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31太子站”无打死人?受袭失踪者容貌曝光(视频)

30

9月7日傍晚,港铁太子站仍旧有民众前来献花,聚集。图为民众贴上“生要见人 死要见尸”横幅。 (余天佑/大纪元)

香港警方联同消防处、医院管理局及港铁,9日举行联合记者会,就831晚港铁太子站事件做出说明,港铁首次公开当晚太子站内的闭路视频截图,并重申无死亡个案。但舆论普遍提出质疑。

根据大量现场血腥视频及人证、物证,外界强烈质疑831晚到底有多少条命案?而连登平台,则公布了多位没有出现在警方被捕名单中,但当晚受袭后失踪者的容貌。

9月9日,香港警方、港铁和消防处举行的联合新闻发布会上,港铁基于私隐理由,拒绝公布闭路电视片段,只公开发布了831太子站内电视截图,并重申当日并无死亡个案。

但在港铁公开该截图之后,连登随即公布831当晚“社会记录协会”所拍摄到的影片,综合数位在场人证,分析并公布三位没有出现在被捕名单中的被捕人士容貌衣着。

其中包括一名参与救人的被打致头破血流的墨绿上衣男子、一名一度手脚僵直呼吸困难、怀疑有恐慌症灰背心肥身材男子、以及一位被殴打致昏迷不醒的黑衣男子。

连登公布当晚录影画面分析报告,并评论称警方、消防处及港铁谎言露破绽。令香港市民更加愤怒,完全不能接受政府与港铁的说辞。

军绿色衣服男子面无血色的坐在地上(Soc Rec截图)

一:救人墨绿色衣服男子面无血色的坐在地上(Soc Rec)。立场新闻David说:军绿色 T恤的男子则被打得头破血流

记者会龙小姐说: 有人被人打了半个钟,口吐白沫,没有任何反应,没有穿着黑色衣服的人。

事发当天,很多救护员因为在现场救护示威者而被警方殴打。分析报告推断:打得这么厉害,是因为早就被速龙小队认定曾经参与救人 。

SocREC片段:0分44秒、3分14秒、10分36秒

二:立场David说:有一个“肥仔”好像恐慌症发作,一度手脚僵直呼吸困难。

记者会OU会长: 一名市民身体不适,呼吸困难,晕倒。警员叫不要睡,不要睡着。消防不知道带他去了哪里,之后没有再见过他。非黑色上衣,没有防御装备。

分析报告推断:白衣男子及灰背心男子均为肥胖身材,但白衣男有面巾,属于有防御装备,所以推断第二个为灰背心男子。

一个“肥仔”好像恐慌症发作,一度手脚僵直呼吸困难。(SocRec截图)

三:立场David说:一位昏迷不醒的黑衣男子,表面看没有血,不知为何无知觉。

警察整个身体的重量压在一名男子的颈部。分析报告推断:黑衣男子表面没有流血,估计压断颈椎那些,才会表面没有流血,但没有反应。如果打过他不会没有血,所以推断他是一直以来,最多人讲的那个,被一大堆防暴速龙包围住的,女警叫“醒呀!醒呀!”那个。

警察整个身体的重量压在一名男子的颈部。(SocRec截图)

另外,记者会龙小姐说,没有反应的那位口吐白沫的人士是被消防员带走,记者会OU会长说呼吸困难晕倒的人士是被消防带走,两个都没有说过是抬走,同立场David说法是一致的,都说见到有完全失去反应的人被拖走,没有用担架送走,所有人的讲法完全吻合。

消防员11:10在SocREC(13:51)片段中, 当记者由月台最后一层被赶上电梯离开时,留意镜头右上角消防员已经出现,但消防处声称11:30才进入太子站。

分析报告推断:其实消防员早就到了,而上述一和二,怀疑失踪者根本还是清醒能走动的。是消防员到了之后他们才被人怀疑打死、吓死,消防员在月台内都见死不救,直至11:30才开始数人。

港警太子站“尸杀列车”

网络上大量视频显示,8月31日晚,一批防暴警察及速龙小队成员,冲入太子站车厢内无差别殴打乘客,狂喷胡椒喷雾,有的乘客举起双手求饶,有的乘客颤抖地相互抱拥痛哭,惊恐地发出呼叫。

月台上,速龙疯狂地追打年轻人,周围的乘客惊恐地不知所措,不时传来乘客愤怒地叫喊:“警察是黑社会!”警察恐袭过后,车厢内、月台上满地是血,到处散乱著背包、衣物、雨伞等大量物品。

许多市民形容当晚的事件为“太子站大屠杀”、“尸杀列车”,721元朗黑帮无差别恐怖袭击的翻版。许多目击者认为,831晚太子站大屠杀比721元朗站比最黑暗、更恐怖。也是自香港反送中运动以来,最惨烈、最恐怖的一晚。

地铁内大量伤者却不让急救员救护

当晚由于地铁内多人受伤,最少7辆消防车被派到现场,救护员于太子站出口以三色垫作伤情轻重的区分,在站外等候至少30分钟,警察才开闸容许救护员入内,但至晚上1时许,太子站内仍未有伤者于站内被救出。

之后得知伤者由港铁先送往荔枝角站,再由白车送院,其中3名伤者被送往广华医院,3人均头部需包扎,其中一人躺上担架床,两人坐上轮椅送院,一名男子衣领染有血渍。

公开消息显示,当晚11时33分左右,有救护员和记者,被警察从太子站B1出口赶出,随后落门关闸,但是地铁内还有大量伤者,外面大批市民怒喊:“警察是黑社会!”

