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带一路侵入欧洲 中共以游说策略躲避关注(图文)

5
图为欧盟旗帜。(EMMANUEL DUNAND/AFP)

作为中共全球化计划的幕后先锋,北京资助的智库、研究机构正在欧洲各地如雨后春笋般涌现。为达到北京“一带一路”侵入欧洲的目标,它们正积极展开游说。同时,其精心设计的游说策略成功地避开了关注,使其并未引起过多的注意。

这些北京掌控的智库和机构所推行的侵入欧洲的计划,都被中共称为“一带一路”项目,这是中共外交政策的旗舰项目。但“一带一路”引发的债务陷阱、5G安全、中共国有企业建造的桥梁、铁路和港口的安全影响,以及这些基础设施能否给当地人带来实实在在的好处等等关键问题,也使人们越来越担忧。

据分析人士透露,欧洲各国的部长、立法者和政策顾问在这些问题上寻求建议时,都会受到来自中共游说军团日益增长且往往很隐蔽的影响。

勾画欧盟“名人”地图
“协力管理咨询公司”(Dezan Shira and Associates)的董事长兼创始合伙人克里斯•德文希尔-埃利斯(Chris Devonshire-Ellis)透露说:“北京已经投入了更多的资源,用于游说欧盟及与其有关的有影响力人士。” 协力管理咨询公司是一家专门为寻求进入和拓展亚洲业务的国际企业提供外国直接投资服务的专业公司,总部在北京朝阳区。

他说:“他们已经绘制了整个欧盟构架的地图,并通过大使馆,设法拼出了一张简明的、标明了谁与谁有联系,以及谁有可能影响和促进他们的商业利益的‘名人’地图。”

2013年,中共启动了 “一带一路”计划,旨在通过与拉丁美洲、欧洲、亚洲和非洲的60多个国家合作开展基础设施项目,在全球建立自己的地缘政治影响力。

埃利斯表示,中共政府在侵入非洲的投资中积累了游说经验,在游说方面的能力甚至超过了欧盟。

中共情报研究项目是一个具有全球影响力的机构,不仅只与欧盟有联系。

根据埃利斯的说法,《非洲大陆自由贸易协定》(African Continental Free Trade Agreement – AfCFTA)“需要大量的游说和手段,才能让泛非洲各国政府围坐在一起同意该协定。”

“这种影响力超出了欧盟的能力。同样的情况也发生在‘一带一路’的倡议上。”

2015年,欧盟(EU)对布达佩斯-贝尔格莱德(Budapest-Belgrade)铁路项目施加了立法影响,坚持要求对招标进行监督,并遵守欧盟强制施加的控制和监管规定,令中共谈判代表措手不及。

这条连接欧盟成员国匈牙利和非欧盟成员国塞尔维亚的高速铁路,被视为是“一带一路”倡议在欧洲的试金石。由于受到欧盟干预的拖累,一些分析师认为,在该项目启动之后的5年中,北京几乎不可能会取得任何进展。

而埃利斯在早些时候提出的一份报告中指出,三年后,中共政府就从围绕该合同的斗争中走了出来,并决心加强游说活动。

中共在欧洲迅速发展智库网络
“一带一路”杜伦大学(Durham University)东亚政治学助理教授、当代中国研究中心(Centre for Contemporary Chinese Studies)主任马格达雷娜(Jakimow Malgorzata)认为,能够影响欧洲政策制定者和知识分子的关键因素是中共在欧洲迅速发展起来的智库网络。

马格达雷娜表示:“中共的智库网络非常庞大,”“它们已被中共外交部确认为软实力的主要工具。”

北京的这种游说策略给欧洲的监管者和提倡透明度的人敲响了警钟,他们担心中共政府可能正在利用欧盟游说团体缺乏透明度这个漏洞。

游说监管机构欧洲公司(Corporate Europe)今年4月发布的一份报告指出,“在布鲁塞尔举行的以中国为主题的会议和研讨会,实际上往往都是得到了中共政府的赞助。”

“在布鲁塞尔,设立和资助智囊团是一种众所周知的游说策略。这些智囊团能给人留下客观公正的印象,同时也能帮助塑造制定某种政策的氛围。”

埃利斯在早前一份名为“谁是谁的人”的分析中,将这份报告称作是在欧洲进行游说活动的中共的“花名册”。该报告列举了分布在欧洲各地的数十个组织和网络,它们都与中共有着密切的联系。而实际上,除此之外,中共还有更多的其它智库和机构。

根据透明国际组织(Transparency International)的说法,与美国不同,欧盟权力机构没有强制性的游说者登记制度。

透明国际组织的欧盟倡导官员维托尔‧特谢塔(Vitor Teixeita)将布鲁塞尔描述为美国以外最具政治色彩的城市。他指出,游说欧盟是影响大规模政策一种非常有效的方式。

“欧盟委员会(European Commission)雇佣了3万多名员工。议会由28个国家的751名欧洲议会议员组成。”

他说,他们相信仅在布鲁塞尔就有超过30,000个游说者(注册和未注册)。“这相当于每个为欧盟委员会工作的人身边就配上一个说客。”

虽然经验丰富的政治家可能会辨别出——无论是好是坏——一个伪游说者,但目前这批欧洲议会的议员中约有62%是“新手”,而且根据特谢塔的说法,他们可能更容易受到这种游说的影响。

“一带一路”是中共打包海外投资项目的一种方式
埃利斯指出,中共的游说活动是否是一个问题,要取决于你询问的人是谁。埃利斯将其描述为一种不平衡。

他表示:“这是因为他们在情报收集方面比欧盟做得更好,而欧盟反过来也没有一个构建得很好的针对中共或亚洲的情报平台。”

