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为什么这样害怕人们提及“六四”?(图文)

109
六四前夕,这瓶酒再让中共坐立难安。(杨建利推特截图)

“六四”是指一九八九年六月四日前后,一方面,是以学生为主,在北京天安门广场发起,包括以绝食方式和平抗议的民主运动(简称八九学运或八九民运),另一方面,是中共政权在天安门广场及附近,以军事暴力镇压,以至屠杀学生(简称六四屠杀) 的事件。

“六四”在中国大陆是一个敏感词或禁忌词。中共政权在过去三十年来,可以说是全面封锁了人们公开讨论或甚至提及“六四”的渠道。当今在中国大陆,很多年靑人对这一段历史一无所知,很多年纪较大的人,为了不失掉职位、不被处罚、或甚至不被判入狱,都自律不敢提及“六四”。

根据多方面报导,包括中共内部文件中的数字,六四屠杀有超过一万人(10,454)被杀、近三万人(28,796)受伤。当年,在看到中共军队用坦克车、机关枪屠杀手无寸铁、和平请愿的热血靑年和市民时,人们都感到震惊、感到愤怒。当时亲中的香港文汇报在头版,用开天窗四个大字表达了大家的悲愤:“痛心疾首”!

在“六四”发生后,当时的中共国务院发言人袁木在当年六月六日的新闻公布会上说:军队和地方人员的死亡数字有300人左右,北京各所大学的学生死了23人。但是,他在六月十七日对美国一电视台NBC则改口表示: “戒严部队在天安门广场清场行动中,一枪未发、兵不血刃,广场没死一个人。” 在这之后,在面对国内外众多目击六四屠城见证人的指证下,中共政权不再直接否认。当时的国务院总理李鹏说:因为解放军没有橡皮子弹,所以才用了实弹对付学生,简接承认了六四屠杀。但接着,中共就开始了全力掩盖八九民运和六四屠杀的历史事实。

今年是六四事件三十周年,也是前中共党总书记胡耀邦逝世三十周年。事实上,三十年前四月十五日胡耀邦的逝世就是六四事件的导火线。胡耀邦生前是领导改革开放的主力,在八十年代他实行了解放思想、用实践检验真理等政策,并坚定不移地平反了毛泽东时代造成的十几万的冤、假、错案。他的政策,极受民众支持,并因而引起了很大的社会变化。所以,他的去世引发了全中国各地人们对他的深切哀悼。在北京天安门广场人民英雄纪念碑附近,以学生为主的群众自发举行了一系列的悼念活动,并由此逐暂演变成一个大规模的群众运动,继而提出了反贪污、反官倒、支时政治改革包括民主、自由的要求。可以说,胡耀邦实行的很多开明政策,是与后来改革开放带来的经济发展分不开的。

今年四月中,胡耀邦的亲属包括他的儿子胡德平、胡德华及多位前下属在今年四月中举行了私人追悼会。至于为什么当局至今低调处理胡耀邦逝世三十周纪念,其中一位参与者认为:原因很简单,那不就是“六四”吗?”

中共当年的另一名颌导人,是继胡耀邦被迫退休后接任中共总书记及国务院总理的赵紫阳。他当年五月十九曰曾亲自到天安门广场慰问正在绝食的学生们,对他们说: “同学们,对不起,我来晚了”,并劝学生们停止绝食,不要伤害身体。就是因为他表示同情学生们的和平请愿行动,赵紫阳因而被迫下台,并被软禁长达十五年,直至他在二OO五年去世。作为当时中共最高领导人的赵紫阳,到天安门广场慰问学生们的行动,充分表明了学生们的和平请愿行动,绝对不是如中共宣称的所谓“动乱”、或“暴乱”。但是,正如胡耀邦一样,在今年六四事件三十周年际,当局更严加监控亲友祭奠赵紫阳。

除了胡耀邦、赵紫阳之外,当年五月二十日在北京实施戒严后,中共第三十八集团军的军长徐勤先少将,就曾拒绝进京军事镇压和平请愿的学生及市民。他因而受到军事法庭审讯,在审讯期间,他向法庭说:“人民的军队没有镇压人民的历史,我绝对不能玷污这历史。”徐勤先少将最终被判刑五年,他拒不认罪,也没有推缷责任,他说:宁被杀头,也不做历史的罪人。

同上述几名前国家颌导人不一样,当年为掩盖六四屠杀而撒谎的、原国务院发言人袁木最近去逝了。袁木的妻子王鹤曾向人表示: 袁木当年说的是: “中央政治局常委的决定”。她大概是为了替他先夫清名,但更可能的是,她的说法是与事实相附的。所以,中共当局下令撤消袁木冶丧小组发的袁木讣告,并要求袁家低调办丧事,是为免人们因袁木而联想到“六四”?

虽然中共这三十年来千方百计、全面掩盖了“六四屠杀”和“八九民运”的历史事实,企图将这一段历史从人们的记忆中抹去。但是,人民没有忘记,也不会忘记!

其中最为人所知的是“天安门母亲”,那是六四屠杀死难者家属丁子霖、尤维洁、张先玲等人发起的,联同一群在六四天安门事件中遇害者的母亲或亲属组成的群体。“天安门母亲”包括了二百多位“六四”遇难者的家属和七十多位伤残者。这一群体及其成员常受到中共有关当局的阻挠与刁难,包括不可公开悼念“六四”遇害亲人等。丁子霖是前中国人民大学哲学系副教授,她的当时只有十七岁的儿子蒋捷连在八九年六月三曰晚在天安门广场附近被枪杀死。她们三十年来一直呼吁当局彻查及公布“六四”惨案真相及向死伤者家属公开道歉。在今年三月十五曰,天安门母亲群体发出六四三十周年祭文,目的是为了不能忘却的纪念。其中说: “30年过去了,惨案未昭雪,公道今安在?”指出中共当局卑劣怯懦地编造历史,希望大家忘记在中国大地上发生过的这个惨案。中共希望“六四”被淡忘,

这三十年来,其实有很多不同的群体及个人,不停地以直接、或以象征式简接纪念六四和八九民运。他(她)们的名字大多数都不为人所知,但他们为继承六四精神而坚持拒绝遗忘。

最近发生的“六四酒案”就是其中一例。二O一六年五月,成都的四位人士:复员军人符海陆、设计师罗富誉、维权人士张隽勇以及八九学运领袖陈卫的弟弟陈兵,制作了一款纪念酒,瓶身设计标写“永不忘记,永不放弃,铭记八酒六四”,并在网上销售。他们在当年五月底开始被刑扣,并以莫须有的“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被起诉。但在被囚三年多后,直至今年四月“六四”三十周年,才以同样是莫须有的“寻衅滋事”定罪,并于今年四月一日及四曰,分别被判监三年半。在判刑前,四位人土之一的罗富誉的妻子发表声明说:“三十年前那场流血的罪将面对历史的审判。…掩盖了那段历史,国就破了三十年,为了纪念那份情结,家就亡了三年。” 成都四君子只是在酒瓶上标写“ 铭记八酒六四”等字样,就被重判。中共为何这样害怕人们提及“六四”?

笔者认为,中共当时的及现今的领导人相信,中国人民是能辨别是非的,镇压学生运动不会有好下场。所以他们非常害怕六四真相被公布出来,这也就是中共现政权如此害怕人们提及“六四”的根本原因。

来源大纪元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