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热点】秘密档案击垮苏联 历史或重演(图文)

1
图为1991年8月19日,俄罗斯联邦总统叶利钦在莫斯科呼吁军队枪口不能对向人民,并呼吁举行全国总罢工和大规模示威。随后,叶利钦宣布苏共为非法组织。几个月后苏联解体。(AFP)

大家周末好,我是林澜。11月9号星期六,是柏林墙倒塌30周年,1989年11月9号,柏林墙被推倒,2年后,苏联这个曾经不可一世的共产帝国解体。

很多人知道,时任美国总统里根发起的“星球大战”,把苏联拖入军备竞赛,是让苏联经济加速恶化重要外因。但比较鲜为人知的是,在“星球大战”前,还有一起关键事件,是决定苏联经济走向的另一个决定性外因,就是“告别档案”事件。

我们今天就来说说这个“告别档案”,以及今天美中贸易战与此关联的逻辑。

“告别档案”透露:从西方偷科技情报

1970年代末,苏联情报机构“克格勃”的上校,弗拉基米尔·维特洛夫向法国叛变。随后,从1981年初到1982年初这段时间,维特洛夫陆续向法国提供了四千多份他偷拍的克格勃秘密文件。

维特洛夫的代号叫“告别”;他提供的四千多份情报,就叫“告别档案”。

“告别档案”的内容是什么呢,全部是克格勃从西方偷来的科技情报。原来啊,苏联1970年,就在克格勃系统内,建立了一个专门负责窃取西方科研成果的“T局”,英文字母T。这个“T局”的全名是“科技情报局”,“T局”下辖一个小组,叫“X条线”,有二百多名特工,专门伪装成各种代表团成员,去西方偷工业情报。

而这个维特洛夫,大约是在1970年代的早期,被“T局”吸收为工业间谍,负责评估“T局”“X条线”特工偷来的情报价值。所以他有机会接触、翻拍这四千多份克格勃偷来的西方技术文件。

美国震惊 里根批准中情局实施反间计

维特洛夫把“告别档案”提供给法国后,1981年7月,时任法国总统密特朗,在加拿大渥太华参加七国峰会期间,把美国总统里根请到了一边,然后把“告别档案”的部分关键内容,分享给里根。

根据这些情报,美国中情局发现事态严重:“告别档案”显示,苏联工业间谍瞄准了美国的雷达、电脑、机械、半导体等高新技术。而且苏联还列了一份“重点需求清单”,这份清单上的技术,克格勃已经偷到了2/3。

关于维特洛夫叛变的原因,有人说他是反共产主义的英雄;但也有传记研究显示,他是因为没有被提拔,才决心报复克格勃。但无论如何,他提供的“告别档案”,让里根总统感到震惊,也促使里根总统下定决心,对苏联施加全面压力,争取冷战的胜利。

1982年1月,里根批准中情局,对苏联实施反间计。在这之前,美国通过“告别档案”了解到,苏联正在计划,从加拿大一家公司,窃取一款高级自动控制软件,来建设苏联的天然气管道,以便向西欧出口天然气作为主要经济来源。

于是,美国把这款软件重新设计后,提供给了这家加拿大公司,然后,果然就被克格勃间谍成功偷走了。

苏联呢,是早已习惯了从自由社会的餐桌上偷来大餐直接大快朵颐,却不料这次的“大餐”里做了手脚。美国重新设计过的软件,会在特定情况下,重设天然气管道的泵速和阀门,让管道里的压力强度暴增,堪称软件炸弹。苏联使用这款软件后,1982年6月,苏联西伯利亚天然气管道发生了大爆炸,没有人员伤亡,但对苏联经济造成了沉重的打击。

北约成员国将工业间谍驱逐出境

在这之后,北约成员国根据“告别档案”的信息,把大量“T局”“X条线”的工业间谍驱逐出境,彻底断绝了苏联盗窃工业技术的重要途径。

“告别档案”出现的时机非常关键,1980年代,正是苏联经济增速严重放缓,苏联急需克格勃继续窃取工业情报,来作为苏联经济的速效救心丸。这个途径被切断,等于在美苏竞争的天秤中,苏联丢掉了一颗本来就不属于它的砝码,也是苏联经济引擎熄火的一个重要外因。

可能有人会问,苏联不靠偷,就靠自己工业创新不行吗?答案是,真的就不太行。

其实不是苏联不重视科技,它的科学家工程师人数比例,并不比西方低。但是1970年代以后,苏联在科技上,和西方国家的差距越拉越大,在高科技领域几乎落后一整个时代。

苏联计划经济模式 高科技比西方几乎落后一时代

为什么呢?一部分原因是,技术创新,尤其是二战后开启的信息技术革命,这种创新具有高度的不可预见性。但在苏联的计划经济模式下面,研发方向的决策权是由官僚阶层主导的。而官僚决策的特点,一般都是追求可预见性,回避风险。

