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的街头 金光闪耀(图文)

“5.13世界法轮大法日”感怀

52
(沈科/大纪元)

五月的庆典,一个接着一个来,因为有了“5.13——世界法轮大法日”,这个人类史上最辉煌的节日。因为人们庆贺的是,生命的觉醒与对救度的感恩。

不要说世界之都纽约的万人法会、万人大游行、巨大“法轮”组图排字的盛事,也不说网上每日展现的世界各地精彩纷呈的庆祝活动,以及来自全世界、全中国几乎所有省市的那些像雪花一样纷飞的节日祝语,单说悉尼本城,从5月9日的大游行,11日的草坪大炼功及演出,12日的社区炼功及演出,晚间的节庆晚宴,到期间各个城区小范围的节目演出,功法展示,庆祝宴会,直到法会归来又遇25日当地的节庆游行,法轮功团队的花车、仙女队、天国乐团、腰鼓队等盛装加入,竟已有些应接不暇。

(安平雅/大纪元)

自由的歌唱

更早的时候,每个周末的大组学法,提前一小时,会议厅的门廊里,便常常能听到阵阵悠扬的歌声,那是女声小合唱节目的排练,一遍又一遍,唱颂着《美丽的五月》,歌咏着《回归颂》。

第二次来到大组学法的那天,天色近晚,会议厅的大门前,一堆一堆的同修,等着开门。忽听几位女声围在一起哼唱着歌,手里拿着几张歌谱,我立即被吸引过去,情不自禁和他们一起唱了起来。

久违了的歌声,修炼人自己的歌——“你可记起久远的誓言,你可知道为什么来到人间?千千万万年,漫长的等待,只为能够踏上回归的航船。

慈悲的师父唤醒我们,宇宙真理普照人间,我们是大法弟子,返本归真、正念正行,了愿随师还……“

字字句句,在悠扬的旋律中,唤起心底的共鸣,吐露真切的心愿。这不是为取悦于人的表演,不是为娱乐而歌,更不是过去荒诞年代的歌功颂德,这是生命觉醒的自然欢呼。这样的歌,启声处即是久远的乡愁,高歌处便是感恩的泪,

在国内红色恐怖的二十年里,何曾能够如此开怀,无所“设防”的演唱修炼人自己的歌?曾经那些悄悄听歌的日子,只能在家中无人的时候,小声播放那些自己喜爱的,仿佛从遥远天空穿透黑暗而来的天音,曾经将一叠歌谱印制成册,预备着和同修一起分享,却多年遇不到这样的机会与这样的心境。每次学法,大家谨慎小心而去,出门还必须分散而行,小区的摄像头、保安的眼光、警车的光闪,都是时时要提防的对象,学法炼功,交流,时间永远不够用,心情也难有放松,刚刚结束对一批学员的营救,没几天就又有哪个组哪个人被绑架、被骚扰的消息。

偶遇节庆日,我们只是聚集在狭小的房间里,四周拉上严严实实的窗帘,摆上师父庄严的法像,恭敬合十,庆贺伟大师尊华诞,共祝自己的节日,也只有此时,才得以一起观看天音视频,看《师恩颂》、听《普天同庆》。有时很想跟着一起唱上几句,可终不能放开歌喉,大家只能在默无声息中,静静表达着压抑中的喜悦,只能在心中,合著熟悉的旋律,无声的唱,这暗夜中的长歌。

而今天,就在此刻,在一个远离中国的异乡,一个允许自由信仰的国度,就在路边,就在门外,和同修一起,毫无遮掩的,欢唱自己节日的歌,心中的幸福油然升起。

金色的光

9日,一个工作日的早上,出发的时候,火车站台已经聚集了许多上班族。心里正忐忑不安,怕坐错车,或者找不到要去的地方,报站牌里满眼都是不熟悉的英文名。忽然发现两位穿着和我一样金黄色上衣的同修,出现在站台边,再一回头,早已有三三两两,一样金黄的上衣,背后也一样印着蓝色的字——“法轮大法好”,也有的是“真、善、忍”。

这种金黄,在杂彩纷异的人群中,似乎格外显眼。见到他们,心里自然多了一份踏实。一路紧跟,到达环形半岛车站,对面便是今天大游行集合地。

(沈科/大纪元)

