的任务全面铺开。

边区机关所属各局、各县及下属机构部队驻军各团部承担鸦片生产任务,一时,做鸦片生意形成高潮。生产鸦片,成立销售公司,在国统区接壤地区建立商店。当时商店林立:102师后勤部有晋绥过载栈,359旅旅部有大光店,中央警卫团有民兴店,延安边区教育厅有汇兴隆店,独一旅有大成永店,延安地委有公裕栈等,竞相出售鸦片。

据《财经史料》第四册第73页记载:

1941年8月15日到11月30日,平均卖出鸦片3000斤;

1942年卖出鸦片3.12万斤;

1943年卖出鸦片3.6万斤;

1944年卖出数更大。

又据《财经史料》第6册第426—427页记载:

边区鸦片贸易收入统计:1942年139,623,000元(边币)占税收入40%;

1943年65,347,927元(券币)占税收入40.82%;

1944年135,388,778元(券币)解决财经开支26.63%;

1945年757,995,348元,解决财经开支40.07%;

出售鸦片换回法币、金银和必需品:棉花、洋纱、土布、军工器材、电讯器材、医药器材等,满足了边区各种急需。用毒品从国统区换回商品,过上了所谓“丰衣足食的日子”。

更多相关描述、记载:

1)、关于中共在延安种植鸦片并出售赚钱,塔斯社记者、莫斯科驻延安特派员彼得?弗拉基米若夫尤的《延安日记》里曾写道:

“到处在做非法的鸦片交易。例如,在茶陵,远在后方的一二零师部,拨出一间房子来加工原料,制成鸦片后就从这里运往市场……”,当彼得问及毛:“特区的农民往往由于非法买卖鸦片受到惩办,而现在甚至是共产党领导的军队与机关也在公开地生产鸦片──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时,毛没有吭声,一旁的邓发代毛回答说:“从前特区只是把盐和碱运往国统区。我们一挂挂大车满载着盐出去,带回来的钱袋却是瘪的,而且还只有一个钱袋。现在我们送出去一袋鸦片,就能够带回满满的一车钱。我们就用这些钱向国民党买武器,回头再用这些武器来收拾他们!……”

2)、一些学者还查到1945年中共冀鲁豫边区第六专区所辖淮太西县允许鸦片烟合法经营以及征收鸦片烟土税的档案:《淮太西县烟土税征收与管理暂行办法》。

3)、大陆学者张耀杰透露,据其研究中共党史的朋友告知,这些事情在中共内部文献中也有记载;但中共却欺骗了中国人民半个多世纪,把南泥湾种鸦片说成是种庄稼养牛羊,而炼鸦片的张思德则被说成是烧木炭。

4)、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后期的一份供中共高级官员看的“内部参考”中有这么一条新闻: 延安,30年代初秋的一个傍晚,红军专员任弼时和美国记者斯诺顺着延河边一同散步来到了宝塔山下,任专员摸了摸那为要显示自己党内地位而刻意蓄留的山羊胡,手指着一大片金黄待收的作物,欣慰地对斯诺说:“又是一个丰收年啊!”带着稚气的年轻的斯诺,显然还没有跟上任专员的思路。任专员继续着他的话题:“往年,我们延安苏区根据地生产出的棉花、布匹,一车车拉出去,换不到什么根据地急需的用品;近些年来,我们改为种鸦片,一车车鸦片拉出去,一车车的枪支弹药、食盐和医药等急需品满载而归,延安苏区根据地一天天地扩大着……”(据说任弼时的身体状况一直不好。1950年10月底突发脑溢血不治身亡。或许是因此伤天害理遭到的折寿报应)。

3. 张思德为制毒(烧制鸦片)而死

张思德到底是怎么死的?史料披露:烧制鸦片,烟窑坍塌时,他被活埋致死。

—有人质疑张思德烧鸦片

有人依据张思德背木炭的照片反驳这种说法,那是因为这些人不知道鸦片是可以熬制的。鸦片通常分为生鸦片和熟鸦片。熟鸦片就是生鸦片经过烧煮和发酵后,制成条状、板片状或块状,通常包装在薄布或塑料纸中。吸毒者吸食时,熟鸦片可发出强烈的香甜气味。所以,张思德在窑洞中熬制鸦片也没什么不可能的。

—-为何选警卫团?

