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编第三章 “两奸两假”登台后的中共(十一)

229

第十三节  以德治国而越治越腐的中共江总书记

虽然人人都知道,中共历来的总书记没有一个有好下场,但仍有芸芸众生对该职司垂涎欲滴、趋之若鹜。因何?因能比其他的官员更有条件腐败百倍千倍万倍。

江泽民在位上时,教导他的亲属亲信必须“闷声大发财”——发财不能招摇。但在“发财”之外的另一面,则可以任其小丑一样的尽情表露。

关于“腐败的总书记”这个命题,纽约《大纪元》编写的《江泽民其人》已将其论证得淋漓尽致。本正史将从另一个角度来论述他的腐败。

闷声大发财的总书记

早在二零零三年五月,就有海外媒体报道说,江泽民在瑞士银行有三亿五千万美金的秘密账号;江还在印度尼西亚的峇里岛有一栋豪宅,是由中共前外长唐家璇于上世纪九十年代花一千万美元替江购买的。

国际结算银行二零零二年十二月发现一笔二十多亿美金的巨额中国外流资金无人认领。因贪污罪而被判死缓的中国银行香港总裁刘金宝在狱中检举,这笔钱是江泽民在中共十六大前夕,为自己准备后路而转移出去的(刘金宝曾担任中国银行上海分行行长)。

被判处死缓的中国银行香港总裁刘金宝(左)在狱中检举,江泽民在共党十六大之前,转移出二十多亿美元。曾任中共党国外交部长的唐家璇(右)替江泽民在印尼的峇里岛上购买一幢豪宅。

身为总书记,不便亲自出面掳略百姓、鱼肉乡民。但凭借他的身份,凭借着他的纵容、包庇,其七姑爹八姨妈们可以不费吹灰之力就能腰缠万贯是轻而易举的小伎俩,江本人也就神不知鬼不觉的把暗中到手的二十二亿美元存入加勒比银行。
江泽民在远华案中扮演了极不光彩的角色。厦门远华集团董事长赖昌星从事走私活动,五年里,走私货物总值人民币五百三十亿元,偷逃税额人民币三百亿元,成为中共得权后最大的走私案。当时的党国总理朱镕基表示:“不管清查到谁,都要一查到底,绝对不讲情面”。江泽民也假意表示“不论是谁,都决不手软”。不久,专案组发现案件跟江泽民身边的红人贾廷安、贾庆林有密切关联,江泽民的立场立即发生改变。 到了二零零零年,纪检、监察、海关、公安、检察、法院、金融、税务等部门协同办案,案情被基本查清。

江泽民在远华案中扮演不光彩角色。图左为赖昌星被从加拿大遣返回国后在机场被逮捕。 江泽民急于处决远华案中的关键人物灭口。 案中的党国公安部副部长李纪周被判死刑(右)。

二零零一年,各级法院已对此案涉及的一百六十七起案件做出判决,涉及被告人二百六十九人。但在还没有结案时,就已有几人被判处并执行了死刑,其中包括中国工商银行厦门市分行原行长叶季谌、厦门海关东渡办事处船管科原科长吴宇波,还有王金挺、接培功、黄山鹰、庄铭田、李宝民和李士专等人,以致远华案成为结不了的悬案。

二零零一年二月二十三日,在案底尚未彻查之前,为了灭口,厦门特大走私案首批案件中被判处死刑的王金挺(图中)等七名被告人分别在厦门、福州、泉州三地被执行死刑。

国务院审计署向中共中央政治局、人大常委会披露:一九九三年,福建省委决定投资二十亿元建设福州长乐国际机场,三年后,已超支十二亿元,据查,其中十二亿八千万元,被福建省委、省政府挪用侵吞,大多消耗下落不明;部分侵吞的资金,是兴建和购买了五百七十多幢豪华别墅,分布在福州,厦门,珠海、大连、青岛、无锡、杭州、北京等地,被二百三十多名高官匿名侵吞。而该时段正值贾庆林在福建省长、省委书记任内,

江泽民在审阅此报告后批示:“类似长乐机场情况,比较普遍,问题出在管理上。”之后便退回给国务院了。

如江泽民与此毫无瓜葛,他完全可以以该案作为他“铁面反腐”“伟大业绩”的正面教材了。江对异姓兄弟照顾如是,更不用说他自己的子孙了—-子孙贪来的钱也就是总书记他自己的钱。