直至9月1日凌晨12时23分左右,在太子站E出口外大量救护员在预备救护工作,至少等候30分钟,警察才开闸容许救护员入内。港铁职员向救护员表示,现场有10名伤者。

831晚的油麻地,有急救人员在地铁口拍打着铁栅栏,声泪俱下地哀求警察说:“阿Sir,请让我去救人吧!求求你们了,我只是去救人,只是去救人,救完人,你们打我都行。”

这位急救人员的声音最后变成了沙哑无助的哭泣,和另一位急救人员跪在地上,抱着头无助地痛哭。最终也未被容许去救人。

9月1日凌晨,有医管会高层在社交媒体上透露,831当晚有7名伤者,经地铁运往荔枝角地铁站,之后将伤者送去明爱及玛嘉烈。至少延迟医治3小时。

而9月10日警方在发布会上称,有3名伤者从油麻地搬出,但是831晚现场急救人员证实,当时有4名伤者,其中1名是重伤,流血不止躺在地上,这名重伤者到底去了哪里?

831晚乘客经历

一位名叫阿辉的男子是831事件的亲历者,他在9月2日举行的反送中“三罢”集会上讲述了那晚的部分情形。

阿辉说,“我就是那晚坐上‘厮杀列车’的一名乘客。”“那帮暴徒(警察)冲进月台、车厢见到穿黑衣服的,挥棒就打,几人被打倒在地动不了了,我想向上去扶起他们,被他们大声喝斥:‘不要动!不要动!’。

有人要拍照也同样被他们大声喝退,整个车厢里一片尖叫和混乱。”他说,后来列车宣布停运,被迫下车,可是不久速龙又冲进月台,开始了第二次对乘客的攻击。阿辉谴责港铁和警察配合得很好,关掉了自动扶梯,使民众无法走脱。

大约在晚上11点半,播音说,要关闭车站,没有告诉我们理由,就叫我们上了另一辆列车,把我们送到石硖尾,叫我们离开。

831晚急救员亲身经历

急救员阿谦讲述亲身经历,他说:“831的恐怖远超7.21。”

阿谦是随示威者行动坐港铁,当晚约10时45分,列车在太子站停下来,车站广播通知列车停开。

不久,警察冲进月台,阿谦随即走至第二、三车厢相接处,看到警察对车厢里不断以粗言呼喝“曱甴(蟑螂)出来!”车内的乘客,没有穿黑衣的,部分人戴口罩,他门以伞阵保护自己,警员继续叫喊“曱甴出来”,命令乘客下车。

但乘客们十分惊慌不敢离开,警察冲上来揭开伞,用警棍攻击乘客,还向乘客喷胡椒喷剂。很快有人被打破了头,阿谦开始救护伤者。他先后处理3名头部受伤的20岁出头年轻人,都是伤在后脑位。他说,3人伤口不是瘀肿,而是爆开,可见真皮。

阿谦用尽了手上2、30块敷料,也未能止住流血,当中一名伤者出现休克。后来,列车开至油麻地站,月台职员要求他们全部下车,3名伤者中,一人止住了流血,但出现休克,须坐轮椅,另外两人由流血变为渗血,最终全送院。

现场恐怖视频片断

据《苹果日报》在Facebook上的一段视频显示,831晚,在太子站月台,虽然4、5名警察已围堵了一名年轻人,他已无路可逃,但那些警察毫不迟疑地挥棍猛打其头部,之后把他摁倒在地,一名警察用手卡住年轻人的颈喉。

画面显示,年轻人在被摁倒在地之初还有所抵抗,之后就看不到抵抗了,他半张著嘴,眼神呆滞,身体没有了反应。压住年轻人的两名警察,相互对望了片刻,没有进行下一步的逮捕动作,他们稍微松开了对年轻人的控制,然后左顾右盼,似乎在寻求帮助。

年轻人在之后的一段时间中,手脚、身体始终保持一个姿态,没有丝毫反应。

【蘋果FB LIVE】8.31深夜情況直擊#逆權運動【8.31多區衝突全紀錄!警維園開槍扮示威者拉人 防暴闖太子站失控打市民】https://bit.ly/30NEOl9【721=831 速龍太子站闖月台車廂亂棍毆乘客 無辜市民被襲後相擁痛哭】https://bit.ly/2UhBuwa【警水炮車首噴顏色水 《蘋果》記者被波及劇烈灼痛】https://bit.ly/30Z5lf6【警方疑再派卧底拉人爆衝突 維園最少開兩槍現場遺彈殼】https://bit.ly/30TVDuQ==============📣召集有心人 撐學生全年睇《蘋果》https://bit.ly/2ZvaPNq==============🍎 新聞有價,用真相對抗不義9月2日起,每日HK$1.68訂閱撐蘋果:👉 https://bit.ly/2KFbs1f 👈

Posted by 香港蘋果日報 on Saturday, August 31, 2019

831晚到底有多少死亡案例?

