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共产党生日考——中共究竟出生在哪年哪月哪日

2

1001《中共正史纪事本末》第一卷

中国共产党生日考——中共究竟出生在哪年哪月哪日

 

被遗忘的中共生日

中共在一九二一年七月开成立小会时,由于当时各地推派的代表并没把这次小型座谈会当作一件什么大事,也没有预料到几十年以后竟能坐上龙廷,所以在多年之后准备给自己定一个生日时,当年与会而尚未死去的代表居然谁也回忆不起来他们是在哪一年哪一月的哪一天在上海结党的。经过几个人零星的回忆,比较一致的意见是一九二一年的暑假,所以就胡乱地议决把七月一日作为“党生日”。

它的出生日期归结起来共有五个版本。

一、中共自己把它定在七月一日;

二、它的主人“共产国际”(, 按,指一九一九年在莫斯科成立的第三国际。当时世界各国的共产党都作为它的一个支部而存在)规定它的生日必须是  一九二一年八月,但没规定具体是哪一天;

三、有少些共产党员说是一九二一年的六月;

四、甚至还有说是一九四一年六月的;

五、现在最有力的证据的是一九二一年的七月二十三日。这个证据是“党外人士”(即非中共党员而是好事的历史学家)研究出来并被中共接受的。

一九三八年,中共成立了一个委员会,开始研究自己的历史。该委员会的主任委员由王明兼任,实际负责人是时任中宣部副部长的杨松。

研究党史,首要的、必不可少的当然是要确定这个党的创建日。早期中共党人如邓中夏和李维汉,都说是一九二一年六月。根据是,这年六月中旬,上海临时中央发出的通知中说,中共一大定于一九二一年六月三十日举行。事实上,当年六月底,参加会议的代表多数没有到达上海,所以决定改期。

一九三九年十月,中共中央的《共产党人》杂志创刊,毛泽东写发刊词。文中有“一九二一年六月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字样,后在编入《毛泽东选集》时,将“六月”删去。

毛泽东在一九四零年的一个讲话中说:“七月一日是中国共产党的生日,明年是党的二十周岁,我们党从七月一日起庆祝一个月。”随后,延安《中华报》发表社论,号召全党准备于一九四一年七月一日庆祝自己的二十周年生日。于是,中共中央正式发表文件,以七月一日作为生日。

后来当了大汉奸的中共创始人陈公博和周佛海在回忆中提到一九二一年七月底上海的一则社会新闻为中共成立日的确定提供了有力的佐证。当时,陈公博带着新婚夫人到上海,住在大东旅社。“一大”在上海停会之日,他们夫妇的隔壁房间“当晚发生了一件奸杀案,开了两枪,打死了一个女人”。因陈公博住处出现凶杀案惊动了警方,加上租界巡捕又到会场搜查,代表们便转移到嘉兴南湖上开了一天会,小会便结束。

一九二一年八月初的上海《申报》上有“大东旅馆发现谋杀案”的记载,案发时间为七月三十一日凌晨。由这一命案日期向前推八天(代表会在上海开了八天之后停会),恰好是七月二十三日。

大东旅社位于公共租界大马路的永安公司楼上(非当时照片,左)。《申报》上关于大东旅社血案的报道(右)。

在苏共提供的共产国际的中共支部的档案中,发现了参会的武汉代表陈潭秋在莫斯科写的回忆文章以及共产国际驻苏联赤塔市特派员的报告,他们都认为“一大”是在七月二十三日召开的,在上海开了八天。

直至一九八零年,中共喉舌《人民日报》首次承认了中共建党是在一九二一年七月二十三日。毛泽东关于中共建党日期说过两次,但两次都说错了。迄今为止,中共党庆仍是七月一日,因为否定毛的任何一次说话和一个动作就等于否定中国共产党的一切。

中共拍摄的电影《建党伟业》中,在片尾出现了嘉兴南湖上的字幕打出的竟然是“一九四一年六月中国共产党成立”。不仅年份大有出入,而且月份也是错的。发现错误后立即更新,更新后的版本字幕变成了:“一九四一年六月,中共中央确定七月一日为中国共产党诞生纪念日”。这个字幕还是错的,是一九四零年六月而不是一九四一年六月。

