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友群:中共让上海取代香港无异于痴人说梦(图文)

3
2013年国际金融中心排名统计显示,香港首次超越东京,晋身第三位,而上海则已连续三年居第六位。香港金融中心地位屹立不倒。(宋祥龙/大纪元)

最近,香港危机持续发展。中共派兵血洗香港的图谋,暂时被国际社会的强烈反对抑制住了。近来又传出一种说法,中共准备让上海、深圳等取代香港。上海能取代香港吗?我的回答是:只要中共统治上海一天,上海就不可能取代香港。

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香港也不是一天建成的。当年晚清政府将香港割让给英国时,香港只是中国南方偏僻的一个小渔村。英国花了155年的时间,才把香港变成世界第三大金融中心。在这155年里,英国人在香港建立起了一整套符合市场经济的体制、机制与法治。因为英国,香港得以与整个自由世界建立起良性循环的生态系统。

上海在中华民国时期曾经是远东最大的城市和国际金融中心。自从中共进入上海、“一边倒”向以苏联为首的社会主义阵营之后,上海与整个自由世界的联系被掐断。特别是1953年中共提出所谓“对资本主义工商业进行社会主义改造”之后,上海资本家全部被割了“韭菜”,一批又一批资本家成了中共上海市长陈毅所说的“空降兵”(跳楼自杀)。随着中共全面管治上海,昔日繁华的十里洋场,从此进入血雨腥风的红色恐怖之中。

直到1992年邓小平“南巡”之后,才想起发展上海。到今天,中共也说要把上海打造成为一个国际金融中心,但是,中共的理论、体制、机制、法制,注定上海不可能取代香港,成为亚洲最大的国际金融中心。

首先从理论上看,中共的老祖宗是信奉撒旦的马克思。马克思骨子里仇恨资本主义。170年前,资本主义仍处于青少年时期,马克思就认为资本主义已经衰老得不行了,快要死了。从1848年发表《共产党宣言》起,马克思就把在全世界推翻所有资本主义政权、建立共产主义政权,作为共产党人的直接目标。马克思仇恨资本主义的基因,通过一代又一代共产党人,传到今天的中共身上。

中共建政70年来,一直把资本主义的美国作为其最大的敌人,即便中美建交之后,中共一提到“国外敌对势力”,首先就是指美国。作为国际金融中心,必须跟以美国为首的整个自由世界有一个共同的生态环境。中共仇恨资本主义的基因,决定了它绝对不可能在消灭了香港的资本主义之后,再建立一个资本主义的上海!

其次,国际金融中心一定是与全世界的互联网相通的。中共之所以建立长城防火墙,将14亿中国人圈在墙内,最重要的原因是便于对墙内民众高压与欺骗。中共绝对不可能主动拆了上海的“长城防火墙”。

第三,国际金融中心必须搞市场经济。市场经济必须是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作用。但是,在中共一党专政下,权力一直在经济领域起支配作用,中共权贵家族垄断了中国所有最赚钱的行业。只要中共当政一天,中共权贵家族必然牢牢把持上海最赚钱的行业,通过垄断,通过内幕交易,大发横财,甚至国难财。

上海是前中共党魁江泽民的老巢。1989年6月,江泽民踏着“六四”学生的鲜血入主中南海。之后,江泽民带头违反中共中央“坚决制止高干子女经商”的规定,纵容其子江绵恒亦官亦商,大发横财。1994年9月,江绵恒任上海联和投资公司董事长。该公司投资领域涵盖电信、科技、金融等众多领域。上海商界人士称,江绵恒的董事头衔多得数不清。电信行业是中国的暴利行业。江绵恒被称为中国的“电信大王”。

2007年,上海发生了中国证券市场有史以来第一金融大案——“招沽权证案”。仅60个交易日,成交额高达1.2万亿元人民币,远超全球大多数国家整年的GDP。暴涨暴跌间,50多万股民血本无归,直接损失228亿元,间接损失500多亿元。金融专家说,这只能是超级庄家所为,这样的超级庄家,拥有世界上所有庄家不能拥有的资源,尤其是无限对倒的资金优势。

究竟谁导演了这场对50多万散户的“大屠杀”?受害股民曾在网上公布了给中纪委的举报信,要求查封上海证券交易所全部招沽交易记录,调查上海证券交易所的诈骗行为,至今12年过去了,没有任何结果。当年9月底,海外某网站披露了此案的某些内情,轰动一时,江泽民、江绵恒父子都卷入其中。

江绵恒在“闷声发大财”的过程中,牵涉上海滩几乎所有重大贪腐案。除上面提到的招沽权证案外,还涉及“上海首富”周正毅案,被判死缓的原中国银行副董事长刘金宝案,原中共政治局委员、上海市委书记陈良宇案,被判死缓的原中共政治局常委、国务院副总理黄菊秘书王维工案,被判死缓的原中国网通党组书记张春江案,原上海市检察长陈旭案等。

据上海人权律师郑恩宠等举报,上世纪90年代以来,上海从英属维尔京群岛等避税天堂引进的外资占总引进外资的30%。其中99%是从内地的中资到英属维尔京群岛等地转一下变成了外资再引进上海,造成上海三成以上的外资是假的,偷逃了国家大量的企业所得税(前三年免税后二年减半税)。

曾当过上海市主要领导的黄菊、陈良宇、韩正等人,以沪建城(2001)第68号文件《关于鼓励动迁居民回搬推进新一改造的试行办法》为名,搞了个世界骗局。2002年5月28日,周正毅以虚构的佳运投资公司的名义与静安区政府签定免土地出让金40亿元,鼓励1.2万户居民回原地安置并承诺投资150亿元(占99%)住宅工程的合同。2001年至2002年上海共批准了301块土地,偷逃了约2000亿元的土地出让金!

