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剑:我们时代的精准诊断书(图文)

——《魔鬼在统治着我们的世界》读后

7
《九评》编辑部:魔鬼在统治着我们的世界。(大纪元制图)

2018年5月开始在大纪元网站上连载的《魔鬼在统治着我们的世界》一书,是我们这一时代的精准诊断书。这本书揭示了当今世界乱象的根源,分析了魔鬼在各个领域形形色色的表现,同时也简明扼要地指出了人类的出路在何方。这本书的出版,是当代社会的重大事件,应该引起人们的广泛关注。

这本书的标题——“魔鬼在统治着我们的世界”——提供了理解这本书的最重要的钥匙。我们世界的一切乱象,不论是政治、经济、法律、社会,还是思想、艺术、文化、教育,归根结底,都是魔鬼统治的结果。这里的“魔鬼”一词,既不是耸人听闻的夸大其词,也不是无中生有的故弄玄虚,而是一个实实在在的生命——共产邪灵。书的副标题——“共产党的幽灵并没有随着东欧共产党的解体而消失”——清楚地表明了这一点。

全书“前言”的第二段包含了也许是全书最重要的观点,值得全文征引:

共产主义并非一种思潮、学说,或者在人类寻找出路时一个失败了的尝试。它是魔鬼,亦称共产邪灵,由恨和宇宙低层空间各种败坏物质构成。它原本是一条蛇,到了表层空间的体现形式则是一条红龙。它与仇视正神的撒旦为伍,同时利用各种低灵和魔祸乱人间。这个邪灵的终极目的就是要毁灭人类,在神归来挽救众生的最后关头,让人不信神,让人的道德败坏到背弃神和传统,听不懂神的教诲而导致最终被淘汰。

这段话立足点极高,包含的信息量极大,需要读者仔细揣摩。这本书之所以高出其它批判共产主义的著作,主要原因即在于此。这段话至少包括五层意思。

第一,共产主义实质是一个魔鬼,即共产邪灵。

第二,共产邪灵由恨和宇宙低层空间的败坏物质构成。

第三,共产邪灵与撒旦为伍,同时利用各种低灵和魔祸乱人间。

第四,共产邪灵的终极目的是毁灭人类。

第五,神要挽救人类。共产邪灵出现的时间恰好就是神来挽救人类的时刻。

上述的每个命题都关系重大,展开讲就又是一本大书。人类社会对共产主义的研究可以说汗牛充栋,但就我有限的见闻而言,这些研究仍有很多扞格不通之处,或者无法自圆其说,或者无法概括共产主义的所有表现。我相信如果能够彻底读懂上述五点,就能够举一反三,找出共产主义看似相互矛盾的表现形式背后的共同之处。

比如,理解了“共产主义是魔鬼”这个核心要点,就会明白共产主义的多变性和适应性。从历史上说,第一国际、第二国际、第三国际从纲领、到组织、再到政策都相差甚远。俄共和中共的理论、依靠力量和行为模式也差距极大。在苏共内部,斯大林和托洛斯基势同水火;在中共内部,则进行了无数次“你死我活的路线斗争”。就中共而言,每个阶段都有不同的“方针政策”,常常把截然相反的政策捧上神坛。在国际上,不仅主张革命的暴力共产主义和主张渐进的费边主义完全不同,而且非暴力共产主义在不同时期、不同国家也有极端复杂多变的伪装和变形。

再比如,理解了上述第三点,就可以明白共产邪灵战术和工具的复杂多样性,尤其是自上世纪六十年代的反文化运动以来,大量的变异文化形式以汹涌澎湃之势,席卷了西方社会,并且流向全世界。这些变异文化表面上和共产主义毫无关系,但操纵它们的是一些邪魔低灵乱鬼,它们都为共产邪灵所用,为共产邪灵实现其终极目的服务。假如共产主义是一种政治学说,那么这些变异文化就几乎毫无用处。但共产主义是要毁灭人类的魔鬼,那么这些变异文化就成了败坏人类道德、毁灭人类的利器。

假如理解了第四点,即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是毁灭人类,就能够理解为什么共产党为了达到其政治目的,不惜破坏道德、毁灭环境,破坏一切良好政府的基础,甚至是人类社会存在的基础。

上述第五点至关重要。理解共产主义并不是这本书的目的。假如魔鬼已经在统治世界,人类正在朝着毁灭狂奔,任何人都无力改变这一现实,那么出版这本书就是可有可无、徒增烦恼之举。第五点明确指出,恰好是神来救人的关键时刻才出现了共产邪灵和魔鬼统治世界的情况,全面揭示邪灵的阴谋是为了让人们摆脱控制,回归神的怀抱,从而拥有美好的未来。