中共造假、说教影片《建党伟业》在香港被列为“儿童不宜”(左)。 中共宣教篇《建党伟业》主要演员均由“国际友人”(华裔外籍)参演。二十二人中,美国籍十人、加拿大籍四人,日本籍、英国籍、新西兰籍、泰国籍、瑞士籍、德国籍、澳大利亚籍和新加坡籍各一人(右)。

贝勒路上的惊魂

中共第一次代表会能比较顺利地开完,要归功于一个人。这个人就是中共创始人之一李达的妻子、被中共称为“女中豪杰”的王会悟。

位于上海法租界蒲柏路(今太仓路)、中国人自己创办的第一所女子中学博文女校。
正值暑假。王会悟欺骗老朋友、校长黄绍兰说“我们这是个旅行团,都是穷学生。”变成革命者的原本的大家闺秀、浙江乌镇籍上海女性王会悟。
被老朋友王会悟欺骗的上海博文女校校长黄绍兰。

王会悟物色过好几个开会地点,最后选中了上海法租界贝勒路(后改名望志路即今兴业路)上的李公馆。关于代表们的住处,王会悟考虑再三,想到了法租界的博文女校。学校正值暑假,教室都空着,安静又安全;这里离会场不远,代表们来去方便。王的老朋友、女校校长黄绍兰爽快地答应了。王会悟又蒙骗黄绍兰:这是个旅行团,大都是贫寒书生,就让他们在校里用餐,校长也答应了。其后,毛泽东、何叔衡、董必武、陈潭秋、王尽美、邓恩铭、刘仁静等人住进了博文女校。七月二十二日 ,十三名代表聚集在博文女校住宿处,开了次预备会。大家推举张国焘为执行主席,毛泽东、周佛海为会议记录;还商讨了会议议程。 王会悟则坐在阳台上假装纳凉,注视学校内外的动向。

正式开会是在 第二天的晚上。以后的会议也都放在晚上。照理,正大光明的事是不用如此鬼鬼祟祟的。再说,法兰西第三共和国的宪法关于言论、结社自由的规定同样适用于海外的殖民地和租界;贼头狗脑,反倒会引起他人的怀疑。第八天即七月三十日夜间的第六次会议临阵变故。 有人进入房内,向每个代表扫视几遍,呆了很久才走开。

其实,法租界当局根本没把几个小毛孩放在眼里,他们是在寻找一个人。这个人就是马林。原来,马林由莫斯科绕道欧洲来华,曾在维也纳被警察局拘捕,虽经营救获释,但其行动一直作为“赤色分子”被严密监视。具有丰富秘密工作经验的马林,警觉地说这人一定是“包打听”,建议立即停会,大家分头离开。果然,十几分钟后两辆警车包围了一大会址,但马林已经逃走。

代表们庆幸逃过一劫之后,又商讨下一步怎么办。一致的意见是,会必须开完,但不能再在上海了。

两百里的逃亡之路

又是这个王会悟,“在关键时刻”“挽救了革命、挽救了党”。她建议到她的家乡乌镇附近的嘉兴南湖续会。于是,第二天清晨,代表们匆匆踏上逃亡之路,几个人分两批乘火车前往嘉兴。两名共产国际代表李汉俊和陈公博都未去嘉兴。十点左右,代表们先后到达,在旅馆休息后登上南湖一艘画舫。下午五时,见一艘汽艇疾驰而来,大家立即藏起文件开始赌博(搓麻将)。

中共十一个草创代表仓皇逃到嘉兴南湖的这条船上(左,中共执政后新建造的木船,被称为“红船”)。明朝知府用疏浚护城河挖出的淤泥堆垒的湖心岛和从外面搬迁来的明代建筑烟雨楼(右)。

会议继续三十日晚上在上海未能进行的议程,讨论通过了《中国共产党的纲领》及《中国共产党的决议》。这个决议的内容应该就是目前流行的“不忘初心”中的“最初的心”。但中共党内已经没有几个人知道了。他们只知道“厉害了,我的国!”是初心。