这几乎注定了官僚阶层的决策,会选择“小修小补”的改良式创新。而且人类历史上也确实没有任何划时代的创新,是由官僚领导主导实现的。

这里举一个例子,1970年,苏联计算机科学家维克多·格鲁什科夫(Viktor Glushkov),向苏联的政治局委员提出,启动一项“电子社会主义”的宏伟计划,名叫“全联邦自动化系统”,要利用计算机模型,来全面提升政府经济决策的效率,他甚至还提出了一套电子货币的想法。

大家想想,这是1970年代,这是多有前瞻性的想法。结果呢,他的提议被苏联财政部长否决了。

财政部长认为,这套计划太庞大了,不容易实现,而且苏联也不需要这种先进的计算机网络,只要那种能控制养鸡场光线,从而刺激生蛋的初级电脑就可以了。

这种僵化、陈旧的官僚机器,几乎决定了苏联会在充满活力的信息技术革命中,被时代抛弃。但苏联又不甘落后,就在这一时期成立了“T局”偷技术。当最终偷窃之路被“告别档案”斩断,苏联经济引擎逐渐熄火就成了意料中的事。

中共继承苏联衣钵 继承克格勃“T局”做法?

苏联解体后,中共继承了苏联的衣钵,成了社会主义阵营的龙头。而克格勃“T局”的做法是否也被中共继承了呢?

中共国安部下设第三局“政经情报局”,就是主管对各国政治经济科技情报的搜集。有资料显示,它会和国安部六局“业务指导局”合作,对各省级厅局进行所谓业务指导。

2018年4月,江苏省国安厅六处副处长徐延军在比利时被捕,10月被引渡到美国受审。他被控从2013年起以多种伪装身份,接触美国顶尖航空航天企业的专家,窃取航空航天类的商业机密。

2018年12月,美国又起诉了中共骇客组织APT 10的成员,他们被指入侵了45家美国公司和政府机构的机密信息。一家名叫“入侵真相”(Intrusion Truth)的组织,通过追踪和分析 APT 10成员的各种电子脚印,发现一名APT 10成员打uber时,上车的起点地址是天津市国家安全局总部。

2019年7月,“入侵真相”又追踪到一个骇客组织APT17,是由中共国安部济南局负责。APT17负责入侵美国国防企业,法律公司,政府代理,以及科技数据。

2017年,“入侵真相”和网安公司Recorded Future确认,骇客组织APT3,是中共国安部的广东承包商。

另外,骇客组织“APT40”“APT41”等等,背后都被指出有中共官方的身影。

这些骇客的攻击目标,几乎都是“中国制造2025”计划中的项目。比如航空航天领域,生物医药领域等等。德国内政部一名官员就说,中国制造2025的重点领域,经常变成中共情报单位网络攻击的目标,中共想要通过窃取机密,来加强特定的产业。

除了国安部的职业特工以外,美国指出:中共还利用业余特工,比如学生学者来窃取美国的科技机密;用千人计划招募美国学者提供机密;用大陆的“市场准入”,作为筹码,要求美国企业主动交出工业技术和商业机密等等。

美国反击 切断中共窃取工业情报途径

美国对此做出的反击,一方面是在贸易战谈判中,要求中共承诺停止骇客窃密;承诺修法保护知识产权、停止强制技术转让;另一方面,美国也更加主动地展开反情报调查,切断中共窃取工业情报的途径。

这会带来什么影响呢?也许有人会说,今天中国有一大批顶尖的海归科学家,不窃取美国的技术照样能实现创新。这一点我不置可否。

但有一点,至少中共不能再吃免费的午餐了,它必须要为自己想要的科研成果,投入大量的研发经费,承受失败的风险,忍受可能长达几代人的科研创新时间。它必须回到和美国公平竞争的起跑线上,而不能再靠窃取科技情报,来快速实现“弯道超车”了。

中共会愿意付出这种时间和资金成本吗?很可能不会,因为它等不及。它过去依赖的“世界工厂”模式现在已经维持不下去了;互联网经济也饱和了,甚至有经济学家预测,下一个十年互联网泡沫有可能破灭;中共急需新的经济增长点,来维持它整体的经济动能和就业,这个经济增长点就是“中国制造2025”计划的相关高科技产业。

中国经济下行趋势越明显,中共发展“2025”的愿望就会越急切。

但就像我们刚才说到的,科研创新,它具有高度的不可预见性。那中共等不及怎么办,只有继续盗窃。而美国现在对此警觉的程度和反击的决心,不亚于当年里根看到《告别档案》后的程度。

小结

所以我们看这个大趋势,一个不得不继续盗窃,一个决心不让你继续盗窃,基于这一点预判,我们可以推导出,中共不会同意达成结构性改革的贸易协议,即使达成贸易协议也不会严格履行,中美关系也就势必走向更加激烈的竞争甚至对抗。

总结一下,我们今天是从一个苏联特工叛变对苏联经济产生的影响,谈到了今天中共面临的类似局面。好了,今天就聊到这里,如果您喜欢我们的节目,欢迎订阅“今日热点”这个YouTube频道。再会。

新唐人《今日热点》制作组

来源大纪元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