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策划皖南事变内幕:害死项英 嫁祸蒋介石(图文)

4
皖南事变前的新四军部队。(维基百科/公有领域)

1941年1月6日的“皖南事变”,一直被中共称为是国民党不打外战,专打内战的阴谋。然而,有学者披露“皖南事变”的真相是,毛泽东策划了皖南事变,借机干掉自己的死对头项英,并给蒋介石扣上发动内战的大帽子,迫使国际社会给国民政府施压,使中共得以苟延残喘。

第二次国共合作期间,中共红军游击队接受国民政府改编成为新四军,并接受蒋介石的国民政府最高军事委员会统一指挥。然而,新四军拿着国民党军饷,却听命于延安的毛泽东和中共。

新四军自成立以来,就只图发展和扩张,只打友军,不打日军,甚至拒绝听从国民党的命令。中共宣传的所谓著名的韦岗战役、黄桥战役,即所谓的七战七捷,以及西路战役等,全部打的是内战,打的是国民党正在抗日的军队。

1940年7月17日,蒋介石正式发布命令,限新四军军部一个月全部撤到江北。中共在拖延了不少时日后,于1941年1月4日下令新四军军部及所属的支队9000多人由云岭出发北移。

在行至皖南泾县茂林时,遭到国民党军8万多人的伏击,新四军除2000人突围外大部分被俘或阵亡。军长叶挺与国民党军队谈判时被扣押,项英、周子昆被中共内部叛徒杀害。这次事件被称为皖南事变。

英国籍华裔作家张戎在《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一书中,披露了皖南事变的真相:皖南事变的主角之一新四军政委项英,一直就是毛泽东的死对头,二人有不解之仇。项英曾想制止毛用血腥暴力打AB团,毛则诬陷项英是AB团的后台。后来项英又反对毛“长征”,预见到毛要伺机夺权。项英对毛的态度一直是批评和嘲讽的,而毛则费尽心思想除掉项英。

项英的总部是新四军唯一在长江以南的部队,总部有1千工作人员、8千部队,驻扎在云岭,黄山之侧。毛泽东把新四军90%的队伍都已调到江北,组成了江北指挥部,由毛的盟友刘少奇负责,项英管辖的新四军不到10%。

毛有意把项英的孤零零的总部送给蒋介石的部队去杀戮,逼蒋介石开第一枪,促使斯大林同意打全面内战。

1940年12月10日,蒋介石下令项英撤到江北,规定其走皖东路。因为镇江一带国民党韩德勤部正在和新四军开打,他不想项英部队去参战。

毛没有向蒋表示异议,12月29日,他批准了这条路,对项英说:“同意直接移皖东、分批渡江。”

但是第二天,毛突然打电报要项英改走蒋介石特地否决的苏南路线:“走苏南为好。”这一路线改变,毛没有通知蒋介石。

蒋介石还以为项英会按他的要求走皖东,于1941年1月3日发电报给新四军军长叶挺,重申皖东路线,并说他“沿途已令各(国民党)军掩护。”

项英发现蒋介石并不知道路线已改,赶紧在4日给蒋介石发了封电报通知他。但这封关键电报没有送达蒋介石手里,毛把电报压下了。毛早已明令禁止中共将领直接跟蒋介石联系,所有的联络都必须经过他,再由周恩来转。

张戎指出,毛泽东压下项英1月4日关键电报的根据,是他在1月13日给重庆周恩来的电报。里面说:“军机前转上叶、项支(4)日致蒋电,措词不当,如未交请勿交。”这不仅说明毛不让周转项英的电报,而且说明毛是在13日或前一两天才把项英4日的电报发给周恩来,这时国民军队对项英部队的攻击,已经在持续一星期后结束。

项英发完电报又等了若干小时,拖到当天夜里才出发。他以为蒋介石应该得到改变路线的消息了,沿途驻扎的国民党军队也应该接到命令,给他让路了。

1月4日的夜晚,风雨交加,项英和一万新四军进入了国民党十几万大军的驻扎区。这些军队没有得到项英要过路的通知,以为是新四军来挑衅,就开了火。早已因黄桥之战而痛恨新四军的顾祝同,6日下令把项英的部队“彻底加以肃清”。皖南事变爆发了。

1月6日到9日,国民党军队围歼项英部的最激烈的4天,慌张的项英发了一封又一封电报给延安,要毛向国民党交涉停火,但是毛毫无动静。到了9日,新四军江北指挥部刘少奇电毛谈起项英的情况,毛回电说他什么情况也不知道。