除了前言和结束语以外,这本书共十八章,可以分成四大部分。第一部分为总论之部,包括《绪论》和第一章《共产主义魔鬼毁灭人类大势鸟瞰──魔鬼毁人之三十六计》。第二部分包括第二至第五章,即《欧洲发端》、《东方杀戮》、《输出革命》和《渗透西方》,这一部分主要论述了共产主义的历史发展,可以称之为“历史之部”。第三部分包括第六至第十四章共九章,分别论述共产主义对信仰、家庭、政治、经济、法律、艺术、教育、媒体、大众文化和社会生活等九个方面的破坏和侵蚀,可以称之为“分论之部”。值得注意的是,这部分所含各章虽涉及共产主义在东方的实践,但论述的重点毋庸置疑是今日的西方,尤其是美国。因此第五章《渗透西方》也可以看作是第三部分“分论之部”的一个概括性介绍。第四部分包括第十五至十八章,分别论述了共产主义在几个具体问题上的表现,包括恐怖主义、环保主义、全球化和中共的全球野心。这几个方面是共产主义在今日世界的集中体现形式,需要花大篇幅集中解析,因此虽然和第二部分的某些章节容或有交叉,仍然单独成章。这部分可以称之为“焦点之部”。总论之部、历史之部、分论之部、焦点之部,次序井然,体大思精。

这本书覆盖面之广,涉及的问题之多,征引文献之浩博,所下断语之精当,在同类书中罕有其匹。很多章不论是长度,还是力度,都相当于一本书的分量。限于篇幅,这里不可能对每一章详加分析。我只想谈谈对几个问题的浅见,向读者方家请教。

“历史之部”的几章并不是对现有学术研究成果的简单重复和概括。恰恰相反,每一章都能提出让人眼前一亮的见解,体现出作者以简驭繁的功力和透过现象看本质的洞察力。以《欧洲发端》为例,作者并没有简单重复马克思、恩格斯的生平履历,《共产党宣言》的发表经过,第一、第二国际的嬗变这些老生常谈,而是抓住几个不为人熟知的要点,从精神层面立论,造成了纲举目张的效果。本章第一节即石破天惊的指出“马克思信仰的是反神的邪教”,一切后来的共产教义都从其邪教信仰引申而出。一般的研究者往往泛泛谈论马克思主义的几个来源、几个组成部分,其实只抓住了表象而忽略了其实质。

第五章《西方渗透》可以看作是对“分论之部”各章的概述。这一章主要以美国为例,说明共产邪灵渗透西方的方式和手段。虽然问题十分复杂,但作者首先区分两大类共产主义,即暴力共产主义与非暴力共产主义,然后从“作恶主体”这个角度,区分了渗透西方的四支主要力量,即苏联的颠覆和渗透;听命于苏联共产党和第三国际、积极筹画颠覆活动的各国共产党;病急乱投医、不断向左转的西方国家政府;西方国家内部的“第五纵队”,即各国的共产党同路人、同情者,被共产党轻蔑的称为“有用的傻瓜”的那部分人。作者从苏共组织的“共产国际”讲起,一路讲到罗斯福新政、西方的文化大革命、和平反战运动和民权运动、崇拜撒旦的新马克思主义者索尔‧阿林斯基(Saul Alinsky)、左派发起的体制内长征,然后重点剖析在当今西方风靡一时、甚嚣尘上的概念——政治正确,又简要叙述了社会主义遍及欧洲的图景,最后以分析人们为什么会上魔鬼的当作结,就像一部引入入胜而又令人惊心动魄的侦探小说,让人读后惊出一身冷汗。

魔鬼破坏神传给人的最重要的社会架构,包括家庭、国家、教会等等。共产党在东西方对家庭的破坏,以往并没有得到人们足够的重视,因此本书第七章《家庭篇》显得份量奇重。作者回顾了神给人规定的传统家庭形式,追溯了共产主义理论中消灭家庭、混淆两性关系的论述,以及苏联和中国共产主义运动中的大规模淫乱现象,然后重点剖析西方女权运动、性解放运动对传统家庭的破坏。社会上种种习焉不察的现象背后都有邪灵的操控,掩卷思之,惶悚不已。作者的结论异常犀利:“共产邪灵引诱人类相信罪恶不在人的堕落,而在社会;让人从反叛传统中寻找出路,离神更远。邪灵鼓吹的女权、同性恋、性解放等等,用的是‘自由’、‘解放’等美丽辞藻,最终导致的结果是女性的尊严被贬损,男性的责任被丢弃,家庭的神圣被践踏,两性的道德被变异,孩子的未来被摧毁,最后狞笑的却是魔鬼。”

第八、九、十章(政治篇、经济篇、法律篇)可以看作一个单元,因为论述内容跟国家政权、社会制度紧密相关。《政治篇》的小标题十分精悍,入木三分:

1. 共产主义政治是毁灭人类的快捷方式

2. 邪教的政教合一是共产主义政治的特点

3. 煽动仇恨、挑起斗争是共产主义政治的必然选择

4. 暴力和谎言是共产主义政治的最重要手段

5. 极权主义是共产主义政治的必然结果

6. 共产邪灵把西方置于危险的全面战争之中

经济篇、法律篇也同样显示出作者对问题把握的深度和行文的力度。

第十一章至第十四章(艺术篇、教育篇、媒体篇、大众文化和社会生活篇)也可视作一个单元,重点剖析共产邪灵在文化教育和社会生活中的渗透。艺术篇言简意赅、教育篇钜细靡遗、媒体篇鉴古知今、文化篇透彻周遍。笔者读后的感觉是既惊骇,又惭愧,既后怕,又庆幸。惭愧的是,过去对很多魔鬼的表现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只知其表、不知其里;在某些方面随波逐流的举动不啻为推波逐流。庆幸的是,终于能够全面看清魔鬼的表现和诡计,有机会走向新生。

第四部分“专论之部”处理了几个艰深而重要的大问题。第十五章《恐怖主义的共产主义根源》指出当代伊斯兰恐怖主义来源于马克思主义,最为出人意表。捷克前总统、经济学家克劳斯在《环保的暴政》一书中的论断:“在20世纪末21世纪初,对自由、民主、市场经济和社会繁荣构成最大威胁的,已不是社会主义,而是那种野心勃勃的、自大的、肆无忌惮的环保主义政治运动意识形态。”第十六章《环保主义背后的共产主义推手》非常全面的从科学、政治、经济等方面论述了环保主义对自由民主的威胁,对流行于美国社会的“绿色新政”(Green New Deal)的高烧,这无疑是非常及时的解药。

对待全球化这个非常复杂棘手的问题,本书作者高屋建瓴地指出:“共产邪灵操纵的全球化的实质是,集中所有共产国家和非共产国家在过去一个世纪的时间里积累的邪恶变异因素,利用大规模的政治、经济、金融、文化运作,突破民族国家的界限,迅速推广到全球,在短时间内摧毁信仰和道德的堤防、攻破传统文化的堡垒——这一人类赖以生存、能被神救赎的最后屏障。这是邪灵毁灭人类之前的最后一道准备工序。”这真是快刀斩乱麻的不刊之论。在中美贸易战的大背景下,《魔鬼安排下中共的全球野心》这章显得尤其及时。世界上所有国家的政府首脑应该人手一册,川普政府更应该仔细研读,时刻提醒自己不要中了魔鬼的圈套。

书中发人深思的箴言警句俯拾即是,让人目不暇给,时时有豁然开朗的感觉。比如第二章《欧洲发端》:“在冷战期间,共产国家遍布四大洲,自由世界和共产阵营激烈对峙。整个世界却好比一个太极图,一半是冷的共产主义,一半是热的共产主义:自由世界的国家表面上不是共产国家,却在实践着共产主义或者社会主义(即共产主义的初级阶段)。“太极图”、“冷、热共产主义”的说法在意料之外却在情理之中,在使人耳目一新的同时,使人对共产主义的两大主要形态有了宏观的了解和把握,让人击节称叹。

第一章《共产主义魔鬼毁灭人类大势鸟瞰──魔鬼毁人之三十六计》,把魔鬼的伎俩归结为三十六计,以极其简约的笔触,勾勒了魔鬼毁灭人类的诸多手段。未读全书之前,先读此章,对其中若干问题尚不能深入领会。但读毕全书,带着对其它章节的理解,从新读过这一章,一种豁然贯通之感油然而生。由于某些原因,一些计谋在书中阐发尚不充分,还有待于有识君子继续洞幽烛微,使魔鬼诡计大白于天下。这一章值得一读再读。

这是一个风云激荡的时代。2016年川普当选美国总统之后,出现的强劲的传统回潮,全世界范围内抛弃共产主义和社会主义的趋势,法轮功精神运动蓬勃兴起带来的多方面巨大效应,中共内部权力斗争和政治经济社会危机造成的中共崩解态势,香港大规模“反送中”抗议,围绕美国大选和台湾大选展开的种种争夺和较量,欧盟、中东、乃至非洲、拉美等地的争端,归根结底,都围绕着一个主题展开,这个主题就是善与恶之间的抉择;更确切的说,是在神与魔之间、创世主和共产邪灵之间的抉择。《统治世界》这本书的出现,适逢其会。它是这个时代的精准诊断书,更是“共产邪灵”这个魔鬼的终极审判书。这本书给了我们一双慧眼,让我们能够透过纷繁复杂的表象,看清楚当今世界的真正主题。每一个关心自己的未来、也关心这个世界的人,都应该静下心来,仔细读一读这部鸿篇巨著。

这本书的力量将日益显现出来。#

来源大纪元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