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用做手术了”(图文)

53

我是个医务工作者,一九九六年和丈夫一起走入大法修炼。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中共开始对大法弟子进行残酷迫害。由于怕心,我较长一段时间不学法炼功了,一心钻到业务工作中去,认为在常人中按“真善忍”的标准去做,患者有求尽量满足,不计较利益得失,做个好人就行了。丈夫整天催促我赶快认真恢复修炼,我也不以为然。二零一零年四月的一天,我抱着两岁的孙子玩,孙子在我脖子上推了一把,我感觉很痛,对着镜子拉下毛衣一看,发现在脖子右侧肿起了一个鸟蛋大小的疙瘩,觉的很吃惊,就开始吃针对这种症状的药。吃了几天,一点没见好转,就到医院去做了个B超,发现长了两个肿包,一个0.5*0.4cm,一个0.5*0.3cm。我又托朋友找了一个外科专家,一个肿瘤专家,一个口腔专家诊断,他们一致认为必须手术,并决定由外科专家主刀。那天正好四月二十八号,专家说过了假期就过来住院吧,大概需要两个星期。

我安排好了工作,准备节后住院手术。我当时心理压力比较大。这时丈夫又督促说:“都什么时候了还不悟,赶快炼功吧。”我这才心事重重的跟丈夫炼了五套功法。谁知这一炼,感觉患处小了许多。这样炼了三天后,两个肿包竟然基本消失了。节后,朋友通知我可以去住院了,我告诉她不用去做手术了,肿包消失了。她吃惊的问怎么好了?我告诉她是炼法轮功炼好的。她过来一看,果然肿包不见了,她惊呼:“法轮功太神奇了!”

二零一二年二月的一天,我和丈夫到本地另一个医院去办事,捎带又找专家做了个检查,专家看过病例后说:“你这个手术做的很成功,什么也看不出来了。”我和丈夫会心的笑了。

师父没有放弃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感恩师父的慈悲救度!

师父给了我智慧

二零一三年七月的一天,一男子急匆匆来到卫生所,说他妻子肚子痛的不行,下不了楼,要求我去他家里打个吊瓶。他家就在我们卫生所对面八楼上。我告诉他先回去,我准备一下马上去。

我准备好后,走到半路时,忽然一个闪念打進我脑中:宫外孕。我觉的很奇怪,怎么会有这个想法。

到他家一看,女人痛的直喊叫:“快打吊瓶,痛死了。”因为刚才那个突如其来的念头,我没有马上给她打吊瓶,而是给她做了仔细的检查,发现基本符合宫外孕特征。我告诉她:“可能宫外孕,赶快去医院。”她说不可能。我坚持说:“马上去医院,晚了会有危险。”她丈夫说打个电话叫家里来人吧。他家是邻县的,有二十几里路。我说:“不行!马上去医院!”这样,他们去了医院。

第二天,患者的丈夫专程到卫生所对我说:“谢谢你救了我妻子一命,去晚了就完了。”原来患者到医院后,宫外孕导致血管破裂,造成大出血,输了600cc血。医生说幸亏来的早,再晚点就没命了。

我由衷的感谢师父,如果不是师父打入我脑中的一闪念,我怎么会立即想到是宫外孕,如果真要不负责任的挂上吊瓶,那后果不堪设想。再次叩谢师父。

来源明慧网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