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晓辉:新文明的曙光正冉冉升起(下)(图文)

----为纪念4.25和平上访二十周年编写

161
纽约法轮功学员在中领馆前举行夜悼,纪念“四.二五”和平上访暨反迫害20周年,悼念被中共迫害致死的法轮功修炼者。 (Mark Zou/大纪元)

1999年4月25日,合理合法上访的法轮功学员和平理性、秩序井然,“没有标语,没有口号,没有嘈杂,没有垃圾,更没有人指挥”。法轮功群体展现的素养和道德,令世人耳目一新,因此许多行人驻足惊叹:“中国有希望了!”

一位荷兰记者感慨:“这是一支品德高尚的队伍,他们有神的纪律!”此时,法轮功传出还不到7年,他们学习法轮功最多也才几年,很多只有几个月,甚至才几天,都是来自最普通、平凡的寻常中国老百姓……。

在共产邪灵将中华文明毁灭殆尽的今天,这惊天动地的使人回归文明的神迹,却令魔鬼万分恐惧。这就是被称作中国上访史上“规模最大、最理性平和、最圆满”的4.25万人和平上访。

三、魔头赤膊上阵
1、江泽民因妒忌生恨,欲灭之而后快

法轮功自1992年传出后,因为祛病健身效果显着而广受大陆民众的喜爱。据中共1998年的官方调查,法轮功修炼者已达7,000万人到1亿人。上亿人修炼后,重获健康、道德提升,社会更节省了大量的医疗开销。

一九九九年二月,美国一家权威性杂志《世界新闻周刊》发表文章谈到了法轮功在健身方面的好处:“国家体育总局局长说:‘法轮功和其他气功可以使每人每年节省医药费1000元。如果练功人是一亿,就可以节省一千亿元。朱镕基对此非常高兴。国家可以更好地使用这笔钱。’”

江泽民个人对于法轮功和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广受欢迎早就心怀妒忌,对朱镕基在“4.25”事情上的处理和受到赞誉更是无法忍受。自认为已经做了10年中共老大的江泽民因此气急败坏。

4月25日当天晚上,江泽民给政治局常委及有关人士写信,对法轮功开始“上纲上线”,更在第二天的常委会上大发雷霆。

《江泽民其人》书里还提到,当时会议上,政治局七个常委(江泽民、朱镕基、胡锦涛、李鹏、李瑞环、尉健行、李岚清),除了江泽民之外,其他人都明确表达了反对意见。朱镕基说:“法轮功的学员以中老年人居多,妇女居多,他们最大愿望无非就是健身而已。”他还引用了一位法轮功学员的话讲出了修炼法轮功的诸多好处。随后,朱镕基表示:“说这些人有政治企图,讲不过去。另外,我们不能再用搞运动的方式解决思想问题,这样不利于经济建设这个大前提,更不利于国家对外开放的形象。”

当时江泽民“一下子站起来”,指着朱镕基的鼻子喊道“糊涂!糊涂!糊涂!亡党亡国啊!我很痛心”,并指责朱镕基“政治敏锐度如此之低。法轮功问题不抓紧解决,会犯历史性的错误!”

“那总书记说怎么办?”当时罗干问道。

“灭掉!灭掉!坚决灭掉!”江泽民挥着双手喊道,“现在当务之急是查清楚法轮功的人数、分布和负责人的情况,每个机关、单位、居委会都要查到”。整个政治局会议期间,江泽民声嘶力竭。其他常委都沉默了。

在那次会议上,罗干被指派专门负责对法轮功进行全国性的调查摸底、大规模搜查等。为了表示打击法轮功的决心,经过不到两个月的调查,罗干就向中央政治局提交报告,并正式将法轮功定位“X教”,建议取缔。

2、老军医笃信法轮功,江泽民妒忌加深

据海外明慧网报导,江泽民对“4.25”气急败坏的一个重要原因是,他亲眼看到法轮功队伍中有身着军装的军人。之后他给政治局和军委写了数封信和谈话,根据张万年配合提供的名单,江特别点了军队三个人,首当其冲的就是前301医院院长李其华。

据报导,李其华是著名医学专家。他从1993年就开始修炼了法轮功。起因是老伴重病几十年,自己身为院长给予了最好的医学治疗也无济于事。而老伴学法轮功不久沉痾顿消,他惊叹于大法的神奇而听了李洪志先生的讲课,深感法轮功是真正的、更高的科学。

