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靖宇:兼听则明 破解香港反送中(图文)

3
图为8月25日,香港杨屋道两个方向的行车线均逼满“反送中”游行人士。(骆亚/大纪元)

关于香港反送中议题,很多大陆朋友们生活在重重新闻封锁之下,真的很难分辨事实与谎言。其实,我们在做新闻节目的过程中,也会去看看中国大陆的网站,上面报导的都是“香港暴民如何暴动、攻击警察、香港人搞独立、境外势力支持香港独立”等等讯息,看了真的觉得有两个是与非颠倒的平行时空,令人非常错乱。

我们了解在这样的环境中,要了解外界事实需要翻墙,需要额外的技术与勇气,所以能看到我们网站的大陆朋友,您们已经跨越了重重难关!为您们鼓掌!兼听则明,我们这里提出几点供参考,希望能对您们了解事实真相有些帮助。

首先,我们从简单的道理来看,了解事实最佳的方法就是开放媒体新闻报导自由、允许独立调查,事实真相就能水落石出。但是现在共产党的作法是反其道而行,不让人看见不同的声音,完全封锁外界的报导,要看消息只能看中国大陆国内被操控的媒体,基本上就是一言堂。但是在中国大陆之外,却是各方报导都能自由阅读。如果中共说的是真的,为什么不开放言论自由与新闻自由,大家来讨论呢?为什么封锁外界讯息?

除了隔离外界报导之外,中共的一贯作法还有进行仇恨宣传。所有媒体一齐开足马力批斗谩骂,加上谎言编造,挑起民众仇恨,但是当人们真正要了解事情来龙去脉的时候,当局就开始封锁舆论,一讨论就会被扣上“寻衅滋事”的大帽子,让人们彻底消音。

香港

六四天安门事件 中共造假宣传掩盖历史

远的不说,就从1989年六四天安门事件谈起。现在很多年轻大陆朋友们对六四事件还不清楚,简化地说,1989年6月,有成千上万的年轻大学生,因为追求民主反贪腐的纯真理念在天安门广场上集结,他们满心期待中国的未来能有所改变,然而,中共当局最后下令武力镇压,众多年轻学子遭坦克车碾过、机关枪扫射,死亡人数至今难以估计。英国国家档案馆文件近日解密,档案指出当时英国驻华大使唐纳德(Alan Donald)估计,死亡人数约在2700至3400人之间。但中国国务院的消息来源指出,估计至少有1万平民死亡。

六四事件发生后,共产党是怎么因应的呢?

首先是一贯的谎言与仇恨宣传。关于六四,中共宣传的论调是:六四是学生“暴徒”攻击解放军,解放军镇压有理。(好熟悉的“暴徒”又来了!)

六四事件后,6月6日,时任国务院发言人袁木出席记者会,将事件形容为“骇人听闻的、建国以来没有过的反革命暴乱”,又指“粉碎暴乱取得了初步的胜利”。

他在记者会上说出初步的伤亡数字:约五千名解放军官兵受伤、二千多名“一小数为非作歹的暴徒”和围观被误伤的群众受伤、300名官兵和民众死亡,包括23名北京的大学生、400名解放军官兵失踪。

不到两个星期后,袁木接受美国全国广播公司(NBC)记者布罗考(Tom Brokaw)访问说,“在对天安门广场的清理中,没有发生任何的伤亡,没有打死一个人,解放军的军车也没有轧死一个人。”

袁木的几次讲话,都代表中共官方发言。

当时中共还造假宣传“暴徒攻击解放军”,后来证实这些故事是共产党自导自演的。前中共政协委员,前广播电视部副部长谢文清曾发表文章《死心篇》,曝光六四事件中,所谓“暴徒”攻击解放军的罪行是中共当局伪造的。今年,一位亲历六四事件的解放军人李晓明也站出来指证六四事件。

现在它的作法主要是掩盖这段历史,隔离事实真相,在中国大陆的教科书里没有提及六四事件,造成现在许多中国年轻人不清楚1989年的天安门广场发生了什么事。

政治迫害法轮功 造谣自焚杀人仇恨宣传

在六四之后十年,中共又于1999年发动对法轮功的政治迫害运动,这场政治迫害持续了二十年,一直到今天还在发生。它是怎么做的呢?同样的套路,就是谎言与仇恨宣传。

2001年1月23日,中共在天安门广场自导自演“天安门自焚案”,诬蔑法轮功学员自焚。从央视“焦点访谈”的慢镜头中显示:一名“自焚者”刘春玲被现场警察用重物击打倒地死亡,从而揭穿了骗局,央视焦点访谈在重播时删去了这些镜头。另一名“自焚者”王进东头脸部分多处三度烧伤,但是最易着火的头发却完好无损,同时,盛着汽油的塑料雪碧瓶竟然在烈火中完好无损;多次上中央电视台的“王进东”的脸型从外观上有很大的差异,经鉴定表明,这些“王进东”不是同一个人。

央视“焦点访谈”女记者李玉强,也曾当众承认造假,说广场上王进东腿中间的雪碧瓶子是他们放进去的,此镜头是“补拍”的。她还说早知道会被识破就不拍了。

除了天安门自焚伪案之外,中共还制造了很多谎言嫁祸法轮功,包括搜集和罗织自杀、杀人以及住院濒死者等案例,再通过媒体炒作和司法系统伪造,编造出所谓“1,400例”致死的谎言。

据《明慧网》不完全统计,仅仅在1999年7月后的半年内,中共海内外媒体对法轮功的诬蔑报导和批判文章就高达三十余万篇次,其中,“自焚”伪案成为报导重点,这些宣传激起了很多中国人对法轮功的仇恨。