毫无疑问,毛不想为新四军解围,毛要蒋介石歼灭他们。这样莫斯科才可能批准他打全面内战。同时,他也一箭双雕,除掉项英这个心腹之患。

在收到刘少奇1月9日发给毛的电报后,10日,新四军总部报告毛:“支持四日夜之自卫战斗,今已濒绝境,干部全部均已准备牺牲。”“请以党中央及恩来名义,速向蒋、顾交涉,以不惜全面破裂威胁,要顾撤围,或可挽救。”然而,毛仍旧没有动静。

10日那天,项英亲自给蒋介石打了封电报,恳求蒋撤围。这封电报他再次发给毛转,毛又再次把它压了下来。毛对周恩来说,项英的这封电报比前一封“立场更坏”,“此电决不能交,故未转你处。”

11日晚间,周恩来在重庆开酒会,庆祝《新华日报》3周年。毛关于新四军总部被围攻的电报这时姗姗来到,由周对庆祝会上的人宣布。但就是这份电报也不是叫周恩来向国民党交涉停火,而只是泛泛的情况通报。

直到13日,周恩来才在毛的指令下向国民党提出抗议,要求撤军,而蒋介石已在前一天主动下令停止攻击了。

也是在13日这一天,毛突然活跃起来,叫周恩来“向全国呼吁求援”。他命令部队:“军事上立即准备大举反攻。”“已不是增兵威胁问题,而是如何推翻蒋介石统治问题。”“一下决心,就要打到四川去,打到底。”

毛知道他的军队远不是国民党的对手,没有斯大林出兵相挺,他将一败涂地。1月15日,周恩来去见苏联大使潘友新,说中共急需苏联的拯救。但潘泼了他一头冷水。

潘在他的只给苏联高层看的回忆录里指出,他当时就怀疑皖南事变是毛泽东有意让项英去送死,而周恩来在向他撒谎。

毛又绕过潘友新,直接向莫斯科呼吁恳求,要斯大林出兵帮他打全面内战。但是莫斯科不相信毛的危言耸听,也不相信蒋介石要“斩尽杀绝”中共。斯大林警告毛泽东“不要挑起破裂”。毛只好服从。

毛虽然没能挑起全面内战,但他的宿敌项英死了。项英在蒋介石下令停火后逃了出来,3月14日深夜,他在一个山洞里睡觉时,被副官开枪打死。这名副官本来就对共产党不满,打死项英后,他拿走项英身上的金条财物,后来投向国民党。

而毛泽东则给项英冠以种种罪名,把皖南事变说成是他“一贯机会主义领导的结果”,甚至影射项英是内奸:“此次失败是否有内奸阴谋存在,尚待考查,但其中许多情节是令人怀疑的。”

直到今天,皖南事变的帐仍算在项英和蒋介石身上。蒋介石被毛泽东扣上打内战的大帽子,受到国际社会施压。皖南事变时,美国媒体报导,华盛顿打算把准备给中国的5千万美金贷款压下来,等中国不打内战了再说。罗斯福对蒋介石表示,想要美国援助就不要打内战,不管是谁发动的都不行。

英国也对蒋介石施压,英国大使科尔(ClarkKerr)直言不讳地对蒋说,要是打起内战来英国不会支持蒋,不管它是谁挑起的。

皖南事变后,莫斯科在西方组织了一场声势浩大的反蒋宣传,称蒋介石屠杀了一万新四军。实际数字是死亡两千余人。有三千新四军成功归队,原因是他们挣脱包围圈后,转身走皖东路,渡过长江。而他们走的正是蒋介石指定的路,一路安全,没人骚扰。

蒋介石并没有给新四军设陷阱,皖南事变后,蒋介石发表讲话,指出此次不过是“整饬军纪的问题”,“凡违令乱纪的军人,在所必惩,至于称兵作叛,袭击友军,侵占防地,妨害抗战的军队,更必然的须解散。这是抗战治军的天经地义……”

美国记者、著名小说家海明威在皖南事变后,对中共有一些深刻的观察。他表示,中共“善于宣传,使美国对他们在抗战中起的作用,产生了名不副实的印象。其实中央政府军队的作用胜过他们一百倍。”

海明威还说,“根据我在西班牙(内战里)的经验,共产党总是拚命给人假象,只有他们在努力作战。”

海明威对周恩来也看得很准:“共产党的观点是什么他就卖什么,而且卖得不错。”

遗憾的是海明威的这些见解,直到20多年后的1965年才见天日。1941年,在罗斯福助理居里的劝说下,海明威没有把这些见解公之于世。居里的理由是:“我们的政策是不要他们打内战。”

迫于一系列国际上的压力,皖南事变后,蒋介石让新四军继续留在长江流域。

来源新唐人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