中共自然也认识到了烧制鸦片的名声确实不好,因此参与者必须是信得过之人,即既要能保密,又要保证参与这项工作的人不会中饱私囊。而“党性强”、“纪律性强”的中央警卫团战士是首选。据说,除了张思德,中央警卫团很多干部、士兵都轮流参加过加工烟土的工作。

五、张的可悲,毛的无耻。

张思德为了这罪恶的鸦片,遭恶报失去了年轻的生命,年仅29岁。就像大毒枭手下员工死了,影响财路,能不伤心吗?1944年9月8日,毛为“毒品加工者”举行葬礼,发表了欺骗演说:

—“加工毒品”是“烧木炭”的;“大烟土”像木炭,毛的诡辩和骗术使无数人中招。

—为加工毒品而死,会“比泰山还重”。其实那是鼓动活着的涉毒同伙“别怕死,继续干!”。

—加工毒品“是为人民的利益”,内部会议说毒品害人。表里不一,嘴翻舌掉,真是厚颜无耻。竟然耍弄全国人向“制毒者”学习半个多世纪。

年产毒品三万多斤啊?!为了中共的利益不择手段,毒害世人,罪孽深重,真是比泰山还要重。“塔利班”恐怖组织、“金三角”大毒枭都望尘莫及。

这下我们清楚的意识到:中共党魁都在带头撒谎、欺骗,俗话说“上梁不正下梁歪”,下边人不跟着学啊,所以,建政后的很多造假也就不足为奇了。所有塑造的”典型”、所谓“英雄人物”都是假的。

那些还被蒙在鼓里的人,不知要被欺骗、毒害到哪一天。“兼听则明 偏听则暗”,只要多增加信息来源渠道,用心去辨别,就不会被中共迷惑。

欺骗的目的是利用,真心希望被骗民众早点醒悟,退出中共邪党及其相关组织,远离邪恶,不能再被其利用了。

注:(文中第四部分大量引用了:中共机密档案中的历史真相之二【秘档】南泥湾“大生产运动”种植罂粟 ,在此对作者王世三表示感谢)

Share on facebook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
LinkedIn
Share on google
Google+

在线办理中英文「退党证书」

为全球华人提供在线办理退出中共党(团、队)证书。

在线办理

相关文章

《九评共产党》

此书是在人类近、现代历史上,第一次能够真正意义上精确、全面剖析中共邪恶本质的一本“奇书”。自2004年出版以来,全球华人如遇珍宝、相互传看,并由此引发了“三退” 精神觉醒运动,为迎来一个没有中共邪党的未来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了解更多

《解体党文化》

落叶归根,中国人对自己根的寻求和渴望从未停止过。近几年海外流传着一句话,“要做中华儿女,不做马列子孙”,让无数海外游子燃烧起对自己民族的强烈的归属感。对党文化进行清醒的反思和抛弃,驱除马列毒瘤,解体党文化,回归中华民族正统文化,恢复民族的神韵,此其时也。

了解更多

《魔鬼在统治着我们的世界》

共产主义的本质到底是什么?它的终极目的又是什么?共产主义为什么似乎处处与人类为敌?人类的出路在哪里?

了解更多

推荐文章

退党服务

三退保平安​

到「大纪元退党网站」声明退出党、团、队。

退党证书办理

在线办理电子「退党证书」,快捷、方便。

证书查询验证

在线查询「退党证书」信息,并验证真伪。

证书信息变更

在线提交「退党证书」信息变更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