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深州市洗脑班头子遭恶报丧命(图文)

22

河北深州市洗脑班头子康丙超遭恶报,遭受近一年的病痛折磨后于二零一九年八月七日丧命;深州市检察院公诉科科长孙寒冰遭恶报,受贿被抓捕。

一、河北深州市洗脑班头子康丙超遭恶报被病痛折磨致死

康丙超,男,55岁,生前系河北省深州市洗脑班(谎称“法制教育中心”)校长,在遭受近一年的病痛折磨后于二零一九年八月七日丧命。

康丙超是深州市迫害法轮功的邪恶首犯之一,原在深州市委宣传部上班,自从九九年七月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开始后,康就去了深州市洗脑班迫害法轮功学员,后接替王景刚成了洗脑班所谓“校长”。

康丙超在洗脑班行恶长达二十年之久,积极执行邪党及江泽民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的邪恶指令,谩骂、殴打折磨被非法关押在洗脑班的法轮功学员,强制法轮功学员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据不完全统计,深州市被非法关押进洗脑班的法轮功学员有一百多人。

洗脑班采取不让睡觉、关禁闭、搞“车轮战术”、利用犹大灌输邪恶谎言、放污蔑大法的录像等手段逼迫法轮功学员转化。洗脑班把法轮功学员每人关一间屋子,窗户拉上窗帘,门锁着,只有吃饭才给开一下,送进饭去,犹大进去洗脑开开,二十四小时吃喝拉撒睡都在屋里,睡的是地铺,和关禁闭一样。

深州中学青年教师、法轮功学员刘新允在邪恶洗脑班被折磨至精神失常后,在家中被软禁,神志不清时跳楼摔成高位截瘫,在承受了半年多巨大身体痛苦后离世。

法轮功学员刘凤巧(大屯乡祁刘村)在家中被强行绑架到洗脑班近四个月,期间曾五天四夜不让睡觉,被施以“车轮战术”进行所谓的“转化”,上厕所、吃饭都有人跟着。 孙艳恩绝食反迫害,被康丙超等人摁住,野蛮灌食。男学员强忙活被犹大们三天三夜强制洗脑,在地上被拖拉着走。

洗脑班还大量敛财,除了每天勒索的二、三十元生活费外,还利用被关的法轮功学员家属着急救出亲人的心理,大肆敲诈钱财,学员被放回家时要缴纳所谓“管理费”200~1000元不等。

洗脑班养着一个叫王三的打手,经常对法轮功学员非打即骂,是积极参与迫害的主要帮凶。

从古至今诽谤佛法、迫害佛法修炼人的罪恶极大,必遭天谴,谁也逃脱不了。康丙超曾经多次被老天爷警告,二零一五年中国新年前,开车撞伤一老人,赔了不少钱。二零一八年,骑电车摔伤,脚骨折做手术,长期不能走路。后来心脏不好,肾里积水,多次住院检查治疗,不见好转,在遭受近一年的病痛折磨后,于二零一九年八月七日丧命。

二、深州市检察院公诉科科长孙寒冰遭恶报被抓捕

孙寒冰,男,50岁,是河北省深州市检察院公诉科科长,遭恶报,现已被批捕关押。

落马的直接原因是孙寒冰参与的一个山东省传销案,案件的犯罪嫌疑人系三姐妹,当时三姐妹中一人被判刑,另外两个拿出120万贿赂办案人员,孙寒冰受贿13万元。此案涉及十来个办案人员,传销姐妹手握贿赂录音等证据,今年七月份案发。孙寒冰迫于压力投案自首。

表面上孙寒冰是因为受贿被捕,实质上是因为孙寒冰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开始遭到恶报。深州市被邪恶六一零、公检法非法判刑的法轮功学员大约23人。近两年尤其居多,送法院的公诉书上都是孙寒冰的签名。

深州法轮功学员多次给孙寒冰邮寄真相资料和劝善信,但孙寒冰依然我行我素,多次颠倒黑白、非法起诉法轮功学员,致使多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遭受亲人离别和继续在监狱受折磨被迫害,其中一名学员刑期高达十五年之久;一名六十多岁的老人被非法判刑十年,身心遭受极大摧残,回家后一年多含冤离世;七十七岁的老人李殿臣因修炼法轮功也被检察院起诉到法院。

来源明慧网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