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能活着就是生命的奇迹”(图文)

154
贾平近照。(伊铃/大纪元)

60年代初,我出生在中国某小城一个知识分子家庭。那是个讲阶级成分的年代。我天生老实、懦弱,总是受欺侮。走在路上有时都会挨调皮小孩打。 加上 “家庭成分”问题,从小很自卑。

幼年时代的贾平跟父母合影。

上学时,老师在课堂上动不动就喊:“谁家成分不好?举手!”学校经常给学生讲旧社会富人如何剥削穷人的故事 ,真的假的不知道,只知道恐惧、害怕。

那时正赶上文化大革命,学校不上课,老师都去乡下集中接受再教育。高年级学生参加全国大串联,爬火车到处跑……低年级学生由工宣队、农宣队管,成天讲忆苦思甜,喊口号,到山上挖石头,到农村捡麦穗,到工厂去学工。

后来中共政府号召“知识青年上山下乡”,我妈妈想办法把我留城,因为没法正常上学,父母就在家里教我。

那是个疯狂的年代。当时,整个环境给人一种压抑感。我就在那种紧张压抑的气氛下成长。

体弱多病

我从小鼻子就不通畅,稍遇风寒,就会鼻塞,呼吸不顺畅,只能张嘴呼吸,很痛苦。

5岁那年,长托幼儿园放暑假,我跟着邻居姐姐到附近一所小学去玩。当时,一个高年级的小学生正在校园操场耍镰刀。我很好奇,就凑上去看,结果被挥舞的镰刀背砍伤鼻梁,顿时鲜血直流。

青年时期的贾平。(本人提供)

当时没造成更严重后果,但从此后,本来有些堵的呼吸道就更不通畅,分泌物流出更困难,需要借助药物扩张才能呼吸,非常痛苦。真不知当时怎么活过来的。

二十多岁,我在中国北京友谊医院做鼻中隔手术,但效果不理想,还得经常靠药物维持呼吸通畅。

切除肿瘤 又患丙肝

30岁那年,有一天下班,我走在人行道上,突然眼睛失明,啥也看不见。赶紧摸到人行道边上的大树坐下。去医院检查,发现肚子里有一个拳头大的瘤子。

当时经血哗哗地流,必须紧急手术。临上手术台时,发现血色素很低。医生给我紧急输血。抢救过程中,共输入2400 CC血浆。

手术很成功,恢复也很快。正当我准备回单位上班时,突然出现恶心、呕吐。又住进传染病医院,医院查来查去,除了转氨酶高,啥也查不出来。最后送到上海化验,结果是丙肝(丙型肝炎)。

跟我住在一起的许多病人都有相同症状。据说这种病是有名的输血病,很多人都得这个病。我的主治医生说:“这个病治不好,只能把转氨酶控制住。最后结果大多是肝硬化,很难活过十年。”

当时治疗最好的药就是打胰岛素;找最好的中医师看病,每次取中药就是12副药。每天吃药,大碗大碗的药水灌下去,真的就像被药水泡着一样。

一波未平 一波又起

我手术前就时常腰疼,后来发展到各大关节疼,有时骨头里又疼又痒,挖不着,挠不到,特别难受。有时半夜被疼、痒折磨醒,必须剧烈活动,直至累到极度才能再睡下。医院也查不出是什么病,最后就按类风湿治疗。

为了治病,我四处求医,西医不行看中医。吃了无数的药,反复治疗,反复发作,时轻时重,一直得不到彻底根除。

疾病加上各种药物的副作用,使我面黄肌瘦,虚弱不堪。整天躺着不想动,更不能工作。病痛的折磨,也使我性格也变得极其急躁和烦躁,爱生气,家里、外面都不和睦,身体和精神都处于极度痛苦之中。

初遇大法

我自幼接受唯物主义教育,非常排斥现代医学以外的东西。但现代医学又治不了我的病。我开始接触一点气功和佛教。

1995年,就在我苦苦挣扎、四处求救时,妈妈接触到了法轮功,她炼了几个月后,感觉很好,就劝我炼。

当时中国大陆有很多人炼法轮功,大家相互传颂着法轮功祛病健身的奇迹,这大大增加了我炼功的信心。

开始炼动功,站半个小时都无法坚持,盘腿根本就盘不上。好在周围有不少同修,大家比学比修。我们一起看师父讲法录像,阅读《转法轮》。慢慢我明白了,修炼不是为了治病,病是因为自己生生世世的业力造成。修炼就是要修心性,做好人。

于是我下定决心修炼,打坐不管多痛我都坚持。不久,呼吸道的分泌物越来越少,最后完全消失,我的呼吸道顽症好了。当我体会可以完全自由通畅呼吸的时候,我又激动又感慨:我的生命如同重生一样。

修炼使我脱胎换骨

随着不断修炼及各方面的提高,整个身体也随之改变。各种顽症在不知不觉中消减、消失。当状态好时,真是感到身轻如燕,走路生风。

修炼还有一个更大的收获,那就是心性上的提高。我明白应该怎么做人了,心也越来越宽,过去看不开的事情渐渐看开了。逐渐地学会善待别人,宽容别人,遇事多替别人着想。生气少了,不失眠了。我觉得修炼给我开启了智慧,头脑比以前清醒了,思维比以前敏捷了。

有了健康的身体,平和的心态,聪慧的头脑,我在工作中积极进取。为了提高自已业务能力,又读取了在职硕士学位……

2008年我来到海外,经常参加天国乐团活动。不论严寒酷暑,体力不比别人差,说走抬腿就走,坐汽车多远也不晕车,也不怕冷了。这在过去是绝对不可能的,真是脱胎换骨,做梦都不敢想的变化。

现在全新的工作环境,一切从新学起,新知识,新技能,不断地开阔思维,打开视野,在各个方面不断提高和突破自己……

如今,我已修炼23年了,从修炼的第一天起,就再没打过一针,没吃一粒药。身体健康,内心愉悦。能有缘遇到这么好的修炼大道,我的命运完全改变了。

我时常为此感动:我真是一个好幸运的生命。修炼才是我真正要走的路,我找到了真正人生解脱的路。感谢法轮大法给予我全新的人生。

来源大纪元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