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文生超期羁押 妻子吁当局明确答复(视频)

2

中国人权律师余文生已经被中共当局关押近两年。他的妻子许艳在11月11号,他生日这天发文,抨击中共司法滥用职权。

11月11号是余文生律师52岁生日。香港“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在这一天发表的许艳的文章。许艳表示,余文生被当局关押近两年来,很多法律权利没有得到保障。

余文生律师许艳:“他现在已经失去自由两年左右了,然后这个两年时间内,首先一直没有得到辩护律师的会见,我也见不到他。然后他的案件什么情况?现在人的身体情况,都不太清楚。”

余文生律师在2018年1月18号写了“修宪公民建议书”,提出删除“宪法序言”,改变现行的国家领导人产生方式等建议。第二天他就被警察以涉嫌“妨害公务罪”刑事拘留,羁押在北京市石景山看守所,后来又被徐州市铜山区警方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指定居所监视居住。

两年以来,许艳几乎每天都在为丈夫的案件努力。她和辩护律师去了几十次徐州市、江苏省、最高人民法院。还向各级监督部门递交了一百多封的书面材料申请监督,但都没有回复。

许艳:“就是说我和辩护律师的现场努力,和申请监督部门的监督,几乎都没有得到回复。我的维权是特别的困难,然后也让我感觉到非常的无助和失望,对法治的一个失望。”

许艳表示,当局在今年5月9号对案件秘密开庭,但法院电脑至今查询不到案件的进展。她只是在10月31号再度前往徐州时,被工作人员口头告知“案件还在审理中”。

许艳:“就是说他的案件被秘密开庭以后,现在还没有判决的可能性应该很大。但是他的案件从法律程序上来说,已经严重的超期羁押了。”

余文生从2002年正式执业,一直从事商业诉讼。2014年因为代理维权人士张宗钢支持香港占中一案的辩护,余文生被关押了99天,期间遭遇酷刑,回家后因此做了手术。出狱后,余文生向最高检察院、最高法院等部门,控告北京大兴公安分局等部门违法。

余文生加入“中国人权律师团”,代理了多起法轮功学员无罪辩护案件,他曾表示“法轮功群体遭受到的迫害,是当下中国最需要关注的人权问题。”

余文生也是709案王全璋律师的辩护律师,709大抓捕发生后,他在7月30号控告中共公安部及部长,为被抓捕人士申诉。8月6号晚公安破门而入,将他抓走。他被上了10小时背铐,14小时正铐。

许艳在文中说,余律师只是尽律师的职责,依法帮助一些弱势群体;依法行使宪法赋予公民的言论自由权,他没有错,为什么要遭到这样的待遇?

许艳:“首先,我要求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告诉家属或者辩护律师一个明确答复。他现在有没有被秘密判决?还是延期了?延期到什么时候?如果他还没有判决,我的诉求就是,要求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立即作出判决。作为家属我是要求他能够得到公平,法治的一个处理,能够立即无罪释放余文生律师。”

旅居加拿大的原大陆维权律师祝圣武表示,余文生律师并不是个案,这体现出中共司法现状。

原大陆维权律师祝圣武:“这里反映的一个基本的事实就是,中国的所谓刑事诉讼法,刑法,纯粹是属于装点门面的。共产党的所谓法治,就是利用法律治理人民。而不以法律为根据的治理。”

祝圣武律师认为,中共如此野蛮的破坏法治,对维护自由世界秩序负有责任的国家不应该再放任不管。如果国际社会真的关心中国的人权,关心中国的进步,关心中国人民的利益,那么就应当终结绥靖主义,对共产党强硬起来。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