正在找不着方向跟着他们经过几个拐弯时,忽见街边咖啡店二个西人男子对我们高兴的“oh,oh”叫着,我们转头微笑着回应,其中一位手指着自己衣服的左胸前,说着:very  nice ,very nice,低头一看,我衣服的左胸前,一行小字“法轮大法”,我们立即明白,他们在赞赏我们这身金黄的衣裳,在认同法轮大法。

等到达集合地点海关大楼广场的时候,就见着更多的金黄色,星星点点,从四周各个路口,各个拐角,时不时冒出来,朝着广场汇集。

很快,广场上的方格石砖上渐次填满了一个个金黄的身影,盘腿坐于天蓝色的坐垫上,正像蓝天上的朵朵金色莲花,轻轻荡荡的飘然而至,没有听到号令,没有喧哗的繁杂,好像一切就是那样自然,那样流畅的完成,整整齐齐的就成了一块四四方方的金色方阵,四周飘起彩旗,“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庆祝5.13世界法轮大法日”、“停止迫害法轮功”、“庆贺3.3亿中华儿女退出中共”……

炼功音乐响起,大家静静炼功,祥和宁静的姿态,吸引着路人的目光,广场对面的火车站,站旁的歌剧院风景点,一路车来人往,络绎不绝,人们驻足观看,举起相机、手机,拍摄的,议论的,向队伍一旁的讲真相义工询问着。

阳光从港湾的上空照射过来,使得金黄色更加夺目。人们惊叹于这一片金黄的祥云,欣赏着这一粒粒圣洁的光耀。

(沈科/大纪元)

忽然想起小时候,曾经手里握着一个比手臂还长的金色纸制的道具蜡笔,跳过一个可悲的儿童舞蹈,每个孩子手上都是一只纸做的蜡笔,不同颜色,大家每人走到队伍前跳上一段自己颜色的舞曲,都在说用这个颜色画一个什么东西,全都是为中共党国歌功颂德的内容,一个个孩子像被摆弄的木偶,懵懂地被教着唱,被教着跳,哪里有是与非。而我这只金色的小蜡笔竟是“画个太阳照大地,万岁万岁M主席”。天啦,回目一看,我们曾经那么幼小的时候就被狼妈妈灌注着毒奶,以为生命的依靠和幸福来自那个杀害过8千万中国人的邪恶政权,来自那个伪装成救世主的党魁恶魔。我们天赋的善良和热情,在成长的路上竟然全都错误地付诸给了一个最险恶的“狼妈妈”。何其悲哀、可怜!

所幸的是,上天有好生之德,在后来的人生画卷中,我似乎一直淡忘了这一层淡淡的有关金色的记忆。直到八年前,我喜遇大法。修炼中,慈悲的师尊将我满身的污泥洗刷殆尽,朦胧中,我一层层感受着那种不同以往的祥光,穿透身心的污浊,穿透险恶的魔障,一层层投进我生命的深处中来,一块块换掉我被污染被毒化的机体,一层层还原着我原始的本来。

今天,忽然发现这种金色,这种不同寻常的金黄,不知从何时,我已对之钟爱有加。这种金色,这种纯净如洗却浸满慈悲,这种暖而不艳、淡而明达的祥和的光。想起过去美术老师说过,金色是发射距离最远的色彩。这祥光当然就是穿越久远时空的神采,是能驱散邪恶阴霾的希望,是光明的本身啊!

那首《美丽的五月》,又在耳边响起:

“在美丽的五月里,盛开着莲花,每一朵花儿都在称颂着祂,金色的光环来自天上,祂把美好带给人间。啊,金光闪耀着法轮大法,我们欢呼赞美祂;啊,金光闪耀着真善忍,我们欢呼赞美祂……”

警察为游行开导

游行,这个词语,在中国大陆人的脑海里,与示威、造反,斗狠是联系在一起的。而中国宪法赋予民众的言论自由、集会自由,在中国百姓的生活里早已被淡忘,也是那个邪恶政权最害怕的词语。那还是在文革结束后打倒“四人帮”那阵子,还是小学生的我们被安排过游行,给人的印象就是群情激愤,高呼口号,标语横飞。后来,到了“六 · 四”那会儿,枪声和坦克便终结了中国人对游行对集会的全部记忆。

今天,在崇尚民主、自由,保护人权、珍视生命的澳洲人民的国土上,我们得以在最繁华的街道上,自由举起维护人权、维护信仰、揭露迫害的彩旗,用修炼者最平和的方式,走过人们的视线,表达心声,传递真相。