号称“中国第一贪”的江绵恒是他的长子。

江泽民手握党政军大权后,让江绵恒赶快回国“闷声大发财”。于是江绵恒带着美国藉的儿子回来了,安排他在在中科院上海冶金研究所担任所长。

一九九四年,江绵恒用数百万人民币的“贷款”买下上海市经委价值上亿元的上海联合投资公司而开始他的电信国王生涯。表面上“上联”是国企,实际江绵恒的私产。至二零零一年上联和上联控股的公司已有十余家,如上海信息网络、上海有线网络、中国网通等。业务相当广泛,如电缆、电子出版、光碟生产、电子商务的全宽频网络等。后又当了新成立的上海科技大学校长。

一九九九年十二月,江绵恒的其父被江泽民任命为中国科学院副院长,挤进了“党和国家领导人的行列”。

江绵恒又把网通三次整合后又统统撤销,把官产掏空了化为己有,让买“网通”股票的人当冤大头。

二零零零年九月,江绵恒和台商王永庆的儿子合搞宏力微电子公司,总投资六十四亿美元全是江绵恒从银行“贷款”来的。

上海大地产商周正毅因逃税、操纵股票和不法贷款导致中银香港分行总裁刘金宝被撤职。此案被称为中共国“最大的金融诈骗疑案”,调查结果直指江绵恒。在调查周正毅官商勾结圈地问题时,调查人员在普陀区发现江绵恒和普陀区政府也以周正毅在静安区东八块的手法免费圈了一大块地。

中国第一贪江绵恒(中)及其父亲江泽民(左)和儿子、博裕资本有限公司首任董事江志成。

江绵康是江的次子。上海帮安排周正毅以自己的名义拿下“东八块”土地到香港圈钱,江绵恒以上海联合投资有限公司名义取得一块,江绵康以上海市政府建设委员会名义占有一块。

左图为位於上海静安区“东八块”地块东北角的新闸路成都北路口。 二零零二年五月 ,市政府将这片土地分割为八块,以免土地出让金的模式,与“上海首富”周正毅签订了八块国有土地的八个出让合同。在这非法贷款和侵吞的上海八块土地中,时任中共上海党部书记的陈良宇和党国上海市市长韩正直接插手,周本人拿走两块,另两块归于黄菊亲属等上海高官之手,再余两块则由江泽民两个儿子收入囊中──时任中科院上海分院院长的江绵恒,以该院旗下公司的名义拿走一块;时任上海市建委巡视员的江绵康,以上海市建委旗下的地产集团名义拿走一块。东八块被强迁户九十二岁的老知识分子、孤老林老伯,在强迁房内吃安眠药自杀,送华东医院急救(右)。

上海静安区东八块强迁户沈玉青(左)。上海“东八块”十八勇士成功挺进人民大会堂被拘留(右)。

上海市民李彩娣(左)在二零零八年四月三日北奥会前夕,收到静安区房地局送来《强迁听证意的见书》和四月十四日收到的《房屋拆迁行政强制执行通知书》。在这两份“书”上可以看出,江泽民父子、陈良宇和韩正治理下的市府、区府、人大、政协、公安、房地局共同参与,官匪勾结、警匪一家,各路党国人马沆瀣一气,为开发商大开绿灯。冤民给中共上海市委书记习近平、中央总书记胡锦涛的维权书的最后说:“如果失去您们的关注,我们极有可能像维权人士陈小明、段惠民、杜荣林、戴荣、周大烨 ……一样,成为上海帮政府手中随时可以揿死的一只只蚂蚁。 请救救受尽苦难的上海冤民! ”

德国西门子公司在中国约90%的业务是通过第三方(主要是江绵康)执行的。西门子在激烈的外商订单争夺战中,因为江绵康的关系拿到地铁列车订单。此后,江绵康的“收费”行情上涨。此后,在美国和德国法院的压力下,西门子已经向中方提交了一份受贿赂人员的名单,因这份名单太敏感,中共政治局常委李长春亲自下令不得报导西门子行贿案的中方人员。

一九九零年代中期至二零零七年,西門子一些子公司以支付回扣等賄賂方式贏取項目竞标。在美国和德国法院的压力下,西門子已向中方提交了一份受賄賂人員的名單,因这份名單太敏感,中共政治局常委李長春亲自下令媒体不得报道西門子行賄案的中方人員(左)。美国司法部和证券交易委员会就西门子美德两国贿赂丑闻官司召开新闻发布会 (右)。

