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公安厅网络安全总队长 孙跃武被双开(图文)

51
日前,黑龙江省网信办原副主任、省公安厅网络安全保卫总队总队长孙跃武被立案审查调查。(大纪元合成)

2019年10月22日黑龙江省消息:日前,黑龙江省中共省委网络安全和信息化委员会办公室(网信办)原副主任、省公安厅网络安全保卫总队总队长孙跃武因严重违纪违法,被开除党籍和公职,立案审查调查。

官方通报称,经查,孙跃武从事营利活动,搞钱色交易,违反国家法律法规,执法犯法,包庇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违法犯罪活动,充当“保护伞”;大肆收钱敛财,生活腐化,构成职务违法、挪用公款、受贿犯罪,性质严重,影响恶劣。

官方公开简历显示:孙跃武1966年9月生,2011年3月,任省公安厅网络安全保卫总队副总队长、总队长;2015年5月,任省委网络安全和信息化领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省公安厅网络安全保卫总队总队长(副厅级);2016年12月,任省委网信办副主任。2018年1月至2019年4月,任省委网信办副主任、省政协民族和宗教委员会副主任。

网警主要任务是负责网络监控、删帖、网络取证、网络定位等等一系列隐藏在网络背后的阴暗操作,封锁海外网站,抓捕网上发表不同意见的正义人士,绑架在网上讲法轮功真相的法轮功学员等。

孙跃武另一个头衔是黑龙江省公安厅指挥中心副主任。

中共党公通字{1999}67号文件给予了公安指挥中心对重大事件可以“先期处置、直接指挥、装备调用、检查督导”等一系列凌驾法律之上的生杀予夺大权。

明慧网报导,1999年7月20日,迫害法轮功开始时,这一红头文件给了大陆各省、市、自治区、直辖市公安指挥中心大肆绑架法轮功学员的“法律”依据。

孙跃武集迫害政策制定者、实施者、推动者于一身,在执行江泽民集团迫害法轮功的过程中推波助澜,使黑龙江省成为迫害法轮功的重灾区。

据明慧网不完全统计,2013年,哈尔滨市法轮功学员至少有144人次遭绑架,其中31人被诬判3~13年刑期入狱。

2017年,佳木斯地区法轮功学员遭迫害的总人数至少有382人:其中至少有35人在被迫害中离世;21人被非法关押在监狱;5人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

2017年下半年,牡丹江地区上百位法轮功学员被骚扰,至少23位被绑架;至少两位被迫害离世,一位被监狱迫害致重伤;有6位法轮功学员被构陷和非法开庭,其中两位被非法判刑。

2017年,齐齐哈尔市法轮功学员被迫害共计88人次,39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其中有9人被非法庭审,有7人被非法判刑。

2018年11月9日,大庆市已知有17名法轮功学员在同一天被绑架。市国保冯海波指使公安分局警察按名单实施绑架。

2019年6月份始,黑龙江公安厅指使各市警察,由市公安局给市国保支队、各分局国保大队的队长开会布置,下达绑架法轮功学员的指标。7月26日左右,20位法轮功学员及家属遭绑架和骚扰。

上述被绑架、被诬判、致死、致残的法轮功学员,在被迫害前,多数都被手机电话监听、网络,摄像监控。

以下是孙跃武任职期间被绑架、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部分案例:

1. 法轮功学员高一喜遭绑架 10天后被迫害致死

法轮功学员高一喜(明慧网)

2016年4月19日晚10点,高一喜、孙凤霞夫妇被牡丹江市国保支队长李学军、尹航、牡丹江先锋分局立新警务室副队长吕洪峰等人绑架。

4月30日上午,年轻健壮的高一喜被牡丹江公安医院宣布“猝死”,年仅45岁。

高一喜身体上有明显的被绳子捆绑的痕迹,双腕铐痕清晰,两手有淤青,双手紧握,左手往左撇,右小臂抬起来往右外侧撇,胸部凸起、腹腔特别瘪,右腿小腿上有三个粗大的针眼。

牡丹江公安和“610”人员劫持高一喜的妻子做人质,并心急火燎地当天在家属强烈反对的情况下强行解剖了高一喜遗体。此后又一直阻挠家属看遗体,多次逼迫家属火化遗体。

2. 赵春艳出冤狱不到两周含冤离世
黑龙江鸡西市恒山区法轮功学员赵春艳,遭受5年冤狱折磨,在黑龙江女子监狱被迫害得奄奄一息。

2018年7月16日赵春艳被家人用120急救车接回家,回家不到两周,即于7月28日凌晨含冤离世,终年65岁。

2013年7月11日早7点多钟,鸡西市恒山区公安分局国保警察徐孟飞、鸡西市公安局于某等11人闯入赵春艳家中,非法抄家,并将她绑架到鸡西市看守所。

10月,中共人员以政法委找谈话为名,把赵春艳骗到一个后院,恒山区法院的法官直接宣读判决书,对她非法判刑5年。

法轮功学员赵春艳被迫害前(明慧网)
法轮功学员赵春艳被迫害后的凄惨状况(明慧网)

3. 遭7年半冤狱 佳木斯市孙丽彬被迫害离世
2011年1月26日,孙丽彬第二次被非法判刑3年半,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遭酷刑折磨,出现双肺空洞结核。而之前2002年,她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已经遭了4年的残酷迫害。

第二次被非法判刑三年半期间,孙丽彬的退休金被停发、停涨。在中共持续骚扰、经济截断迫害中,她于2019年3月4日含冤离世,终年65岁。

法轮功学员孙丽彬(明慧网)

4. 罗井山出冤狱一个月后离世
罗井山,黑龙江省双鸭山人,在虎林市云山农场以卖馒头、做小生意为生。2015年8月11日,云山农场公安局警察绑架了罗井山,抢劫其电脑、打印机等私人物品。

2016年1月28日上午9点,牡丹江农垦分局法院第二次开庭,冤判罗景山2年零6个月,到2018年4月1日出狱,儿子接他回家时,他已不能行走,浑身浮肿,需做透析,不会说话。晚上经常惊叫。5月3日,65岁的罗井山含冤离世。

5. 双鸭山市法轮功学员郭洪霞被迫害致死
黑龙江双鸭山市法轮功学员郭洪霞被非法判3年半,于2017年6月被投进哈尔滨女子监狱继续关押迫害,8月被保外就医,于2018年11月27日晚离世,年仅57岁。

2014年10月14日开始4天内,双鸭山市公安局国保大队与尖山公安分局,绑架郭洪霞等15名法轮功学员及家属,对17人非法抄家,抢劫个人财产价值百万。

明慧网评论,孙跃武为积累政绩,在追随中共迫害法轮功的路上,已经走上了一条不归路,今天,孙跃武被中共抛弃,是他的现世报。表面上的原因是贪腐,究其根本,是因为迫害法轮功遭天谴。

此前,10月18日,中共梅河口市纪委监委消息,吉林公安厅视频监控处处长王宏凯和视频监控处主任科员、警务技术一级主管徐晶岩因严重违纪违法被调查。两人多年来也是积极执行中共迫害法轮功政策,推广视频监控,培训技术警察,使大批法轮功学员遭绑架、关押、诬判,甚至被迫害致死、致残。

来源大纪元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