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退声明传心声(上)(图文)

97

“如果民不聊生无法让我们动容,如果邪恶无法让我们清醒,如果正义已经远离我们而去,那我们存在的意义何在。本人声明退出共产党及其相关组织,远离邪恶,为生命迎来新的希望。”这是化名为“赤乌鹏”的大陆民众今年1月10日在大纪元网站上发表的三退声明。世人在觉醒,时至今日,已有3.28亿人在大纪元网站上声明退出中共党团队组织,他们在三退时的留言颇耐人寻味。

一名化名为“学历”的警察在今年1月8日的声明中称:“我是派出所的员警,开始的时候也跟着迫害过法轮功学员,可是后来我看到对法轮功学员不讲法律,而且是极其残忍的对待他们,我真看不下去,却又无能为力。我就泡病号不去上班,后来干脆就办了病退。今天听了大法弟子给我讲了大法真相,我彻底明白了。是江泽民魔头和邪党干的这场泯灭人性的大恶事,原来中共邪党的根就是魔鬼撒旦,反天反地反神佛反人性。中国人都被邪党给欺骗了,我坚决退出邪党的党、团、队一切邪恶组织。”

来自黑龙江省佳木斯市的张晓梅也是一名员警,她在去年11月11日的三退声明中称:“我接触过几个法轮功学员,个个都那么善良;而我接触的领导和政府官员都那么唯利是图。现在扫黑,是共产恶党的流氓文化,把好人培养坏了,把坏人培养的更坏了。不是政匪一家、警匪一家,哪有黑恶势力!中共恶党就是最大的黑恶势力。迫害好人的一定是邪恶的。所以,中共恶党不除,人民不会安居乐业。我退出邪恶中共党、团、队组织。”

去年10月10日,来自北京的景才俊在声明中说:“我曾在中共野战部队服役。在1999年,部队要求我们参加抹黑法轮功的培训教育,以法轮功为敌人进行作战训练。我家族祖辈的家产、田地等私人财产在1949年的时候都被中共剥夺。我家族有四十多人,受到中共的打压。从那时起,升学、提干、当兵等等在当时的好事,都与我家族的人无关。我了解中共杀人的历史,了解中共栽赃法轮功的事。我要退出自己曾经加入中共的少先队、共青团邪恶组织。”

来自南京的禾苗在去年10月7日的声明中说:“今天我与单位70足岁的同事打乒乓,看到她矫健的身手,和善的态度,白里透红的肤色,感叹不已。我们都知道她已修炼法轮功22年,这么多年从未报过医药费。她虽然因传播法轮功资料曾被拘留过,但从未放弃。在打球休息的时间她给我讲了很多,并列举了本单位很多明真相者得福报的事例,这些活生生的例子就发生在我身边,很有说服力,她还给我讲了贵州的藏字石以及三退的意义。在此,我声明自愿退出曾加入过的少先队和共青团组织,跟共产邪党划清界限,以保平安。”

很多民众被法轮功学员的无私与慈悲所感动。去年8月3日,化名“天地良心”的人士说:“我是一名在全国发行的某杂志社的领导,在周末出差的旅途中有幸听到三退保平安的事,这个事太好了,我很佩服法轮功学员,敢于坚守自己的信仰‘真善忍’,敢于对中共邪党的邪恶说不,这是很了不起的,眼下在中国大陆,出现的信仰缺失、道德观麻木的问题是很可怕的,让人看不到中华民族的未来和希望,我感觉三退是很伟大的一件事情,我很支持,虽然我没有勇气象法轮功学员那样去做,但是我很赞同,恢复中华民族的传统文化和美德,抛弃中共邪党的无神论,这是对的,在此我声明,退出中共邪党。”

来自黑龙江省佳木斯市的郑彩莲在今年1月3日的声明中称:“今天一位法轮功学员对我说,法轮功祛病健身有奇效。我说你不怕危险吗?他说我不怕,法轮功救了我的命,我希望炎黄子孙都能幸福安康。他深深的感动了我。突然我明白一个道理:自己好,希望别人也好的人,是大法弟子的慈悲与善良;自己好,不希望别人好的是中共恶党的歹毒与邪恶。比如,中共恶党的官员希望自己有钱,而不希望别人有钱。所以贪官遍地,到处搜刮民财;再比如:恶党的官员希望自己健康,而不希望别人健康,所以贪官吃特供,而百姓吃的食品,不但农药、化肥超标,还有生长激素、避孕药、防腐剂、玉米香精、膨大剂等有毒有害及致癌物。我是佛教信徒,我感悟到,中共恶党破坏传统文化,灌输无神论邪说,是断炎黄子孙的慧命;有毒食品的泛滥是断炎黄子孙的生命。这是从精神到肉体灭我中华。用心歹毒,邪恶至极。我郑重声明退出邪恶的中共党、团、队组织。”

来自黑龙江省佳木斯市殷敬莲在3月17日的声明中称:“我是市人社局的干部,二十多年前,我局有一位同事因患肝癌没上班,后来修炼了法轮功。五月节局里每人分十斤鸡蛋,最后只剩五斤鸡蛋,办公室给这位炼法轮功的同事送去五斤鸡蛋和五斤鸡蛋钱,这位同事说我就这五斤鸡蛋的缘份,没留五斤鸡蛋钱。一年多他也没报销一分钱医药费(给医保局省很多医药费),局领导研究决定给他五万元现金让他看病用。他说修炼法轮功身体挺好的,不能收这钱。这两件事我们非常感动,一个人人向钱看的拜金时代,修炼法轮功的人竟然如此高尚,如此善良!当今社会贪官污吏比比皆是,这中共恶党不惩恶扬善,却迫害修炼法轮功的好人,真是邪恶至极!作为中共的一员是我的耻辱,我声明退出中共恶党的党团队组织!”

声明三退的陈军称:“我退休前是一名基层党委的专职副书记,虽然我也不信共产党的那一套,但是很多事情身不由己,但是没有参与过迫害法轮功。我的表弟和他太太都是法轮功学员,他们都是名牌大学毕业,曾经有令人羡慕的工作,后来因为炼法轮功被迫害。”

2018年12月26日,来自黑龙江省佳木斯市典志莲留言:“我是小企业主,深受中共贪污腐败之苦。今年区税务局某局长孩子结婚大操大办。局长在饭店门口收钱,背个大包装满满的钱,还不止一次。中央说反腐,只是为了维护腐败的政治体制。现在的官员已经无官不贪、无官不腐。子曰:苛政猛如虎,现在是暴政猛如虎。我企业有个法轮功学员是企业最好的员工,却屡遭迫害。穷凶极恶迫害好人的恶党暴政,扼杀了中国人的善良;也扼杀了中国人勤劳创业的热情。中共暴政是中华民族的悲哀;也是世界文明的悲哀。我真心退出邪恶的中共党、团、队组织!”

(待续)

来源明慧网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