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笑飞:闲谈中共的接班人(图文)

2
习近平去年取消中共国家主席任期限制,现在外媒却传出习近平将在四中全会上推出接班人。专家认为,这可能是江派对习近平搞高级黑。(Getty Images)

中共的十九届四中全会在陈词滥调中黯然落幕,但是并不能掩盖危机四伏的败相。此前传言的陈敏尔和胡春华入常并没有实现,但是关于习近平接班人的问题再一次引起了广泛关注。

对于任何一个政权或者组织来说,权力的交接都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而对中共这样的专制体制来说,这简直就是生死存亡的问题,直接关系中共体制能否维持,而且这个问题越来越艰难,可以说是中共的梦魇,原因有三。第一,中共体制内部也没有民主,虽然中共《党章》也规定中央委员会选举总书记,但是那是中共式的“选举”。第二,中共体制内部也没有法治,中共的任何规定或决议都可以随时被推翻或者取消,连中共高层的个人权益都得不到保障,那么党魁要维护自己的政治经济利益,唯一的方式就是安排自己的亲信接班。比如毛泽东指定华国锋接班,原因之一是防止文革被翻案,而江泽民做后台策划周薄政变,也是要继续推行他的政策、掩盖他的滔天罪恶,包括迫害法轮功。第三,中共的最高权力的夺权力没有任何规则,完全是以军权为后盾的赤裸裸的杀戮,极其残酷。这一点还不如中国古代的封建王朝,对权力的来源是有共识的,君权神授;皇权的继承有相对稳定的规则;即使出现争夺,也多限于皇室内部。

按中共的说法,毛泽东是第一代领导核心。毛最早是想搞权力世袭的,可是一碗蛋炒饭令毛岸英提前出局。毛曾经指定刘少奇和林彪接班,但是又把他们打倒了,临死前指定华国锋(据传是毛的私生子)接班。但是中共的权力斗争靠的是资历和实力,华国锋很快就被所谓的第二代领导核心邓小平搞掉了。

如果毛泽东早几年把华国锋放到前台而自己退居幕后,华国锋有时间培植自己的势力并打击政敌,或许就不会被邓小平搞掉。也许邓小平也是看到了这一点,于是传位给江泽民,自己当太上皇。本来根基很浅的江泽民有机会培植羽翼,而且白白捡到了邓小平死后的权力真空,中共成了江派上海帮的天下。

关于中共的接班人,有一种说法是“隔代指定”,其实并不准确。邓小平同时指定了两代接班人,而不是隔代指定了胡锦涛。当然由于邓小平透支了江泽民的权力,所以这个格局就非常微妙了。江泽民没有实力废掉胡锦涛,但是通过十多年的苦心经营,其党羽把持了要害部门,可以架空胡锦涛。同时江泽民也没有实力指定胡锦涛的接班人,但是可以打乱胡锦涛安排李克强接班的计划,于是习近平就作为妥协的产物意外登台了。胡锦涛虽然不能护送李克强顺利接班,但是把年纪轻轻的胡春华送进了政治局,目标显然是要接习近平的班。当然习近平是不认可的,这就是目前的局势。

中共的权力斗争是派系势力的角逐,没有派系势力的支持,接班人个人都是昙花一现,比如华国锋。江泽民虽然资历压不住李鹏乔石李瑞环,但是毕竟被邓小平指定为党魁,名正言顺,一方面做大上海帮,一方面拉拢培植其他亲信。胡锦涛毕竟早早进入常委,做了十年储君,又做了十年党魁,也逐渐培养了一班自己的人马,而且这些人在资历、年龄等方面都有优势。但是习近平的情况就不同了。

习近平是在夹缝中仓促上位,没有时间也没有空间去系统地培植自己的亲信。习近平能够用的人,只有一些故交如栗战书、陈希,或者旧部如陈敏尔、蔡奇。总体而言,习近平的亲信数量少,资历浅,年龄偏大。于是,习近平的亲信都是以火箭的速度蹿升,例如蔡奇连中央候补委员都没做过,直接就进了政治局。一方面,习近平作为党魁提拔自己的亲信,这也符合中共体制的潜规则;另一方面,这就等于触动了中共高层官员的整体利益,激化了矛盾。

即使习的亲信纷纷上位,要想真正掌控权力,也需要相当长的时间,并不是说蔡奇上任北京市委书记之后就立即完全掌控了北京。也就是说,习的派系势力还是比较薄弱的。更重要的是,他的亲信之间各自为政,缺少融合和默契,很难整合成一个有一致的利益和行动,能够互相支持统一协调的派系。这就令习的接班人很尴尬。如果陈敏尔接班,习近平派系的其他人甚至未必支持他,而他自己的亲信也更少,资历更浅,基本无人可用。这种结果很可能就是第二个华国锋,甚至比华国锋还惨。

习近平取消了国家主席任期限制,显然不准备遵循江泽民和胡锦涛的先例,而是要至少多做一届党魁,这其中有另一个原因。

中共有个词叫“领导集体”。江泽民退位胡锦涛上台的时候,常委中只有胡锦涛留任,其他常委如李鹏朱镕基李瑞环等等都随江泽民卸任。胡锦涛退位习近平上台的时候,常委中只有习近平和李克强留任,其他常委如温家宝吴邦国贾庆林等等都随胡锦涛卸任。这就是所谓的一代领导集体,其中也有一个集体权力完整交接的含义。如果江泽民卸任但是李瑞环留任,江泽民肯定是不能忍受的,因为李瑞环资历与江泽民在同一个数量级上, 如果李瑞环留任,其影响力就远远超过江。据说因此才有了“七上八下”的规则,就是要逼退李瑞环。

但是按照七上八下的规则,习近平在二十大上要退休,但是李克强可以连任。即使习近平逼退了李克强,资历稍逊的汪洋和赵乐际也可以连任。习近平也是不能接受这样的格局,所以习近平要多做一届党魁。那么就让习近平接班人的问题雪上加霜。到那个时候,习现在的亲信的年龄都不适合接班了。那么习就要选择和培养年龄更小的人接班,但是目前似乎没有这样的人选,而且即使找出来一个,其资历也更浅。

这就进入了一个死循环。中共这种极权专制体制的基本规律就是党魁的权威越来越小,权贵集团越来越大,最后势力均衡被打破,分崩离析。

其实中共的接班人难产,也是中共体制崩溃的前兆。而难产的根本原因,也在于中共体制自身。不论是中国古代的禅让和世袭,还是西方的选举,都可以在庆典中轻轻松松完成权力的交接。而这么简单的一件事情,对于标榜“四个自信”的中共来说,是一个用刀光剑影血雨腥风甚至你死我活都无法解开的死结,不得不说中共这个体制真的很悲哀。当然中共也顾不得这么多了,两三年以后的事情太“遥远”,能活过今天才是当务之急。

来源大纪元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