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晓辉:中共领导人十一前拜毛透不祥信号(图文)

6
中共内忧外患,高层权斗诡异。(Madoka Ikegami – Pool/Getty Images)

中共“十一”前一天,即9月30日,习近平率一众中共领导人来到位于天安门广场的“毛纪念堂”,向毛坐像三鞠躬,然后又去看了毛的尸体。这是习近平继9月12日前往中共北京香山,膜拜毛当年进入北京前办公居住的地方后,近期又一公开释放的挺毛、并以毛的承继者身份自居的举动。要知道,虽然此前中共领导人也曾去顶礼膜拜毛尸,但基本都是在毛的生日那天,而习近平是中共首个在“十一”前拜毛尸的党魁,这透露出极为不祥的信号。

为什么这样说呢?或许在中共高层看来,在70年庆典前拜毛像、拜毛尸,恰恰是为了凸显毛的“开国领袖”地位,为了证明中共执政的合法性,为了“不忘初心”,为了对外昭告不论面对何种压力,中共都要将“老路、邪路”走到底。但其收获的实际效应除了继续骗骗被洗脑的民众外,事与愿违。

首先毛已被世界公认是当代三大暴君之一。作为共产主义在中国的代言人的毛,在执掌大权后,发动了一个又一个运动,害死了中国几千万民众,并通过摧残中国传统文化,灌输中共的歪理邪说,毒害了绝大多数中国人的心灵。其在各方面所造成的严重危害,至今都无法消除。

毛死后,被摘除内脏,放在水晶棺中供人膜拜。信奉无神论的中共认为这是表达对党魁的最高敬意,但按照古人的说法,死后不能入土为安,就会作祟,而且暴尸示众,是古代最为严厉的惩罚,即为了惩罚死者生前的恶行。毛被安置在水晶棺中暴露40多年,而且不是完尸,难道不是上天对其生前作恶的惩罚?

公开膜拜这样的毛尸,不仅让那些深受其害、了解中共罪恶历史的人对现当权者彻底失望,而且也让早已宣判中共死刑的上天叹息:选择与罪孽深重的人为伍,结局可想而知。

其次,通过膜拜毛来证明中共执政的合法性本身就是天方夜谭。“合法性”被认为是政府行政的最基本条件,如果一个政府缺乏必要程度的合法性,它将很快地崩溃瓦解。中共政权自成立那天起,就既不是君权神授,又不是通过民主程序获得,其天然就缺少执政合法性,这使得中共政权一直处于深深的亡党危机的恐惧之中。

尤其近十多年来,中共在意识形态上彻底破产,从改革开放以来积累的政治信用丧失殆尽,中共陷于极其严重的信任危机与合法性危机中。中共各级干部对中央的方针路线一点都不相信,上边骗下边,下边骗上边,中央骗全党,全党骗中央,越来越多的民众不再相信共产党已经是普遍的事实。党心、民心丧失已是中共高层不得不面对的事实。

而且早在2014和2015年,习近平、胡锦涛、王岐山等中共高层就多次在公开场合阐述“亡党危机”,王岐山除了在2015年9月提出中共执政“合法性”问题外,还在内部会议上表示“体制、机制上出了大问题,党内上层政治生活出了大问题”。

中共的合法性危机以及体制、机制上的大问题,拜拜毛像、毛尸就可以化解了吗?答案显然是否定的。所谓得民心者得天下,对中国和中国人民犯下了滔天罪行的中共,早已招致天怒人怨,早已失去了民心,早已失去了执政的合法性。如果中共领导人不改弦更张,继续维护这个政权,其也将随着政权的消亡而面临难言的结局。

第三,中共领导人想效仿毛集权,想走回毛时代的“老路、邪路”应对内外危机,即对外对抗美国压力,绝不在根本性问题上与美国妥协;对内掠夺民财,以暴力手段镇压一切反抗力量,这条路是根本走不通的。原因在于,一方面中共体制内的既得利益者绝不愿藏在海外的财产,因为中美的对抗而受到损失,是以会在内部反弹;另一方面,经历了改革开放30年、生活水平有所提高的诸多民众,也绝不愿意自己的财产被直接或变相地掠夺,不愿重新生活在闭关锁国中,不愿再经历一次惨绝人寰的文革。因此,一旦中南海高层效仿毛,走回头路,其在党内、国内将遭遇巨大的反对力量。到那时,谁又能保证香港之火不会点燃已经被憋了几十年的大陆之火?

在笔者看来,中共现当权者选择“十一”前膜拜毛,再次印证了中共当前所面临的深重危机已到了无路可走的地步。实际上,在过往的几年里,意图有所作为的习近平一直在弱化毛。比如他第一次到湖南考察时没有到毛故居祭拜,在毛120周年纪念日前,要求湖南省委要“隆重、简朴、务实”,而且原定在大会堂举办的纪念毛的演出也被取消。此外,在2013年10月15日人民大会堂举行习仲勋百年纪念活动时,毛“纪念堂”闭馆一天,为习仲勋让路。

然而,弱化毛并不是否定毛。习近平对毛的态度延续了邓小平此前对毛的定性,即毛“虽然在‘文化大革命’中犯了严重错误,但是就他的一生来看,他对中国革命的功绩远远大于他的过失。他的功绩是第一位的,错误是第二位的。”

而导致习近平和邓小平不愿从根本上否定毛的原因就在于,彻底否定毛就是要彻底否定中共,否定中共的后果就是中共政权的垮台,显而易见,根子上还在于保党。这大概正是习近平选择“十一”前膜拜毛的根本原因。而这样的选择注定是死路一条。

来源大纪元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