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尸杀列车”目击者还原太子站现场惨状(图文)

3
8月31日,警方疯狂发射催泪弹,驱赶示威者。(LILLIAN SUWANRUMPHA/AFP/Getty Images)

8月31日晚,港警及速龙小队冲入港铁太子站内清场,在车厢无差别殴打车上市民,共拘捕40人。多名目击者回忆:到处是哭喊声、地上全是血,“留在站内都是死路一条”。当时的惨况被港人形容为“尸杀列车”。

8月31日,港人发起不同形式的抗议活动。当晚10点半左右,大批防暴警察与速龙小队成员陆续进入港铁旺角站、油麻地站及太子站,甚至到车厢里暴打抗议者,造成多人流血。

在太子站,一批港警直接冲进月台的列车内,进去就用警棍、不分青红皂白,朝着乘客头部阵阵狂打,其中一名白衣男子挡在身旁女子与警方之间,不知所措地跪地求饶,而另一名男子则已头破血流。在此过程中,导致10人受伤,头破血流。

目击者“Daisy Chu”在脸书上发文表示,太子站地铁大群“速龙”冲入车厢无差别毒打市民,近距离看着全副黑色武装的警察将市民往死里打,是“难以想像的恐惧和愤怒”。

她看到旁边一名男生被警棍狂打头,另一边很多很多被打痛哭的声音,车厢内所有人大叫嚎哭,但无处可躲。男生们用伞挡着“速龙”猛挥的警棍,大叫他们“黑社会”。

她回忆,她和朋友退到另一个车厢,列车开了,听到很多人想要水和纸巾止血。她表示:“我好没用,哭到收不住声音,不是害怕,是愤怒,是看着年轻人被打到头破血流的心痛。地铁开到油麻地缓缓停下,车厢里的人战战兢兢地下车。”

“地上全是血迹,一片狼籍,我看着一把满是血的伞又哭。我理解不了一个这样的香港,想像不到会有怎样的未来,我们应该怎样继续走去。”她说。

見證太子地鐵大群速龍衝入車廂無差別毒打市民,近距離看著全副黑色武裝的警察將市民往死裡打,是難以想像的恐懼和憤怒。友人一手護著我和另一女生,但就見到我旁邊一個男生被警棍狂仆頭,另一邊又很多很多被打咆哮的聲音,車廂內所有人大叫嚎哭,但無處可避,…

Posted by Daisy Chu on Saturday, August 31, 2019

在月台目击案发经过的53岁的厨师细辉对《立场新闻》描述,8.31太子站警暴比7.21元朗白衣人袭击更恐怖,“7.21那些是黑社会,我们可以还手、自卫,但这班(警察)系有牌,有行使暴力、武力的权力。”

在该月台转车的年轻人,被警察“无差别”棍打头部。这班人就这样冲下来,不问情由,还没有看清楚哪个是他的目标,就挥棍打人……“不关事的人都被棍打,警察系仇恨市民,发泄情绪。”他说。

当时在太子站月台的,有不少是坐观塘线列车从旺角、尖沙咀离开的示威者,但很多是一般市民。细辉形容,警察到场及打人那一刻,月台非常混乱,“不停有人喊,有人喊‘不要打了’。”

有网民在脸书转述“一位共事过,绝对可信的战友”的话说,他见证了太子站黑警恐袭事件的经过,目前这篇贴文已被转载逾千次。

文章说,“我是太子站尸杀列车(8月31日)的幸存者,没有被捕,但亲眼看着防暴及速龙小队如何拘捕及伤害香港人。”

文章控诉,太子站封站的时候,港铁广播要乘客立即离开,“但太子站上方就是警署”,并说港铁报了警,留在站内也是“死路一条”,最后警察来到太子站就发生了“尸杀列车”事件,很多无辜市民被警察伤害及拘捕。

另据《香港01》报导,一名急救员阿谦指出,当时他在列车上,得知其它车厢有混乱状况,与同伴下车照顾一名头晕不适的女子,随后就看到大批速龙小队成员蜂拥而至,先是在月台把多人制伏在地,有示威者也有普通市民。随后速龙小队冲向前面的车厢,许多手无寸铁的示威者退到车厢内,大约有30到40人,多数为女性。

速龙队朝着车厢内的人施放胡椒喷雾,有人拿雨伞阻挡,速龙则改以警棍猛打伞阵,列车车门因不明原因一直开关。阿谦则听到车内有人呼救“first aid”,与同伴前往,发现三名伤者,后脑都流血了,其中一人有两道3到4公分的伤口,部分人因胡椒喷剂感到不适。

香港医管局9月1日公布的数据显示,31日的冲突中共有21人受伤送院,年龄在16至52岁之间,当中5人情况严重。

9月1日凌晨3时30分,港警举行记者会。公共关系科高级警司余铠均称,警方在太子站内的清场行动,共拘捕40人。中共官媒报导,在港铁旺角和太子站,警方共拘捕63人,年龄为13~36岁之间。

来源大纪元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