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2P持续爆雷 中产人士受害 声明退出中共(图文)

90
2019年7月1日,香港七一大游行,参与七一大游行的法轮功队伍。(大纪元)

近期一篇名为“中年人的风平浪静,只能靠命”的文章在网路引起热议。文章的主人翁是一名女硕士,她在文中讲述了因相信银行的承诺是稳健理财,投资几十万购买网际网路金融产品(P2P),日前爆雷的故事。有P2P受害者表示,他们认清了中共的谎言,声明退出中共党团队组织。

大陆媒体“新浪财经”6月20日报导说,6月中旬,一篇名为“中年人的风平浪静,只能靠命”的文章引发对招商银行此前推出的“钱端”爆雷事情的热议。

报导引述了文章中的故事:主人翁是一个家住安徽四线城市的女硕士,一家四口在只有4500块钱可花销的情况下,女硕士夫妇偶尔在招商银行推荐的“钱端”上面购买了一个理财产品,收益率大概是5%左右,累计投资86万元,包含她父母亲、婆婆的钱。结果在丈夫失业的两个月后,钱端爆雷了。而事后女主才发现,并不是投的什么银行稳健理财,而是网际网路金融P2P。

P2P频频爆雷引发网民热议。有网民说,连银行都玩套路,坑骗投资人的钱,还有什么可以信?太失望了,就犹如从小到大树立的三观瞬间崩塌!

也有网民说,共产党说它一心爱人民,其实是一心害人民。

还有网民说,中产阶级被正式明抢了,之后类似事件不会停止,因为上访的中产被镇压。中产醒了吗?

6月初至今,全国多地陆续出现投资者在招行举横幅等形式维权,涉案金额和人数与当初的“9000余人,14亿元”又有所增加。(网络截图)

曾投资永利宝、火理财的上海崔女士对大纪元说,投资P2P的大部分是中产阶层,投资的目的就是想提高生活品质,“投资的时候,我们看这些理财平台都是国家支持的,我们才进去的。而且利息不是特别高的情况下,能保障我们基本的本金,提高我们的生活品质,可是(投资)一瞬间没了。”

崔女士表示,当时爆雷后,国家不但不积极解决问题,还对维权人士采取一系列打压,抓的抓、罚款的罚款。有工作的人,包括国家公务员、干部都不敢去维权,一旦被抓起来,工作就没保障了。

“你让我们老百姓怎么想,我把家里所有的钱上百万,省吃俭用的钱,还有老母亲信任我,我把她的钱,包括养老金都放进去了,瞬间就没了。共产党不让老百姓活,退,我坚决退出党团队,我要跟它彻底地断绝。”崔女士说。

2018年7月3日爆雷的“牛板金”,尽管在当月的6日被当局立案,但却被定性为“非法吸收公众存款”,而非“集资诈骗”。

6月3日有网友在网贷之家留言说:“不知道啥时候可以把钱还给我们,我们挣的都是血汗钱。”“这件事情如果处理不好,我们需要马上告诉自己的下一代,这是怎样的国家与政府,让他们时刻认知自己生活在怎样的国度。”

“牛板金”平台受害人、北京行政文职人员居女士告诉大纪元,她当时投资“牛板金”是基于对政府的信任。“杭州政府大力宣传,各大媒体皆有报导,感觉P2P网贷很正规,再加上北京银行给它作存管银行,我们感觉它是非常可靠的。”

“平台爆雷后,让我们感到非常恶劣的是,钱被骗了还找不到地方讲理。官方动用警察打压我们,连为自己维权的办法都没有了,路堵死了,最后,我们被镇压了。”居女士说。

居女士表示,P2P涉及的家庭很多,“看到中共的做法,大家都在觉醒,我在学校时就入党了,现在我不再相信它说的话,我要退出它的组织。”

“唐小僧”金融案今年1月公布的最新情况是,案件已被检察院退回公安补充侦查,案件审理将延期。

“唐小僧”受害者、沈阳某公司职员刘女士告诉大纪元,爆雷之后报案,他们说在调查当中,几个月都在协查,这么大的事情媒体一直也不报导出来。“有一对小夫妻把买房子的钱都投到里面了,为这事两个人还离婚了。”她说。

刘女士说,这家公司成立的时间不短,是政府支持的项目,“现在莫名其妙就定成非法集资了,这么多年它是怎么存在的?事情没闹大之前,警方就一直没立案,后来受害者开始大规模上访,但遭到打压。都是自己的血汗钱,没有任何理由钱就消失了,这不是欺骗吗?”

刘女士表示,她知道中共不好,现在是通过血淋淋的教训才真正知道它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受害的都是我们老百姓,也最可怜,所以,我们的结局都可以预想到……这件事情对我伤害很大,可能远离它是最好的办法,我不是党员,我退出团队组织。”

继2015年12月“e租宝”被中共公安部以涉嫌非法集资关闭平台后,网贷之家今年6月月报的最新数据统计,截至2019年6月底,P2P网贷行业累计平台数量继续为6617家(含停业及问题平台),P2P网贷行业累计停业及问题平台数量达到了5753家。问题平台历史累计涉及的出借人数约为270.5万人(不考虑去重情况),涉及贷款余额约为2128.6亿元。

“e租宝”受害人辽宁抚顺个体业主孙女士对大纪元表示,以前相信国家、相信党,现在她都不相信他们了,老百姓太惨了,老百姓的钱都是辛辛苦苦赚来的,“现在我们这边是什么情况,强拆占地占房子,房子里还有人就直接开铲车拆,庄稼绿油油的全给挖了,不走就打你。拿老百姓不当人,可以任意违法,不讲理的事情太多了,这个天变成什么样了。”

“我不是党团员,戴过红领巾,这边的法轮功学员已经帮我声明退出这个邪恶组织了。”孙女士说。

来源大纪元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