 

后来, “我们的朋友遍天下”。但我们的这些朋友“为了国家、为了民族、为了人民的利益,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大多死于非命,结局都很悲惨

中共当年的朋友是:塞尔维亚(原南联盟中的一员)的总统米洛舍维奇;伊拉克的萨达姆;利比亚的卡扎菲;埃及的穆巴拉克;罗马尼亚共党的总书记齐奥塞斯库;阿尔巴尼亚党棍霍查;朝鲜的人权恶棍金日城、金正日。

中共老朋友伊拉克总统萨达姆被送上绞刑架,只听得颈椎骨咔擦一声,顷刻进入地狱(左)。中共老朋友利比亚总统卡扎菲被炸死。这是卡扎菲住所遭北约空袭后的景象(右)。

中共老朋友埃及总统穆巴拉克被赶下台后不久就死亡(左)。中共老朋友阿尔巴尼亚劳动党第一书记霍查的遗骨于死后十七年的五月二日夜间被从烈士陵园的棺木中拖出。其子获准辨收尸骨,运至沙拉公墓入葬。水泥板上写着:恩维尔霍查(右)。

中共老朋友朝鲜的人权恶棍金日成的儿子金正日同样屡获“人权恶棍”称号(左)。 毛泽东最得意的门生柬埔寨共产党总书记波尔波特。一九九七年七月,因“对人民和国家犯下严重的屠杀罪行”而受到红色高棉的公开审讯,被判终身监禁,次年病死(右)。

中共老朋友、塞尔维亚的“巴尔干屠夫”米洛舍维奇在海牙国际法庭受审(左)。中共老朋友、罗马尼亚的世界人权恶棍齐奥塞斯库枪决多年后被开棺曝尸(右)。

河南新乡“共产主义大桥”上的通告“禁止通行”(左)。二零一三年七月二十一日上午十点五十分,河南省新乡市共产主义大桥的附属工程的北环路下穿和平路工程轰然坍塌,导致两人死亡(右)。

关于毛泽东中共“一大”代表的资格问题

毛泽东不是中共“一大”的代表。中央党史研究室在整理、编辑《中共文革史记》时建议在内部公开。

董必武创建了武汉共产主义小组并以代表身份参加了中共一大。一九六五年,中共中央组织部为中共中央委员的履历档案重新登记。董必武为毛泽东参加“一大”作证时指出:毛泽东只是以工作人员的身份列席会议,会议曾有记录。毛看了证词后脸露愠色:“工作人员也是成员,还要分等级代表?”

同样是中共一大代表的李达在一大上被选进三人的中央局。陈独秀是总书记,张国焘管军事,李达负责宣传。当毛泽东到上海报到参加“一大”时,李达问他:“你是CP(共产党)还是CY(青年团)?”毛泽东答是CY。CY没有资格作为代表参加党代表大会。不过中共全国才有五十七名党员,又是非法身份,好不容易才凑够十几人开会,李达就叫毛以工作人员身份列席会议凑个数。

附录  中共一大代表在参加一大时的社会身份和最后归宿

李汉俊(一八九零年至一九二七年),一九一五年考入东京帝国大学。一九一八年七月毕业时,三年內各科的平均成绩分別是69.8分、69.1分、67.8分,毕业论文也只有65分。回国后在上海从事翻译和撰述,宣传新文化和马克思主义。一九二二年接受武昌高等师范聘请,任该校社会学教授,还担任该校历史社会学系主任。后被开除党籍。
李达(一八九零年至一九六六年),一九一三年年赴日本留学。因与陈独秀在国共合作问题上激烈争论,离开共党。一九四九年年重新入党。被任命为湖南大学校長。后又当过武汉大学校长。“文革”中被红卫兵批斗而死。
董必武(一八八六年至一九七五年),一九一七年毕业于东京日本大学法律专科。同年回国任律师。一九四九年后,历任政务院副总理、最高人民法院院长。寿终。
周佛海(一八九七年至一九四八年),一九一七年赴日本留学。在日本,考進日本东京第一高等学校,成了官費生。一九二四年年秋脫党。抗战期间,投靠汪精卫成为大汉奸。抗战胜利后被判处死刑。后经特赦,改判终生监禁。一九四八年二月病死于南京老虎桥监獄。

