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幕:中共五千间谍侵台 渗透军方五大手法(图文)

中共渗透台湾系列报导——军事篇(上)

63
近年来多起共谍案接连曝光,凸显台湾的政治、经济、军事、社会等领域被中共间谍严重渗透。(Getty Images)

近年来多起共谍案接连曝光,凸显台湾的政治、经济、军事、社会等领域被中共间谍严重渗透。台湾国安单位曾估计,中共在台约有5000名间谍。他们渗透台湾军方有五大手法。

台湾智库咨询委员董立文接受台湾大纪元采访时表示,中共党纲有明文规范,所有党员、党的机构都有搜集情报的任务,他认为台湾对共谍的认识落后,仍停留在久远年代,政府应该有新的宣导手法,让民众对中共有正确认知。

一、中共间谍大举侵台 陆海空军都渗透

据台湾国安单位统计,从2002年至2017年,台湾破获的共谍案有60件,其中2009年开放大三通前,八年间侦办18件;开放后的近七年侦办42件,共谍案数量为开放前的两到三倍。国防部官员表示,这60件还只是媒体有报导的,实际潜伏的间谍数目应该更多。

调查局表示,由于资料量过于庞大,且多数历史案件已经归档,据目前已掌握的资讯来看,从2013年至2019年6月间,调查局破获的共谍案就有44案。

此外,维基百科的资料也显示,从1999年至今日,中华民国国军已曝光的资料中,涉入共谍的“校级”军官高达十多位,“将级”军官则有4位,分别是前陆军司令部通资少将处长罗贤哲、前宪兵司令部中将副司令陈筑藩、前海军中将司令柯盛正、193联兵旅少将旅长许乃权。

前情报官员萧台福表示,从已曝光的案例中可以看到,涉入共谍案的单位,包括陆海空军和情报机构无一幸免。从士官到将军,不限退役人员,现职人员都有被吸收的,显示中共的谍报攻势越来越凌厉。

他表示,被抓到的没有一个是中共情报机关本身的密干、专干,这种情况表明,台湾退职人员因为在台湾谋职困难,在大陆寻求发展时只要经济上、感情上出现问题,大陆的情报单位就立即下手,所有这一切都说明,中共以台制台的谍报手法越来越纯熟。

台共谍估5000人 政府也被渗透

此外,台湾国安单位曾估计,中共在台约有5000名共谍,台渗透严重。

有国安官员说,军中过去15年来破获的共谍案,虽然几乎集中在军事机构,一般行政机构仅6件,但政府被渗透情况并不比军方少。且2017年3月爆发的首起陆生周泓旭共谍案,目的并非刺探军情,而是锁定中央机关内部的机密资料,显示中共恐已渗透到台湾政府机关。

董立文表示,中国共产党是一个“以党领政”的国家,在中共党纲里有明文规范,所有党员、党的机构都有搜集情资的任务,所以如果帮中共所有党政机构搜集台湾情资的人,都称为间谍的话,数字绝对不只几千人。

他认为,中共不只对台湾进行情搜,对世界各国,甚至在中共各党政机构里都有对内情搜人员,而且早从“国共斗争”时期就已经有这套机制,而台湾的共谍会如此严重,是因为在民主化过程中,建立国家安全的规章、制度及法律有所疏失,再加上2008年到2016年间,台湾大开两岸交流的门户,却没有做好国安防护,才让中共有机可趁、对台大量渗透间谍。

董立文直言,过去老一辈人常会说“小心匪谍就在你身边”,这其实是事实,只是当前的台湾社会对于保密防谍的印象,一直停留在戒严时期、不断被妖魔化了,所以很排斥这个议题。

他说,FBI(美国联邦调查局)曾在2015年时制作一部宣导影片,说明要那些想去中国留学的美国人注意哪些异常状况,中共情报人员会用何种手法,吸收美国大学生成为中共间谍。他认为,政府应该参考美国的作法,多与社会沟通,说明台湾过去所碰到的共谍案例,让民众对中共有正确的认知。

二、偷骗利色诱 共谍渗透军方五大手法曝光

中共近年持续强化对台湾渗透的力道,调查局估计,从2013年至今破获的共谍案高达44案,而且曝光的很可能只是冰山一角,实际潜伏的间谍数目应该更多。

从近年发生的共谍案,整理中共情报部门的渗透型态,可以发现中共常见手法包括:美色利诱、渗透亲友、网交吸收、网路窃取、包商刺探军机等五大手法。

为防范中共窃密,美国政府亦正持续扩大对中国科学家的监控。FBI反间谍处助理主任普里斯塔普(EW Priestap)表示,美国这种自由、开放的教育环境,近年却被越来越多的学术间谍用于犯罪行为,对美国的学术、经济、军事构成威胁。调查人员发现,中国学术间谍的数量远高于其它国家。