一名匿名港铁员工表示,有人当晚看到近40名抗议者遭绑手绑脚从荔枝角送出。另外还有几人被两人陆续抬出,负责抬人的是一名警察与一名不明人员。

9月2日和3日,约有20间公立医院会集会,抗议港警滥暴。有香港网友透露,太子站打死人的消息,已在可接触到内情的医护界传开。

集会中,伊院内科护士黎先生忆述8‧31的亲身经历说,当晚在油麻地站目击有急救员在闸外嚎哭,请求警员让他进站为伤者急救,他说,当时他心如刀割跪在地下哭。他还说,接连有示威者受伤、被捕,他经常彻夜难眠,眼泪和睡眠已不是他能控制的事了。

Angry crowds gather in Mong Kok as police fire tear gas

🔴HKFP_Live: Hong Kong police have fired tear gas in Prince Edward after crowds gathered in anger over a recent dispersal operation inside the local MTR station. Full story: https://bit.ly/2PUitRN

Posted by Hong Kong Free Press HKFP on Friday, September 6, 2019

香港观塘社区主任梁女士5日引述在太平间工作的人士透露,8月31日晚有6名死者被警方送到太平间,遗体都遭到“90度向后断颈”。

有明爱医院护士称,当晚警方送10名太子站伤员入该院,而后只剩7人,3人不知所踪,她怀疑失踪的3人或送至尖沙咀入殓。这些相关消息仍待官方证实。

另有疑似香港警察消息说,831有大陆武警在太子站当场打死一名示威者,从荔枝角送至明爱医院,死者母亲是大陆移民,警方目前想要给封口费了事并准备火化,死者家属态度尚不明确。

在连登社区,也有网友人士贴出群组对话记录称,医护人员表示,8月31日出现死亡案例。

一名疑为香港广华医院工作的员工,在社交媒体说,警察于831在港铁太子站无差别打死人,尸体就停放在广华医院的太平间,警方还出假声明,让他忍无可忍。

连日来,多名港人说,他们亲人和朋友在831事件后,不知行踪,失联了,有港人强调:生要见人,死要见尸。

9月6日,一名女士在太子站祭拜,她现场接受外媒采访时说:“我的女友在831晚失联了,她的母亲前几日去警方要真相,结果也不知去向,失踪了。”

有3位年轻人告诉《大纪元》,“他们有2名朋友失联了,他们几乎每天都联系的,但是8月31日之后朋友不知了去向,一直在多方打探他们的消息,至今下落不明。”

自9月1日起,不断有港人到太子站献花烧纸,祭奠死者,并放上“勿忘831恐袭”的标语。9月6日,数百民众前往太子站跪求港铁公布8.31监控录像。

有民众在脸书爆料说,抗议人士在旺角警署前烧纸、撒纸钱时,一名警方女谈判专家在安抚示威者时疑似说漏嘴。她表示,“我明白你们在悼念死去的抗争者”。

有网友跟帖说,这是警察“鬼拍后枕”说了真话,等于承认太子站打死人。这名女警说完后,立即有一名男警“补锅”,声称太子站“没有死人”,显得欲盖弥彰。

医院管理局9月2日称,831当晚有46名伤者送院,送去时并无死亡个案。港警也多次否认太子站打死人。但大量现场血腥视频及人证、物证均显示当晚出了命案,外界强烈质疑,831晚到底有多少条命案?!

在831晚之后的5天时间内,警方与中学密集公布超过10多起死于非命事件,其中有8起,是24小时内连续公布,另有死者父母也成为犯罪嫌疑人被抓的案例。港人强烈质疑,这是亲共警方掩盖“831”血案的手法。

香港《明报》7日报导称,取得与太子站相距3站的荔枝角站监控录像。影片显示当晚从该站B2出口有7名伤者搬出,有人以绷带包头、躺在担架上不见动弹,也有人双手疑被绑。

对此,网上出现大量留言认为,公开的荔枝角的录像唯一能证明的就是当局发表的“伤者7名的说法是有证据的”,并不能平息“毁尸灭迹”的传闻,反而让人更质疑当局试图在掩饰真相,因为民众期待的是公开831事件没有经过加工的完整的闭路电视片段。

来源新唐人电视台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