江志成是江泽民的长孙。二零一零年,博裕资本有限公司在香港注册,江志成任首任董事。之后,公司改名为博裕投资顾问有限公司,在短短一年半时间内,成功拿下两笔大生意,包括阿里巴巴和信达国际控股的上市。所有其他中国投资公司,没有一家能在如此短时间内,吃下如此大的两笔生意。报道称江志成“显示了强大的政商能力”。

二零一一年初,江志成的博裕投资购得上海及北京国际机场的日上免税行,引起旁人怀疑,因为免税商店在中国一直为国营所垄断,直到一九九九年浦东国际机场的免税商店对外开放。但那是江泽民的远房亲戚、美籍华人江世乾“赢得”的投标。该免税行,在之后的十年间,年收入超过十亿美元、排名仅次于中国免税公司的超级免税连锁店。

妻妾成群的总书记

江泽民“接见”军队代表,让穿着格子外衣而与画面格格不入的陈至立(前排右二)夹在其间。

最近的二十多年,中共的官场出现了一个怪现象:凡是查出的贪官,十之八、九有“情妇”。此源盖出于他们的总书记江泽民——不正的上梁。

江泽民的四大相好

陈至立。陈和江保有几十年的交情,但她与江的关系与别的女人不同。她只能算作江的政治情妇。她与江至死不渝的是:凡是江要迫害的,陈变本加厉去执行;凡是江所喜好的,陈费尽心机去逢迎。

宋祖英。在江泽民的情妇中,宋祖英是最受关注的一个。此人是湘西苗家女,被人相中上了中央民族学院音乐舞蹈系。因一九九一年在央视春晚上的一曲《小背篓》而被比其小四十岁的江泽民看上而调往海政歌舞团随后成为少校文艺官。一次演出完后,江在与宋握手时偷偷递给宋一张小纸条。上写“以后有事找大哥(江泽民自称),大哥可以帮助你解决任何事情。此后,宋在央视的演出有了特权,唱什么歌,一切由她自己决定,任何导演乃至中宣部均不得过问。江还要求央视在转播时,不许把镜头转向台下的人。

二零零二年夏,宋去四川举办专场演出。江泽民授意四川省委书记周永康给宋以副总理级警卫待遇。这次宋所唱的歌曲中,有一首《龙船调》,唱词中夹有对白:“小妹子要过河,哪个来背我哟?”台下几万名观众竟齐声应答:“江哥哥来背你哟!”使宋祖英下不来台。事后江泽民命令彻查观众,但江预先规定镜头不许对准观众,因得不到任何线索而作罢。

国家大剧院是江送给宋祖英的定情物。大剧院的建设虽早有谋划,但直到此时才正式动工。大剧院主体工程总投资二十六亿八千八百万元,外围工程由北京市投资八亿多元,建设工期四年,建成后正式营业尚需开办费三亿元。有人算了一笔账,称该剧院中的每一个座位是七十八万元,还不包括日后的维修、维持费用。大剧院整个项目共需资金三十八亿元,差不多是过去十五年希望工程累计接受海内外捐款总和的两倍。此款项足以资助五百万贫困学生免于失学的痛苦。所以,北京人会称该大剧院为“国家大妓院”。

李瑞英。李毕业于北京广播学院,一九八六年调入央视主持《新闻联播》节目,成为“国脸”。是江泽民在与宋祖英深入认识之前的情人。二零一四年五月,在十八大后反腐风暴中与另一个人一起退下。有一次采访江泽民的画面在央视的新闻联播中播出,观众认为李不是在采访,更像在撒娇。

黄丽满。八十年代初,江泽民被任命为电子工业部部长,黄正任职于该部办公厅。从此,黄更打扮得花枝招展,正与天生好色的江臭味相投。江在赴任上海市长前夕,把黄提为电子工业部办公厅副厅长。江一到上海,就在江、黄两之间装上了京沪专线电话。“六四”后,黄去深圳任职,更是如鱼得水、呼风唤雨。她自己是江的“裙带”,而她的姐妹、妹夫也先后成了她的“裙带”,一个个都发了大财。后来黄又仗着江势,跃升为广东省委副书记。

“寡人好色”—— 在必须戒淫欲的佛门胜地,江泽民也不忘美女陪伴(武汉归元寺前)