中共创始人之一的大汉奸周佛海病死于南京老虎桥监狱。
中共创始人之一的大汉奸陈公博正在接受国民政府审判,后被国民政府枪决。
中共创始人之一的李大钊因里通外国罪被中华民国北京政府送上绞刑架。

陈公博(一八九二年至一九四六年),一九一七年考入北京大学哲学系。一九二二年脫党去日本,又去了美国。任汪伪政府立法院长。抗战胜利后逃亡日本,被递解回国,一九四六年被国民政府处决。
张国焘(一八九七年至一九七九年),一九一六年年考入北京大学。一九三八年主动退党后被开除党籍。一九七九年在多伦多寿终。
刘仁静(一九零二年至一九八七年),一九一八年考入北京大学。一九二九年四月被开除出党。一九八七年八月因车祸死于北京。
陈潭秋(一八九六年至一九四三年),一九一六年考入国立武昌高等师范学校英语部。一九四二年被盛世才逮捕,次年在迪化被杀。
毛泽东(一八九三年至一九七六年),一九一四年至一九一八年在湖南第一师范学校求学,曾任北京大学图书馆小职员。正寝。
何叔衡(一八七六年至一九三五年),一九一三年考入湖南省立第四师范学校,后到長沙的中学任教。一九三五年在突围中死去。
王尽美(一八九八年至一九二五年),一九一八年四月考入山東省立第一师范学校。一九二五年染肺病回乡,八月病逝。
包惠僧(一八九四年至一九七九年),一九一九年春,在北京大学中国文学系做旁听生。一九二七年脫党。一九五零年到华北人大学习,一九七九年病死。
邓恩铭(一九零一年至一九三一年),一九一八年考入山东省立第一中学。一九一八年与另一名位共党员被枪毙于济南纬八路刑场。

还有两个人不得不提:

一个是李大釗,一九一四年考入日本早稻田大学政治本科,被北京大学校長蔡元培聘为图书馆主任。因通敌( 苏联),被处绞刑。
还有一个是陈独秀,就读于东京专门学校(早稻田大学前身)。一九一五年九月,在上海创办和主編《青年杂志》,声名鹊起。一九一七年被蔡元培聘任北大文科学长。一九一九年离开北大。后被开除党籍,在贫病交加中死去。

 

参考:有人认为,中国共产党早在一九二零年八月就在上海成立了。

一九二零年六月,陈独秀同李汉俊、俞秀松、施存统、陈公培等人开会商议,决定成立共产党组织,并初步定名为“社会共产党”,还起草了党的纲领。党纲草案包括运用劳工专政、生产合作等手段达到社会革命的目的等十条。此后不久,围绕着是用“社会党”还是用“共产党”命名的问题,陈独秀征求李大钊的意见,李大钊主张定名为“共产党”,陈独秀表示完全同意。于是,于八月正式宣布中共建立。

中国共产党几十年来一直想不通,为何老大哥苏联要排演这个芭蕾舞剧——《妓女给中国送来了马克思主义》

《红罂粟》是苏联第一部现代共产革命题材的芭蕾舞剧。该剧创作于一九二七年,一九四九年重新修订,主题思想是:“妓女,给中国送来了马克思主义”。

二十世纪三十年代《红罂粟》剧照 :桃花(上左图)为苏联船长献舞。 至二十一世纪,《红罂粟》仍是俄罗斯青少年文化汇演的热门节目,只是剧中中国女人的指甲更长了(上右图)。