在办案过程中,郑恩宠看过普陀区土地局一个干部的笔录:“我们这么干,就是黄菊讲的,全上海的街道等,只要外国人要的,你们都给他。”郑恩宠回忆说:“当时黄菊的口号是:十年变香港。”“当时我在法庭上说,你们都是疯子!”

第四,国际金融中心必须有“司法独立”的法治环境。中共是公开、明确反对司法独立的。只要中共当政一天,上海就只有党治,没有法治。公、检、法、司,都是党说了算。党说你有罪,没罪也有罪;党说你没罪,罪大恶极也没罪。

2001年,上海发生一起价值8亿元的房产被以2亿元的超低价贱卖的拍卖舞弊案。2006年秋,最高检察院到上海调查此案。该案4名证人——上海市第一中级院法官潘玉鸣,上海市虹口区法院法官范培俊,上海华星拍卖公司总经理王鑫明、张慧芝夫妇,在接受最高检察院的询问后,都离奇死亡。许多媒体记者在采访中都被一股神秘的政法势力阻拦,甚至交稿后都不能刊登。

2017年3月1日,上海市检察院原检察长陈旭落马。同年3月22日,《中国新闻周刊》刊发《上海“政法不倒翁”落马被指涉四证人离奇死亡案》。2018年10月25日,陈旭因受贿7423万元被判处无期徒刑,但是,陈旭的犯罪事实中没有涉及上述4位证人被杀问题。

2013年,这个房产又被以20亿元的高价卖给国泰君安。对此,最高法院发文要求纠正,但是,上海市第一中级法院以“案卷丢失,相关办案人调离或死亡”为由,不予纠正。最高检察院到上海调查此案,4个证人全死了,调查被迫中止。中共最高司法机关——最高法院、最高检察院对上海的这一个具体案子都无能为力,上海要建国际金融中心,无异于天方夜谭!

郑恩宠因揭露上海市主要领导陈良宇、黄菊、韩正等的严重腐败问题,遭打击报复,被非法判刑3年。之后,长期受到公安机关非法监控。今年8月22日,郑恩宠出门时,贴身监控的警察何康凯欲将他带到派出所,遭到拒绝,推搡中,郑恩宠突然昏倒。家属立即打120叫急救车。何康凯打电话到派出所,说千万要阻止急救车到达。急救车到了之后,何康凯要跟上车,被家属阻止。何康凯说:“你们慢慢开,我在后面跟着”。医护人员说:“我们救人哪,凭什么慢慢开?”到医院过了一个多小时郑恩宠才恢复过来。下午4点多,郑恩宠在家属陪护下准备叫出租车回家,何康凯不准他们上出租车。

之后,郑恩宠被以涉嫌“偷税漏税”的罪名,直接从医院拘传到派出所。然后,在审讯室关了3个小时,没人讯问他,只有何康凯每个小时来骂他10分钟。晚上,警察将一名打扮时髦女嫌犯和他关在一起。郑恩宠说:“那天晚上我很紧张,我闭着眼睛发现那女的就碰了我一下,他们抓吃喝嫖赌抓不了我,用政治问题也打不倒我,就用这个来陷害我。”直到8月23日早上8点钟,郑恩宠才被放回家。上海警察不顾郑恩宠死活,把他传唤到派出所,不是因为他有任何罪错,而是“老子”想怎么折腾你,就怎么折腾你。

第五,最关键的一条,今天的中共已经成了全世界最腐败的政党,正朝着“中国共产党亡”的末路狂奔,中共用上海取代香港,无异于痴人说梦。

台湾目前正在进行总统大选,台北市长柯文哲也是参选人之一。柯文哲谈到中共时出言非常谨慎。但是,近来中共在香港的所作所为,连柯文哲也看不下去了。8月22日,在接受台湾壹电视专访时,柯文哲表示支持香港民众的自由抗争。他说,如果你隔壁住了一个神经病,每天都在大吼大叫说你家财产都是他的,那你是跑去跟他吵、跟他打成一团,还是把铁窗铁门装一装?看一看中共党媒每天对着香港大吼大叫,柯文哲形容中共像一个“神经病”,一点不为过!柯文哲还讲,从香港的例子来看,“我能不反对‘一国两制’吗?”

6月15日,华裔经济学者冷山在推特上贴出香港历年对中国大陆投资的数据。他写道:“香港投资占外商总投资的70%,没有香港金融中心的地位打底,外资不会放心投资大陆!所以,香港的地位,北(京)上(海)深(圳)这类城市再过50年也无法替代!”

香港是一块神佑的福地。虽然目前正在遭难,但是,我相信,信奉普世价值的香港人,一定能得到天佑神护,得到全世界一切有良知的人们的支持,走出磨难,东方之珠,经历狂风暴雨之后,一定能重放光华。

来源大纪元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