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千余业主怒围政府:写好遗嘱拼了(视频)

5

崔村镇党委书记韩军及镇长被抗议的村民围住发问。(视频截图)

北京驱赶“低端人口”引发的怒火未息,“中端人口”也遭逼迁。近日,昌平区崔村镇香堂村过千名业主,围堵镇政府,要求合理解释。有业主们说,家没了没任何赔偿,大家都拼了,已写好了遗嘱。

据自由亚洲电台22日报导,北京市昌平区崔村镇香堂村上千名业主购买的房屋和四合院,被列为违章建设,镇政府责令近期搬迁,并拒绝作出相应补偿。

10月18日上午,千余名业主到村民中心广场集会,围堵镇政府,要求合理解释他们的合法房屋为何被逼3天内迁离,亦没有给予任何补偿。大批警察在场戒备。

从业主拍摄的影片可见,大批抗议者在崔村镇政府门口高喊“保卫香堂”、“抗议强拆”。

影片中,一名男子大声质问在场的镇委书记韩军:“20年前的1999年,村、乡、区三级政府,还包括国土局,盖了章的协议。今天你们乡一级政府说推翻就推翻,给大家3天时间,要大家自行拆迁。你们白纸黑字写的,让我们露宿街头!”

他续称,当局举出很多法规,但都是在业主买屋后才推出的,没这个道理。

有业主称,昌平区崔村镇香堂文化新村有近3,800住户,其中包括三层建筑及四合院,住有过万人。如果房屋被强拆,每户经济损失达500万元(人民币,下同),合共损失将高达数十亿元。

村民董女士说,业主们都有房产证,根本就不是违建,是国家认可的,业主的红本都是昌平区政府发的。她表示:“大家都要跟他们拼了,写了遗嘱,立了生死书。家就这么没了,没有任何赔偿,没有任何安置。”

一位年长的老人手持当年花钱买来的“土地使用”及“荣誉村民证书”,称她有红本,没有违法购房,现在她要和自己的房子死在一起,死也不离开。


香堂村业主代表等人到崔村镇政府理论。(视频截图)

根据业主出示的一份昌平区崔村镇委员会扩大会议纪要显示,2003年8月11日召开了买房会议,由时任镇党委书记金东彪主持,议题是香堂村旧村改造的有关政策意见。

会议提到,将可利用旧村改造的空地建住房,售予荣誉村民,香堂村按售房价格5%向镇政府交纳基础建设设施费,管理手续费等。

但几天前的10月19日,崔村镇政府发出通告称,该村10个区建筑面积达3万多平方米,经北京市规划和自然资源委员会认定,未依法取得乡村建设规划许可证进行建设,违反了《北京市城乡规划条例》第29条的规定,属于违章建设。

此抗议事件引起当局关注,为免事态扩大,警察自21日起,已删除微信及网上任何不利于政府的相关言论,多位被指带头的业主遭到警告,手机被监控。

据业主委员会透露,此次拆迁由北京市委书记蔡奇亲自出马,昌平只是试点,当局要赶在明年元旦前完成土地储备,以便重新拍卖土地。

村民称,政府还打算把这片土地收回后,重新出售给开发商建房屋。而周边多个镇都在以相同方式收回业主的所谓小产权房,同样遇到业主反抗。


2017年北京驱赶“低端人口”,一张警察列队堵在一小区把“低端人口被撵出暂居地”的图片在网络热传。(推特图片)

2017年11月,北京大兴火灾酿19人惨死之后,全市启动地毯式大排查行动。外界认为,这波大排查名为“消除安全隐患”,实际上是为了清理“低端人口”,不足一星期便导致数十万人流离失所,拖着大包小包行李在寒冬之下瑟缩街头或黯然离去。

上述事件引发底层弱势的极大愤慨,也引发社会的巨大同情,批评中共在国内制造“排华潮”。

来源新唐人电视台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