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智库:中共威胁成美朝野共识 加国需警觉(图文)

4
10月28日,参加“钝化中共利用锐实力(Blunting China Sharp Power)——民主社会如何防御中共影响”研讨会的加拿大各界精英数百人,爆满博物馆会议大厅,嘉宾和听众互动热烈。(任侨生/大纪元)

目前,美国共和党和民主党对中共威胁与渗透已经形成共识,但是渥太华智库认为,加拿大对此还没有足够的警觉。

不久前在加拿大首都渥太华的“钝化中共锐实力”的智库研讨会上,《环球邮报》资深媒体人罗伯特‧法夫(Robert Fife)向在场嘉宾提问:“加拿大的政治、企业和学术界,很大程度上在大学,(对中共锐实力)没有敲响警钟。事实上,美国人已经做了很多研究,关于中共的威胁,美国国会就有研究。为什么这在加拿大没有发生?”

中共用金钱捕获西方最好的精英阶层

MLI资深研究员查尔斯‧伯顿(Charles Burton)认为,是中共的金钱实力影响了加拿大的精英阶层,使他们在利益面前噤声。“为什么我们(对中共渗透)没有任何重大的讨论,可以与美国和其它国家相提并论呢?是因为中国(中共)的货币控制。”

他认为,中共没有软实力,但有金钱实力。“如果你看看几年前成立的加拿大六人中国研究合作(China Research Partnership),对此中共大使馆非常热心,前三个成员是亚太基金会(Asia Pacific Foundation of Canada)、加中贸易理事会(Canada China Business Council)和加中商业发展中心(Canada-China Institute for Business & Development,简称CCIBD),后三个成员是英属哥伦比亚大学亚洲研究所(Institute of Asian Research)、多伦多大学蒙克全球事务学院(Munk School of Global Affairs)和阿尔伯塔大学中国研究所(China Institute)。可以看到,那些有钱的人排在榜首,而编制政策报告的人则垫底。”

他表示,可以假设,资金与这些机构存在某种关系,这表明中共在加拿大和中国国内的所作所为存在问题,“我们从游说者报告中了解到,像加中贸易理事会麾下的、庞巴迪(Bombardier)或SNC-拉瓦林公司(SNC-Lavalin),这些很有影响力的公司,也花了很多时间在总理办公室进行游说。”

“学者和政治精英在这个问题上有趣的互动,这一切表明了新西兰的克莱夫‧汉密尔顿(Clive Hamilton)的说法,中共在西方发达国家中捕获的精英阶层,加拿大的是最好的。我倾向于认为那是真的。”

伯顿回顾了加拿大自由党和中共的长期关系的历史。他说,红色保守党的传统是“我们应该把目光投向中国,以区别于美国”。在皮埃尔‧特鲁多执政早期,他从事了很多活动试图减少美国在加拿大的影响,如建立投资审查机构、加拿大广播-电视通信委员会(CRTC)的文化内容限制等。

特鲁多认为可以转向中国,“他对菲德尔‧卡斯特罗和毛泽东的感情是具有讽刺意味的。”因为同样是这个人,他认为,《加拿大权利和自由宪章》对加拿大人来说是正确的。

他表示,后来加拿大有了这样的观点:中国是使我们的经济从美国分离出去的源头,所以北京说,“那么,如果你在这些事情上妥协,如人权和对南中国海的关切等,我们将给你一个自由贸易协定。”

他提到,中共建议加拿大如法炮制《澳中自由贸易协定》,直接制定《加中自由贸易协定》。加拿大政府对该协定进行了研究。

伯顿说,参与《澳中自由贸易协定》谈判的澳洲前贸易与投资部长罗布(Andrew Robb)后来每年向(中共背景的)私人咨询公司收取80万美元。他说:“对澳大利亚来说,这是一个糟糕的交易,因此,没有加拿大人会希望签署该协议,这不是自由贸易,可能是部门贸易。我们确实有这种与中国关系的概念——我们会看到贸易利益。”

寇谧将:中共渗透削弱美国

作为加拿大人,也是在华盛顿特区待过相当长的时间的寇谧将(Jean-Michel Cole)认为,在绝大多数地缘政治中,对于美国人来说,中国(中共)的崛起,以及它一直用来影响该地区,甚至整个世界的不同方式,对美国来说是一个直接的威胁。

“除了对南中国海气候的军事威胁,当然还有对台湾的军事威胁外,中国(中共)各种软实力的使用往往旨在削弱美国在亚太地区的存在。正因为如此,华盛顿开始关注所有(中共用于渗透的)不同手段。”

寇谧将说,其实在奥巴马第二个任期初期,华盛顿特区机构跨民主党/共和党学术界智囊团就认识到了中共的本质。“我们意识到,几十年来,我们向中国捐款,将中国纳入WTO,我们给予中国最惠国待遇,期望在某个时候,中国会变得更像我们,如果不是像我们这样民主的话。多年来,这些希望破灭了,他们意识到这不是中国的走向,这一战略已经惨败,事实上,中国正朝着相反的方向发展。”

他说,这是对美国在东亚安全态势的直接挑战。对加拿大来说,我们需要更长的时间才能开始意识到并提出这样的问题:“(中共)会对我们自己的未来将产生什么影响?”

渥太华大学学者:更多人会站出来对中共说不

渥太华大学资深研究员Margaret McCuaig-Johnston说,“现在我开始说出真相,其实还有很多其他人和我有同感,但是他们有顾及,因为希望能够回到中国,或者他们希望能够保持与中国的联系,这样他们将来就可以继续他们的工作。”

她说,中共的科技战略比加拿大的要强。但是,你只需要看看他们最近的行为,就会说,“对不起,这里发生了一些事情,这是不能接受的。”虽然加拿大和中国有强大的商业联系,“但我认为,结合现在发生的事情……我想有更多的人像我站起来说:‘(中共的行为)是不可接受的。’”

来源大纪元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