 

“寡人好色”——在又一个“庄严”的地方(全国御用代表大会司令台上)

实际上,江泽民自己也搞不清楚自己到底有多少姘妇。嫖妓是他的劣根性使然,只是到了总书记这个位子上,更加游刃有余而已。早在留学苏联时就勾搭异国情妇克拉娃;江在当电子工业部部长时,第一次出国就在拉斯维加斯嫖妓。江泽民如此淫乱,甚至到底有几个孩子也很难说清。

喜欢题词著书立说的总书记

江泽民的毛笔字真的不怎么样。当时上海人给他的字形象地起名为“蟹爬字”,但爱出风头的他却到处“题词”。

据原山东大学教授孙文广说,江泽民的题词数远远超过他的“伟大导师”毛泽东二十七年的“业绩”。这还不包括他在上海市市长任内有趋炎附势者托人请其题写的“墨宝”,如上海豫园的“上海旅游用品商店”之类,上海的“曹杨二中”还把这四个字装饰在教学大楼五楼的顶上,路人目睹之必以侧目作评论。孙教授将 《google》上“国家领导人的‘题词’”条目(二零零三年九月十八日统计)罗列如下:

江泽民三万三千八百条; 毛泽东二万二千八百条;邓小平一万九千四百条;李鹏一万一千八百条;胡耀邦一千九百一十 条;赵紫阳八百六十 条;朱镕基七百六十九条;
华国锋七百零七条。

中共中央为了应付处理日益增多的题词要求,还特别在中共中央办公厅下设置了一个“题字处”,有专职干部接待,该干部定为正处级。

江泽民的题词遍布全国各地,各行各业。既有清华、北大的题词,也有中学校庆的题词;既有“中华世纪坛”的大型题词,也有方寸大小邮票上题词。到公司、到工厂、到学校、到名胜古迹都要题词:“丽江古城”、“办好联通公司”、“上海防火委员会”、 “济南市公安局交警支队”、“郑州老科协”、“保护母亲河”、“大福人家”、“盐官观潮”、“节约能源”、“南京东路步行街”、“药材之乡”、“海上名园”、“辞海”、“二十四史全译”。二零一二年,新的中央刚发布“习八条”(其中一条是“除中央统一安排外,个人不公开出版著作、讲话单行本、不发贺信、贺电、不题词、题字)的规定,江泽民就在十二月二十二日至二十八日的六天之内,连续四次题词:二十二日“发诗作序”、二十四日为《黄菊》题写书名、二十五日为南京四桥通车题词、二十八日,“批示”《江泽民与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提出–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二十年回顾》一书出版发行,公然对抗习八条。

 

江泽民蟹爬字展示

又要考虑勾心斗角的政治阴谋、又要应付成群的妻妾、又要闷声大发财、又要忙于题词的总书记,是不可能还有闲暇“为人民服务”的。

孔繁森纪念馆的江泽民题词被撤(左)。上海空军政治学院也叫南京政治学院上海分院,是共军总政治部所属的军事院校。墙上的题词是江泽民于上台不久所提出的部队建设的“五句话”。四名工人正在清除学院大楼外墙上江泽民对军队的这五句话。一位工人正准备清除落款人的最后两个字(右)。

有诗人曾经这样说:“有的人把名字刻在石头上,谁知名字比尸首烂得更早。”江泽民还不是尸首时,题词早已在逐个的烂了。

“ 东海计算机制造公司”题词下的落款“江泽民”三个字,早在本世纪初就被集装箱车给撞烂了,胆大的厂党委不但不追究,还任让过路人照相留念。山东大学“百年校庆”,江的手迹被制成了一个四米高的牌牌,但江泽刚从国家主席位下上下台不到半年,牌牌就无影无踪。刘公岛轮渡码头上的“中日甲午战争纪念馆”因是对先烈的亵渎,有关部门在重修时把码头悄悄地移了位,游客再也看不到了。江泽民在吉林的题词曾被抹漆,在井冈山的题词有错字,中共军委八一大楼东门前题写的五句话也被剷除。

井冈山干部管理学院的“岗”是别字,题词时在场的井冈山干部没有一个给指出来,任其出丑。现在终于被铲除了(左)。由江泽民爬写的“中共中央党校”的勒石从校外搬到了校内(右)。

