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3岁纳粹警卫在德国受审(图文)

6
10月17日,93岁的原纳粹看守布鲁诺·D. (Bruno D.)在汉堡出席庭审时用文件夹遮住脸。(Chris Emil Janßen-Pool/Getty Images)

汉堡法庭日前审理了一桩纳粹警卫的案子,一名93岁的男子被控在对5000多起的谋杀案中扮演了帮凶,因为他在18岁时在集中营做警卫时,成为了纳粹杀人机器上的一个小齿轮。

10月17日,93岁的布鲁诺·约翰内斯·D.(Bruno Johannes D.) 穿着黑色西服,戴着黑色礼帽和墨镜,坐在轮椅上,用一个红色的文件夹遮住脸被推进汉堡高级法院300大厅接受审判。

被告布鲁诺·约翰内斯·D.于1926年出生在现今波兰但泽(Danzig,波兰称格但斯克)港附近的小镇。他被指控在5230起谋杀案中扮演了帮凶的角色。

这些案件发生在1944年8月到1945年4月之间,当时布鲁诺·D. 18岁,正在服兵役,被分配到距离但泽不到40公里的司徒特霍夫(Stutthof)纳粹集中营担任警卫,一周工作7天,每天工作10到12小时,包括夜班。这个集中营关押过十多万名犹太人和政治犯,其中约65,000人在那里被杀害。

芒克(Lars Mahnke)检察官陈述说,当时纳粹警卫的工作就是昼夜在集中营的25座塔楼里值班,监控营地的安全,以保证“由国家指使的大规模屠杀”能顺利进行。

芒克检察官举例说,有一种枪杀室,囚犯被带进房间,以为是要测量身高,他们被要求背靠墙站立,墙前面有一块可移动的木板,木板移开后,露出墙上的洞口,洞口就在大约人的脖子的高度。纳粹杀手就在墙后的房间里,通过洞口射杀囚犯。

芒克检察官还提到了纳粹的毒气杀人法。一种做法是把犯人关在密封的火车车厢里,里面注入了用来制造杀虫剂的齐克隆B蒸气,当火车沿着铁轨慢慢驶入集中营时,谋杀已经在里面同时进行了。

再比如,在焚尸炉边上的毒气室里,每次以清洗身体为借口,把30至35个囚犯赶进去,然后士兵就从天花板上的窗口往里灌毒气,经过一番痛苦的挣扎,囚犯均在毒气中窒息而亡。“他们的叫喊声隔着门也能听得一清二楚”,芒克检察官说。

布鲁诺·D. 当年没有直接参与屠杀,但是他了解集中营里所有谋杀方式的具体细节。而且他本人承认,他看到过在毒气室被杀害的囚犯如何被用手推车推到焚尸炉烧毁。

二战结束后,布鲁诺·D.作为战犯被关押了一段时间,他没过多久就获释来到汉堡。他一直使用本名,结婚生子,子孙满堂。他当过烘焙师、卡车司机以及房屋管理员。

1972年和1982年,为了配合调查,布鲁诺·D.分别被叫去问话,他随叫随到,从不回避。他的辩护律师瓦特坎普(Stefan Waterkamp)说,布鲁诺·D.不是自愿加入纳粹的,他只是在17岁时因为要服兵役被派往司徒特霍夫集中营。“他不是这个体系的追随者,为什么现在要他来承担责任呢?”

但最近十年,德国司法对纳粹分子的审理使用了新标准:只要参与就有罪,就算只是纳粹希特勒杀人机器上的一个小齿轮。因为没有这些警卫、管理员、翻译、帮厨等人的工作,这部杀人机器就无法运作。从2009年开始,没有亲自杀过人的一批小人物因协助谋杀罪被判刑。

来源大纪元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