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鹏死后“洪水滔天” 与江泽民一笔交易曝光(图文)

118
王维洛博士曾揭露,三峡工程是当时江泽民与李鹏之间的一笔政治交易,当年江将此工程硬上马,祸害了国家。(GOH CHAI HIN/AFP/Getty Images)

中共前总理李鹏过世,正值中国洪水泛滥之时,让人们想到他除了六四,还有强推三峡工程。随着湘江流域洪水泛滥,舆论对三峡蓄洪排洪能力,及三峡潜在的危机质疑声再起。王维洛曾揭露,三峡工程是当时李鹏与江泽民之间的一笔政治交易。

7月23日晚约7时,中共党媒刊发讣告称,中共前总理李鹏于22日晚23点11分在北京因病过世,终年91岁。

讣告中大篇幅高调评价李鹏,特别是涉及1989年“六四”部分,称其“采取果断措施制止动乱,平息反革命暴乱,稳定了国内局势”。

美国之音报导说,李鹏生前没有因“六四”镇压被送上审判台;但李鹏之死对香港的抗议民众提出警示,中共暴力镇压的底线没有变。他的死也将放大三峡大坝引发的一系列问题。

最近有关三峡大坝引发的问题引起大陆舆论高度关注。7月初,有推特用户披露,三峡大坝已经变形有溃坝的危险,并警告,三峡大坝一旦溃坝,半个中国将生灵涂炭,中共和那些大家族也将玩完。

该消息引起海内外网友的关注及担忧后,中共官媒强调大坝“确有变形但处于弹性状态”。

7月上旬以来,随着湘江长江流域洪水泛滥,舆论对三峡蓄洪排洪能力,以及对周边的影响及三峡潜在的危机的质疑再次掀起。

微信朋友圈里一位网友写到,“川大的水电专业很强,有不少毕业生在坝上工作……这些校友说,已经不知道怎么办了,炸,不知道咋炸,拆,也不知道咋拆,维护也不知道咋维护,十分危急! 每天都在惶恐之中。”

三峡工程自始至终争论不休

三峡工程自始至终争论不休,从强制拆迁到迁移百万沿河人民,从地质破坏环境污染到蓄水淹没千年古城古迹,质疑声从未间断。

2003年大坝开始蓄水时,中共官媒称“三峡大坝固若金汤,可以抵挡万年一遇洪水”。2007年官媒改称可以“防千年一遇洪水”;2008年官媒又称可以“抵御百年一遇洪水”;最后2010年央视引述专家的话称:三峡防洪能力有限,不要把希望全寄托在大坝上。可谓一变再变。

三峡工程在上马前,就受到多名水利专家的质疑、反对。从五十年代起,三峡工程是否上马,一直存在着巨大的争议,反对声最大的要数清华大学已故教授黄万里,认为建造大坝将祸害中华民族。

黄万里曾6次写信向江泽民、李鹏反映问题,从地质、环境、生态、军事诸方面痛陈三峡工程的危害,并预言“三峡高坝若修建,终将被迫炸掉”。

六七十年代文革,此坝无从谈起,八十年代,建坝之说再度兴起,但中共党内仍有人强烈反对,当时主政的赵紫阳询问邓小平,邓说了一句:上马有政治问题,不上马更有政治问题,支持建造。

江泽民与李鹏之间的一笔政治交易

三峡工程争论一直持续到六四之后,1989年刚刚踏着“六四”爱国学生鲜血上台的江泽民,急于与时任中共总理的李鹏结盟,巩固其领导地位,亲自出马力推三峡工程议案在中共人大得以通过。

王维洛博士曾向《大纪元》披露,建三峡工程是当时江泽民上台后,他与李鹏之间的一笔政治交易。

王维洛说:“89年六四前,三峡是什么东西也许江泽民还不清楚,但是89年六四一过以后,江第一个在国内视察的就是三峡工程,他到那里去表态支援三峡工程。”

他称,当时江泽民知道邓小平已经把三峡工程做为代价分给了李鹏,如果没有江的坚决支援,三峡工程是上不了马的,李鹏再动它也上不去。他要能动的话,三峡工程1985年就能建了,他们两人所承担的东西是不一样的。

王维洛表示,三峡工程决策,不是一个单纯的工程决策,而是政治决策。三峡工程的上马,只是中共最高层少数人的意愿,因为高层几大家族都可以直接在三峡工程中获得巨大经济利益。围绕三峡工程已经形成了一个庞大的利益集团。

当年,江泽民将此工程作为政治交易硬推上马,宣传部门百般吹嘘,欺骗了国民,祸害了国家。

据报三峡工程当时在中共全国人大表决时,仅以相对的最低支持率通过:1767票赞成,177票反对,664票弃权,这种情形十分罕见。有分析说,可见三峡在中共党内从来就没有共识,只是急功近利、好大喜功一派,急于建功立业。

三峡大坝的建造质量也引起质疑,中共前水利部长李锐之女李南央引述专家说,当时的水泥强度严重不过关,三峡大坝的混凝土浇筑至少需要410万吨强度,可当时中国国内能实现的最高的强度是207万。按理说不应立即上马,但鉴于六四后形势,还是上马了。结果至今关于三峡工程质量的争议不断。

三峡工程带来的灾难接踵而至

王维洛博士多次指出,未来三峡大坝一定会出事。但是,对于急功近利的中共,未来不在话下,形象工程最重要。

王维洛质疑,1992年三峡工程的总造价为571亿元人民币。到了2008年底,三峡工程的总造价已经突破2000亿元人民币,而且升船机工程还没有建造完毕。

他说,三峡工程资金的一半以上,是老百姓在电费中支付的三峡基金,这是中共国务院,特别为三峡工程开征的特种税,不用还本也不用支付利息。

三峡工程的建设过程发生的贪腐和偷工减料也屡屡曝光,李鹏卸任第二年,三峡就查出重大贪腐案,更大的争议发生在2014年3月下旬。

当时,参与三峡建设项目多年的三峡总公司董事长曹广晶与总经理陈飞在中央巡视后罕见的同时免职。当时三峡内部人士说,三峡集团每年招标的工程总规模至少在100个亿以上。2014年以前,绝大部分没经过正规招标,这不只是黑箱操作而是明箱操作。

三峡大坝开建以来,不仅滋长了大量腐败问题,而且长江中下游连年出现反常气候:地震、大旱、高温、水灾、鄱阳湖几近干涸等灾难接踵而至。

统计数据显示,2008年9月至2012年8月31日,三峡工程库区共发生新生地质灾害险情401起。而数百万的三峡库区民众,成了真正的“三低”和“三无”群体。由此而产生的每年信访的次数高达8万多件次,连年持续不减。

王维洛对大纪元表示,如果三峡大坝发生溃坝,三峡大坝下面的宜昌市居住的几十万人命就没了。

他说,三峡工程从2003年开始试运行到现在,16年都还没有验收过,没有人敢担保它的质量。现在大家在网上讨论这件事非常有意义,中共必须对老百姓有个交代。

最近,网络广为传播一名中国法学家与朋友一段关于三峡大坝的对话,他呼吁:“念在长江中下游数亿生民性命的份上,最高国家权力机关真该组成特别调查委员会,对坝之吉凶利弊作出专业、公开且权威之审查,此乃危在旦夕之大事项啊!”

来源新唐人电视台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