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青报记者揭中共审查内幕:100篇“猛料”被枪毙(图文)

40
中青报记者刘万永形容说,中国新闻不再像新闻,新闻业也不像新闻业了。 (GREG BAKER/AFP/Getty Images)

在中共的压迫之下,新闻行业已经奄奄一息。有“藏獒记者”之称的《中国青年报》原特别报导部副主任刘万永形容说,“新闻不再像新闻,新闻业也不像新闻业了。”

《纽约时报》报导,48岁的刘万永从毕业起就在《中青报》任职,近日,刘万永选择告别他效力了21年的《中青报》,他的离开意味着调查新闻将再不复从前。

中国记者运营的某社交媒体账号宣告:“新闻界‘定海神针’刘万永也要离开了。”

刘万永说他的决定是不情愿、迫不得已的,当局审查的虎钳收紧之后,过去两年《中青报》至少有100篇“猛料”稿件被枪毙。

他日渐反感在和编辑讨论选题的时候,得到“再等等”的答复——他说这几个字的意思是“要碰触这个题材,想都不要想”。

有时,记者会因写了违反审查规定的文章而被罚噤声,几个月不得写稿。记者随后会被迫编写承认错误的报告。刘万永说,党要的不是调查报导,而是经济不景气时能让人们感觉良好的“正能量报导”。

刘万永曾是一群犀利大胆的记者中的最后一个,他的一篇关于一名中共官员如何动用权力使无辜者被捕的报导曾轰动一时,以及随后的关于中共官员腐败的报导,令刘万永在业界享有“藏獒记者”之名。

一些与刘万永志同道合的记者就职于《南方周末》和《财新》等地方,这些都是探求真相的新闻报导旗手,在习近平掌权之前就经历过起起落落。

然而,在中共的压迫之下,现在中国新闻行业已经奄奄一息。刘万永说“新闻不再像新闻,新闻业也不像新闻业了。”

“如果中国想以正常、健康的方式发展,我们必须拥有大量的可以公正报导的媒体。”已告别新闻业的刘万永,在他位于某资产管理公司的简朴的办公室里,边倒著茶边说。

他换下了新闻编辑室那身T恤衫、宽松裤子装扮,穿起白色商务开领衬衫、定制裤装,腰间还系着大皮带。

去年,有关一场数百万人积蓄被骗的金融骗局的报导,出于“社会稳定”的考虑被封杀。一家化工厂的大爆炸背后的真相,也从未给出解释。

“谁应该负责的问题,是人们在这样的灾难中想知道的第一件事,”刘万永说。“但如果你看了我们的新闻,你会发现这个吗?没有。”宣传负责人要求爆炸相关报导告诉人们如何保障安全,但这种想法很荒唐,因为爆炸已经造成了破坏。

纽约时报的报导称,中共对记者加强控制开始于2012年,刘万永说,独立于检察官去追查刑事及贪污案件开始变得不可能。“现在,你只记录这个过程,”他说。“政府的政策是,由政府来决定反腐败案件,而不是记者。”

“中国现在几乎没有什么报导了,”前北京外国语学院新闻学教授展江说。“我们已经回归了毛时代的宣传。”

广州中山大学教授张志安2016年的一项调查表明,资深记者从业人数大幅下降,半数以上已转行。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