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评共产党》对一名中国人的影响(图文)

5
郑光信接受《大纪元时报》采访。(徐绣惠/大纪元)

“我生于民国67年3月29日,纪念黄花岗72烈士的青年节。”在浙江温州土生土长,从小接受中共教育体制洗脑的郑光信,为什么会用中华民国纪年,还对“青年节”特别有感触呢?

无意捡到《九评》如获至宝

2006年,郑光信无意中看到一个牛皮纸袋,没有收件人姓名,也没有寄件人地址,信封上只写着“你所不知道的历史”。当时他觉得很神秘,因为自小对历史的好奇,郑光信将牛皮纸袋带回家,发现里面有一张光碟和一本精美的小册子:《九评共产党》(简称《九评》)。

他说:“真的是如获至宝。”有些东西是郑光信在生活迷茫过程中思考过的,还有一些是教科书上从来没有的内容,又是他平时生活中也不会发现的,如1967年广西道县422大屠杀,这些文革期间残忍的事件进入郑光信的视野。

中共造假历史真相

一如其他中国人,自小郑光信就在中共“流水线”的洗脑教育下成长,也很少质疑学校老师和领导的话语。

但有两件事让他印象深刻,五年制小学毕业那年,发生了八九六四事件,他听到大人们说:“中国完了,死了这么多大学生。”当时农村比较贫穷,电视还是稀缺品,郑光信到邻居家中看黑白电视,大学生当时批判中共领导人的横幅让他震惊。升上初中后,学校将六四定义为“动乱”,还有一本小册子说明,每个学生都得读,初二还得考试。

后来,读专科学校,郑光信选了文科,对世界近代史、中国近代史、中国古代史都很有兴趣,成绩也名列前茅。他记得联考前夕,历史老师说:“同学们,抗日战争中心在重庆,但记住了,考试的时候要选延安。”

郑光信说:“我至今难忘老师当时的话。考试答案与历史真相是不一样的,我们知道就好。”

《九评》使郑光信三观发生改变

1999年后,郑光信开始在温州当地的“信用社”工作(后来变成地方银行)。他说当时金融系统福利相对其它工作还是比较好,而且没有太多竞争。温州发展了许多低端的加工业,许多侨民回流,大笔的外汇流入。

郑光信认为文科给予他的训练是独立思考、判断,在工作中他逐渐认识到现实与理想、所学历史与真实的差距,尽管收入丰硕、生活无虞,但他越来越苦闷。所以当读到《九评共产党》以后,郑光信仿佛找到了出口。他说:“2006年大陆的网路(封锁)还没有那么严格,当时还可以上YouTube,我对整个历史有了不一样的认识。”

他从神秘牛皮纸袋里的光碟看到了“一寸河山,一寸血”,看到中华民国军人牺牲伤亡惨重,陆、海、空三军倾覆出动,空军几乎全灭,郑光信说:“这些都是网路上可以查到的数据。日本人的资料里,被共军打死的只有八百多人,中共怎么会是抗战主力呢?”

对郑光信而言,《九评》一书就像一个催化剂,让他的“三观”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他加入了“关爱抗战老兵志愿者队”,开始接触这个遭遗忘的历史群体,郑光信说,“中共对他们百般折磨,活下来都是九死一生”,当时这个组织的慈善成分比较多,就是去关怀国民党老兵,制作纪念杯贩售,帮助筹款。

慈善组织被中共收编

“关爱抗战老兵志愿者队”这个组织后来被中共收编,改为“温州市历史学会抗日战争研究中心”,郑光信说:“统战成分太多了,成员也分化了。”后来许多敏感话题都不能提,但他们仍在不同的场合活跃。

郑光信加入了“关爱抗战老兵志愿者队”,前往探视国民党老兵。(郑光信提供)

郑光信认为,1937至1945年8年抗战期间,中国其实是遭到苏联共产主义侵略军、日本军队、汉奸和朝鲜仆从军的攻击,他戏称“中共”是主张大陆独立于中华民国的伪政权,应被称为“陆独”。

郑光信表示,像他一样有这种想法的人并不少,在浙江境内和广东等沿海地区接受程度很高。2017年12月,他和同样了解中共造假历史真相的朋友们,带着中华民国和美国国旗到台州临海市的永丰镇茶寮枫岭步道登山,下山时竟遭到中共派出所、交警和国保三个单位的警力搜查,警察直接拔了他们的车钥匙,要求对每个人搜身,骚扰了将近一个小时才放行。

地方银行是中共官员的提款机

2009年,郑光信接触“信用贷款”部门后发现:“地方银行根本就是中共官员的提款机。”因为这些官员们可以用很低的利息向银行借钱,一般没有背景的中小企业主、老实的商人根本不可能贷到这么多钱。

郑光信表示,大陆所有的公司都不是独立机构,董事会之上都还有一只无形的手,每间股份公司里都会有“党委”,而“党委”这只黑手就是地方政府与银行形成利益共同体的桥梁。虽然中共政府明文规定“公务员”不能有兼职,但据郑光信所见,在中国的公务员多半有不合法的贷款,从事各种商业交易。

他说:“中共官场,不贪、不色,没有领导敢用你。劣迹斑斑的才可能进入高层。”郑光信认为中共是全球最大的邪教、最大的黑社会,最大的暴力恐怖集团。

中共官员多半有美国签证

郑光信工作单位的领导为了保住自己乌纱帽,经常对下属施加压力。他说:“这些人都是共产党员,可是他们的孩子都送到了资本主义国家去留学了,而他们却明确告诉我,一是不准我去台湾,二是不准我来美国。”

他说这些领导,每次开大会时总是攻击、诅咒美国,但每个人都多半有美国签证,时不时地还会来美国考察一下,而子女还留学海外。郑光信说:“这是共产党官员家族标准配备,骂美国是工作,去美国是生活。”

近期,美国通过申请签证者需要提供五年内的社交媒体账号,以抽查申请者有无极端反美的言论,郑光信说:“我倒希望美国政府能重新审查这些已拿到美国签证的极端反美者,应该立即注销他们的美国签证,让他们去朝鲜好了。”

因对政府表达异议而遭传唤

郑光信曾因对政府表达异议而遭强制查抄,电脑被扣压。他遭到两次传唤,受到各种刁难和盘问,在作出各种屈辱的保证后才被释放。

拥有一双子女的郑光信为了小孩的教育决定移民。他说一方面是认同美国的价值观,二来是不想小孩在中国接受扭曲的洗脑教育。在浙江已经找不到干净的土地和天空。他说:“秋冬都是灰蒙蒙的,台风后才可以看到蓝天。”

采访结束前,郑光信说:“中共不代表中国,没有共产党才有新中国。”

来源大纪元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