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学公式的骗局 中共伪造器官捐献数字(图文)

1
对中共官方死者器官捐赠数据的分析使人们怀疑中国器官移植改革的可信性。图为示意图。 (大纪元质料室)

“移植数据几乎完全符合数学公式。”一篇最新的学术论文指出,中共当局可能一直在系统地伪造器官捐赠数字,这再次引发人们对中共强摘死刑犯和其他异议人士的器官用于移植的担忧。

这项针对中共官方提供的使用死者器官捐赠数据的分析,使人们怀疑中国器官移植改革的可信性。

2015年,中共公开承诺不再从被处决的死刑犯身上获取器官,但由澳大利亚国立大学博士生马修‧罗伯逊(Matthew Robertson)主导的一项研究指出,中共当局提供的器官捐赠数据显示,“有非常令人信服的证据表明,(中共)这些数据是伪造的。”

上周五,这项研究发表在英国医学委员会《医学伦理》(BMC Medical Ethics)杂志上。

该研究对2010年至2018年间,中国医院所谓的自愿捐赠器官的数据集进行取证,通过法医学的统计方法发现,中国器官移植应答系统(COTRS)的数据几乎精确地符合“二次函数”数学公式——简单的单参数二次方。

“当你仔细观察他们搜集的器官数量时,它们几乎年复一年地与这个人工方程式相匹配。数据太均整了,不可能是真实的(too neat to be true)。”罗伯逊说,“这些数字似乎不是来自真实捐赠的真实数据,它们是使用公式生成的数字。很难想像这一模式是如何偶然形成的,这增加了它意图欺骗的可能性。”

研究人员对另一个中央级的数据集——中国红十字会发布的数据进行分析,后者同样显示出系统性的伪造。

另外,分析从五个省级数据集以及这五省各医院取得的数据,也有矛盾之处以及惊人异常的“数据伪像”(指确定性失真),表明这些数据已被修改,以强行与中共中央的配额相符,其中包括明显将非自愿捐助者归类为自愿者。这些异常也只能用系统性的伪造和操纵来解释。

前英国皇家统计学会会长戴维‧斯皮格尔哈尔特爵士(Sir David Spiegelhalter)审读了这篇论文。他写道,“所检视的数据中的异常……遵循着一种系统且令人震惊的模式。”

“捐献者和移植手术数量之间,完全吻合二次函数运算关系,这非常明显,并且与在此期间移植数量增长的其它国家形成鲜明对比。”他说,“我想不出这种二次函数趋势怎么能够自然出现。”

参与此项研究的以色列移植协会前任主席雅各布‧拉维(Jacob Lavee)博士接受英文大纪元采访时表示:“我们的研究发现,中国(中共)器官移植当局正式报告的移植数据,只能解释为系统的伪造和操纵数据集,因为它们几乎完全符合数学公式。”

“将这些数据集与其它50个国家地区的类似数据集进行比较后发现,其它国家的数据不符合任何公式,而中国与其它国家地区的数据集之间相差一两个数量级。对于这种偏差,没有别的解释,只能是操纵数据。”拉维说。

“这些发现使人们对中共声称的改革器官移植、停用死刑犯器官的说法的可信度产生严重怀疑。”

拉维呼吁,“国际移植界以及忽视人权的国际组织应留意这样的警告,即中共正继续大规模侵犯人权、进行强摘器官与移植;也应一并将特别人民法庭对中国(中共)活摘器官的裁决纳入考虑,深入调查此事,并尽最大努力制止这些暴行。”

“特别人民法庭”是位于英国伦敦的独立人民法庭(中国法庭),由前南斯拉夫国际刑事法庭检察官杰弗里‧尼斯(Sir Geoffrey Nice QC)爵士担任主席。该法庭于2019年6月17日做出判决:中共反人类罪成立,其活摘良心犯器官已大规模存在多年,且仍在进行,法轮功学员是器官供体的最主要来源,同时维吾尔族人也正在接受大规模的医学检查,以使他们成为“器官库”。

中共一直否认从死刑犯身上获取器官,直到2005年,才首次承认使用囚犯作为器官捐献者,2015年1月1日起,中共宣称全面停止使用死刑罪犯器官作为供体来源。

在承诺改革器官移植系统的幌子下,中共官员被世界卫生组织的移植工作组接纳,中共外科医生现在定期出席医学会议,并在国际期刊上发表文章。

罗伯逊主导的这项研究认为,中国器官移植行业一直不透明,器官来源难以追踪。虽然中共声称,要改革器官移植制度,但这被用来掩盖继续使用从非自愿捐献者身上强摘的器官情况。

研究人员指出,“国际医学界对中国器官移植制度的欢迎是建立在信任的基础上,根据调查结果,我们认为这种信任遭到了践踏和侵犯。”“鉴于这一数据似乎是伪造的,国际医疗组织不妨重新评估其(中共器官移植界)立场。”

来源大纪元
分享