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晓容:柏林墙写历史启示 中共红墙众人推(图文)

3
2019年德国隆重纪念柏林墙被推倒30周年。图为2019年11月6日,游客们走过残余的柏林墙段落。(Gallup/Getty Images)

本周,德国隆重纪念柏林墙倒塌30年,世界共回首。当年,戏剧性的转折改变了国际格局,粉碎了共产主义“天堂”之欺世大谎,带给世界重大启示。

谁推倒了柏林墙?

1961年8月13日,东德政府开始修建柏林墙,目的是阻止居民逃往“自由世界的橱窗”——西柏林。这道工事全长167.8公里,环绕西柏林边境,为全封闭边防系统,东德当局称之为“反法西斯防卫墙”。

1963年6月26日,肯尼迪总统在西柏林发表演讲说:“自由是不可分割的,只要一人被奴役,所有的人都不自由。”

1987年6月12日,里根总统在勃兰登堡门前表示,他在柏林觉察到了希望的讯息:“即便是这堵墙的巨大阴影,也遮蔽不住胜利的曙光。”

1989年1月19日,东德领导人、修建柏林墙的决策者埃里希·昂纳克强硬地说:“如果建立的原因还没消除,柏林墙将会屹立大约50年,甚至100年!”

1989年10月7日,戈尔巴乔夫敦促昂纳克实行改革,他提醒道,“生活会惩罚那些迟到的人。”

两天后,10月9日,近7万德国人在莱比锡举行了前所未有的大游行,他们高呼口号:“我们是人民”,“自由选举”、“不要暴力”。出人意料地,约6千名部署在街边的武装警察和便衣没有向群众开枪。两名摄影记者拍摄了抗议场景,次日,西德电视台播出了万人上街的壮观画面。很快,示威扩散到整个东德。

前东德异见人士施瓦贝(Uwe Schwabe)对BBC回忆当时的社会状况说,“东德人快要忍无可忍了,永远生活在谎言、宣传中。”

11月4日,至少50万人在柏林亚历山大广场上举行示威,要求言论和新闻自由。

11月9日晚,东德官员沙博夫斯基在新闻发布会上犯了“技术性错误”,宣布东德公民恢复出行自由,新规即刻生效。于是,成千上万东柏林人涌向边检站,边境栅栏被打开,柏林墙倒了。

1991年3月13日,昂纳克夫妇飞往莫斯科,后流亡于智利大使馆。1992年7月29日,因联邦德国发出逮捕令,昂纳克被遣返回德国,因其对两德边界的逃亡者开枪射击的命令而受审,但由于他的健康不佳,审判被搁置。1994年,昂纳克在智利去世。

不久前,88岁的戈尔巴乔夫接受BBC专访,谈到苏联在柏林墙倒塌时决定不进行干预,他说:“这件事太大,我们决不能让流血事件发生。”

前苏联外交部发言人杰拉斯诺夫( Gennady Gerasimov)曾对一家美国电视台表示,“我们采用了弗兰克·辛那特拉(Frank Sinatra,美国著名歌手)的方法。他有一首歌叫‘我走自己的路’,所以就让各个国家决定自己的路吧。”

人民的力量,历史的浪潮,推倒了柏林墙。

安德里亚斯·弗朗格(Andreas Falge)于1989年11月9日晚与成千上万东柏林人一起跨过边境,进入西柏林。图为2019年10月1日,他在展示当年情景的图片前留影。(JOHN MACDOUGALL/AFP via Getty Images)

自由阵营VS共产极权

当柏林墙刚被建起时,美国表现出的谨慎态度令许多人失望,肯尼迪总统因此受到了西德民众和国内两党的批评。后来,肯尼迪接受建议,向西柏林增兵,表达了捍卫西柏林的决心,渐渐挽回民意。上个世纪,肯尼迪和里根总统关于柏林墙的演说载入史册,判定了共产主义的失败,把自由之声传向全球。

两德统一,苏共垮台,东欧诸国经历了民主变革。今天,另一座红墙依然高耸。中共死撑红旗,监控和迫害大陆民众,以暴力压制香港抗争,并且大举向西方渗透。

2019年9月9日,香港社运青年黄之锋在德国演讲时提出,“如果我们在新冷战时期,香港就是新的柏林。现在香港是两个对立意识形态的战场:自由,民主和人权对抗压制基本权利的专制制度。”

黄之锋代表了坚决抗拒暴政的新一代,他遭到中共官媒的谩骂,并被无理剥夺了参选区议员的资格。东方之珠的风暴确实让人联想到30年前的东德,当自由的空间被步步压缩,民众忍无可忍。

从香港看大陆,铁幕隔离下的中原大地,不正是一个放大版本的“东柏林”吗?北京维权人士胡佳告诉自由亚洲电台:“(我们管)中共的防火墙叫‘北京墙’,网络翻墙我们能感受到的是,墙越筑越高,而且一年要拔高好几次、加厚好几次,就是北京墙比柏林墙要厚。”

几十年来,西方对中共采取绥靖政策,滋长了邪恶的气焰,令中共得以增长经济实力,从而收紧铁拳,变本加厉地压迫人民。川普总统上任后,公开抗击中共,不向恐怖势力妥协。透过贸易战、科技战、人权战、网络信息战,中共的扩张轨迹和精心部署被逐步曝光,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是要摧毁人类的道德、毁灭人类。新的“柏林墙”展示了更为触目惊心的事实。

