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胁迫海外维族人当间谍 专家吁欧盟反制(图文)

2
9月29日下午,美国首都华盛顿地区的香港人、新疆人、台湾人和大陆民主人士,及越南、古巴、美国民众在中共驻美大使馆外集会,反对共产政权,声援香港自由。(林乐予/大纪元)

54岁的阿布杜杰里尔‧埃梅特(Abdujelil Emet)参加德国议会的人权听证会两天后,他接到了姐姐的电话,这是他三年来第一次听到姊姊的声音。

这是在中共官员指导下的一次“家庭谈话”,埃梅特的姐姐首先赞扬了共产党,称在共产党的指导下,他们的生活大大改善,然后说了一个让埃梅特浑身发冷的消息——他的弟弟一年前去世了。

埃梅特很疑惑,因为他的家人不知道他的电话号码,他可以听到跟姊姊谈话的背景音中传出一阵耳语,他要求跟那个人说话,片刻之后,电话被交给了一名中共官员。

埃梅特的姐姐开始哭泣并恳求那个中共官员,后者对埃梅特发出警告,“你在德国各地进行维权工作时,要考虑到家人的安全。”

海外维族人普遍受到威胁
埃梅特(Emet)最初来自新疆阿克苏(Aksu),已经在德国生活了二十多年,并且是一名入籍公民。他为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做志愿工作,“我不会保持沉默,中共不应利用家人威胁我。”“我在电话中很清楚地告诉他们:如果你们伤害了我的家人,我会大声疾呼,让中共政府更加头痛。”

但是,有迹象表明,中共让欧洲维吾尔族“消声”的行动正在奏效。古尔胡玛‧海蒂瓦吉(Gulhumar Haitiwaji)的母亲被关到新疆的一个难民营后,海蒂瓦吉四处呼吁,开始向法国总统伊曼纽尔‧马克龙(Emmanuel Macron)递交请愿书,她获得了将近五十万个签名。但是在中共官员以她母亲的安全对她发出威胁后,海蒂瓦吉取消了原定于3月参加的日内瓦人权峰会的行程。

《卫报》10月17日报导,在对遍布欧美的二十多名维吾尔族人的采访中获悉,他们普遍受到中共的威胁,并不是只有个例。居住在德国、荷兰、芬兰、瑞典和法国的维吾尔族人都说,中共对他们在新疆的家庭成员发出威胁,并要求一些海外维族人为中共做间谍。

联合国说,有超过一百万的维吾尔族人被关押在拘留营中,据估计这一数字或“接近300万”。

中共要求维族人当间谍 监视同伴
《卫报》报导,中共官员还企图招募国外的维吾尔族人监视其他人,提供维族人私人聚会的照片、每个人的姓名、电话号码、地址和车牌号等。据悉埃梅特的电话号码很可能已经以这种方式泄露给了中共安全人员,因为埃梅特的电话号码在慕尼黑的维吾尔族群中广为人知。

中共特工通过提供现金、许诺核准赴新疆签证,或给予家人更好的待遇作为“奖励”,诱骗维族人当间谍。如果不配合,他们就会用维族人在家乡的家人的安全进行威胁。维吾尔族人说,如果不同意(做间谍),中共大使馆和领事馆会扣留他们的重要文件。

一位住在德国的维吾尔族人说,一名中共特工要求他提供开斋节和其它庆祝活动的照片,并特别要求提供最近抵达欧洲的维吾尔族人的信息。

“中共对欧洲公民的威胁不能成为常态”
慕尼黑的德国议会议员玛格丽特‧鲍斯(Margarete Bause)表示,中共的干预是不可接受的,她敦促德国的维吾尔人与其国会议员取得联系,寻求帮助。

“我们需要保护联邦议院的证人”,她说,“对德国公众来说,他们也需要了解中共是如何在这里施加影响力的,中共对德国人民的威胁永远都不应变为常态。”

鲍斯(Bause)在2006年参加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主办的活动后,就对维吾尔族问题产生了兴趣。十多年来她对这个问题保持关注。 今年8月她作为德国议会的一员访问中国时,签证被拒绝,最终未能成行。

“欧洲应该制定统一战略抗共”
然而中共对新疆压制的政策越激烈,越激起了海外维吾尔族人的愤怒,更多的人大声疾呼,反对中共的迫害和严控。

研究新疆问题的独立研究员艾德里安‧曾茨(Adrian Zenz)说,欧洲各国政府需要做更多努力,来保护其公民免受中共的恐吓。

他说:“欧盟国家犯下的最大错误是,一旦(在人权问题上)放过中共,后者就会更加肆意妄为。” “中共有一套系统的战略,流亡维吾尔人受到的威胁表明了这一点。欧洲也需要采取自己的统一战略来对抗中共,并应对这些威胁。”#

来源大纪元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