然而真相是什么呢?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的著作中明确要求不能杀生和自杀。修炼者按照“真、善、忍”原则要求自己,提高道德水准,同时炼功强身健体。现在法轮大法已经洪传到世界100多个国家和地区,您如果有机会走出去,到香港、台湾或者任何一个海外的国家地区看看,您会常常看到法轮功学员的身影。如今,法轮功获得各国政府褒奖、支持议案和信函三千多项,受到全世界的爱戴和尊敬,只有中共在迫害这群修炼人。

反送中谎言与仇恨宣传 二百万港人成“暴徒”

回来讨论现在的香港反送中运动。一般认为香港人普遍比较精明现实,是什么原因使得二百万香港市民不在家好好过日子,选择上街抗议中共想要的“送中条例”?事实上,港人上街为了维护自己的权利,因为共产党的司法体制不透明,属于人治与黑箱作业,与一般国际上司法独立与公正的概念背道而驰,港人担忧“送中条例”一旦通过之后,民众的正当权益无法保障,所以才上街抗议。这是中共官媒一直避讳提及的事实。

这个送中条例一旦通过,如果共产党政府要求移交某个人到中国大陆,香港政府将会跳过正常法律程序,直接由香港特首授权拘捕。法庭更是无权调查嫌犯是否真的犯罪,只能被动地看引渡文件,实际上起不了防范中共政治迫害的作用,香港的法治形同虚设。

香港人普遍感觉到中共专制的黑手已经迫近,非常担心,所以集体出来游行集会。那么,面对香港人民出来反抗暴政,中共是怎么因应的呢?还是一样,用谎言与仇恨宣传啊!

然而谎言与仇恨宣传也要有素材,在香港6月9日百万人大游行当天和平落幕。这次香港人在游行中展示了强大的公民素质,陌生人们互相帮忙,不断有市民自发性地买水、便当、口罩、雨伞等,各种补给品成箱放在地上,接着马上就有人热心分给大家。活动中,也有市民持续互相提醒要“和平、理性、非暴力、非粗口”,简称“和理非”。

关于这次游行,有很多在网路疯传的视频,一则视频显示密密麻麻的游行人士井然有序、自发性地分开,让出道路让救护车通行,景象被网友夸赞“现代版的摩西分红海”。网友留言指出,“如此拥挤的人群都能迅速让开一条车道,真是了不起”、“文明、自由、勇敢的香港人!百万反送中抗议群众,像海水分两边,让救护车通过!”

中共官媒一开始对这场轰动全球的大型示威视而不见,微博搜索也毫无显示。只有《环球时报》吭了一声,说“香港反对派将修例政治化、标签化了”。

6月中旬开始,大小官媒改变招数,同时报导香港游行,微博等社交媒体也展开了相关讨论。当然中共体制内媒体还是一样的老套,谩骂香港人是受到“反华势力”蛊惑,香港人搞独立等等陈腔滥调。

到了7月1日,中共当局期待已久的机会到了。香港示威者与警方一度爆发冲突,至少40多人被送往医院。晚间,示威者冲击立法会,并最终冲入立法会大楼内。香港警方在午夜开始清场,大量防暴警察使用警棍和催泪弹驱散示威者。

事实上,据报导,7月1日示威者冲进立法会事件,很可能是香港政府(与中共当局)设计的局。当天市民与警方对峙到晚上9时左右,原本在闸门另一方布防的警察突然全部撤离,任由示威者撬开立法会大楼的闸门冲入大楼,原来不报导示威的亲共媒体则一拥而上拍视频。更奇怪的是,几名带头砸玻璃的中年人在3时50分左右突然全部离开,而当时随抗议者一起进入立法会会议厅的记者轲浩然亲眼看到,一开始进入立法会,地上已安排成“一片狼藉”,“满是玻璃碎屑和杂物”。

好的,“暴民”终于可以上场了!中共所有媒体至此一齐全力报导带风向,把抗议者打成“暴徒”,坐实他们的“暴力违法行为”。

然而,这些年轻人真的是暴民吗?据报导,示威者冲入立法会大楼后,在墙上喷涂要求林郑月娥下台,撤回修法的标语,立法会主席台背后的特区区徽被喷黑。然而,立法会中一处排放许多精致礼品、艺术品的地方却没有遭到破坏。

记者轲浩然当时跟着示威年轻市民一同进入立法会,他在文章《这是一个吃孩子的政权》中写出在立法会的所见所闻,文中提到,示威者一直互相提醒勿破坏立法会内设施,“柜子上贴了四张纸,写着‘切勿破坏’,而柜子上的摆设,完好无缺。同样的情况也发生在地下的餐厅。他们拿了雪柜内的饮品,却留下钞票,再在柜子外贴纸写字(‘我们不是贼人,不会不问自取’),表明不是偷饮品。”

古往今来,应该没有“暴民”这么有公民素养的。

后来的故事,应该不用多说了。包括有黑社会白衣人持棍棒与藤条闯进香港地铁及商场追打反送中游行民众和一般市民,反而被说成“英雄打废青”;警察换衣服乔装成示威者挑起暴力事端,反而说示威者搞暴力(香港警务处副处长邓炳强已公开承认,有警员乔装成不同人物在铜锣湾进行情报主导活动);香港少女被香港警方打爆眼球,却被造假宣传成被其他示威者“猪队友”打伤。全国政协委员高永文8月16日在记者会上提到,眼部受伤示威者,“是被弹珠所伤。”这番言论引起喧然大波,后来他又改口说是误会;环时记者付国豪遭质疑有国安背景等等。

这是一个真实与虚假并存的世界,但是我们相信,大陆朋友,您一定有智慧可以辨别真假。

来源大纪元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