(安平雅/大纪元)

天国乐团奏响雄伟浩荡的天音,仙女队的彩衣水袖,舞动起曼妙的仙姿,腰鼓队用最古老的民族风敲击着喜庆的节拍,巨幅“天书”——《转法轮》,高高矗立于行进的队伍中,一条条令人目不暇给的彩色横幅,伴着《普度》、《济世》的大法音乐,在街边行人的眼中缓缓而过,“世界需要真、善、忍”、“全世界上亿人修练法轮功”、“停止迫害法轮功”、“退出中共党、团、队”、“法办江泽民”、“解体中共邪灵”……

从游行队伍还在广场集合待命的时候,我就注意到开始有西人警察,三三两两的出现在队伍四周,他们不是在监视我们,相反是在保护我们不受侵扰。他们表情放松、悠闲自然的,在执行保卫队伍安全、保障交通顺畅的公务。

等到队伍开始行进,一路上,每个街口,更是频频出现,更多的警察,他们有的在指挥路人更改路线,不要影响我们的行进,有的从容的打着手势示意队伍的走走停停,维护着长长的队伍,这是他们的职责。

(安平雅/大纪元)

见到他们,不由得想到远隔重洋的中国大陆,那儿的警察,他们此时此刻在干什么呢?刚刚出国的同修都有一个共同的体会,一见到警察,还没有缓过神来,以为警察就是抓人,抓自己一样的好人来,一见警察就条件反射地恐惧起来。

国内的警察,他们在居民区,整天监视着哪家有修炼人的,他们家来什么人了?他们去什么地方了?他们对法轮功修炼者每家每户进行“敲门行动”骚扰;当然不用说监狱、看守所、洗脑班出入的恶警们,还有新疆的大规模集中营里的恶行。他们在每一群无论经济、财产、人生安全被侵害而请求维护的弱势群体面前,端起枪杆,戴着头盔,黑压压一圈,我常在政府大门口、小区广场,看到为强拆、为金融案受骗、为被无辜关押的亲人而申冤的人们面前,那一身漆黑的特警服,一排排一堆堆,令路人心惊胆寒。他们不是维护正义、不是为百姓的平安,他们恰恰反过来欺压善良、维护强权,他们全然已成为暴力强权的化身。

记得女儿很小的时候,骑自行车接她从幼儿园回家,女儿忽然在后座喊着“妈妈,怕!妈妈,怕……”我循声望去,女儿不敢看的那个人,尽是一袭黑衣的警察。我说:“不用怕,警察是抓坏人的,不抓好人,你是好孩子,别怕!”然而,孩子还是畏缩着表示自己的胆怯。我寻思着,为什么我们小时候欢欢喜喜唱着“我在马路边捡了一分钱,把它交给警察叔叔手里边“的那些可敬可信赖的警察叔叔,现在变得如此面目狰狞?假如不是这个警察叔叔透着凶气、散发着恶意,那孩子至于说怕吗?今天的中共制下,将好人变为坏人,将警察变成流氓打手,他们用金钱利诱惑人民警察打人民。同是中国人,自己的同胞在监狱,在看守所,在黑监狱,拿着人民的纳税钱,干着残害人民的罪恶勾当。杀人偷盗他们不抓,贪官污吏他们不敢碰,谁给钱他们就可以为谁卖命,执法犯法,不辨善恶,仗势欺人。就在我出国前的一个周末,发现自己家夜里进来了小偷,家人商量是否报警,可立即就不约而同说不,因为我们知道那是引狼入室,我这屋里的大法书籍和真相资料、打印机什么的不是会成为他们现成的战利品了?

再看看眼前的这些可敬可爱的外国警察,同样是公务,他们是在为一群追求真、善、忍的人们保驾护航,真正是正义与公道的卫士。他们不时地会向我们,这群在中国横遭同胞误解、鄙视、仇恨与残害的修炼人,露出友善的笑容!而走在游行队伍里的我们,也不时对他们报以真诚的谢意。

“世界需要真、善、忍”,不是高呼的口号,“法轮大法好”,更不是一句虚言,那是人类走向觉醒的晨钟,是迷濛生命得以救赎的福音。可贵的中国人啊,世界人都在醒来,我们呢,更该醒醒了!

五月的金光,将抹去罪恶年代的红色记忆,闪耀于世界,唤醒更多还在被末世的邪灵蒙蔽的人。

来源大纪元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