他说:“其实还不只是我一个人这样,就我所知,我所在的北京老年学法组,人均年龄70多岁,80岁以上者就有好几位,其党龄都有几十年了,许多是被称之为‘老干部’、‘老科学家’、‘老教授’的高领导和高知识阶层,这些人也都不是盲目的、不是头脑简单的,而是经过认真思考后,走进修炼法轮功队伍里的。他们也是和我一样,在古稀之年才得到李洪志老师的大法,都感到太幸运、太有缘、太珍贵了。”

这位80多岁的老人此后受到高压,张万年派人天天找他谈话,采取疲劳战术逼其检讨并放弃修炼,最后炮制出了一份“检讨”。

文章称,这份随文件宣读的“检讨”与签字的记录稿大有不同,前面大段文字是人家代笔的,老人根本不知道。随后老人也没得到休息,仍然是天天有人找谈话。并且他的一切行动都被上面派来的三个人严密地监控起来,不准下楼,不准接电话,和外界隔绝开了。

另一位被江泽民点名的是中国空军元老于长新,空军指挥学院的正军职教授,74岁的老人,中国第一代试飞员,二等“功臣”。于长新曾谈到修炼法轮功的亲身体会称,法轮大法是真正的科学。最后,他被军事法庭秘密开庭重判17年,并被酷刑折磨。其七旬妻子姜昌风也被赶出空军大院无处安身,后被秘判10年。[1]

3、魔头以谎言和毫无逻辑的理由坚持镇压

早期,江泽民原来在武汉热工所的上级也炼法轮功,江泽民和武汉热工所的人聚会时,老同事也给他当面介绍过法轮功。江泽民后来说他1999年4月25日才第一次听说法轮功,这是公然撒谎。1996年,江泽民去视察央视,看见一个工作人员桌子上有一本《转法轮》,还对这位工作人员说:“《转法轮》,这本书挺不错。”[2]

但是,库恩的《江泽民传》在第二十二章中写道:“怎么会这样?”江泽民大声问他的密友沈永言,“‘法轮功’怎么会在一夜之间突然冒出来?难道他们是从地底下钻出来的吗?我们的公安部门在哪里?我们的安全部门在哪里?”

就在当天晚上,江向其他高层写了一封措辞严厉的信。他称“法轮功”为“X教”。“我不相信马克思主义就战胜不了‘法轮功’”。

此前报导称,“4.25”上访后,江泽民曾召开常委会试图打击法轮功,但时任政治局常委的朱镕基、胡锦涛、李瑞环、尉健行、李岚清都投了反对票,只有李鹏投了弃权票,江泽民的计划一度在政治局流产。

江泽民几度连续的向政治局写信,强调无神论、亡党亡国……等等,信中说:“敏感期已经来临,必须尽快采取得力措施,严防类似事件的发生。……这次事件,是一九八九年那场政治风波以来在北京地区发生的群体性事件中人数最多的一次。” 他在信的最后有这么一句:“难道我们共产党人所具有的马克思主义理论,所信奉的唯物论、无神论,还战胜不了‘法轮功’所宣扬的那一套东西吗?”

江泽民在二零零零年的谈话,曾被海外公开,他在谈话中提到:“中央鉴于苏联社会主义制度消亡的历史教训,一直决心对各种反马克思主义的思想、信仰和理论进行批判,夺回并巩固无产阶级的思想阵地,在意识形态领域进行一次消毒,法轮功鼓吹‘真、善、忍’,给了我们动手‘消毒’的机会。”

“相比之下,其他气功组织就不那么容易解决,很可能在全国引起剧烈动荡,甚至于制造暗杀、毒气、爆炸等恐怖暴力活动,就会给我们的工作带来相当大的难度,对社会稳定起破坏作用,起不到惩戒的效果,法轮功讲‘真、善、忍’,我们的打击工作就可以放手进行。以后利用打击法轮功的经验,可以有效的运用于其它气功组织。”