查尔斯‧帕顿(Charles Parton)是前英国驻中国外交官,同时也是Royal United Services Institute 的高级研究员。他说:“一带一路并不存在。”

他说:“它(一带一路)只是一个宣传口号,而且非常有效。但真正存在、真正重要的,是中共的全球化计划。”

他还表示:除了“共赢”、“共命运”等“一带一路”的标准口号,“一带一路”是将中共的海外项目、投资、技术收购和交易打包在一个商标之下的一种方式。

帕顿表示,中共政府希望通过“一带一路”向世界传递这样的信息:“中共的崛起是不可避免的,也是不可抗拒的。”

他说,尽管基础设施项目可能对建设项目的中共承包商有利(这些承包商受到官方的保护) ,但目前尚不清楚,这些项目实际上能给当地人带来了什么好处。

他解释说,对于那些试图了解这些问题的答案的政府官员,中共的游说和影响力把这个问题搅成了看不清究竟的浑水。

欧洲学者和智囊团专家的自我审查
他指出了欧洲学者和智囊团专家的自我审查问题,这些专家甚至都间接的与中共有着资金利益联系。

帕顿提到“吊灯上的蟒蛇”这个概念 ,这是中国专家林培瑞(Perry Link)用来描述中共的审查制度的一个书名。“它不需要直接咬谁,也不需要下来,只需稍微移动一下它盘着的身躯,其阴影就会有所变化”。

林培瑞在《吊灯上的蟒蛇》(The Anaconda in the Chandelier.)一书中把中共的审查制度描述为一条蜷伏在头顶吊灯上的蟒蛇,蟒蛇不需要动,它这样一直沉默的意思就是“你自己看着办”!于是每个人在蟒蛇的阴影下都会自动做出或大或小的对它有利的调整。

帕顿表示,据他所知,在有中共官员出席的会议上,都会有一些原定演讲者直接被取消了资格,即使赞助商并不一定是一家中共的机构。

他表示,一些囊中羞涩的智库都在从中共那里获得资金,取消一些演讲者的发言将避免“尴尬的话题”。

此外,西方政府的决策者也缺乏针对中共的专业知识。他表示:“各国政府(我和一些政府打过交道)对中共的了解真得不多。”

帕顿说,政府没有适当地关注大量的智囊团和学术团体中“谁是谁的人”这个问题,以及这些人的同情和支持对象都是谁。

他表示,一些在中国出生的学者还由于害怕在国内的亲戚受到影响而自我审查。“在我们的体系中,有一些在中国出生的学者,他们在中国还有亲戚,或者未来打算回国,”“按照共产党目前的运作方式,你必须分清哪些是自己可以写的内容和可以发表的言论。对于这些人来说,对于他们的职业生涯来说,除了顺着共产党的路线之外,谈什么都是相当危险的。”

他补充说:“其中一些人已经在我们国家呆了很长时间,”“我现在就能想到一个人,他经常在电台和媒体上发表评论。但他所说的都是中共宣传部的东西。”

国际关系的新形式?
帕顿说,这种游说策略类似于一家大型国际公司的游说策略,“不过,我认为两者之间有很大的区别,因为它是中国共产党,这就使得情况大为不同。”

对于那些想了解北京外交政策最终动机的人来说,他提到了习近平的一次讲话,其中指出:“社会主义制度和西方资本主义制度之间存在的斗争”。

当北京发起 “一带一路”项目时,软实力的信息从一开始就被建立起来了,据马格达雷娜介绍,一些学者将之称为“去安全化”的更广泛的信息。

她说,这种“去安全化”的说法是指中共试图将自己描绘成一个不具威胁性的国家,它与美国越来越多地提出的“中共威胁论”相背离。

北京努力散播的这些信息是:“中共不像美国,美国试图在世界各地传播新殖民主义……。”

她说:“中共想要的是语言和话题的变化,”“例如,如果你想到中共的人权问题,20年前,我们谈论的都是人权问题。现在我们甚至已经没有人会提到人权这个词。现在,在这些论坛上都在大谈这种‘失礼’是完全不可接受的。”

马格达雷娜表示,北京在有关“一带一路”的讲话中多次强调要创建一种全新的国际关系。

她说,学者们一直在试图弄清楚这种说法是否属实。“我的观点是,它不属实。这实际上是一种典型的现实政治或威斯特伐利亚式(Westphalian)的国际关系。这根本不是什么新鲜事。”

近日,北京掌控的游说团似乎正面临一场艰难的战斗。

上周,欧盟委员会发布了一份报告,几乎毫不掩饰地提到了华为的5G技术安全问题。该报告警告称,“非欧盟国家政府支持”的实体,是针对5G移动技术安全的最大威胁。

这反映了华盛顿在“一带一路”问题上日益强硬的态度,这种态度通常被中共描述为“冷战思维”。

在中欧和东欧,“一带一路”已经取得了一些进展,但公众对中共基础设施项目的怀疑仍然很深,其它地区的“一带一路”项目也因安全等问题遭到抵制和反对。

2018年,中共投资者撤出了瑞典吕瑟希尔(Lysekil)的一个深海港口项目。

但无论如何,有一件事是肯定的:随着欧盟对“一带一路”进行评估,并提出更多的疑问,北京肯定在积极活动以期对结论施加影响。

本文作者西蒙•维奇(Simon Veazey)是一名自由作者。读者可以在推特上关注西蒙:@SPVeazey @ spveazey

来源大纪元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