福建厦门集美大桥上江泽民题词的大理石碑断成两截(左)。共军三零一医院的招牌上“江泽民”三字在二零一七年年底北京清查“低端人口”和“天际线”运动时被拆。这是当年神气活现时的江泽民在为该医院“题词”,两趋炎附势的叭儿狗侍奉两侧(右)。

至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五日,江泽民题词的相关新闻高达九十六万八千条,题字一百一十三万条。仅以每次题字索取一万人民币计算,江泽民题字稿费就有一百多亿人民币即近二十亿美元。

江泽民不但用题词的声势,用电视的频频出镜,用宣传工具来歌功颂德、封锁批评言论、制造个人崇拜,还让手下人帮他写书。除了中文书,还有外文书,如《论中国信息技术产业发展》和《中国能源问题研究》,这两本书英文版于二零零九年十月在德国法兰克福国际书展举行全球首发式。
《求是》理论网披露,二零一二年三月二十一日,在《江泽民论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一文里附有“江泽民著作目录”(一九八六年至二零一二年),有长长一大串,但都是江泽民剽窃而来的。

江泽民买通了一个美国人给他写了本叫做《他改变了中国》的传记,书名相当的形象—-他的确改变了中共党国,把中共进一步拖向了不归路。

胡长清题词

江西省长胡长清在被枪毙前,“东也胡,西也胡,洪城(南昌)上下古月胡;南长清,北长清,大街小巷胡长清。”落马后,南昌大街小巷铲字忙。爱题字的王立军也是如此。

喜怒无常和善于作秀献丑的总书记

美国前第一夫人希拉里曾经回忆道:“提到西藏的问题时江暴怒地拍起了桌子,粗鲁而无礼。”(按:比当年中共用来反修宣传的“赫鲁晓夫在联合国脱下皮鞋拍桌子”还厉害)。

美国国务卿奥尔布莱特描述:“江像只笑面猫,动不动就对人露出牙齿,江喜欢卖弄,谈话中不时夹杂半生不熟的英文,把美方的翻译弄得大皱眉头。”(注:笑面猫,英文 smilecat ,一种黑发红眸、只有一只左眼的猫)。

江泽民几乎把每一次出访都变成了文艺演出和作秀,国际社会称其为“江戏子”。

一九九六年六月,在西班牙检阅三军仪仗队时,江泽民当着西班牙国王卡洛斯的面,公然拿起梳子梳发。次日,西班牙第一大报《国家日报》和其它许多报纸均以头版头条刊出新闻图片“卡洛斯国王看江泽民梳头”。很快,全球多家报纸转载。

一九九六年出访菲律宾时,江在菲律宾总统拉莫斯举行的宴会上,江泽民即兴演唱了一曲猫王的《温柔地爱我》。

一九九九年十月二十四日,江泽民在法国参观一座博物馆时,乘法国总统希拉克不备,拉起希拉克夫人贝娜黛特的手就跳起华尔兹舞来。

同年,江去冰岛时,在国宴上吃到半截,竟突然站起来高歌一曲。江的夫人王冶坪当时的面部表情十分尴尬,整个情景被冰岛最大的日报以大幅彩色照片详细报导。

江访问俄罗斯坚持用俄语在该国国会发表演讲,在长达两小时照本宣科的演讲中,该国会议员们和各部部长如坐针毡纷纷交头接耳,有人直瞪着眼喊道,上帝啊它究竟在咕噜些什么?演讲结束后,一位议员如释重负,“谢天谢地,它终于完了”。

在安卡拉土耳其总统准备颁发一枚倍受争议的勋章,该总统才打开盒子,还没来得及依惯例亲自为江披挂,迫不及待的江就抢步上前自己动手,取出盒中的勋章授带,往自己的脖子上一套,然后转身面对镜头喜形于色,在场人士一片哗然。

二零零零年二月二十一日,在中国的人民大会堂设宴欢迎美国总统布什时,江泽民当着在场百余名嘉宾高歌一曲《我的太阳》,布希马上鼓掌,并半开玩笑地请国务卿鲍尔唱一首小夜曲,鲍尔礼貌地微笑拒绝。

江泽民在外交舞台上的种种丑态,不仅成为国际笑柄,而且丢尽了中国人的脸面,既让中国人十分厌恶,又让中共和中共现领导人倍感难堪。

为防止有人突然从下水道钻出提他的脑袋,江泽民在访问德国前,要求德方把沿途窨井盖全部焊死(左)。江泽民对克林顿谦卑的姿态犹如他当年对赵紫阳“王莽未篡”时的姿势(右)。

