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人讨港贼檄:城邦崩离 揭竿为义 化惧为勇 以信御戈(图文)

2
图为大批香港抗议民众(上)2019年7月28日在街头与警方(下)对峙。(ANTHONY WALLACE/AFP/Getty Images)

二零一九年,香港人不畏强权,自六月初就《逃犯条例》修订奋起反抗,运动遍地开花,至今未现疲态,史称“反送中运动”“洋紫荆革命”“自由之夏”。今以檄文声讨港贼政权,一表决心。

甲、城邦崩离,政权罄竹难书

六月,政权对民意视若无睹,修例一意孤行,以催泪弹轰炸人民,医院沦为滥捕之地。七月,警方联合乡黑势力,任由市民被公然围殴,事后整月未有一人被控,遥逍法外。八月,警队鸣放烟花炮仗、动用真枪私刑、射盲人民眼睛、拒绝律师接见,罄竹难书。

港府黔驴技穷,惟有软硬兼施:一方面惺惺作态、伸出伪橄榄枝,筹组对话平台、委任专家调查,企图劝降;另一方面,却恐吓戒严、出动解放军、制水断电,勒令企业表忠,杀一儆百,清算反对员工:航空业界首当其冲、见习律师因言险失执业资格、机场港铁先后申请禁令,甚至为警方提供御用军车。

面对经济制裁、白色恐怖,香港正经历一场无声无色的屠城。所谓“和解”更是毫无诚意:三个月来,警方拘捕人数将近一千,被捕者受尽严刑拷打、几丧人身尊严。然而五大诉求,港府仍置若罔闻、无一答应。

五年前雨伞运动,时与政府谈判的学生领袖一一被控入狱,前车可鉴。政府今日故技重施,只是拖延时间、预备清算。香港人不会再次堕入谈判陷阱,更不会被“见好就收”的表象迷惑。

九月将至,城邦既毁,港人愤慨难平,惟有揭竿为义,越战越强。

乙、揭竿为义,逆抗历史宿命

与其说这是一场以卵击石的徒劳搏击,不如说是义无反顾的意志对决。香港人不甘屈服于早已定好的宿命:宁鸣而死,不默而生。

九七回归至今,香港人已哑忍了太多的谎言与欺诈。过去,公民社会尚未觉醒、中产贵族趋利避害,政权尚能温水煮蛙、粉饰太平,一步步渗透红色资本、取消选举资格。但如今警黑合作越发猖狂,主动攻击示威群众、被动默许街头斩杀,变相刑事免责:七二一元朗、八五北角荃湾、八二零将军澳,对抗争者的袭击无日无之。人身安全不受保障,真正行凶的暴徒永远逍遥法外,法律面前,不再平等。

一个政权,竟然要透过攻击自己的人民,方能苟延残喘,实在人神共愤。香港人无法继续依赖不执法的执法机关、虐待屡屡发生的医疗机构、拒绝律师接见的刑事系统、使人凭空消失十日的铁路站,甚至无法在街上光明正大的行走,因为举目所见之处,尽是监控人民的镜头网络。

是可忍,孰不可忍?生而为人,在良知面前绝无不反抗的余地。港府已彻底崩溃,要力挽既倒,只能自发救港:不靠警察,组织民间自卫;不靠医院,统筹地下急救;不靠条文规限公权,依赖记者报导真相来防止滥权;不靠偷工减料的铁路交通,自组义载团队;不接受智能灯柱,将极权的眼睛一击顷倒,真正以眼还眼。

凡此种种,说明香港人没有任何义务要继续遵从这个政权,这个攻击自己人民的违法流氓政权。要对得住逝去的同伴、盲眼的男教师与女救护、被斩受刑的学生、吃过无数催泪弹的老幼妇嬬,香港人的最基本选择只有一个:五大诉求,缺一不可。

既然为义揭竿,打这场将载入史册的正义之战,就更须直面代价,化惧为勇。

丙、化惧为勇,呐喊穿越铁屋

与政权对抗,付出的代价真实而沉重:国家机器残害血肉之躯,白色恐怖弥漫各行各业。风雨飘摇,要说全无半点畏惧,便是自欺欺人。为着一个没有结果的因,为什么要冒着被起底、被恐吓甚至被斩的风险,每个星期风雨不改,光复香港、时代革命?

信念动摇,是每个人必经的挣扎。但若就此放弃,“我们已死去的朋友,是不会原谅我们的”。兵临城下,狮子山顶尚能黑暗中照出香港之路;硝烟处处,荃湾前线仍在用肉身捍卫自由。不是没有恐惧,而是太恐惧了—恐惧此仗一败,日后香港将满目疮痍。

庞大如国泰,败阵后只能解雇员工表忠,换来《环时》一句“有待时间的检验”。成名如港大,自沙皇入委、张翔主政,一年内四个副校长出走。还有此刻身在囹圄的先行者、已被捕的年轻人。城邦既毁,这些事情却不会因为香港人投降而停止。仗至一半的降兵,生杀大权只落在对方的一念之仁。新疆不战,满街装天眼;西藏投降,活佛变傀儡。

惟一能战胜恐惧的,是知其不可为而为之的勇气。恐惧或许会让人质疑、落泪、失望;但勇气使人振作,振作是因为在乎这片土地,在乎这片土地上的香港人。

丁、以信御戈,战至最后一人

运动旷日持久,一些香港人或已筋疲力竭,无心恋战。这整个时代的重量,确实不应由普通人来承担。如果要退守后场,希望连侬墙仍能见到你的心力与踪迹。如果要移民,希望你能将香港的一部分延续到新的土壤播种,可能是一道菜、一首歌、一个笑话,或者一份信念。如果你真的放弃,香港人亦会为你继续战斗下去。因为每一个香港人,都值得自由正直的生活。

但如果你一息尚存,请在这场自由与极权战争的最前线继续留守。

因为香港人将继续下去。没有其他武器,只有信念,能够背水一战。信念终将会令当权者畏惧、颤抖、动摇、分裂。信念使我们团结,令盟友赞叹、敌人汗颜,直到撤回恶法、收回暴动、释放义士、独立调查、双真普选,直到香港人终能脱下口罩相见,直视彼此眼罩背后坚定的眼神,喜极而泣。

赫拉巴尔在《过于喧嚣的孤独》中引用犹太教法典的词句:“我们有如橄榄,唯有被粉碎时,才释放出我们的精华。”

历史选中了香港,现在就是对香港人考验最严峻的时刻。尖沙咀将继续上演雷射革命;金钟水马前会继续黑影幢幢;元朗大马路永远是对抗乡黑的集结处。每晚十点的“光复香港,时代革命”会一直一直叫下去。

守护香港,战至最后一人。

二零一九年八月三十日

一群香港公民

来源新唐人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