四、新文明的曙光
为你而来

在整个人类几千年文明史上,曾经有过基督教长达数百年之久的被迫害,佛教也数度遭受“法难”,中国历史上自魏晋南北朝时期起,先后出现“三武一宗”四次毁佛灭佛事件。法轮功不畏中共强权,对宇宙真理的坚信,对信仰的孜孜以求,对人的道德良知的坚守,超出了历史上任何一个修炼团体,也与以往迫害中单纯的被动承受完全不同。因为,法轮功学员是在极为困难,遭受中共全部国家机器打压的情况下,在自身受到严重迫害的时刻,还奋不顾身地讲解着真相,这是亘古未有的。

自共产党应劫而生为害世间的一百多年来,面对这个幽灵般的“红祸”恶党,人类在无名的恐惧中几乎束手无策,谁也说不清楚其到底为何物。特别是中共邪党,其集邪恶之大全的暴虐、猖獗和无耻,登峰造极,无以复加。只有法轮功,第一次把共产邪恶的本质揭示出来,撕下了谎言装饰下的“皇帝新衣”,从而让世人第一次见识了共产邪党邪教的“庐山真面目”。

法轮功讲真相不是参与政治,更非图的什么政权,只是把共产党的本质本性揭示出来,把共产党把持的用于打人的“政治棍子”的实质告诉人。在遭受无端而严重迫害的情况下,讲清真相本身没有任何错误,更不是中共迫害的罪名与借口。

4.25给世人矗立了一座永恒的丰碑。正是从他们对真理的不懈坚持和无私无我之中,我们才能看到未来的美好与希望。[3]

真善忍的光芒

反观当下的中国社会,贪污腐败、道德沦丧,自私自利成为很多人的信仰,这样的社会不是最需要信仰“真、善、忍”的善良、正直的人吗?法轮功学员的善良和正直不仅表现在4.25上访,也表现在他们的日常工作和生活中。他们做官的廉洁奉公,经商的童叟无欺,行医的不收红包,做工程师的兢兢业业,他们宁肯自己吃亏也不愿伤害别人,他们中拾金不昧、见义勇为的事情数不胜数。如果社会上这样的人多了,我们就不会再受到毒奶粉、地沟油、豆腐渣工程的困扰,当歹徒行凶时见死不救的事情就不会反复发生,在这样的社会里生活,我们会感到安全和安心。

4.25所展现的善良和正直,也反映在法轮功学员在过去20年来反迫害的历程中。他们在中共残忍的迫害下,顽强的坚持对“真、善、忍”的信仰,绝不屈服于暴政。他们即使遭到毒打、折磨和凌辱,也没有以任何暴力的手段去报复那些伤害他们的人。20年来,他们坚持向民众讲真相,告诉民众法轮功的真实情况和中共迫害法轮功的事实。他们在维护自己信仰和言论的权利的同时,也是在维护所有中国人的权利。

中共一直在迫害中国人,一直在腐蚀中国人的道德,正在把中国推向深渊。4.25上访以来的20年的历史,让我们看到,只有法轮功群体能以其大善抵制和清除中共的大恶,法轮功群体是中国社会道德回升的向导,是中国社会稳定的基石,是中国未来的希望。[4]

北京律师高承才接受大纪元采访时表示,法轮功学员也在悄悄改变司法系统办案人员,“尽管,当局对法轮功的镇压尚未松懈,但是,就我所知,凡是经办过、审理过法轮功信仰案的司法工作人员,诸多会对法轮功信仰者有一个直观的认识、内心的认可。”

“法轮功学员无论在看守所、审讯室还是在法庭上都会毫不掩饰地光明正大地宣扬法轮大法好,彼之此间心照不宣。任何一个正常的人从他(她)们的举动上都可以认识到,他(她)们不是违法者而是正义的传导者。”

他还说:“黑暗快要过去,黎明即将到来,我愿与受难的修炼者们一道继续坚守,揭穿谎言、针砭邪恶,共迎黎明曙光。”

在纪念4.25和平上访20周年之际回顾法轮功学员反迫害、讲真相的历程,使人们认识到“具有高尚的品德和神一般纪律”的法轮功学员,是未来人类的唯一希望,新文明的曙光正冉冉升起。

[1] 选自:《江泽民挟持政治局 发动迫害法轮功内幕》

[2] 选自:《江泽民挟持政治局 发动迫害法轮功内幕》

[3] 选自:《永远的四.二五》

[4] 选自:《“四二五”精神 中国未来的希望》

来源大纪元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