江泽民不分场合,喜欢到处亲自梳头。一九九六年六月 下旬,江泽民访问西班牙,竟然在“检阅”三军仪仗隊队的庄严时刻“突然拿出一把梳子,在国王面前梳理头发”。

在外交场合,江泽民一有机会就与女人亲热。

江泽民把晚期血吸虫病人般大的肚子氽在约旦死海的水面上(左)。杵在北戴河(右)。

一九九九年三月,江在奥地利总统克莱斯蒂尔的陪同下到莫扎特故乡萨尔斯堡参观时献丑钢琴半曲。

江泽民在国外出尽洋相

中共国的最高荣誉是从总书记到地方上大大小小的党委(支部)书记。但“书记(secretary)”在英语里与“秘书(secretare)”几乎等同。在哈佛大学“演讲”开场之前,江泽民问主办人“书记来了没有”(他以为人家也象中共一样,另设党务系统凌驾在各行政机关之上),对方大为震惊:“中共的确人人平等,连秘书也不忘请到”。

丑态百出的大阅兵

一九八四年,邓小平为了显示自己业已巩固的霸权地位,搞了个“国庆大阅兵”,神气活现了一时。江泽民效颦邓小平,也用民脂民膏,在一九九九年十月一日快活了一阵子。过了十年,小媳妇胡锦涛也阅了一次兵。

阅兵的目的,人心都明。

中国江泽民检阅女民兵
法西斯德国希特勒阅兵
法西斯意大利墨索里尼阅兵
法西斯西班牙佛朗哥阅兵
日本安倍阅兵
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大阅兵

附录   “上有所好,下必效之”

古书记载,晋文公好士之恶衣,故文公之臣皆牂羊之裘,韦以带剑;楚灵王好士细腰,故灵王之臣皆以一饭为节,胁息然后带;越王勾践好士之勇,和合之焚舟失火,王亲自鼓其士而进之。士闻鼓音,破碎乱行,蹈火而死者左右百人有余。

因为有了上级的阅兵,于是,全国各地纷纷仿效,目的是能听到很辛苦的学生对不辛苦的他喊一声“首长辛苦啦!”

河北科技学院千名新生列队接受董事长周虎振的检阅。周董没有红旗防弹车,搞了一部皮卡,嘴里也喊着“同志们好”一路驰来。

河北科技学院千名新生列队接受董事长周虎振的检阅(左)。安徽新华学院党委书记也很神气(右)。

安徽新华学院举行过规模更浩大的“阅兵式”,院长石秀和乘一辆黑色奥迪敞篷车,对着六千余名学子频频挥手并嚎叫“同志们辛苦了”,”同志们”马上答以“首长辛苦了”。

某地法院,八百法警戎装正步、“警花”一列怒放。因法院既无防弹车,又无皮卡,将数十辆囚车列成方阵,院长们登上吉普改装的检阅车“大招手”。“同志们辛苦了”和“首长辛苦了”的吼声照样响彻云霄。

中原某市云集了一千六百名警察和巡防队员。市委书记“微笑着向十个方队挥手致意”,“同志们好”、“同志们辛苦了”以及“为人民服务”、“首长辛苦了”的吼声响彻天空。耗资五十万,排练六个月。

某地法院,八百法警戎装正步、“警花”一列怒放(左)。上海城管大阅什么(右)。

  “阅兵”新闻不断涌现,有检阅“城管方阵”的,有检阅“装备齐全”的治安大队的,还有公司检阅“新招的收费员队伍”的。都是“挥手致意”,都是“登上检阅车”,也都是“同志们辛苦了”,挥手者说“这感觉真好”。

黑社会也搞“大阅兵”。重庆庆隆南山高尔夫项目建设现场,“黑老大” 彭治民检阅了头戴钢盔、身穿迷彩服、脚蹬高帮马靴、腰间还别着对讲机和电警棍的保安。保安齐刷刷地敬过军礼后就大喊“彭总好! ”彭回答“同志们好!”走了几步,彭说了句:“同志们辛苦了!”保安们又齐声喊:“ 为彭总服务!”

