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斌:撤回修例不过是中共的危机公关(图文)

4
8月31日,港人发起不同形式的活动,继续抗议反送中恶法。图为民众要求林郑偿还血债。(余钢/大纪元)

眼下正值中共建政70周年庆祝进入倒计时、美国国会复会审议《香港民主及人权法案》在即的重要关口,林郑月娥为何突然宣布撤回修例,有人认为这是中共的缓兵之计。要我讲,与其说是中共的缓兵之计,不如说是中共在搞危机公关。

试想,拖了那么久林郑月娥才宣布撤回修例,会是出于真心吗?不可能,根本不可能。显而易见,只有在一种情况下撤回修例才可能是真心的,那就是中共和林郑发自内心认为这件事彻头彻尾做错了,本来就不该修例。如果是这样的话,在撤回修例的同时就一定会同意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调查警队滥权滥暴,并收回“暴动”定性,撤销对所有抗争者的控罪,而不是只撤回修例,却仍拒绝答应这些诉求。

为何这么说?事情明摆着,不强推修例,哪里还会有反送中?如果修例这件事从根本上就错了,那么镇压、逮捕和起诉反送中的抗议者,把抗议活动定性为“暴动”还能说是对的吗?当然不能。现在林郑却把这两者分开来,一方面宣布撤回修例,另一方面却拒绝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收回“暴动”定性,撤销对所有抗争者的控罪,这不但在逻辑上说不通,而且足见其心不诚,只是迫于港岛内外巨大的压力不得已而为之。

数月来,中共面对反送中的浪潮可谓左右为难,既不愿答应抗议者的五大诉求,也不敢出兵,只能是文吓武攻,结果用尽了各种办法也未能平息香港的事态,反送中的浪潮反而一浪高过一浪。试想,如果到了十月一日那一天,一边是大陆在高调庆祝所谓建政70周年,一边却是港人在大张旗鼓的游行示威,在全世界面前中共的脸面往哪搁?而在中共眼里还有什么比面子更重要的呢?

林郑之所以在这当口宣布撤回修例,目地无非就是为了放下身段,以换取反送中的降温。你们不是一直要求撤回修例吗?好,我现在答应你们撤回。你们不是要调查警队滥权滥暴吗?我会全力支持监警会的工作。你们还有什么不满和要求,“从本月起,行政长官和所有司局长会走入社区与市民对话,一起探讨解决方法;邀请社会领袖、专家和学者,就社会深层次问题进行独立研究及检讨,向政府提出建议。”在中共的算计里,摆出这种让步的姿态,即便不能完全平息香港的事态,至少有希望让反送中的势头缓一缓。这样到了建政70周年大庆那天,就算香港还有抗议,自己的面子也不至于太难堪。

不过,看情况中共的这一算计很可能落空。

林郑宣布撤回修例后,各方抗争者普遍不买账,无论是主张和理非的人还是勇武派都认为,在港人过去3个月付出重大生命和流血牺牲后,港府的回应“太迟、太少、太假”,“五大诉求、缺一不可”。

民主派会议召集人毛孟静表示,林郑月娥才撤回已是太迟,社会伤痕仍在流血。她强调,反送中运动没有“大台”领导,民主派不会代表在前线被打得头破血流和面对监禁的抗争者发言,不能接受林郑月娥的“政治表演”。在第9次民间记者会上,发言人也呼吁抗争者继续抗争下去,直至5大诉求皆达成。“如果你愿意抗争下去,我会陪你走下去”。

来源大纪元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