手法一:抓把柄、洒大钱、用美色

“抓把柄、洒大钱、用美色”是中共国安部特务的重要手段,各国都有遭中共吸收渗透的情况,其中台湾前陆军司令部通资处长罗贤哲少将被吸收为共谍,将重要军事情资交付于中共的手法,堪称最具代表性的案例。

罗贤哲2004年时担任驻泰国武官期间,因好色成为中共锁定策反对象,当时中共派出持澳洲护照的中共女间谍李佩琪(现任中共国安部对台特科处长),设计与他认识交往,在女间谍的色诱及重金诱惑下,遭中共吸收沦为共谍,开始提供工作上经手的极机密资料,每次交付情报的代价,视情报等数量或机密程度,约在10万到20万美元之间。

2005年,罗贤哲调返回台,转任国防部联二情报次长室国际情报处副处长,期间仍与李佩琪保持联络,并利用赴美工作机会,与李在美国会面,并交付的情报与收取金钱。罗并于2008年晋升少将,全案在2011年才被侦破,罗贤哲被判处无期徒刑。

由于罗贤哲历任职务曾参赞许多机密情资,被外界怀疑已将台美军事合作的“博胜案”、陆军战术区域通信,以及战场影像图资管理系统等机密资料交给中共,美方也曾对此案表达严重关切。

其它国家也有类似遭“美色利诱”的案例。据日本《读卖新闻》报导,2002年时,日本驻上海总领事馆有一名46岁已婚电讯官,遭中共女特务色诱后,被胁迫担任共谍,不断交付日本的外交机密,最终电讯官因不堪压力而选择自戕。

2011年,韩国驻上海总领事管有3名领事,因同时与上海“国安局”邓姓女特务有染,中计交付韩国政府内部人事讯息与高层电话号码。3名领事最终因为邓姓女特务争风吃醋,才让泄密事件曝光,被调离回国接受调查。

手法二:利用亲友同侪旁敲侧击

中共特务利用军中同胞或是亲属进行劝说、吸收共谍也是常见手法,前空军中校袁晓风共谍案为经典案例。

1992年时,空军中尉陈文仁退伍后,赴中国大陆经商并娶了中国妻子,遭中共总参情报部锁定,伺机与他接触、吸收为共谍。陈文仁返台后,联系还在空军服役的同学袁晓风。

袁晓风同意协助情搜后,于2003年6月至2007年5月间,连续以使用随身碟等方式,12度将负责业管或刺探的空军机密交给中共,总计获取780万元台币的报酬。本案经法院审理后,依法判袁晓风无期徒刑,陈文仁则被判刑20年刑期。

手法三:网路交友吸收境外间谍

自从网路交友风潮兴起之后,中情报机构也开始利用“网路交友”手段吸收境外间谍。

据美国联邦调查局(FBI)2017年宣布侦破的共谍案,曾任“中央情报局”和国务院安全部门官员的马洛里(Kevin Mallory)承认,他退休后于2012年间,在社群网站上认识一名中共“招募者”,并安排于上海交给他一个特殊通讯装置。经美方解密,在特殊通讯装置中找到已删除的8件美国政府机密文件。

手法四:网路窃取搜集情报

此外,网路窃情也是中共国安部搜集情报的新手段。据美国网路安全公司“火眼(Fire Eye)”2017年的研究,且经美国网路公司“记录未来(Recorder Future)”确认,中国大陆的骇客组织“APT3”与广州“博御信息技术”公司有联系,而“博御”则是中共国安部的合作商。美国国防部2016年一份报告显示,“博御”及“华为”公司一起与中共国安部合作,攻击外国政府的网路系统,获取情报信息。

手法五:包商藉施工之名刺探军机

利用承揽军方工程的外包厂商来刺探军情,也是中共贯用的手法之一。

2019年,中华民国检调破获一起共谍案,发现2016年至2018年间,新北市某工程公司的张姓负责人与林姓合伙人,涉嫌利用承包国防部“忠信营区阻绝设施整修工程”、空军司令部“官兵体能训练室整修工程”、“东澳岭营区避雷针基座工程”、“石门营区营门设施整修工程”、陆军司令部“岳崙营区P库浪板架设工程”等机会,协助中共刺探、收集台湾电子、资讯及网路作战等国防军事秘密,甚至企图吸收国军人员发展共谍组织。

来源大纪元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