在此,我们有必要重温另一次世纪演说——1983年3月8日,里根总统在福音教派全国联合会的年会上发表演讲,阐述了宗教根基与传统价值观对于美国的重要意义,促请人们勇敢地回应来自共产邪恶势力的挑战:“我们今天所面临的真正危机是精神上的;从根本上说,它是对道德意志和信仰的检验。”“我相信我们能够迎接这种挑战。我相信共产主义是人类历史上一个悲惨而诡异的篇章——即使这一章已经临近终结。我相信这个是因为我们探求自由的力量源泉不是物质上的,而是精神上的。”

2019年11月4日,柏林政府纪念柏林墙倒塌庆祝30周年活动首日,游客走过残余的柏林墙。(Carsten Koall/Getty Images)

共产主义是灾难

2007年6月12日,在里根总统“推倒这堵墙”演讲20年之后,共产主义受难者纪念碑在美国华府揭幕。小布什总统出席仪式并发表讲话,他谴责共产主义说:“这一意识形态夺走了估计高达一亿无辜的男人、女人和孩子的生命。”“共产党政权不仅夺走了受难者的生命,他们还企图盗窃他们的人性,抹杀他们的记忆。随着这个纪念碑的落成,我们要恢复受害者的人性,恢复对他们的记忆。”“我们有义务让未来子孙记录下20世纪的罪行,并保证未来不再重蹈覆辙。”

今年11月7日是美国政府设立的“全国纪念共产主义受害者日”,川普总统在当天的“总统声明”中说,“1989年11月9日,人们坚定地将罗纳德·里根总统的话付诸行动,推翻了极权主义的象征(柏林墙),告诉全世界‘民主和法治将战胜压迫和暴政’。”“我们纪念这一天,向受害者致敬,同时我们必须下定决心捍卫珍贵的自由,只有自由才能产生和平和释放繁荣。让我们一起建立一个没有邪恶共产主义的未来。”

勇者应翻墙

自柏林墙建起至倒塌,大约5000东柏林人以各种方法翻墙,其中136至245人不幸被枪杀,遇难者的相片被陈列起来、供人追念。那一道墙,标志着恐怖高压,又见证了感人至深的追寻,触发深刻的反思。

11月7日,“德国之声”发表了对索罗尼娅·格宁的采访,她曾是东德秘密警察“史塔西”的线人,为他们提供情报。格宁的家人在二战时为了逃避对犹太人的屠杀,移民至澳大利亚,而格宁在60年代受归属感的驱使回到德国,想要为把东德建成反法西斯国家效力。

1982年,格宁终于意识到,她生活在一个警察国家,她痛悔自己的所作所为,与“史塔西”脱离了关系。她说:“所谓‘反法西斯’是一块遮羞布。”那段过去“摧毁了我的生活”,她用了很长时间修复自己。

格宁的经历描绘出共产暴政的危害——它不仅禁锢和伤害肉体,也摧残心灵,而后者的伤痕更难痊愈。一百年来,共产主义在全球鼓吹暴力斗争,诱骗人们为了党出卖亲友、背弃良知,还把此类丑行宣扬为“爱党”的“义举”。那些跟党走的积极分子等于把灵魂交付魔鬼,失去了精神的自由和圣洁。

2019年10月31日,一名游客在穿越柏林墙遇难者的相片前观看。 (Sean Gallup/Getty Images)

2005年,在悉尼的“六四”集会上,原中共驻悉尼总领馆领事陈用林公开退出中共,引起轰动。美国华府律师叶宁称赞他率先跨越中共的“柏林墙”。陈用林于2006年接受希望之声电台采访时说:“中国人民五十多年受到中共的这种洗脑,精神、好多这种思维逻辑都是共产党的思维逻辑,现在中国社会道德沦丧已经是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在这种情况下,我想,每个人首先退出中国共产党,本身就是拯救自己。”

2009年3月15日,前中共国安部对外谍报官李凤智在华盛顿D.C.公开与中共决裂。李凤智说:“中国无以计数的受难者的遭遇令我心痛,中国的弱势民众的悲惨现状也让我的良心受到冲击。”“共产党并不是中国,共产党损害了中国,包括中华民族优秀的传统和文化。所以,反党应该是爱国,退党则是在救国,只有站出来,才是真正地为国尽忠,才是真正底保护我们国家的安全。”

近年,中共官员坠亡的消息接连传出。跟着党一条道走到黑,陷入无底深渊,实在是得不偿失。中共红船将要倾覆,体制内的官员不应跳楼,而应翻墙!当机立断,脱离邪恶,为自己开辟一条生路。

结语

3万条彩色丝带,飘动在勃兰登堡门的上方,传递美好的祝福。残余的墙体,伫立在自由的土地,提醒人们,勿忘曾经的苦痛,勿忘勇敢的飞越。多少激动人心的瞬间,已被岁月收藏。

今天,数亿中国网民,日日翻墙而出,寻找真实的资讯,呼吸自由的空气。许多中外勇士,正在坚持不懈地拆除谎言的高墙,用智慧、勇气和真相。柏林红色工事的兴起与溃败诠释了一个真理:任何一堵墙,都不能永远封闭自由。正义必胜。

来源大纪元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