二零一零年意大利版《红罂粟》(左图)。二零一一年俄罗斯新版《红罂粟》(右图)。

剧情简介:幕启。天幕上,繁华的上海外滩黄浦江边,高楼耸立,霓虹闪烁。一个名叫桃花的穿戴着红色大襟短衣、宽腿大绿裤、拖一条长辫子、手中捧著一枝红色罂粟花的中国妓女;一艘苏联货船在码头卸货,一个年青的水手下船嫖妓。一夜情后,苏联水手将很多的马列主义思想传授给这位妓女;接着中国的工人阶级来嫖娼,这个妓女将马列主义思想传给了中国工人;再接着中国共产党成立。最后中国建立了共产党政权。

领袖对无产阶级芭蕾事业的发展也相当满意,斯大林本人即曾到场观看《红罂粟》。到 一九三四年,《红罂粟》已在苏联各加盟共和国上演超过三百场,还启发催生了多部取材自各国革命的芭蕾舞剧。

一九五零年一月二十日 ,周恩来率领的代表团到达莫斯科后,苏联有关方面给大使馆送来了《红罂粟》戏票,毛泽东指示陈伯达与使馆人员一同出席观看。陈伯达坐在贵宾席看得入神,剧终谢幕时,陈伯达站起身热烈鼓掌。

现在,“红罂粟”成了与阿Q齐名的小D头上的疤——敏感词汇。二零一零年,英国首相卡梅伦访华时佩戴红罂粟,遭到中国外交部抗议。

有评论认为,这是一出具有“革命创新精神”的芭蕾舞剧,表达了马列主义者们“只有解放全人类,才能最后解放无产阶级自己”这个深奥的主题。陈伯达是中方客人里唯一能够看懂剧情的人,因此,他才站起来热烈鼓掌,欢呼妓女给中国送来了马克思列宁主义。

 

尼克松在他的著作《领袖们》中的有关章节

美国历史上第一个也是迄今为止唯一的一位被弹劾下台的与中共有亲热行为的总统尼克松在他的《领袖们》一书中这样说:“共产主义是人类在二十世纪的伟大实践。”他怕人们看不懂此话的真正含义,所以又加上了一句:“二十世纪是共产主义发生、发展和消亡的世纪。”他还建议,及早筹备设立共产主义兴亡史的博物馆,力争在二十一世纪的第二个十年就能在克里姆林宫展出。

尼克松访华二十年后,苏联及东欧十几个社会主义国家在瞬间全部垮台。以至于如今在世界上只有中国和朝鲜还是“科学”共产主义的“正统传人”。

二零一二年十月,蒙古首都乌兰巴托的最后一尊列宁铜像被拆掉,拆下的废铜烂铁用来拍卖(左)。乌克兰反政府示威者砸毁列宁雕像(右)。

布达佩斯的斯大林雕像在匈牙利十月事件中被推倒,并被拆成碎块(左)。罗马尼亚首都布加勒斯特的列宁像被人们推倒。这些曾经被苏联欺压的国家,把“去列宁化”作为“去苏联化”的首要任务(右)。

格鲁吉亚拆除了竖立在哥里市市政广场的斯大林像(左)。在亚的斯亚贝巴,埃塞俄比亚工人党总书记马里亚姆被打倒,人们推倒列宁像以示庆祝(右)。

在莫斯科,孩子们坐在被推倒的斯大林像上休息(左)。中国重庆市沙坪坝,毛泽东像被用红布包裹后吊起拆除(右)。

这座教堂位于南斯拉夫联邦的黑山共和国境内。该教堂内的壁画画面上,共产主义运动创始人马克思、恩格斯以及南斯拉夫领导人铁托等人都被安排在地狱(左)。伦敦北部海格特公墓,冷落的卡尔-马克思的墓地。如今,只有到世界各地游山玩水的中国共产党人可能用公款旅游路过此地,摆上一束鲜花并拍照以备回国交差(右)。 共产党人把自己的死去称为“去见马克思”——目前,英国有关当局宣布,马克思墓不再免费参观,想见马克思得先向日薄西山的资本主义英国缴四英镑(近四十元人民币币)购买“去见马克思”的门票。

一九七九年,文革结束不久,在邓小平的一声号令下,散布在全国各地室内室外的、大大小小数百万个形形色色的毛雕像被秘密送往秘密处捣毁粉碎。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