正步(鹅步、踢步)起源于普鲁士(上左),不久传入俄国(上右)。苏联继承并“发扬光大”(下左)。中国继承并由刘伯承定型。世界历史进入了二十世纪后半叶,正步主要流行于专制国家如朝鲜、越南和古巴等国。西方国家没有正步。美国士兵说:“希特勒走正步,被我们打败了。我们何必走正步?”目前香港仍保持英式传统,童军拒绝北京中央政府要他们在检阅时走正步(下右)。

江泽民仰天短啸,自知气数已尽。

全球起诉和举报国贼江泽民

二零零二年十月,在江泽民访问芝加哥期间,法轮功学员成功地完成了递送传票的程序,把江泽民告上了美国法庭。芝加哥诉江案是一个具有里程碑意义的起诉案。在案件上诉到美国各级法院的过程中,全世界都知道了江泽民对法轮功所发动的群体灭绝和酷刑迫害。

同时这起诉江案还掀起了全球起诉江泽民的连锁反应。控告江泽民的诉讼案在世界各地此起彼伏,世界各国的三十多名律师一起起诉江泽民。这么多的律师共同起诉同一个人,这在世界的历史上、在法律史上还没有过先例。

中共国的最高法院和最高检察院许诺,从二零零五年五月一日起,会坚决做到:“有案必立,有诉必应。”为了在更大的范围里揭露江泽民的残暴野蛮统治并检验中共承诺的真实性,以法轮功修炼者为代表的全球华人掀起了“ 诉江”大潮。

大陆各地区有关部门在中共最高检察院要求下,已经开始调查控告人和诉状具体情况,核实控告状信息,为“立案”准备。

二零零零年八月 ,香港居民朱柯明、北京居民王杰在北京向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检察院寄出申诉状,控诉江泽民、罗干、曾庆红非法取缔和镇压法轮功。这是第一起诉江案。此诉状经挂号信寄达高检后,被告江泽民、罗干亲自下令逮捕原告。两名原告在诉状递交两周后在北京被捕,其中王杰已于第二年年被迫害致死。

全球起诉江泽民

为了在更大的范围里揭露江泽民的残暴野蛮统治并检验中共承诺的真实性,以法轮功修炼者为代表的全球华人掀起了“ 诉江”大潮。

向中国“两高”(最高人民法院和最高人民检察院)控告江泽民的法轮功学员开始陆续收到刑事控告书的EMS回执。从五月底到七月十六日的一个半月内,已有总数为八万两千两百二十六名(六万六千五百二十八案例)法轮功学员及家属递交给中国最高检察院、法院的诉讼状副本。

大陆各地区有关部门在中共最高检察院要求下,已经开始调查控告人和诉状具体情况,核实控告状信息,为“立案”准备。

全球起诉江泽民。二零零三年九月三十日,由一百多个组织和知名人士加盟的“全球公审江泽民大联盟”在华盛顿DC国家记者俱乐部宣布成立,把江泽民送上良心、道义和法律的审判台”的正义行动截至二零一二年,已经在全球三十多个国家形成巨大推力,在人类历史上第一次写下了审判独裁者的辉煌篇章。

以德治国成果系列之——言谈举止怪异的江某人

截至二零一一年,上述三十多人,与他们的主子一起被起诉到各国法院。他们的罪名主要有:酷刑罪、反人类罪、群体灭绝罪、参与谋杀、酷刑和绑架罪、诽谤罪、煽动屠杀和迫害罪、教唆酷刑、教唆仇恨罪等。他们中的任何一人,一旦出国,就会面临被当地法庭绳之以法或被驱除出境,甚至包括他们的家属也会成为不受欢迎的人。这些人是(自左至右、自上而下):

江泽民、罗干、曾庆红、李岚清、吴官正、孙家正、刘淇、夏德仁、周永康、赵志飞、潘新春、刘京、薄熙来、陈至立、李长春、王渝生、王旭东、苏荣、郭传杰、贾庆林、黄菊、王太华、王茂林、徐光春、李元伟、贾春旺、林炎志、赵致真、黄华华、张德江。

他们分别被起诉到联合国酷刑委员会、国际刑事法庭、美国、比利时、中华民国、韩国、西班牙、德国、加拿大、波利维亚、希腊、智利、澳洲、新西兰、荷兰、日本、瑞典、冰岛、芬兰、亚美尼亚、摩尔多瓦、阿根廷、法国、塞浦路斯、坦桑尼亚、赞比亚、爱尔兰和丹麦等各国法院,并已被判罪名成立。

来源全球退党服务中心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