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后敢上天安门举横幅的西方人(图文)

43
2001年,35个来自美国、瑞士、德国、法国、加拿大、澳大利亚等12个国家的西方人敢于上天安门举横幅,冒风险为中国老百姓的人权发声。(大纪元)

很多人说六四屠杀是一个分水岭,之后的中国再不一样了。我有同感。六四发生时我在北京上中学,被父母关在家里足足一个月,每天靠听附近人民大学学生自发组织的广播站,来了解天安门广场上发生的事情——激动人心的岁月啊。

说六四以后的中国不一样了,是因为从前那种对国家的未来充满希望、民主自由……一切都是可能的希望破灭了。六四屠杀发生前,连经历过文化大革命的老妈都敢写张标语“打倒李鹏”去上街;屠杀发生后电视里天天揭批“暴徒”、通缉学生领袖,给我印象深刻的是:通缉令把吾尔开希描述成“水蛇腰”,让我对什么叫“水蛇腰”纳闷很久。此后,老百姓对中共也幻灭了,但是又不得不生存下去,于是只好麻木自己。

天安门广场也变得戒备森严了,除了“十一”中共搞朝鲜式的庆典,再也没有群众自发聚集的场面。1997年我骑自行车到天安门去玩,不巧碰上了外国领导人来访,武警驱赶广场行人,我的自行车也被扣留,真让我感到天安门不一样了。原来是一个随时可以去放风筝玩耍的地方,现在成了到处是武警和便衣的敏感场所,任何风吹草动都能立刻招来警察。

中国老百姓都知道这些,所以万不得已不会去“闹事”。只有外国人,以及后来的法轮功学员还敢到天安门广场拉横幅。前者是拥有一定外交豁免权,同时又是没经历过暴政的“初生牛犊”;后者则是为了讲真话、对“真、善、忍”有着坚定不移的信仰。

这里我要提到的是两批曾经到天安门广场拉横幅的西方人。

第一次发生在六四屠杀后不久的1991年,现任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Nancy Pelosi)和当时的乔治亚州国会议员Ben Jones及华盛顿州国会议员John Miller来到了天安门广场的烈士纪念碑前,献上三朵白花,并举起了一幅写有“献给为中国民主事业牺牲的烈士”的黑色小条幅。然而很快武警就赶到了,勒令三位议员停止他们的纪念活动,并威胁在场的媒体人要“砸了”他们的摄像机。武警将三位议员拉到一旁训话,还拘留了7名电视记者。幸好,这一历史场面被拍摄下来并公布于众。次日,三名议员按计划返美。

1991年,现任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Nancy Pelosi)和当时的乔治亚州国会议员Ben Jones及华盛顿州国会议员John Miller到天安门广场拉出“献给为中国民主事业牺牲的烈士”的小条幅。(视频截图)

天安门武警抢夺跟随美国国会议员的西方媒体人的摄像机。(视频截图)

定居拉斯维加斯的华裔画家陈胜荣的创作,记录佩洛西(Nancy Pelosi)等美国会议员访天安门向民主人士致敬之行。(徐绣惠/大纪元)

第二次发生在10年之后的2001年,35位来自美国、瑞士、德国、法国、加拿大、澳大利亚等12个国家,有着公司总裁、原子能工程师、大学生、医生、电影制作人、家庭妇女等等各种各样职业的西方人,来到天安门为中国人的民主人权呐喊。11月20日下午2点,天安门广场像往常一样人潮涌动,这群西方人聚集在天安门广场的旗杆附近照集体合影。随后,他们其中大部分人盘腿坐在了地上,几个人展开了一个带有“真、善、忍”三个汉字和一行英文翻译“Truth Compassion Tolerance”的巨大横幅。然而,横幅被打开不到一分钟,六辆警车突然疾驰而至,包围了他们,大量警察从车内跳出,殴打和抓捕这些西方人。这些西人被关在天安门附近的一处拘押点,第二天三十五名西人全部被强制遣返。

尽管和前去天安门举横幅的中国法轮功学员相比,这些西人可能不会有生命危险,顶多是被驱逐出境,但是人生无常、世事难料,这些西人能冒风险为中国老百姓的人权发声,实在值得敬佩。相比之下,很多国人看着自己的同胞,甚至亲友受到迫害,却不敢挺身而出,实在令人失望。中国人啊,这个曾经是岳飞、文天祥等英雄辈出的国度,在中共的残暴镇压及谎言蛊惑之下变得如此胆小怕事,正邪不分,是多么令人遗憾啊。我期盼,什么时候中国和中国人也能再次伟大?

来源大纪元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